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周杰伦过的越来越幸福 就只能写写土味儿歌词了?

subtitle 稿事编辑部05-16 16:57 跟贴 3341 条

(文/罗淼淼)

凌晨周董的新歌《不爱我就拉倒》一如既往的刷爆各种社交媒体,工作日本该早早睡下的上班族纷纷冒泡,仿佛在完成什么仪式一般不约而同地将新歌转发到朋友圈。而当大家兴致勃勃分享完,再试听歌曲后,出现的都是黑人问号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哥的胸肌给你靠是什么意思,是这样吗?

周董啊,你奶茶喝多了吧,你的身材已经变成了这样啊。

在爱情路上戴好安全帽又是什么东西

好了,不闲聊了~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幸福的生活是否无法缔造好作品。

首先周董的成名并不是一帆风顺,在单亲家庭长大,他性格沉默而孤僻,走起路来更是低着头;他逛街买不起昂贵的,却也看不上便宜的(怎么跟我这么像);家里唯一的收藏品就是母亲买给他的吉他和自己弹断的一根根琴弦……

第一次参加选秀节目,评委批评他唱歌时口齿不清,第一轮就惨遭淘汰。也许是惺惺相惜吧,杰伦在公司遇上了同样怀才不遇的填词人——方文山。然而他们辛苦的付出却不被认可,他们给当时红极一时的歌手写歌,却没有一首歌得到保留:

《眼泪知道》被刘德华退歌,给张惠妹写了一首《双截棍》,阿妹却认为曲风怪异,因此不接受;《可爱女人》写给吴宗宪,宪哥写好了词,叫《春夏秋冬》,可是宪哥实在是唱不来,于是退货,之后让徐若瑄填词;一年很快就过去了,依然没有歌手愿意唱他们的歌。

2000年的一天,吴宗宪找到他说:“你这些歌曲,别人不喜欢唱,但是我感觉还不错,那就你自己来唱,如果你三天之内能写出个十几首歌,我就从中挑出十首歌,给你出一张专辑。”杰伦深知这也许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了。他先去买了一整箱的方便面,然后把自己关进工作室了,那次真的完全拼了命,居然写歌写到流鼻血……十天之后,同名专辑《Jay》横空出世,当年在台湾拿下五十万张的销量,从此一炮而红,开始了其创作的黄金期。

我们接下来来看看周董这些年专辑的销量:

从这幅图我们可以看到,周董的创作高峰是2000年的《JAY》到2006年的《依然范特西》。在这期间他写出了无数脍炙人口的好歌曲,比如朗朗上口的《七里香》、描写初恋的《晴天》,这些都是大多数90后关于青春的回忆,并且期间他也尝试了加入各种异国元素的复杂的曲风,比如说《以父之名》、《威廉古堡》。性格乖张的他甚至写了一首《四面楚歌》怼记者是狗,当年被金曲奖否定后写了首《外婆》,唱出你们否定我的作品,决定在于心情,但只要外婆觉得好听那就是一种鼓励……

这在现在是不可想象的,哪个歌手能做到怼记者、怼主办方呢?

这些也只有当年那个满身是刺、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干的出来。

在这张表后后期,我们也可以窥见华语乐坛的没落,2008年后,周董专辑销量再也达不到之前动斥500万张的销量了。尽管,2016年的《周杰伦的床边故事》依旧是当年销量最高的数字专辑(200万张,曲子的质量尽管比垫底的《惊叹号》、《哎呦不错哦》好,却还是大大不如巅峰时期的《范特西》、《叶惠美》和《八度空间》。

下图为近年周董专辑的豆瓣评分:

基本在7——7.4之间

而《叶惠美》、《八度空间》的评分:

都是8.5的高分。

有些乐迷可能以为华语乐坛大环境的没落是导致周杰伦歌曲质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我们来对比一下同期的JJ林俊杰的专辑销量:

整个唱片销量周期与周杰伦大概是一致的,从2008年后便开始了断崖式下跌, 然而让我们看看其专辑评分:

(数据来源:豆瓣音乐)

我们看到林俊杰近年的专辑基本都保持了7.5分以上的高水准。

再对比下同期的已经结婚生子的王力宏,数字专辑销量着实比较惨淡,当然这是大环境的影响,他的《AI爱》目前是18万张。当然销量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看看主打曲的质量:

让人难以置信,曾经的音乐才子怎么成这样了,以前你可是写出《心中的日月》、《大城小爱》的人啊。

有人也许会问,会不会是因为年龄的原因让他们的创作质量下降呢?毕竟作为陪伴我们成长的偶像们,他们都老了啊!

