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地为官五十年,康熙视为唯一知己,最眷恋的大臣

subtitle 我们爱历史05-15 15:13 跟贴 48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作者:赵立波

康熙五十四年(1715)八月燥热的一天,已经74四岁的文渊阁大学士李光地步履蹒跚大汗淋漓地来到乾清宫向康熙告别,一生强势的康熙,晚年感情尤其脆弱,在儿子们的互相折磨下,动不动就落泪,对于这位被他成为“义虽君臣,情同朋友”的李光地依依不舍。

抛却李光地职务来讲,康熙在饱受巨大孤独时,放眼满朝,没有谁能让他在情感上如此依赖。看着李光地气息喘喘的样子,这次康熙不再忍心挽留,终于批准他退休回家,目送着相处时间最长的臣下,老皇帝再次流下了眼泪。

其实,早在四年前,70岁的李光地由于健康原因,多次给康熙上书,表示要退隐林泉回家养老。康熙如同挽留老友一般不无动情地说:“看了你的奏折,我心里非常难受,这么多年,我身边像你这样的老臣就剩下一两个人,现在你又要离开我,我也老了,有些话实在不忍心说出来。”

当康熙得知李光地的病是毒疮后,专门给他安排医治,又不断送给他昂贵补品,甚至派人多次叮嘱如何注意忌口,如何休息等等细微末节,这在康熙一朝算是非常罕见的礼遇,在康熙的百般照顾下,李光地勉强留了下来。

因为巨大的孤独对老臣格外眷恋,然而这个晚年的阶段,却往往上演生离死别。康熙甚至可怜巴巴的哀求一些老臣取消退休请求:“你们做大臣的老了可以退休养老,回家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我这个当皇帝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此前的几年,在废立太子时间中,康熙明显受到了精神上的强烈刺激,废黜胤礽对于老皇帝的精神打击太大了,让他觉得没有哪个儿子值得信赖,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以康熙的一世武功也未能逃脱这个人性宿命。

而自从听说废太子胤礽因被废黜,以至于精神错乱后,老皇帝十分后悔,“日日不能释然于怀”。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甚至“无日不流泪”。

对于他曾经亲近的外戚们,康熙晚年却越来越觉得他们与自己保持距离,放眼满朝,只有李光地与他关系最为亲密,在李光地请假回家时,康熙给他写诗,赠匾额,接连几天放下公务与之长谈,因为李光地耳聋,康熙据用笔在纸上写字,涉及机密的时候,写完就撕掉,不厌其烦。

他曾对李光地深情地说:“你和我本是君臣,却情同朋友。”

李光地,福建安溪人,比康熙年长12岁,康熙亲政后,在收复台湾的关键问题上,李光地立有大功,正是他的极力保举施琅,才最终取得了收复台湾的成果。

他向康熙保证说:“他全家被杀,是世仇,其心可保也”、“治军严整,尤擅水战”,最终在李光地的建议下,康熙作出“施琅不去,台湾不平”的人事安排。

河道治理是康熙继位以来最关心的重大问题之一,由于直隶地区屡遭水患,危害不亚于黄河下游,且直隶在拱卫京畿位置十分重要。康熙三十七年(1698)三月,李光地在直隶巡抚的任上大力治水,并卓有成效,使得直隶收成大增,水患彻底得到治理。李光地采取了行之有效的切实治理办法,得到康熙赞扬。

康熙对他这种工作能力非常激赏,赐给他“永定河诗”字,并写下“夙志澄清”的匾额以示奖励。不久提升为吏部尚书,仍掌管直隶巡抚,可见对其重用程度。在康熙四十四年,(1705)李光地六十四随时,康熙以“居官甚好,才品俱优”提升为文渊阁大学士,至此,李光地达到了政治巅峰。

在五十多年的为官生涯中,一边做官,一边做学问,在清朝入主中原急需理论支撑的关键时刻,李光地的思想维护了康熙的统治需要。不仅如此,康熙对其非常信任,凡是他举荐的官员,未尝不得到重用。被他推举的人才有著名的朱轼、杨明时等等五十多名,先后成为康熙朝名臣。

康熙在得知李光地病逝后,曾这样评价他的一生:“李光地京筵最精妙,谨慎清勤,始终如一,且学问渊博,研究经典,凡是学问研究的最为通透最了解他的人,没有人能超过我,而最了解我的人,没有人能超过他者。”这种让康熙引为唯一知己的人,除李光地外再无第二人,可见康熙对其寄予了深厚真实的感情。

李光地去世的四年后,雍正即位,追赠他为太傅,数年后又将其入祀贤良祠,雍正在中给了李光地高度评价,至此,作为康熙最亲密的大臣,带着荣耀走进了历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