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夏笔下的萨拉,正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开……

subtitle 博物馆丨看展览05-15 08:19 跟贴 2 条

他,是捷克国宝级画家

他,是新艺术运动的华丽巨匠

他,是捷克第一套邮票和第一套纸币的设计者

他,是消费主义梦幻设计师

毕生致力于“将艺术生活化”的理念

他,就是阿尔丰斯·穆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9世纪末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欧美各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经济繁荣局面。报纸、书籍、杂志的需求快速增长,同时,较大型印刷机的出现,以及多色印刷术的发展,使得海报在19世纪末一出现就受到了艺术界的追捧。

与此同时,富裕的中产阶级需要新的建筑样式,以及与传统决裂的新锐产品来满足他们追求富丽奢华的心理需求,这一切促使新一轮的设计改良运动——新艺术运动于此间在欧洲大陆迅速兴起。

新艺术运动是一次告别传统走向现代的设计运动,虽然短暂,却异常璀璨。它继承了“工艺美术”的衣钵,希望借助自然装饰语言脱掉守旧的传统外衣,开启一场充满新鲜气息的设计运动。

尽管这场运动最终仍然只是一场为少数人服务的装饰艺术运动,但它对于新形式的探索和新材料的运用,却标志着旧的手工艺时代的结束和现代化时代的即将来临。

穆夏与萨拉

身处其间的穆夏,在经历了相对坎坷的一段人生之旅后,迎来了其艺术生涯的转折。与当时红遍法兰西的女演员萨拉·伯恩哈特的相遇、相识,无疑改变了穆夏的一生和整个新艺术运动的发展轨迹。

与穆夏不得志的前半生相比,萨拉·伯恩哈特在人生的上半场就已功成名就,发掘穆夏那年,萨拉·伯恩哈特50岁,是整个“美好时期”巴黎最炙手可热的女星。

1894年 吉斯蒙达 彩色石版画

布拉格国家工艺美术博物馆藏

1894年的圣诞节,当供职于勒梅西埃印刷厂的穆夏遇到前来定制歌舞剧《吉斯蒙达》海报的萨拉·伯恩哈特时,圣诞节欢乐的节日气氛仿佛预示着一种集合了写实主义与理想主义的“穆夏风格”即将引领整个新艺术运动的发展……

画面中身着拜占庭风格花鸟纹饰镶金及地长袍,头戴粉红色花冠,手执棕榈叶的萨拉,高挑的伫立在海报正中,眼睛望向棕榈叶,非常鲜明而直观的人物形象,突出着她戏剧舞台上女主角的地位。

画面下方,一个小小的人头从萨拉脚下钻出,伏在文字组成的栏杆上,诡异而痛苦的表情暗示着歌舞剧故事的张力。画面中大量使用的花卉意象不仅让萨拉看起来像是穿越丛林而来的仙子,也成为日后“穆夏风格”中不可缺少的元素。

穆夏后来回忆起萨拉初看《吉斯蒙达》时的场景,还无不忐忑地说:“海报当时就挂在墙上,她站在画前,一动不动地看了很久,当她终于望向我,她主动走过来抱住了我……简而言之,她没有失望,成功了……我成功了。”

不知是萨拉·伯恩哈特的舞台魅力,还是穆夏用色柔和,与以往艳俗的海报设计明显不同的设计风格,最终帮助《吉斯蒙达》海报一夜之间火遍巴黎,以至于当时巴黎的海报收藏家会在夜晚偷偷把海报裁下,卷回家珍藏。

不管怎样,这件作品的成功促使萨拉与穆夏签订了长达6年的合作合同,他们彼此的信任与依赖,不仅让穆夏通过艺术的语言延长了萨拉的艺术生命,更帮助穆夏成为了新艺术运动时期最具代表性的画家,并最终奠定整个新艺术时期的绘画风格。

1895年 情人 彩色石版画

这是穆夏与萨拉签订合同后的首张戏剧海报设计,《情人》是一部于1895年11月5日首映的喜剧。

与穆夏为萨拉设计的单人海报不同,这张宽幅海报上的人物众多,通过建筑廊柱的设计将画面分为三个场景:左上角是一群年轻女子围观表演的画面,右上角是悲剧情节的表现,海报中心则是欢乐的派对场景。

三组人物群体神态各异,姿势活泼生动,演绎着巴黎上流社会的社交场景,虽刻画人物众多,可整体构图却异常和谐。

在此之后,穆夏为萨拉创作的戏剧海报,大多都是巨幅的纵向单人海报,很少有如此多人物的出现,也许这和萨拉提出的海报设计要求“既能让人一目了然所扮演的角色,又能象征自己”不无关系,不过这种女人占据主体,再用花草、动物装点画面的,充满节奏感与神秘感的海报,成就了日后愈发清晰的“穆夏风格”。

1896年 茶花女 彩色石版画

这幅创作于1896年的海报无疑是穆夏与萨拉伟大合作中最为精彩和具有代表性的一幅,萨拉·伯恩哈特本人尤为偏爱这幅作品,1905年,萨拉赴美巡演,再次使用该海报,这一举动也影响了同时期美国的海报创作。

