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离婚究竟有多难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6-04 00:30 跟贴 11798 条
离婚虽然是两个人的事,但是却一直面临着国家力量和个人损失的压力,使得人们在离婚时颇有顾忌。

人生四大喜,洞房花烛夜占一条。结婚就是一个买票上车的过程,不管是先上车还是先买票,一纸结婚证就是你们爱情天长地久的紧箍咒,上面还有“不管贫穷还是富有,不管健康还是疾病,相濡以沫,白头偕老”誓言魔咒的加成。

上错花轿嫁对郎只是电视剧的阴差阳错,放在你身上就是彗星撞地球的天方夜谭。不愿得一人心,白首想分离。但是婚姻不是你想分,想分就能分,离婚这事,在中国,和春运想改签的难度一样大。

国家实名不支持你们离婚

婚姻看似是两个人分分合合,但其实,一直都逃不过国家的火眼金睛。

50年代初,即使敲锣打鼓地宣传《婚姻法》,恋爱自由依旧是水中月镜中花,稍不留意你就会被组织领导抓个正着。1951年《光明日报》读者来信就反映过领导胡搅蛮缠的案例。

助产士马静和兽医李华杰的普通朋友来往,被所内人指责为不正当关系,而所内领导甚至利用拘禁的方式逼迫她承认与李华杰发生过肉体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河南一村落上百年没人离婚,被称作“爱情村”/ 视觉中国

谈个恋爱尚且要承受组织的虎视眈眈,结婚这样的大事更是需要组织的把关。鉴定成分、开介绍信,公权力乘着审批的顺风车,堂而皇之将手伸进了普通人的婚房。

离婚,当然也要组织批准。1963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离婚原则在今天看来啼笑皆非,要求法院“从婚姻基础(自由结合还是包办)、婚后感情和离婚原因,来查清夫妻关系是否还可以维持。”

即使到了90年代,无论是结婚还是离婚,每对恋人的合法关系依旧需要村委会大爷、居委会大妈的鼎力支持和亲切关照。1994年《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九条明文规定办理登记结婚时,需要“所在单位、村民委员会或者居民委员会出具的婚姻状况证明。”不过证明书和介绍信在2003年的《婚姻登记条例》已经消失不见。

条例好撤,人心难改。做惯了大家长的民政局、法院、妇联至今放不下操了多年的心,即使是在婚姻越来越自由的今天,这些部门也在一线任劳任怨地打着别人家的婚姻保卫战。

在山东,调解就更是万能钥匙,没有它破不开的私事密码。山东省武城县法院在县民政局设立的家事指导中心,一年就调解904件离婚案件,让309对夫妇回心转意,调和率高达34.2%,功力远在上海老娘舅柏万青之上。

离婚先考试,80后夫妻做了份"离婚考卷" / 视觉中国

两个人和和气气协议离婚尚且要面临基层社区的重重关卡,如果对簿公堂、闹到法院,那离婚就更难了。

1950年开始实施《婚姻法》里就规定,即便一方坚决要离婚,也需要人民政府、司法机关确认调解无效后,才能批准离婚。即便如此,地方法院对这类案件也几乎不予受理。1980年的《新婚姻法》修改了这一条,着重强调了“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即使你扛过了前期必要的调解和材料准备过程,后期也可能陷入到诉讼的拉锯战之中。民事诉讼法第124条第七项明文规定,一旦被判不准离婚,或者调解和好的离婚案件,如果没有新情况、新理由,判决后六个月内又起诉的,法院不受理。

成都一酒楼出“奇葩”规定,要办婚宴先签不离婚保证书 张磊 华西都市报 / 视觉中国

而想要一审判决离婚有多难呢?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6、2017两年中,三分之二的一审判决都是继续维持婚姻关系。

虽然二审判决大多都会以“夫妻情感破裂”为由批准离婚,在七大姑八大姨“为了孩子好”、居委会大妈“大局为重”的劝说下,很多人根本挺不过六个月,最终选择放弃离婚。

离婚难,女人离婚更难

如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离婚可能就是金钱的火坑。在中国,离婚赔偿和房产分割原本是很多女性离婚的最后一道救济,但现实却是人财两空。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厅长陈青2012年在其做的一百份离婚案卷的调查中,四成女性对财产分割不满意,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模式下,虽然有很多上缴工资的乖乖男,但是也有不少暗藏小金库的心机男。隐性收入一吞,女性能得到的财产分割和补偿就少了一截。

