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满四泽夏云多奇峰 青年艺术家作品联展尽显风流

浙江在线06-10 13:11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计锋作品

由留青美术馆、艺术课堂APP主办的"夏云多奇峰—青年艺术家作品联展"在留青美术馆启幕,此次展览由留青美术馆馆长、网艺艺术课堂CEO杨飚策划,邀请到了王客、王菂、计峰、颜子茗、邹俊豪和汤思佳6位青年艺术家。展览共展出6位艺术家70余件作品。中国美术学院陈大中教授与林海钟教授为此次展览题字。

此次邀请的6位青年艺术家各自在中国人物画、山水画、花鸟画、书法方面极具个人面貌,手段不同、视角各异、但却同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断求索,都秉承着传承与创新的精神,发扬水墨精神的艺术风采,正在开辟一个属于青年艺术家的新时代。

杨飚说,青年是中国画坛、书坛未来的生力军,留青美术馆致力于向大家推介真正有才华的青年艺术家,为实力新锐搭建交流、展示自己的平台。

王客作品

王客: 力和优雅

王客的书法,拥有一种猛虎般的姿势,而且,是就这个喻象最贴切、最严格的程度而言:他同时写下了力和优雅。于是,我们在他的作品中看到积蓄巨大力量之后的突然奔袭,这个爆发的起点,跃起的奋力一击,通常发生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而此后便以极快的速度奔袭至一片空旷的区域,其中仍然能听到空气被搅动被撕裂后相互激荡和撞击的声音。

于是,我们看到笔画迅速地在纸上划过的痕迹,伴随着笔画微微卷起的末端——尤其是竖向的线条出于某种习惯常常发生向内侧的回转,那是气流在纸上回旋的明证。他的猎物在开阔的原野,此前他曾耐心地在灌木丛中匍匐等待。但如此强大的力量仍然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克制,涌动的气息被按压在骨骼的内部,在斑斓的皮肤表面之下。

克制是一种高贵的美德。

因此这使王客仍然显得如此优雅,而不是任由力的喷薄而走向粗野和个人情绪的激烈表达,当然他也会偶尔体验一下完全释放的快感。他的作品在每一个细节上几乎都无可挑剔,任何最细小的笔画都经过慎重的处理,包括那些空白在内的所有空间,都被一只充满果敢的手布置得妥帖而饶有情致。

王菂作品

王菂:雕虫自语

近几年来喜绘草虫,一者可能是城市中环境日益恶化,已极少有机会看到各种小生灵,不免有些怀念儿时挖泥涉水时的玩伴。二来或许是禁不住喜欢显摆些奇技巧,却免不了贻笑大方。

虽然一直自嘲为雕虫小技,但仔细想来,这小技之称,或许还是跟中国传统绘画题材的演变有关。如宋人直在《广川画跋》中所言:"顾恺之论画以人物为上,次山,次水,次狗马、台,不及禽鸟。故张舜宾(彦远)评画以禽鸟为下,而蜂媒蝉虫又次之。"可见在宋以前,禽鸟草虫虽已成一科,但却属未流,故为小技。但到了宋代,"诗人多识草木虫鱼之性,而画者其所以豪夺造化,思入微妙,亦诗人之作也。"此时的草虫鱗介法,已独当一面,尽取造化生机之妙。宋人罗大经在《鶴林玉露·论画马草虫》中还生动记录了当时画家曾云巢在观察草虫时"取草虫笼而观之,穷昼夜不厌。又恐其神之不完也,复就草地之间观之。于是始得其天。方其落笔之际,不知我之为草虫耶?草虫之为我耶?"难怪宋代郭若虚在《图画见闻志·叙论·论古今优劣》中慨:"若论佛道人物仕女牛马,则近不及古;若论山水林石花鸟禽鱼,则古不及近。

于王菂来说,这绘虫小事,却却像是一根从儿时一直到现在的细线,连接着懵懂时对造化生灵的着迷与现在心手相应的勾划点染。这雕虫小技,不仅是描暮生态为物写照的手法,却更像是种让目目己超然世外的载体,一片能让自己暂避喧尘烦的心境。

或许,对于王菂来讲,最好的状态,真就如庄生一般,不知是王菂在绘虫呢,亦成是中在目己梦中,变成了王菂这一介画生。

计锋:现实处境

作为纯粹精神世界的人文艺术行为,如果没有一个崇高的意义——世界的向往与追求,其必然是无本之木,最后沦为一种纯粹的游戏,仅仅剩下摆弄技法与材料而已。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期待有什么高贵的艺术便是一种奢求,就好比指望在涸干的河床上行舟一样。

