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岱岛,巴黎从这里开始

subtitle 澎湃新闻06-10 00:20 跟贴 4 条
海明威的赞美语“一席流动的盛宴”把巴黎捧到了世界的顶端,确实,在当时多少有些暴发范儿的美国人看来,有历史有文化又有审美的巴黎再高大上不过了。哪怕直到今天,巴黎也是许多人心目中的欧洲文化中心,而西岱岛,这座塞纳河中的小岛,却是巴黎的中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西岱岛是巴黎历史的起点 本文图均为 TammyLi摄

公元前3世纪,西岱岛上的渔民被称为巴黎斯人(Parisii),巴黎这个名字便是从西岱岛而来。公元前1世纪,罗马帝国军队侵入,以堤防将塞纳河中的小岛与左岸连接起来,开始了城市向四周辐射的漫长过程。6世纪时,查理大帝将首都建在西岱岛上,作为法兰西首都的巴黎开始显现出雏型。12世纪,路易七世开始在西岱岛营建恢宏的巴黎圣母院,小岛从此成为巴黎的中心。

岛上的路

在咖啡店慢悠悠地喝完杯午后咖啡后,我才慢慢踱步到西岱岛。真奇怪,不知是那些齐齐面向街道的座椅的关系,还是空气中飘荡的慵懒气息,巴黎就是有种教你不知不觉慢下来的节奏。

西岱岛上游客最多的地方一定就是巴黎圣母院了。其建筑本身即很有看头,正是这座宏伟的石头教堂带领欧洲教堂,脱离了古罗马式传统宗教建筑的笨重、阴暗与厚实,有了轻盈修长的飞天感。从它开始,欧洲建造的诸多教堂都走上了哥特式风格。在教堂正面的彩绘玫瑰窗光彩灿烂,据说当年在希特勒侵占法国后,巴黎人怕这些美丽的艺术瑰宝被德国人抢去,因此特意把它从教堂上卸下来收起,直至二次大战后才放回原位。

巴黎圣母院的玫瑰窗美轮美奂

圣母院门口的巴黎原点

其实圣母院还暗藏着历史玄机,它就是教堂门前的历史原点,即是法国所有城市计算到巴黎的距离的座标。2000多年前,信奉多神的罗马人来到岛上,建起神庙,后来信奉天主教的法兰西人拆毁神庙,在原址上建起教堂,却在神庙的正门位置,放下了原点,饶有趣味地记录了古罗马的血脉,也象征巴黎在世界上的开始。这个原点,就是巴黎的起源。

太子广场

离开圣母院,我走到西岱岛最尖端的那一头,这里有最美的塞纳河景致外,还有两处特别具有历史意义的地标:新桥及太子广场。

太子广场是一个很安静而迷你的地方,与圣母院比起来这里更像是本地人的秘密花园,在其实在这个广场,便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巴黎城区变迁的秘密。有没有想过,巴黎以塞纳河分开左右两岸,为什么右岸比左岸繁荣?当你站在岛尖的太子广场,就能很轻易地发现其中奥秘:迷人的河道流过西岱岛,右边的河道比左边较大,水流亦较急,在倚靠水力的年代,当然在右边发展经济会比较事半功倍。

西岱岛花市也是巴黎最古老的市场之一

我倚在太子广场看着平静如一条银色缎带的河道,几道或宽或窄的桥梁横亘其上。旅行书上写,在塞纳河上总共有36座桥,但太子广场前的这座新桥是其中最值得看的一座。名字虽叫新桥,却是巴黎最老的。

新桥的“新”,指的是它的功用。以前的欧洲人喜欢在桥上建屋,第一层做生意,第二至第五层是住宅,但这种重量的日积月累下,桥梁往往用不了多久便会一座座倒下。于是,十六世纪的国王亨利四世,立下法令不容许在桥上再住人,并建起没有房子没有桥头堡的新桥,桥从此只作交通之用。没有了桥上屋的阻碍,塞纳河的景致才得开阔起来,摒弃桥头堡的设计,也可视此桥没有战争防御作用,或许这表示巴黎从此开始已没有外敌威胁,正式走进繁盛的世代了。

新桥其实是巴黎最老的桥

我眼前的花都当真是崭新的,因为旧的城市其实已经彻底地摧毁了,不是战乱也不是天灾,而是人为——拿破仑三世时期,命奥斯曼男爵重新打造现代化的首都,结果他拆了二万多座旧屋,造新楼七万多座,街道重建,城市划分为二十区,现在的城貌便是由那刻定了形。幸运的是,他保留了一个角落让后人怀缅过去,成为新旧巴黎的时空交接点,这就是我脚下所在的太子广场,这里意大利广场式的结构与审美,完全就是亨利四世喜欢的艺术风格。

岛上一只慵懒的猫

原标题:西岱岛,巴黎从这里开始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