洞庭湖上的神秘机构:岳州救生局

subtitle 时拾史事06-11 12:14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原创不易,请勿盗文,违者必究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商品经济的发展和人口区域流动的加速,使得水运成为清前中期最重要的交通方式,其在转运四方的同时也面临着翻船等诸多的安全隐患。众所周知,洞庭湖是我国一个面积辽阔的淡水湖,它塑造了鱼米之乡,但也经常发“脾气”(闹洪灾)。“洞庭湖无风三尺浪,有风浪三丈”一语,形象的反映出洞庭湖的凶险。

清代顺治、康熙年间由于湖广合闱考试(只设一个贡院进行乡试),湖南学子必须越过洞庭前往湖北武昌府参加乡试。事关湖湘子弟科举大计,洞庭湖的危机自然成为湖南试子中不可避免的话题。一部分人由于畏惧洞庭湖的风浪,不敢前往武昌府应试,一些试子则因为躲避风浪而错过乡试。康熙四十八年(1709)偏沅巡抚(雍正二年时,雍正皇帝将偏沅巡抚改为湖南巡抚)潘宗洛上疏:“因中隔洞庭……以致士多畏惧,裹足不前,其能至武昌而入场者十无二三。”[1]为解决此事,大部分试子希望规避风险,纷纷写文章请求湖南自开贡院,终于雍正元年(1723)湖南自设贡院考试。分闱考试虽然解决了湖南试子科举的难题,但是洞庭湖的危险依旧是两湖地区官员的心病,频发的翻船事故甚至导致皇帝也为洞庭湖问题忧心忡忡。

岳州(即今天的湖南岳阳,清代称岳州)是洞庭湖区的一个重镇,也是湖南北部一个重要的商贸地,商品经济的发展使得岳州官员必须考虑采取措施应对洞庭湖的巨风骇浪。康熙朝以来,清代逐渐富强,湖南也恢复往日的繁荣。由于岳州是湖南的咽喉所在,外来的商民南下入湘和湘人北上,多走水路过岳州府。受困于洞庭湖的风浪所阻和本身水道的弊端,在木帆船时代,岳州不如停靠条件更好的湘潭。但是进出湖南的船只绝大多数都要经过岳州,而且也把岳州作为一个临时中转的驻足地。大量船只经过岳州,自然加重了岳州在湖面安全管理上的困难。为尽量避免商民往来发生危险,民众有人建议在湖中舵桿洲处建筑石台做停息之所。雍正九年时,下令将营田水利捐项中所存公银二十万两解送楚省,“遴选贤能之员,相度估计,悉心经理,建筑石台,以为舟船避风停泊之所。”[2]不过,建造石台并不能救助落水者,只是一项治标而不能治本的措施。

受困于清代有限的财力和技术,要从根本上改造洞庭湖、改变水道来规避风浪是不现实的。因而最大程度上能够做到的就是设置救生船只。乾隆二年(1737),署理湖广总督史贻直奏于舵桿洲石台添设十二只救生船,这是官方力量首次介入救生事业。作为权宜之计的“石台”随着时间的推移,地基出现塌陷,因而无法继续发挥其作用。乾隆九年,“中丞蒋公(蒋溥)奏明,停办石台工程,而专办救生船只。”[3]乾隆十年(1745)岳州救生局设立,添置船只梭巡于洞庭湖,拯救遇险之人。[4]岳州救生局隶属于岳州府抚民通判,官方指导下的救生局开始在湖区慈善救生事业上发挥重大功能。

岳州救生局设立后,在洞庭湖水域救生上发挥了巨大作用。为民排难的“有为”思想,使得岳州救生局能够成立并且几经波折依旧是湖区慈善救生的重要力量。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岳州救生局被人民政府接管,后来其职能分别由气象、航道、航运、民政部门承担,岳州救生局才完成了历史使命。

[1]潘宗洛:《题请长沙分闱乡试疏(壬辰六月)》,《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第257册《潘中丞文集》卷1,济南:齐鲁书社,1997年,第28页。

[2]陶澍,万年淳等修撰:《洞庭湖志》卷一《皇言》,长沙:岳麓 书社,2009年,第21页。

[3]张德容等纂修:《岳州救生局志》,清光绪元年岳州救生局刻本,《岳州救生局志序》。

[4]郭显斌,蔡君平主编:《岳阳市君山区志 》大事记,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年,第11页。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