眼下,中国正是盛世,好像有财富了又可以开始建设文化了,但如同财富积聚仰仗的是求利第一性的动机一样,没有特有的观念动力的支撑,仅靠简单的意向来建设文化是不可能的。当然,像所有优秀的历史经验与古代文明所告诉我们的那样,文化意识的觉醒与道德的关怀、重建是值得尝试的,无论是想改变现实或期待未来,这种努力都是有必要的。

颜子茗作品

颜子茗:古同今异

这位青年书家一直沉稳而低调。只有熟悉他的朋友,才会知道他"非同寻常"。

颜子茗师于书法、诗词、经史、释教无所不究,然生性沉静,不事浮华,沉静执着于艺术世界中,不断追求极致。颜子茗的字古意尽显,且随时代。在学生心目中,颜师是一位既根植于学行又专研于艺术,既有深厚根基又有广大精神的书法家。其功底扎实、不输名家的作品受到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博士生导师陈大中,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戴家妙、鲁大东等业内人士的一致称赞与好评,也向大家展示了新锐艺术家的思想与力量。

他的楷、隶、篆,法度森严。这笔法又是近代以来传承有序的,重在腕法与节奏的变化,笔与纸之间的接触状态、接触节奏,都在不停地变化着。与其说是独创,不如说是他在努力地探究真正传统的笔法。

他的正书还有一个特点,与"法度"的特点同样突出,就是风格的多样。这两者并不矛盾,同样的法度,是能够创造出任意的风格的。就楷书而言,他虽大体取裁于初唐以前,但有的作品近魏碑,有的近唐,同样近似魏碑的作品,也是时而摇曳、时而严整,时而繁复、时而明快。这种多样性,可以说是最终统摄在他精严、清肃、内省的精神之下。从颜子茗的作品中,我们能看到超越裂变的某种光明。不唯书法,为人亦如是。

邹俊豪作品

邹俊豪:澄颐风华

邹俊豪年少精进,颖异不慷,且于中国画传统无不探源溯流,分条析理。始入自清初恽南田"没骨法",尚画史正脉;又上追宋人花鸟画佳构,得写生要诀;后醉心明时"青藤白阳",恣水墨氤氲。另旁通山水、人物,故其画作往往参入众家,构思新颖,信手拈来。其归增城,余深叹自此失一畏友。而邹俊豪深谙事师问道之要,每岁必来浙江与师友相切磋。壬辰秋,余于西湖再赏其所携近作,视乎昔日,非仅墨色斑斓,无论工写自如,俱又臻一境界矣!

广东自近现代以来引领中国新风,为人物渊薮,于画道亦名家辈出,其实力允为首屈一指者。如"二高一陈"代表之"岭南画派"前驱,以及赵、黎、关、杨等后进。尤其林风眠、黄君璧曾经执教于中国美术学院。其他俊彦乡贤至多不可数,为当代中国画坛所作创造与贡献更不可胜纪。虽然,邹俊豪犹多次于画展获奖,深得前辈奖掖,高手名家众目睽睽,安能走眼欤?而邹俊豪以为此实长者呵护、接引后学,唯当加倍努力以副期望。其谦谦胸次,宠辱不惊,又拓得一大段矣!

汤思佳作品

汤思佳:纸上素梦

"绘画对我而言,就像生活中的一日三餐一样,它其实就是一种习惯,是我发自内心喜欢的东西。"汤思佳每天穿梭于城市街道,进入园林中的画室,都会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移步换景,雕栏花窗、门洞墙影……她想每个人望境,看到的都会是不同的心象。一辈子不长,我们都该做真的自己,而不是他人的复制品。这可能就是她在作品上一直想表达的东西。

近年来,汤思佳的作品以园林题材为多。"我的画室就在古建筑里,每天耳濡目染园林的氛围,对我的创作有很深的影响,我的研究生毕业创作就是对画室周围的取景。"其实,园林有很多营造法式,包括门窗、屋檐、梁柱等,而窗则起到望境的作用,每个人望向窗外,可能看到的风景是一样的,但投射到心里的风景是不同的。心境在画面上呈现,每一位观者看到作品那一瞬间是否与我有共鸣,或者是否因为得到启发而产生了别的想法,这是我的园林题材作品想要达到的效果。

汤思佳的画淡雅、细腻、古意、沉静。初见思佳,伏案画画的样子就像一直陪伴她的猫一样安静、乖巧。几番交流后,你会发现她也有着90后年轻人的个性和特立独行,甚至也有一些小叛逆,但却又多了一份与其年龄不符的沉稳和安静。在绘画上心甘情愿的坚持和乐在其中的执着与她的成长经历有着密切的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