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者联盟3》:我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

上观新闻05-16 12:24 跟贴 6 条
当银幕上精疲力尽的奇异博士对丢盔卸甲的史塔克说“我们别无选择”时,我突然好像看到了2008年在电影院里初见《钢铁侠》时的那个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我没敢买《复仇者联盟3》(以下简称《复联3》)零点首映的票,我不想在尖叫声中睡着。我不是年轻人了,现在我最喜欢的是美国队长。

中午看完《复联3》,非常满意地赶在唯一的彩蛋出现前离开。10年内的每一部漫威宇宙电影在影片令人震惊的结局中一一闪现,我觉得不需要看彩蛋了,就这样结束最好了。

《复联4》明年就会上映,新一轮的超级英雄会以《惊奇队长》为开端陆续上映,所谓的彩蛋无非是给已经列入计划的未来铺陈入口。那一刻我只想走向出口。

在首映日给《复联3》写影评,不剧透或者不涉及剧情说些什么,应该就没什么好说了。不过你们大可放心,我可能来不及谈论剧情,就会把字数配额用完。

窦文涛在《圆桌派》里不止一次形容自己爱哭,看什么电影都能哭,看个超级英雄电影都能哭得不能自已。刺激他泪腺的,好像是超级英雄的自我牺牲精神。没想到《复联3》也让我掉入了这样“莫名其妙”的感动里。

看漫威的这10年并不都是快乐的,到中间阶段时,我真的已经很厌倦。超级英雄的心路历程因为雷同,失去了让我投入情感的理由。甚至反派人物都显得太雷同。

无论是个人电影还是“复联”电影,其中的反派,论实力都可以成为超级英雄,只不过他们头上亮着“反派”的身份标识,他们就死得理所当然,无论技能有多惊世骇俗。

然而,10年内哪怕口碑最差的漫威电影,都因为背靠着雄厚的漫画资源,被忠实粉丝一一用彩蛋知识以及幕后世界观的分析支撑着。这些年,所有的彩蛋我都没拉下,虽然无法将所有主角、配角、分支故事都牢记,但我看《复联3》,确实毫无理解压力。

我端坐着迎接一个俗套的三部曲的最终章,最后却目睹了一个痛苦得毫无痕迹的人性故事。浮在“时间”流淌而成的意识海面上,精彩与否、套路与否,都不再干扰我的情绪,我不再计较究竟还有哪些隐藏的剧情没有被我捕获。

有那么十几秒,我感觉时间原石戴在了我的脖子上。

当银幕上精疲力尽的奇异博士对丢盔卸甲的史塔克说“我们别无选择”时,我突然好像看到了2008年在电影院里初见《钢铁侠》时的那个自己。那一年,那么多的痛苦和笑脸,然而在4月30日《钢铁侠》一飞冲天时,谁料得到不久后有那么多巨大的喜悦与悲伤发生,让自己终身难忘啊!

你们呢,还记得多少?然而,一定有人无法忘却。

所以,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我经历的一切你无法想象”的时候,对方想象得了吗?另一人恐怕只是停留在自己的往事里了吧?所以,当电影《复联3》中讲述这句话的是“灭霸”时,观众想象得了吗?

我在电影放了大半时,都还对“灭霸”无动于衷。可是临近尾声,我突然开始思考,他脸上密集的疤痕是怎么来的?洛基、美队、钢铁侠、星爵、卡魔拉等正面人物朝他嘶吼“你脑子有病,不要再讲废话”(我觉得他们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时,我惊恐地发现,谁都无法说服这个第一反派,甚至是害怕听他继续说下去。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