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校学车,你也被教练骂哭过吗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5-15 00:26 跟贴 3989 条
在驾校学车会被教练骂,似乎已是司空见惯的事儿了,遇上一个温柔和蔼的教练反而很稀罕。很多人将驾校教练的脾气坏、爱骂人归咎于他们“素质低下”,但这背后的原因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向右打方向盘,向右!哎我说的是向右,你咋还往左呢!?”坐在副驾驶上的教练猛一踩刹车,你心底里一哆嗦,预料到了接下来将要迎接一顿暴风骤雨式的怒骂,从问候你的祖宗,到质疑你的智商,让你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车窗玻璃上。

在驾校学车会被教练骂,似乎已是司空见惯的事儿了,如果遇上一个温柔和蔼的教练,反而会让很多人不适应。

驾校教练爱骂人,很多人把这归结为他们脾气坏、“素质低下”,但这背后的原因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如果能遇上像田壮壮这么耐心的驾校教练,那你真是撞大运了 / 电影《相爱相亲》剧照

教练不是天生爱骂人

都说教师春风化雨,教练却是狂风暴雨,一不留神就把你骂得分不清左右了。骂着骂着,你会产生这样一种错觉:驾校教练的首要职责是通过骂人来锻炼你的心理素质,其次才是教你学会开车。

?2016年7月10日,海南三亚,一位驾校教练正在指导学员练车 / 视觉中国

很多人认为,机械重复的教学内容是教练性情暴躁的原因之一。倒车入库、侧方停车、坡道起步……北京丰顺驾校一位教练在接受路透社记者的采访时,不小心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这些考试项目简直荒谬至极”。

很多教练为了让学员尽快通过考试,都是找准了参考点,让学员直接复制他的经验,“看到左后视镜的下沿跟白线的上沿在一条线上的时候,你就往左打死方向盘”。在这样艰苦的重复训练下,虽然每一个考完驾照的人都不会开车,但确实把教练折磨得够呛。

所以,真的是笨学员让教练累到骂人,产生了职业倦怠吗?

职业倦怠其实是心理学家在1974年提出的一个概念。如果简单重复的机械训练,就能让教练爱上骂人,同样从事类似工作的小学教师、儿科医生应该更爱骂人,他们不仅需要连续、紧张地与人互动,而且是跟未成年的熊孩子斗智斗勇。相反,小学教师、医生至少表面上远远没有驾校教练暴躁易怒、情绪不稳定,爱用针扎人的部分幼师除外。

当你稍稍犯错,教练怒踩刹车、劈头盖脸骂你“笨”、“蠢”、“没脑子”时,你看不出来他对自己的职业产生了深深的倦怠,越骂越起劲的状况可能更多。

?2013年1月11日,长春,一位教练带领学员在大雪中练习倒车入库 / 视觉中国

但相比接受过系统培训的教师和医生,有一点是肯定的:驾校教练虽然会教开车,可能不太懂教育心理学。

教练这个职业的准入门槛低,只要有教练证就有从业资格。拿最常见的C1来说,只要你上完了高中并且开车超过五年,就有资格参加实操教练的考试,考试内容都是关于驾驶的理论和操作本领。

这便出现了一个问题:驾校教练明明是教育类工作,却未受过教育学与心理学的培训。挨得骂越多,学员就会因为觉得丢人而学得更认真——这个歪理,被不少教练们笃信不疑。

作为无辜的学员,我们必须弱弱发问:难道教练就不明白,辱骂式的教学会挫伤学员的自信心吗?在热衷打击式教育的中国,恐怕真的很少有人细究过。

?2013年11月5日,深圳,56岁的驾校教练朱建明课间休息时只能在车里短暂小憩 / 视觉中国

除了上述这些常见的解释外,很多人认为教练工资低,生活压力大,如果学员的通过率达不到50%,一个月的工资可能就打了水漂,练车途中学员如果出事,教练还得背锅,骂几句也是应该的。

教练背锅的案件确实发生过。例如2013年,江苏泗阳一家驾校有个学员在练习倒车入库时,误踩油门,将在车旁教学的一位教练撞伤致死,最后法院却判定教练负主要责任。因为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明确规定了:“学员在学习驾驶中有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或者造成交通事故的,由教练员承担责任。”

看到这里,我们不禁要感慨这教练好冤,但学过车的人都体验过教练脚下的“秒刹”,教练看似在拿命教你开车,但整体来说,安全系数要比你自己上路安全得多。

?2006年11月22日,兰州市某驾校一女学员在没有教练陪练的情况下,冲破隔离栏冲入黄河。这一事故的发生,缺席的教练不能不背锅 / 视觉中国

而你更熟悉的场景,或许是这样的:开着开着,教练突然一脚猛刹:“再往前开你就撞死了!”你的大脑也像横在路中央的这辆桑塔纳2000一样,停止了运转:我到底哪里又做错了?