画纸角上被花茎和金冠缠绕的心,预示着小仲马笔下的这位有金子般心的茶花女,被束缚的爱情和悲惨的结局。

左下角一只神秘的,仿佛代表宿命的手,轻举一枝傲然挺拔的白色山茶花,就如同画面正中身着白袍的茶花女一般:纯洁、高尚。

拢向胸口的衣袍,鬓边一朵雪白的山茶,都暗示着她的体弱多病与重重心事,淡紫色背景衬托下的漫天繁星,簇拥着双眼微闭、斜倚栏杆的她,仿佛在说:“我的心,不习惯幸福”。

萨拉·伯恩哈特《茶花女》剧照

整幅海报构图动人,人物神态传神,花瓣、衣褶、秀发描绘细腻,穆夏将自己对萨拉性格的了解和剧目中悲欢离合的剧情相结合,在表现萨拉精湛演技的同时,更进一步通过画面强调了新艺术运动的装饰性。

1896年 洛伦佐传 彩色石版画

这是萨拉扮演的首个男性角色——浪漫悲剧中的男主角,美第奇家族的小洛伦佐。

画面中身着深色文艺复兴风格服饰的小洛伦佐,正立于一扇华丽的高窗前,思索着如何谋杀背景中恶龙象征着的佛罗伦萨暴君。身后的六球盾形徽章是美第奇家族的标志,而华丽繁复的盾形圈纹,则让人联想到华美的佛罗伦萨宫廷装饰,隐去了女性美的萨拉在狭长的构图中,反而有一股英气,极富表现力。

尽管是女扮男装,但穆夏仍然为萨拉保留了众多女性的气质,长袜、翘起的左腿和倚在画框上的柔软身段,都流露出了萨拉·伯恩哈特这位扮演者的柔美气质。

1898年 美狄亚 彩色石版画

《美狄亚》是穆夏为萨拉设计的戏剧海报中最为别开生面的一幅,神秘、野性且极具悲情色彩。美狄亚是古希腊神话中的悲剧女性,为报复爱人的背叛,愤而杀死了与他生下的两个孩子,穆夏不仅描绘出这部悲剧中最为戏剧性的一幕,还为这个传说中一向以狠毒和报复心强示人的女子,增添了一丝人性的善意与内心的挣扎。

海报中的美狄亚,正处于弑子的恐惧与震惊中,双目圆睁,眼含恐惧,脚下躺着的是被她杀死的面容苍白的孩子,她手中紧握沾着孩子鲜血的匕首,另一只手上缠有黑蛇,头顶巨大的皇冠仿佛能将她压垮,而在其身后,一轮象征萧条与绝望的残阳徐徐落下,预示着这出悲剧即将落幕。

纵向海报具有震慑力的构图加强了画面的戏剧性与表现张力,海报中的美狄亚似乎正直视着观众,而观众此刻也仿佛成为了她弑子的见证者与同谋。

1899年 托斯卡 彩色石版画

1898年,萨拉重演了浪漫悲剧《托斯卡》中歌剧家芙罗拉·托斯卡一角。此次穆夏不仅为萨拉绘制了戏剧海报,还参与了《托斯卡》的舞台服饰设计。

海报中的萨拉身穿长袍,头戴圆帽,手捧花篮,神情疏离优雅,上身被穆夏标志性的圆形图样环绕,制造出了一种特有的空间感。蛇形图案与圆形交织,以及背景中的神秘女性身影,共同增添了画面的神秘、诡异气氛。

像穆夏其他的海报设计一样,这幅海报出色地描绘了一个充满想象力与装饰性的世界。《托斯卡》的演出获得巨大成功,穆夏别致的美学再度征服了巴黎市民。

1899年 哈姆雷特 彩色石版画

萨拉·伯恩哈特《哈姆勒特》剧照

1899年,穆夏与萨拉合作的最后一年,穆夏为其创作了最后一张海报《哈姆雷特》。

海报中,身着黑色紧身服,身披墨绿色斗篷的哈姆雷特面色凝重,脚下是溺死的奥菲莉亚,身后半圆形的窗框中是他父亲的亡灵,两者皆采用幽蓝的色调,与背景花纹鲜明的红黄两色形成对比,让海报的氛围更显阴森诡异。

萨拉·伯恩哈特

合作间的六年,萨拉·伯恩哈特的名气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弱,她依旧是舞台上风华绝代的女主角,而穆夏也在这一时期渐渐进入了绘画的成熟期,巴黎街头时常可以看到他创作的海报、装饰画、广告画。

萨拉·伯恩哈特

尽管有人说萨拉·伯恩哈特美得像画一般,却不可能被描绘,但穆夏不仅描绘了她,还用他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法,赋予了萨拉惊艳、神秘、性感、圣洁的气质,穆夏笔下的萨拉仿佛在喧嚣中更多了几分平静与淡然,让人感到美到窒息,甜到哀伤。

穆夏笔下的萨拉·伯恩哈特头像

看,穆夏笔下的萨拉,正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