而2015年颁布的新婚姻法,无疑给害怕女人瓜分财产的男人们吃了定心丸,降低了男性离婚的财产风险。对于房子的处置简而言之,承诺没用,分房贷白搭,只要房产证上没有你的名字,房子红利就和你没缘分。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数据显示,包括与配偶联名的在内,男女名下自有房产的比例六四开。

男方离婚成本的降低,意味着女方婚姻中的议价能力降低。男人没了女人还有房子,女人没了男人就是人财两空。

母亲成半植物人父亲转移存款,儿代母告父求离婚 / 视觉中国

感情的破裂和经济上的损失已经让女性对离婚望而生畏了,如果再不幸沦为家暴的牺牲品,离婚之路就会变得更加艰难。

家暴已经成为诉讼离婚的第二大原因,14.86%的夫妇因为家庭暴力申请解除婚姻关系,其中9成都是男性对女性施加暴力。

当女人们终于克服恐惧心理,决定从家暴泥淖中抽身时,会发现法庭的天平早已偏向了男方——家暴举证太难。

学者在统计重庆市某区08-10年的离婚案例中发现,涉及家暴的案件有400多例,占比超过20%,其中涉及家暴撤诉案件中,有三成都是因为证据不足。即便因家暴判决了离婚,获得赔偿的比重都很低,情况较差的重庆市四地区仅0.24%,情况较好的云南省三地区能达到13%左右。

陕西男子疑与妻子闹离婚,纵火烧妻租住房 / 视觉中国

家暴究竟需要什么证据呢?证人证言比如亲友、邻居的证言,书证比如警察出警记录、居委会的调解记录等,物证比如家暴时的影像音频资料、受伤的鉴定书,以及挨打的工具等等。

但是没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挨打,所以难以提前架好机器等着录证据。家丑不能外扬,邻里朋友低头不见抬头见,肯出庭作证的人少之又少,报警后也常被“清官难断家务事”的理由推脱。因此在家暴案件的受理中,被害人自己的陈述占到证据总数的六成,而物证和书证加一起都不到15%。

更可怕的是,家暴妇女囿于自身的知识水平,根本就没有收集证据的意识。当李阳的前妻在法庭上打赢了被家暴的翻身仗时,农村妇女李彦却只能在屡次求助无果后杀死丈夫以求解脱。

李阳的妻子得到了1200万的赔偿,但是更多的受虐妻子并不是如此 / 视觉中国

不敢离婚,离不了婚,就是受家暴女性的进退维谷。

离婚再难不如和你生活难

在婚姻的修罗场上,大多数人还是清醒的。从最近几年稳步升高的离婚率不难看出,即使离婚之路要过五关斩六将,中国夫妇们还是当起了关云长。2014年中国的粗离婚率为千分之2.5左右,而欧盟的平均水平仅在千分之2。

数据来源:2016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

强扭的瓜不甜,中国人终于知道同床异梦的解决办法不是翻身而是换人,但是换人这样愚公移山的大工程,怎么才能变得容易一点?

首先,你的腰包决定了你离婚的骨气。

数据表明将近四分之三的诉讼离婚原告都是女性,女甩男的背后是女性经济地位在上升。她们在劳动市场中越成功,在家庭收入中的经济占比越大,离婚带来的经济风险就越低,也就没必要看男人的脸色过日子了。

所以,在女性经济越独立的地方,离婚率越高,城市的离婚率高于城镇,城镇高于农村。

数据来源:中国人口十年婚姻状况的变化趋势——基于“六普”和“五普”的数据分析

面包我可以自己买,你给我爱情就够了。高收入的女性越来越认识到,人生里不能只有眼前的抠脚丈夫,还有远方的小狼狗。但并不是说,收入越高的女人越容易出轨,婚姻质量越高,会降低女性的离异意向。换句话说,结婚证不再是一张终身有效的船票了,且需要定期年检和维护。

钱,不仅可以降低女人们离婚的经济风险,甚至可以降低被家暴的几率。中国第三期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显示,明确表示遭受伴侣殴打的女性比重为5.5%,而农村的比重是城镇的两倍。

吴永胜等人2016年在南京溧水农村家庭的的调查显示,学历越高,收入越高的女性遭受家暴的可能性越小,大专和2万的收入成了女性不挨打的坎。

女性收入增加,并不意味着想打人的丈夫被她们的高收入威胁到了。国外学者的研究表明,妻子相对收入的增加能够增强其在家庭中的议价能力,女人们可以不用为了丈夫的钱而忍耐家暴,有更高的离婚自由,相对降低丈夫打人的几率。