但是我所列举的这三位男歌手,周杰伦79年,林俊杰81年,王力宏76年生,他们的年龄差距并不大。甚至在我们眼里更容易衰老的女性,生于80年的蔡依林,近年的专辑评分是这样:

全部在7.5分以上的高分。

蔡依林小姐本人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说,做专辑不为钱,毕竟自己赚的钱已经一辈子花不完了,做专辑更注重的是专辑的质量和自己能够多尝试一些风格。

这种唱片不景气的情况下坚持做唱片,一是为了与乐迷的约定,二便是为了话题度了。毕竟我们也理解,歌手也是人,也需要赚钱,保持一定的话题度和曝光度,这有助于其接广告代言、上综艺、开巡演。

但为什么部分男歌手专辑的水准下降得这么快呢?他们当然不是故意的,作为一个音乐人,音乐作品的质量就是一切,谁也不会故意写烂作品惹人眼球。

在我们刨除年龄、行业的影响后,我们猛然发现:

咦,周杰伦和王力宏好像都结婚生子了,林俊杰和蔡依林还没结婚诶。

2015年周董36岁,与昆凌婚后育下一儿一女,老婆孩子热炕头,并且综艺巡演两不误,可谓是幸福人生ing。2013年王力宏也和老婆在美国登记结婚,现育有两女。

其实纵观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好的创作往往都是在艰难的环境下写出来的,曹雪芹出生世家贵族,幼年的生活很是富贵奢华。

我们观《红楼梦》中,四大家族的奢侈生活,就可以了解到一点当年曹家的繁荣。若是没有后来的一场大变,也许曹雪芹一生便过着这样的生活,富足安康的老去,那么我们就有可能无法看到《红楼梦》这一稀世之作。

《洛丽塔》的作者纳博科夫被编辑退稿,编辑还觉得他应该去看心理医生,建议把这本书用石头埋起来,一千年后再找人出版。

《在斯万家那边》(《追忆似水年华》的第一卷)的作者普鲁斯特被退稿时,编辑说,乖乖,我从颈部以上的部分可能都已经死掉了,所以我绞尽脑汁也想不通一个男子汉怎会需要用三十页的篇幅来描写他入睡之前如何在床上辗转反侧。

所有的叛逆少年都会长大,所有的棱角都会被磨平,就好像我们现在遇到高中时候的校草,也会发现他有了幸福的肚腩,头发也不再茂密。所有年轻时候的逆境,所遇到的不开心,都会被时间治愈。君不见,当年叛逆少年谢霆锋也是演唱会砸吉他的一把好手,现在也开开心心的当着谢厨子,为爱人洗手作羹汤,演唱会煮面给粉丝吃。

而幸福的最大代价大概就是失去敏锐的创作力吧,它像一朵软绵绵的云朵温柔把你抱紧,你听不到外界的声音,在天空飘游,不用落地接地气、感受人间疾苦。当初的周姓少年再也不用为了别人的肯定而拼命写歌,尝试不同的曲风,所以再也不会去写《最后的战役》、《印第安老斑鸠》和《反方向的钟》;再也不用因为自己单亲家庭自卑,再也不用写描写家庭暴力的《爸,我回来了》讲出当年自己的惧怕;再也不会经历失恋,所以再也写不出《轨迹》、《安静》,《黑色毛衣》这样的青涩的味道了。

尽管幸福的生活的确是创作的一大阻碍,看到周董现在的创作不复当年的巅峰,作为粉丝,还是希望周董能一直幸福下去,毕竟他曾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的快乐的回忆。

【版权归作者所有 稿事编辑部整理发布】

转载或投稿请联系邮箱:major_ent@163.com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