没错,教练往往会比学员更早意识到危险,及时制止。但你早已被教练骂晕:一定是教练生活压力太大,让他们实在温柔不起来。

生存环境恶劣,生活压力大,并不是教练爱骂人的根本原因,那么到底他们为什么变成了今天这样爱骂人呢?

老司机很稀缺

回溯中国人考驾照的历史我们会发现,排队学车的人始终高于驾培市场的供给,教练与学员一直处在不对等的市场关系中。教练爱骂人,也算是有源可溯的“传统”。

早在民国时期,开车上路就已需要驾照。当时会开车的人很少,驾校还不多见,大多数人学开车得先跟着师傅当学徒打下手,在北京,这被称作“跟车的”。他们要给师傅擦车、摇车、烧炭火、开关车门、迎送客人,有空了才能摸上两把方向盘。师傅觉得行了,学徒才能去考试。在这种师徒关系中,师傅的地位很高。

到建国初期,普通人连购买私家车的资格都没有。民间曾有段子调侃道:“大队书记蹬、蹬、蹬(指拖拉机),公社书记130(卡车),县委书记帆布篷(吉普车),地委书记两头平(上海牌轿车)。”像国产的上海牌轿车,只有县团级以上的机构才有购买资格。

当时学开车的人,只能在单位体制下谋个差,再跟着领导的司机学,名额也是严格分配的,从开始学习到拿到驾照需要两三年的时间。

?

上世纪80年代,学员在驾校考驾照 / 《北京日报》

普通老百姓有资格开上车,是80年代国家逐渐放开私家车限购之后事情了,私人开办的汽车驾校也是上世纪90年代陆续出现了。最早的一批教练,其实就是改革开放前中国最早的一批会开车的老司机,他们或是从军队转业,或是曾在单位开公车,社会地位不比一般的电大老师低。

90年代的北京城,人们学车的热情不亚于现在考托福GRE。但学员多,教练少,光报名就要等上几个月。那时候,往往是一个教练带七八个学员,甚至创造了一辆教练车带了24名学员的纪录,普通人不知要排多久的队才能摸上一把方向盘。

教练手上攥着决定你能否拿到驾照的关键钥匙,学员也只好低声下气地忍耐教练的辱骂。

?

上世纪90年代,驾校内,警察在对考驾照的学员进行考前宣传 / 《北京日报》

1994年,曾有读者给北京日报写信吐槽:“学员们挨个到师傅家去送礼,一次少则二三百元,多则五六百元。凡上了贡的,师傅都重点培养,教得多,给他们的开车时间长。不送礼的,师傅就另眼看待,有错不纠正,张嘴就骂,举手就打。”看起来,二十多年前的驾校,“吃拿卡要”一样不比今天少。

到了21世纪,中国人的荷包逐渐鼓了起来,私家车数量增长迅猛,2009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2007-2011这五年,平均每年机动车的增长量就高达1591万辆。

车多了,学车的人自然更多。尤其在2011年左右,一度出现井喷局面,全国增加的驾驶人数高达2269万人,但僧多粥少,比如深圳市在2012年共有驾校41家、教练车4135辆,但2011年年底积压的考生就高达40多万,报完名后要等大半年才能学车的状况十分常见,甚至需要托关系送礼才能尽早进驾校。

?2012年1月31日,在合肥新亚驾校报名处内,上百名报名学驾驶的市民围满了报名点,当天约有1200多人在此处缴费报名学习驾驶 / 视觉中国

如此供需不平衡的市场中,驾校与教练占据着优势地位,而想学车的人削尖了脑袋在排队。

?尽管教练已经不再是几十年前受人尊敬的老师傅,而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但他的学员从大学生到CEO形形色色,在教练车上,只要脚下有刹车,他就是你命运的主宰,教练车是他最后的领地,骂人是他最后的倔强。

为什么一定要上驾校

教练骂人看似情有可原,但作为正常的成年人,内心总有无法承受辱骂之痛的时候。既然驾校教练惹不起,那么躲得起吗?在成为“老司机”的路上,必须伴随着驾校教练的责骂吗?

答案是:不需要。翻遍交通法律法规,迄今没有一条规定要求公民考驾照必须通过驾校只对申请者的身体和年龄作了规定。

如果你所在地区的公安部门、交通厅的文件里要求你必须提交《驾校培训纪录》才能有资格参加考试的话,那肯定是地方对于上级规章制度的自行延伸。

?2015年2月16日,江苏镇江,学驾驶的市民正准备上车参加场地科目考试 / 视觉中国

早在2007年,就有人对这种不成文的规则提出了异议。当时深圳市民樵凌在部队服役时已经学会开车了,但不上驾校就无法参加驾照考试,为此他把深圳市车管所告上了法庭,最终他打赢了官司也拿到了驾照,成为了中国以散学名义申请驾照考试的“第一人”。

可惜的是,“第一人”几乎后继无人。时至今日,各地普遍实行的仍是“驾考合一”制度,要求公民具备《驾校培训记录》后才能到车管所申请驾驶证。这使得驾校成了拿证的必经之路。