但是,如果真的走到法庭诉讼离婚的最后一步,除了钱的支撑,女性还应该学会如何在法庭上捍卫自己的离婚权益。

尤其是遭受家暴的,取证意识和取证策略直接关系到法庭的判决以及家暴赔偿的数额。而法官不是会被你的声泪俱下打动的,没有实锤,就没有赔偿。

家暴从来都不是一次性的发泄,而是有一个从暴力到请求原谅,到再次暴力的循环周期。所以在你第一次遭受暴力后发现举证太难,就要开始提高警惕,在第二次暴力实施时留存证据。

家暴鉴定很可能成为日后法庭上的呈堂证供 / 视觉中国

切记口说无凭,白纸黑字才是王道。挨打后报警,并且不能只听苦口婆心劝你谅解,还需要书面调解材料的证实。如果有创伤,要第一时间就医保留受伤害的证据。如果书面材料、视频和音频材料能形成“家暴”的完整因果链,就能让施暴者在法庭上哑口无言。

当然,教你如何为离婚道路扫清障碍,并不是怂恿你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离婚,而是希望你如果身处一段失败的婚姻,不要抱残守缺得过且过,毕竟即使有千万种理由捆绑你在身边,也抵不过一句话。

对不起,我不爱了。

参考文献

[1] Doing Better for Families - OECD. (n.d.).

[2] Domestic violence and women’s economic security: Building Australia’s capacity for prevention and redress: Final report. (2016, October 24).

[3] Fletcher, M. (2017). An Investigation Into Aspects of the 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Marital Separation Among New Zealand Parents (Thesis). Auck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4] Huang, Z., & Huang, Z. (n.d.). Charted: Divorce rates go up and down with home prices in China’s big cities.

[5] Kesselring, R. G., & Bremmer, D. (2006). Female income and the divorce decision: evidence from micro data. Applied Economics, 38(14), 1605–1616.

[6] Leopold, T. (2018). Gender Differences in the Consequences of Divorce: A Study of Multiple Outcomes. Demography, 1–29.

[7] McManus, P. A., & DiPrete, T. A. (2001). Losers and Winners: The Financial Consequences of Separation and Divorce for Men.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66(2), 246–268.

[8] One in four: a profile of single parents in the UK - Gingerbread. (n.d.).

[9] Reexamining the Economic Costs of Marital Disruption for Women - McKeever - 2001 - Social Science Quarterly - Wiley Online Library. (n.d.).

[10] Zagorsky, J. L. (2005). Marriage and divorce’s impact on wealth. Journal of Sociology, 41(4), 406–424.

[11] Denyer, S. (2015, March 15). China’s domestic violence victims could benefit from new legal protections. The Guardian.

[12] Aizer, A. (2010). The Gender Wage Gap and Domestic Violence.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0(4), 1847–1859.

[13] 司法大数据研究院司法案例研究院:《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离婚纠纷》

[14] 邓丽.身体与身份:家暴受害者在离婚诉讼中的法律困境[J].妇女研究论丛,2017(06):106-115.

[15] 孙炜红,张冲.中国人口十年婚姻状况的变化趋势——基于“六普”和“五普”的数据分析[J].四川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28(04):15-20.

[16] 张会平.城市女性的相对收入与离婚风险:婚姻质量的调节作用[J].妇女研究论丛,2013(03):28-33.

[17] 钱文艳.建国50年浙江农村社会变革与农民婚姻状况的历史变迁[J].安徽史学,2005(06):127-129.

[18] 郭俊霞.农村社会转型中的婚姻关系与妇女自杀——鄂南崖村调查[J].开放时代,2013(06):82-97.

[19] 李慧波. 新中国十七年(1949-1966)北京市婚姻文化嬗变研究[D].首都师范大学,2012.

[20] 雷春红.新中国六十周年离婚法学论争纪实与评述[J].河北法学,2010,28(03):121-131.

[21]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2016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

[22] 陈苇主编.《我国防治家庭暴力情况实证调查研究———以我国六省市被抽样调查地区防治家庭暴力情况为对象》[M]. 北京: 群众出版社,2014.

[23] 吴永胜,杨子荣,王玲玲.溧水区农村家庭暴力调查研究--以溧水区农村妇女被施暴为主要分析对象[J].法制博览,2017(17):31-34.

[24] 陈思.家庭暴力取证困难问题及解决对策[J].法制博览,2015(08):247-248.

[25] 陈苇,段伟伟.法院在防治家庭暴力中的作用实证研究——以重庆市某区人民法院审理涉及家庭暴力案件情况为对象[J].河北法学,2012,30(08):28-38.

[26] 国家统计局、妇联: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主要数据报告.

作者:曹亦茗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