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与梦想:为什么"法国=巴黎+外省"?

subtitle Booker不客06-03 18:57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恩格斯曾说:“巴黎人,具有巴黎人的一切偏见,首先只对巴黎的事物感兴趣,惯于相信巴黎是世界的中心,是一切的一切。”这句话多少反映出巴黎人心高气傲的偏见。

对于巴黎人来说,自己是世界的中心,自然也是法国的中心,在他们眼里法国只有两个地区:巴黎和“外省”,他们乐意或者故意将巴黎之外的95个省笼统的称作“外省”,“外省”根本入不了巴黎人的“法眼”,即使南部最大的城市马赛,在巴黎人看来也不过是落后而了无生气。而在外省人看来,巴黎是个可怕的地方,人多脏乱差,小偷横行,安全感几乎为零。

“外省”城市里昂

虽然两者都互相看不上,但从“外省来的年轻人”这个文学名词中我们仍能看到外来者希望自己像炮弹一样冲入巴黎上流社会的梦想,这也是巴黎高姿态的魅力所在,当然,其傲慢性格的形成,并非一日功。法国文化的兴起从路易十四开始,与文化兴起相伴的是巴黎的逐渐扩大。拿破仑三世曾亲自绘制了巴黎城的整治蓝图,其目的是要建设一座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使巴黎成为欧洲的大都会,把人们从欧洲各地吸引到巴黎来。路易十四对外扩张,拓展疆土,将全法国的富贵户都迁到了凡尔赛。凡尔赛成为全法国的销金窟,贵族、富户、全国的财富也都集中在那里。到了19世纪中期,巴黎成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城市,最主要的金融中心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巴黎与“外省”差距日渐凸显,巴黎的偏见也开始锋芒毕露。

1180年的巴黎

偏见最终上升到歧视,背后是经济差距的进一步拉大。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一百年前托克维尔的担忧不无道理,“恰如人的脑袋过大,一旦中风,整个躯体便将瘫痪。”作为法国首都和第一大城市的巴黎,2016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350.6亿美元,这意味着这个面积仅占法国2%、人口约占五分之一的城市,为整个法国贡献了近30%的GDP。而在人均GDP的对比上,“外省”也十分汗颜,不仅低于法国平均水平,而且仅为巴黎的一半,这说明巴黎人的生活水平远远高于“外省”。

法国GDP总值2016年排名世界第六,与其体量相差不大的德国和英国,分别位列第四和第五,如果要找参照物的话,邻居英德是不二的选择,柏林占德国经济的7.8%,伦敦占英国经济的20.9%,作为本国首都和最大城市,柏林占比很小,伦敦占比较大,而巴黎占比却高达近30%。同样是发达国家,也同属老牌资本主义的英法德,虽然英国有南北差距、德国东西有差距,但一个城市能在全国占比如此之高,法国在西欧大国中只此一个,相比区域与区域间发展的不平衡,城市与区域间的不平衡问题要更突出更严重

巴黎在经济上的一家独大,得益于不断地“吸血”, 托克维尔曾经这么说过,“巴黎在不断扩大,同时,农村的地方自治权在不断萎缩,独立生活的激情和特征不断消失,农村特有的东西消失得越来越多,古老的国家生活正在渐渐消失。”在“吸血”理论盛行的今天,巴黎百年来的快速扩张和发展,似乎正契合了这个理论的解释。 一个中心城市的迅速崛起,是以牺牲周围城市为代价的,这种吸血模式使得小区域成为吸血的前提条件,而人们第一印象是作为国家的法国区域过大,可能是巴黎“吸血”鞭长莫及的,但事实上这个西欧面积第一大国却仅有55万平方公里,与我国面积48.6万平方公里的四川省大小相似,以省会成都的能力都能吸遍全省,使其占据全省GDP的37.6%,更何况作为世界四大都会、地理位置适中的巴黎,吸力遍及全法,就更不在话下了 。所以,巴黎成了法国最大的交通枢纽、最大的人才聚集地、最大的商品集散地……这些标签无疑都是“吸血”的结果,反过来也会加剧“吸血”。

地图呈六边形,三边与陆地接壤,三边濒临大西洋和地中海的法国,在其5695公里的边界线中,海岸线就长达2700公里。在欧洲,法国是海岸线较长的国家,但放眼整个欧洲,荷兰的鹿特丹、德国的汉堡港等大型港口星罗棋布,由于海岸线平直,不利于港口建设,虽有漫长海岸线的法国,却少有发达的沿海城市和大型港口,为人们熟知的不过福斯、勒阿弗尔等寥寥无几的几个港口,从2017年全球集装箱港口100强名单上看,法国仅有勒阿弗尔港入选,名次也只排在62名。而这些沿海地区无一例外都在“外省”的地盘上

我国东南沿海普遍比内陆发达,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沿海城市和那些优良的港口,上海超过北京,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如果法国沿海也像中国东部一样,港口密布,那“外省”在经济上一定会力压巴黎,成为法国繁荣与开放的代名词。可见,坐拥漫长的海岸线却少有发达的沿海城市和大型港口,是“外省”经济逊色于巴黎的重要原因

欧洲重要港口分布

人们头脑中“法国=巴黎+外省”思维的形成,是法国区域发展不平衡的产物,而导致这种不平衡的是巴黎的吸血发展和“外省”海洋经济的相对落后。 面对现状,最好的办法无非是缩小两者之间的经济差距。对此,法国政府也曾做过很多尝试,2003年,法国参议院提出对巴黎的城市功能进行限制,不然,地区平衡发展的努力将化为泡影,而巴黎也将更加恶性膨胀。但时至今日,巴黎和“外省”的巨大差距并未得到改善,可能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巴黎还会保持绝对的优势,彻底消除巴黎和“外省”的差距,使偏见和歧视从人们思维中完全消失,要走的路应该还很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