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冯磊:舞台是我的营养来源,坚守戏剧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subtitle 网易艺术05-17 11:17 跟贴 1 条

当电影大荧幕给人们带来的感官刺激日渐强烈,网络视频平台发展势头愈发猛烈,你还记得有一种传统的讲故事的方式叫“戏剧”吗?你有没有真正走进剧场观看一场话剧的体验?舞台剧演出的背后又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5月13日,舞美设计师、视觉多媒体艺术家冯磊,来到了网易态度公开课,与我们分享了属于他的戏剧人生,为我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冯磊在网易公开课

如同冯磊所说,“戏剧就是人生,人生就是戏剧”,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舞台美术系的他,进入行业之初心心念念想的其实是电影与大荧幕。从业之初参与的多是电影美术设计工作,之后很幸运的,冯磊遇到了自己的恩师——著名舞美设计大师苗培茹先生,这次际遇让他重新体会到戏剧舞台美术设计所特有的纯粹,舞台美术不依靠镜头语音令冯磊有更大的发挥空间,自此他便扎根舞台美术的创作中,并且获得了诸多的荣誉,在舞美设计的道路上一走就是将近20年。

舞台美术设计师并不是新兴职业,舞台美术也不是新兴门类。早在古希腊时期,伴随着戏剧的诞生与发展,舞台美术便有了雏形,进入15-17世纪,戏剧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舞台美术在这个时期也得以丰富,不过那时的创作者们通常将注意力放在如何在舞台上更加真实的还原现实场景。人类社会每一次出现重大变革与进步,都影响着舞台美术的发展与变化。工业革命时期,舞台美术开始使用灯光与机械装置,20世纪投影技术的出现又让舞台美术得以突破性进展,多媒体戏剧、材料戏剧、浸没式戏剧纷纷出现,舞台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背景,舞台美术家们开始由幕后走向台前,由二度创作走向一度创作,开始有机会表达自己的主观意识,看冯磊的作品,便很容易体会到这些。

话剧版《青蛇》,是冯磊与导演田沁鑫合作的剧目,由经典民间故事《白蛇传》改编而来,前后制作过三个不同版本。第二个版本作为2014年乌镇戏剧节的开幕戏在乌镇水剧场首次亮相,冯磊在这部剧中加入了多媒体元素,包括浸没式戏剧的元素,他和导演还一起精心商定了开演时间:10月的江南,天黑大约在下午6点45分,演出安排在7点开始——用自然环境的黄昏接壤多媒体效果的黄昏,进而带领观众融入戏剧情节。这个设计使整出戏剧变得更加自然流畅。距离观众席100米的地方设置了一个水幕,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打下一些晚霞,当晚霞慢慢的浸没到黑夜里时,观众看到远远的地方有一片云,有一艘船从云中划进场地,演出正式开始。在这种氛围的影响下,观众非常自然便进入到剧情中去,效果可想而知。并且,他们还设计了一个有意思的环节,就是让所有观众每人在入场时得到一瓶黄酒,因为这与剧情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让观众有更加声临其境的代入感。

《青蛇》水剧场版

《青蛇》水剧场版

在另一部冯磊担任舞美设计的《12·12》西安事变大型实景影画,我们依旧可以感受到创作者的良苦用心。首演当天,舞台被布置成了战场的环境,冯磊特意设计在剧场中加了硝烟的味道,当原本在旅游区游玩的兴高采烈满头大汗的观众走近剧场时,嗅觉首先感受到了不同,再看到四周断壁与弹坑,装扮成战俘、士兵的演员,马上就被战场的气氛包围,环境的压迫让观众的感官迅速投入,沉浸在观演之中。

《12·12》西安事变大型实景影画

作为一名舞美设计师,冯磊坦言,有机会在舞台上完整的呈现自己的作品,完整的演出,一切发生的行云流水,是让他最动情的时刻。而做为一个幕后工作者,他关心每一场演出的情况。由于戏剧是需要巡演的,所以每个舞台的实际情况都是不一样的,如何让接下来的演出可以尽最大程度还原最初的设计,这是每个作品在演出期间对舞美设计人员的挑战。或许正是这种既可以仰望星空,又能够脚踏实地的作风,才让他在这个行业越走越远。

与冯磊的交谈让我们相信,他是享受并且热爱舞台的。对他来讲,舞美设计是一个充满了幸福感的职业,在有限的线性人生里,通过创作穿梭于不同年代,在抽离空间体悟多样的人生,与其说这位艺术家通过创意与技术让广大走进剧场的观众感受戏剧的魅力,不如说,冯磊用自己的坚守,给自己提供了一个随时都可以“沉浸”到戏剧的永无乡。

“未来一段时间将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希望接下来的剧目可以顺利与观众见面,也希望越来越多的观众可以走进剧场,因为戏剧真的非常有魅力。”谈到对项目的展望时,冯磊脸上的表情既憧憬又坚定。

创意+技术=化腐朽为神奇

网易艺术:舞台美术设计对大众来讲就像一位魔术师,常常化腐朽为神奇,那请问您在这么多年的从业经历当中,制造过哪些神奇的时刻?目前参与的项目当中比较满意的有哪些?

