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娘子黄阿丽:我钓老公 但我不是Ayawawa

subtitle 网易女人06-04 16:58 跟贴 423 条
黄阿丽这些非常ayawawa式的、把男方看成金钱符号、把自己的身体看成交易筹码的恋爱,最后迎来了一个巨大的反转,是给不愿意自我奋斗,想要依靠婚姻完成阶级跨越的女孩的当头棒喝。

本文系网易女人原创栏目“她说”出品。想看网易女人更多文章,欢迎关注公众号“网易女人”(wangyinvren),参与更多互动!

(本文内容转载自@日刻 微博,作者:刘启豪)

“女权主义是有史以来发生在女人身上的最糟糕的一件事。”

“为了让哈佛商学院毕业的老公对我有好感,直到第五次约会我才和他接吻,就为了让他觉得我的身体是一座秘密花园。”

这些都是小儿科,黄阿丽的发言更多是黄暴到只能发图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以及

中越混血,以优等生成绩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黄阿丽(Ali Wong)靠着16年在Netflix推出的60分钟脱口秀《黄阿丽,小眼镜蛇》一炮而红,一下子成为了全美最炙手可热的脱口秀演员,她挺着七个半月的孕肚上场,开场白是“让我们赶紧讲完结束吧,因为我差不多十分钟就要去尿尿了”,但实际上整场下来字字珠玑,态度风趣自如,没露出一点一个孕妇身上“该有”的娇怯态度。

黄阿丽的语言风格极度辛辣黄暴,把自己的经历当作调侃中心,话题涉及种族,性别,年龄,性观念等等,三好学生听了会大脑爆炸,前卫的都市男女也会羞红了脸。她的表演太过生动形象,抛出的梗一个个都鲜活得像是从菜园里刚摘下来的果子一样,即视感强烈到不行。也正因如此,看秀的观众要时刻记得“以人为镜”,仅用字面上的嘲笑和讽刺去解读黄阿丽,无疑会把她看成一个哗众取宠的种族主义者、女利主义者,但高级的谈话类艺术从来都是话里有话,背后严肃的社会现象才是她要表现的重点。

《初来乍到》的台词也是金句频出

《小眼镜蛇》大火后,黄阿丽投身到了以华裔家庭为主角的情景喜剧《初来乍到》的编剧工作中,今年的母亲节,这位开火箭的老司机又回来了,第二场秀名为《铁娘子》,依旧在Netflix播出。让人讶异的是,她又是带着身孕上台的,二年的育儿经历过后,她再次成为母亲,自然有很多和尿布,剖腹产,母乳喂养有关的话要说,开场几分钟后就把育儿这件事吐槽到令人丁克的地步,毒舌程度更胜从前。然而她实则是在用戏谑的方式道出一个母亲身上背负的重重压力,而且以两度当事人的身份对造成这些压力的社会原因进行了反击。

少数族裔,女性,母亲,大尺度脱口秀演员,黄阿丽身上的这些标签给了她不小的“身份豁免权”,她可以用非常政治不正确的方式聊天讲笑,不受到别人的指责,比起指点江山、批评时事来说,她谈论的都是自己生活中确切的见闻。

种族主义

站在美国社会里的亚裔女,高材生这个位置上,美国人和亚洲人面对种族议题的心态对她来说简直清晰得向镜子一样,三个梗就把歧视与被歧视的复杂情况解释得淋漓尽致:

小野洋子作为约翰·列侬之妻,在西方社会获得声誉后成了脑袋空空的亚裔女塑造自我的模板,亚裔对发达国家的谄媚多种多样,放弃自我的迎合无疑是最不自爱的一种。

身为种族歧视的受害者,由于自己国家的种族文化单一,缺乏多元文化教育,亚裔自己也常常是歧视的发起者,把双标的技巧玩出花来。

女司机很可怕,再在前面加上个亚裔前缀,恐怕要变成哥斯拉了吧。亚裔一定数学好,口音重,亚裔餐馆肉的来源不明,大量用味精,亚裔女一定开不好车,亚裔男身材都很差,刻板印象是种族歧视最常见的表现手段,也是歧视者最觉得自己“没有歧视”的表现手段,“自己名声不好,为什么要怪我没有去好好了解?”

婚恋观

黄阿丽的丈夫毕业于哈佛商学院,相貌出众,和他恋爱的经历也被她多次拿出来自嘲,坦言自己和丈夫初次见面时觉得对方条件太好,自己完全配不上,只得使出女德班的“爱情三十六计”:

自己直到第五次约会才和他接吻。

带早饭。

和公公谈话中把自己变成完全的男性附庸。

这些非常ayawawa式的、把男方看成金钱符号、把自己的身体看成交易筹码的恋爱,最后迎来了一个巨大的反转,是给不愿意自我奋斗,想要依靠婚姻完成阶级跨越的女孩的当头棒喝(当然现实中两人还是非常恩爱的)

“反女权主义”

我们来看开头引言的原话。

这段看起来无比反女权的言论让很多人看掉了下巴,也的确有很多人认为这是黄阿丽的真实想法,但站出来用自己写剧本挣的钱把丈夫的欠款还清的举动无疑昭示了这段话的反讽态度,“我也不想出去工作,谁不想躺着啊,谁让男人不争气呢。”

面对社会赋予女性“温柔,顾家,不能太要强”的训诫,她的反应也是泼辣的“去你妈的。”有人问她“你这样抛头露面,讲黄段子,那你的父母怎么想?”她的回答是“以歧视回击歧视”的,“我的姐姐一个没工作的lesbian,现在和我妈住在一起,所以我做什么我父母都会觉得我是个天使。”

当然一定要谈到贞操,“欲拒还迎”、好女人和坏女人。

《铁娘子》中黄阿丽大谈育儿经历,“那些关于母亲的美好画面全都是他们编出来骗你的”,先从生孩子对一个女人身体的摧毁说起,也算是对“生孩子是女人一定要经历的过程,否则人生就不能算完整”的反击。

这是黄阿丽的一个打算自然生,坚持了12个小时后没生下来,最后剖腹产的朋友。

再谈到母乳喂养给母亲带来的巨大负担,而这一切其实都是社会在无偿地把女性当成育儿成本。

她呼吁产假的口号是完全“自我中心”的:产假是给妈妈休息的,不是什么拿来跟孩子培养感情的,Fuck the baby!

中间已经把母亲育儿与金钱的关系讲得清清楚楚:

“我是怎么协调事业和家庭的?我雇了个保姆,就这样,太TM贵了。”

“墨西哥人永远不用担心这些问题,因为他们总是有大的孩子照顾小的”。

那为什么还要生?这恐怕是看完两季脱口秀后的观众一定会问的问题。我想,对于这个“道理都在老娘这里”的女人来说,育子对于她肯定是有享受的部分,做了是因为我想做,这是所有的前提。

黄阿丽如今请得起保姆,老公很体贴,自己也已经成名,可以说她提到的那些问题对于她来说都不是无法解决的问题。有实力战胜母亲面临的结构性不公了,还是要坚持发出声音,创造更平等,尊重的环境,因为不公就是不公。这也是她明明身处上流社会,高校毕业,工作好老公好,有这么多优越条件也还是要讲歧视,讲不公的原因,她的锋利是对盖茨比的另一种诠释,“如果我没有我曾拥有的这些优越条件,尽再大的努力也可能一事无成。”

原标题:铁娘子黄阿丽:我用尽心机钓老公,但我知道我不是Ayawawa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