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的大小便竟然有这个神奇用途,不是施肥!

subtitle 胖编怪聊06-05 08:22 跟贴 7383 条

胖编格格开车,替代你的生理需求!网易每日轻松一刻工作室《胖编怪聊》出品,公众号(pangbian163)。

欢迎加入能满足你“生理需求”的胖编粉丝群: 529693480

污、污、污、污……开车啰,开车啰。今天开的是特污列车,比老司机还污的车!你们别想多了,我们今天开的是——粪车。因为我要穿越到古代探秘古人那羞羞的排污之事!

我国作为具有千年文明的农业大国,厕所自然是自然在农业发展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因为厕所可以产出农业上的黄金——粪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早在汉代的《氾胜之书》中就记载了粪肥对于农田有多么重要。

“凡耕之本,在于趣时和土,务粪泽。”

翻译:农耕的根本在于选择合适的时间与土地,多施粪肥,多浇水。

在我国最早的茅坑可以追溯到5000多年前的西安半坡村氏族部落。

不过那时只有坑,并没有茅。下图就是当时情景的还原。

在图中,那些星罗棋布的点点,就是我们前人方便的地方。

从分布可以看出,古人的方便(不然为啥叫“方便”!其实在没有厕所之前,方便是真的很“方便”的),可是相当随便的,哪里人多就在哪里挖,哪里就位就在哪里拉。

虽然粪坑没有什么讲究,可是挖坑却是有讲究的。

古书《仪礼》上说:“隶人涅厕”。

在古代,挖坑和填坑的工作是由奴仆完成的,一般的人负责拉就可以了。

待坑满以后,仆人就把坑填了,另找新地。

到了周朝,人们开始意识到了便便乃是生态系统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于是为了大力发展可持续经济,

古人把畜牧业以及排污业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破天荒地利用热腾腾的粑粑喂养猪仔。

(在这里不得不赞美一下猪,他们果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美食家,从不挑食,只要能吃的,绝不放过!)

这种人猪和谐共处的建筑,在周朝被称为“井溷(hùn)”。

“溷”是猪圈的意思,而“井”则是对自由落体运动出口的生动描述。

当人在上面酣畅淋漓的时候,猪就在下面大快朵颐。

这画面,不禁让人引用《左传》的经典文句:“大‘溷’之中,其乐也融融!”

(当然另一个把粑粑放到猪圈的原因是:听说,吃了人粪之后拉出来的猪便便,施肥时肥力更出色哦!)

可是天有不测之风云,厕有旦夕祸福。

这个看似概念先进,功能齐全的公厕,其实暗藏杀机。

在春秋时期,人们为了发扬“广挖坑,深积粪”的思想,每一个粪坑都有着让人惊叹的深度。

公元前581年6月6号,这天没什么风,天气有点闷热。

这时的晋景公突然想尝尝六月的新麦,可是有人告诉过他,他活着是吃不了这年的新麦的。

晋景公偏不信邪,硬是让人把新收的麦子煮好。

可就在麦子递到嘴边的刹那,突然肚子闹情绪,胀得吃不了东西。

无奈之下,晋景公只好先去趟茅厕,再回来吃。遗憾的是,那一碗麦子再也等不回他的主人。

因为晋公在起身的时候,脚一软跌进了茅坑中,摔死了,而因此晋景公成为了第一个因上厕所而死的王室贵族(在周朝,作为诸侯的晋景公可以理解成一国之君也没什么问题)。

到了汉代,厕所有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不仅男女区域得到了划分,而且还出现了世界上一个坐式冲水厕所。

各位小伙伴请不要再说坐着便便是外国人的专利了。详情请见下图:

在河南省商丘市芒砀山汉墓中发现的坐厕

这宜人的宽度,这完美的弧度,充分地体现了古人对屁屁的尊重。

还有那精心设置的槽深,那贴心服务的扶手,无处展现着古人对如厕者的体贴与照顾。

谁又能想到,这竟然是两千多年前的产品呢?

到了汉末时期,固定的厕所已经满足不了魏晋名士的风流与潇洒。

他们需要的是随时随地,随心所欲,想拉就拉。

于是风靡中原数百年的便器,虎子,就应运而生了。

虎子顾名思义表现的是老虎的威武雄风,所以一般由男子使用。

从外表即可感受到设计者对于使用者细心的考虑。

背上的把手,让使用者站着欣赏风景时拿起虎子,即可小流涓涓或大流湍湍。

而四只坚实的虎腿,让使用者蹲下使用时,只要放下虎子,便可连绵不绝或一泻千里。

总之此器大小合适,便于携带,外观精美,实在是居家旅行,走访亲友的必备良器。

到了唐代,为避李渊祖父李虎之讳,虎子改名为马子。

或许是因为改名后虎子就丧失了往日的雄风,自隋唐以后,虎子就很少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不过,用马来形容便器的传统倒是保留了下来。

古代马桶

到了宋代,一个最广为人知,最受广大屁屁热爱的便器,终于出现了。它就屹立千年,风靡海内外的——马桶!

马桶,当时也叫木马子。

它设计十分地平易近人,它的存在也十分的低调,如果别人不说,看的人还以为这只是只普通的水桶加了个盖而已。

(说实话,我觉得洗干净用来当水桶,也是没问题的,只要知道的人不要告诉我就可以了。)

但是正是因为设计是如此的经济实惠,所以在宋代几乎家家户户都用马桶。

除了经济实惠外,人们使用马桶还有另一个原因——方便收集。

人们常说“粪土当年万户侯”,

可是真实的情况是“粪土能当万户侯”。

在宋代人们开始意识到人粪对农田的巨大作用,因此在城里已经出现了专门的搬粪工,古称“倾脚头”,他们不是便便的制造者,只是自然的搬运工。

在南宋的杭州,曾经出现过这样的景象,河上的船只络绎不绝,成群结队,

它们的目的只有一个:为广大农民输送新鲜的,热乎乎的粪便。

(想象一下清明上河图里,那人头涌涌的场面,其实可能大多数都是在运粪)

到了末代皇朝清朝,皇宫贵族们对如厕更加讲究了。

也许是因为体验过坐式如厕的舒适后无法忘怀,那时的达官贵人全都是坐着便便。

首先为了让屁屁坐在便器上有宾至如归的触感,便器周围必须铺上软垫,

而下面的便盆则需要具有抽屉般的可移动性,同时盆里装有锡质内胆,以防便便侧漏,

在盆底还会铺一层干松香木细末,让如厕者沐浴在芳香之下。

每次如厕完,都会有专人清洗,并再次摆设,从而使如厕者每次“出恭”都能感受同样的舒适。

有人说:文明的起源并非源于文字的发明,而是源于第一个厕所的诞生。

因为厕所的出现,人们无需再为躲避自己的粪便而四处游走,从而能安定下来发展自己的文明。

老子曾经说过:“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我觉得这句话更适合形容厕所,厕所惠及万物,为人类方便,为万物施肥,身处最恶臭的环境,

但从来没有怨言,所以厕所最接近于道!你觉得呢?

想与胖编“深入浅出”地交流,来加入QQ群: 529693480 错过这个男人,你就错过了全世界!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