冯磊:舞台美术没有什么高精尖的技术,用的都是智慧和创意来塑造场景。从我的作品来讲,近几年的都还算比较满意,比如《青蛇》、《昭君出塞》、《12·12西安事变》等等。谈到化腐朽为神奇,我们用的材料无非就是一些非常常见的,可以说非常古老的材料,比如说钢铁,比如《西安事变》是用木材结合手绘,搭配灯光,在舞台上塑造出了钢铁质感的场景。

《12·12》西安事变大型实景影画

《12·12》西安事变大型实景影画

网易艺术:这种满意有哪些评判的标准吗?比如观众的反响、演员的体验,还是您从设计师和创意角度,觉得完整度比较满意呢?

冯磊:满意与否在于是不是完全解析了剧本,进而考虑到观众的反响与演员的感受。不过这一切的前提,都在于是否将剧本中原有的内容完整的表达出来。

要感染观众,就要先唤醒自己

网易艺术:您参与的项目涵盖范围非常广,既有舞台剧,又有实景剧,还操刀过很多明星演唱会,大型综艺节目、影视剧,您偏爱什么风格的作品和创作?每部作品会带上您的特定风格特质吗?

冯磊:风格特质刚开始是会有的,但后来其实会和作品本身保持统一。舞台设计是戏剧演出中一个环节,它要帮助演出形成一个整体特质,而不是某个设计师去突出他的个体色彩。就像一个歌手一个演员有自身的特点一样,做栏目做演出,任何一种艺术门类都是如此,说回到戏剧,它呈现的一定是一个作品的特质,不论它是有剧本还是没有剧本,纵然有些项目偏商业,有些可能偏重艺术性,但是基本上没有太大区别。

网易艺术:能不能与我们分享下,接到一个项目的时候,您是如何获取灵感并且展开工作的?作品从构思到最终呈现,中间都经历过哪些不为人知的艰辛、难题?您又如何面对和解决呢?

冯磊:首先是研究剧本,能不能唤醒自己一些想表现的东西。然后进入到故事中去展开工作,这个过程就是创作期。我会把自己当成其中的一个角色,想象自己生活在那个背景下,用这种方式去体会剧本中的故事,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就会有一种自然的感情流露出来。一般创作中最艰难的时期,其实是出设计方案的时候。虽然说创作过程是流露真情实感,但是若要将这个过程“提纯”,还是比较有难度的。举一个实例,《12·12西安事变》这个项目,其实是一个革命题材,怎么能让这个题材引起现在观众的兴趣,如何还原每个人心中的历史事件,这个很难。经过一段时间的纠葛,我决定用“钢铁”来体现。钢铁又代表什么呢? 必然是剧中的两个主要人物——杨虎城和张学良。我们进行舞美设计的过程,其实就是这样推敲的过程,也是创作人员通过研究剧本,选择一个视角来告诉观众这个故事可能会怎样展开的过程,就像从原石打磨成玉石的过程。

《12·12》西安事变大型实景影画

《12·12》西安事变大型实景影画

网易艺术:科技的进步,会否对舞美设计有影响?

冯磊:影响太大了,我特别感谢科技的发展。因为舞台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黑房子”,本身的空间是有限的。我们经常说舞美设计是一个“杂家”,还说我们是空间艺术家,我们每个项目在做的事,实际上就是如何把舞台这个有限的空间拓展成一个个不同的空间,这个很难。科技的进步让我们在展开工作时有了极大的便利,灯光投影技术的发展、多媒体技术的应用,都为我们走出舞台这个“小方盒子”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网易艺术:和我们说一说您把设计和科技相结合的设计案例吧。

冯磊:还是举例《青蛇》,当时剧场版的背景是三面墙。故事在讲什么?实际上讲的是在男权社会下女人的命运。这三面墙的存在让人感觉是“冰冷僵硬”的,但是江南给人的感觉一定是柔软的。三面石墙如果一直在演出中屹立在观众面前,两个小时的演出结束后,一定会让观众质疑,这是我们的青蛇和白蛇吗?这是我们的江南吗?但是我又要保留这种压迫感,这个时候多媒体就显得尤为重要了。我们用投影实现了“水漫金山”时石墙被打破的效果,增加了空间的纵深感。还有就是表现人物内心的时候,石墙是无法代表寺院的,所以我们会在墙上投影出“一炷香”,再配合罄的音效,空间马上就会变得很通透,这就是多媒体运用给戏剧带来的多维度感官体验。

《青蛇》水剧场版

从本土文化汲取养分,最好的设计就是自由表达

网易艺术:您眼中完美的舞美设计需要符合哪些标准?