驾校垄断了培训的资源,学员找不到更好的替代途径,不得不去驾校,也不得不忍受驾校教练的责骂。驾校教练有恃无恐地羞辱你,就是瞅准了你要想拿证就不得不来驾校。

究其深层原因就会发现,驾校、车管所之间已经形成了隐秘的利益链条,难以根除。地方交管部门存在设租现象,考生为了让自己顺利通过考试,会对车管所考务人员行贿,而这一过程往往是借由驾校进行的,在学车时,有教练就会暗示学员“给钱包过”之类的“潜规则”。2015年4月,广东湛江车管所考官被曝光收红包高达2100万。

如此看来,驾照考试必须经由驾校培训的规定,其实是交管部门与驾校互惠互利的“共谋”。交管部门得到了贿赂,驾校也提高了自己的考试合格率。可怜的学员们遭到双重“剥削”,在考驾照过程中哪有讨价还价的权利。

?2011年5月4日,贵阳一家驾校挂出醒目的标语。但选择一所“好驾校”,也难逃挨骂的命运 / 视觉中国

不仅如此,从实际操作上看,你也很难靠自己拿到驾照。虽然从2015年起中国就已经开始试点考生自己报名驾考了,但仔细翻阅考试规则,你就会发现自学直考只是“看起来很美”。

首先,考科目二和科目三需要用考试指定的车,而且如果你的练习用车与考试的车型不同的话,几乎练不出什么效果,那怎么办呢?只有两个解决办法,一是改造自家的车,二就只能去驾校租车。有车了以后呢?你还需要场地,尤其是科目二考试中的倒桩、爬坡等等项目,没有场地是没办法练的,于是你又得去驾校租场地。

几万块砸进去了,最后你还需要找一个不会骂你的老师。要么你有一个会开车又有耐心教你的好爸爸,要么你还是要花钱去请私教。如此折腾一番,还不如直接去驾校学车划算。

?2015年3月23日,深圳,南山区车管所,一位考生抱着枕头从考生通道进入考试现场,准备参加科目二的考试 / 视觉中国

让我们再回到一开始的问题:考驾照必须要去驾校吗?目前来说,必须要。自学直考根本撼不动驾校的地位,大多数人还是不得不去驾校接受教练唾沫星子的洗礼,并没有多少选择的空间。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很绝望?想要遇到一个不骂人的教练,难道只能靠运气?

在市场化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可以预见,爱骂人的教练,迟早会被淘汰的。不过,比这来得更早的可能是,在令人崩溃的堵车中,越来越多的人放弃学车了。

参考文献

[1] Farber, B. A. (1991). Crisis in education: Stress and burnout in the American teacher. Jossey-Bass.

[2] Jerry Useem. (2017). power causes brain damage. The Atlantic.

[3] Schwab, R. L. (1996). Teacher stress and burnout. Handbook of research on teacher education, 54.

[4] 纪彭. (2011). 计划经济下的供给物 领导干部公务车的来历. 国家人文历史, (7), 43-45.

[5] 贾晓燕. (2018). 那些年京城的“学车热”. 北京日报.

[6] 李开周. (2017-11-11). 民国的广州怎样考驾照. 羊城晚报.

[7] 曾玲娟, & 伍新春. (2003). 国外职业倦怠研究概说. 沈阳师范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7(1), 81-84.

[8] 杨秀玉, & 杨秀梅. (2002). 教师职业倦怠解析. 外国教育研究, 29(2), 56-60.

[9] 张玮, & 谢朝群. (2016). 驾校冲突话语中的规约化不礼貌程式与身份建构. 中国外语, (6), 45-52.

[10]张少琦. (2011). 驾校教练综合素质存在的问题及完善的对策. 知识经济, (20), 47-47.

[11]于力, & 孙书洁. (2015). “驾考合一” 制度理性分析及改革构想. 新疆大学学报: 哲学. 人文社会科学版, (2), 34-37.

[12]徐文星. (2007). 超越部门利益才谈得上依法行政——从考驾照必须上 “驾校” 培训的规定说起. 法学, (12), 3-7.

[13]杜广亮. (2015). 我国驾照考试制度的问题与对策. 人才资源开发, (8), 244-245.

[14]杨眉, 苏阳, & 海丹丹. (2009). 驾校现状调查:“马路杀手” 是怎样培养出来的. 中国经济周刊, (35), 46-49.

[15]李敏. (2008). 驾照直考动了谁的奶酪?. 政府法制, (1), 52-53.

[16]中国公安部:截至2017年底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3.10亿辆. (2018-1-15). 中国新闻网.

[17]特写:中国驾校人满为患 授课内容离谱. (2018). Reuters.

[18]公安部:我国机动车达2.25亿辆 驾驶人达2.36亿人.(2012). 新华社.

[19]张西陆. (2012). 考场不足 深圳40多万驾校学员“待考”. 南方日报.

作者:何颜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