冯磊:在中国,我们的现代戏剧是舶来品,发展到今天虽然也有一百多年历史,但较西方国家还处在幼年期。中国的当代戏剧该如何创新、如何从传统戏曲中汲取养分、中国戏剧如何呈现国际化表达,这些其实对于当代的艺术工作者、对我们舞美设计师来说,都是需要好好探究的课题。所以你问完美的舞美设计的标准,我现在的感受就是四个字——自由表达,把创造者想表达的自如展现出来,以呈现出最好的状态——“忘我”。要知道,创作中行云流水的感觉非常难得,优秀的舞美设计应该与作品本身有机统一,应该让观众感觉不到有舞台设计的存在。这种标准下反观我们的古典戏曲,反而非常容易发现经典,因为这是我们骨子里的情感流露,遗憾的是我们把自己本土文化丢掉的太多了,应该回去找。

网易艺术:一名优秀的舞美设计师需要具备哪些能力?

冯磊:舞美设计最初不属于固定的工种,15-18世纪之间,很多舞台美术设计人员是由画家或者建筑师客串的,当这个职业职业化之后,才有的各种各样的技能要求,比如要懂建筑、要懂历史,还要懂材料、灯光技术,如今还要懂新科技、甚至编程,就像我刚才说的,戏剧创作是群体意识,舞美又是戏剧创作中非常重要的职能部门。对我们来讲,可能感受最深的就是建筑、绘画、电影。

网易艺术:您的舞美设计范围涉猎了舞台剧、实景剧、大型综艺、演唱会、影视剧等等,您觉得哪个类别能让您最有发挥空间,为什么?另外您做了不少热播综艺的舞美,如北京卫视热播的《传承中国》等商业性强的作品等,为什么仍然不丢掉舞台剧?是什么吸引您?

冯磊:我觉得戏剧是一个本体,它是现在所有相关艺术形式的母体,是一方净土。戏剧的演出,每一场都是定制的,从开始的一分钟到最后结束,这场演出和下一次的同一场演出,效果一定是不一样的,我觉得这个是最考验功力,是我的“营养来源”,所以我会守着它。

《传承中国》舞台布景

网易艺术:您和很多著名的导演和艺术家合作,如田沁鑫导演、奥运会导演陈维亚,包括一些著名的演员、歌手,能谈谈您的成长道路吗?您是如何一步步成为业内翘楚的?

冯磊:很多导演和艺术家,我们都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平时生活中也会经常交流。比如田沁鑫导演,与她合作能碰撞出很多火花。我们都在谈坚守,她的坚守会给我带来一种力量。包括像陈维亚导演以及林兆华导演,很多前辈对戏剧的坚守以及对人生的理解,都会给我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我是一个比较幸运的人,毕业的时候一心想拍电影,拍了几年后发现跟想象的不一样,电影是剪辑的艺术,舞台是四维时空交错的艺术,创造一个东西,就可以一直演下去。当我回归到戏剧舞台美术创作的时候,有幸认识了一群非常棒的前辈,在与这些良师益友的合作中,成长非常快,也让我慢慢坚定了想走戏剧之路的想法。

网易艺术:那能谈谈最近的创作计划吗?

冯磊:这几年我的戏剧类创作有一部分重点聚焦在音乐剧,已经与观众见面的有《森林诱惑》和《小公主》等等,都是音乐剧题材。近期的项目也有集中在儿童剧方面,因为戏剧教育是非常关键的环节,孩子是我们的未来。现在市面上一些相对有质量保证,能给儿童看的剧目过于商业,脱离了戏剧本身的内涵,大家对儿童剧最大的误解,是觉得一定要幼稚,其实不是这样。小孩子也可以理解深奥的内容,也应该了解什么是生命、死亡与爱。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未来能够让小朋友们看到更多更好的儿童剧作品。

《小公主》舞台布景

作者:马思嫄

声明:本文系网易原创稿件,版权属网易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网易,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