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航驾驶舱玻璃爆裂:罕见事故的背后是沉着的机组

网易航空05-14 17:00 跟贴 62 条

你家里烂块玻璃,不是一件大事。但飞机上烂块玻璃,可就人命关天了。上个月美国西南航空飞行途中发动机爆炸砸烂了一块客舱玻璃,导致一名乘客死亡,终结了美国航空业十年来无人伤亡的记录。而今天(5月14日)早上,中国也发生了一起飞机玻璃导致迫降的事故。

不同的是,这次是驾驶舱的玻璃!

不同的是,这次是高原航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图:3U8633挂出紧急代码并折返

现在的民航客机都飞的很高,巡航高度一般在一万米左右。这里气压低,氧气少,温度低。所以现代化客机的客舱都是需要加压的。在你起飞之后,不知不觉之间,客舱就象吹气球一样慢慢地加压到0.6个大气压左右。为什么不加到1个大气压呢?——说得过去就行了,晕晕乎乎地正好睡觉。加太大,一是“划不来”,二是对机体寿命也没好处。但要是忘了加压——可以参考希腊太阳神航空的事故,很悲伤,全飞机的人都遇难了。

加了压的客舱就象一个气球,谁要是来捅一下——“嘣”!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西南航空的波音737飞机因为发动机叶片断裂,打破整流罩,进而打坏了一片舷窗,导致飞机失压,窗边乘客半个身子被吸出机舱,最终流血过多而遇难。

但这次川航有点儿不一样,不是客舱,而是驾驶舱的窗子爆裂了一整片!虽然同样是“失压”,但飞机的操纵设备全在驾驶舱,所以川航这起事故,比西南是要严重很多的!西南的事故可以算是“客舱失压+单发失效”,虽然很严重,但毕竟还都是标准的科目,是飞行员培训时都学过的课程。

川航的“驾驶舱玻璃爆裂”可就不是标准科目了。虽然历史上还没有过明确的因此导致空难的记载,但是大风吹坏仪器,导航通讯听不见,或者飞行员因为低温(这很有可能)或者缺氧(风太大面罩戴不上)失去知觉,因而导致坠机——这一点儿都不危言耸听。

高空失压怎么办?无论是中国外国,无论是军机民机,当务之急是下降——紧急下降!风有多大先抛开不谈,马上下降到自然吸氧能活命的地方再说呀!飞机上虽然有紧急供氧设备,然而只能支撑15分钟左右,并不是戴上之后就万事无虞的。

然而,如果是在高原——能自然吸氧的高度(3000米)有山,怎么办呢?

图:飞行数据,32000至24000时几乎为直线(时间为UTC)

今天的川航8633就是遇到了这种情况,驾驶舱玻璃爆裂时,底下正是海拨5000米以上的大雪山。机组确实可以说是“临危不乱”,一猛子先扎到了24000英尺(约7300米)——从图上看确实下降率非常高——花了7分多钟躲过了高山之后,又再次俯冲向了成都双流机场。这其实也是这起事故的幸运之处,如果再向西飞上半小时,那恐怕就只能在昌都进行高原机场迫降了。姑且不说复杂的气象和地形,光是15分钟之内完成落地这一项,就似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飞机驾驶舱的玻璃其实很结实,不能说防弹,但是也跟防弹玻璃一样是很多层粘起来的——因为小鸟也等于炮弹哇!除了防风防雨之外,驾驶舱玻璃还有防宇宙辐射的作用,所以价格相当昂贵。这块玻璃随着使用会有老化,民航界偶有玻璃裂纹而备降的消息。但是迄今为止,“整屏爆裂”这还是第一次。究竟什么原因,还待认真调查。

民航史上与这件事情相似的,是1990年的英航5390事件。当时英国航空的一架BAC-111型喷气客机在5300高度驾驶舱玻璃爆裂,机长因为未系安全带被气流吹出机外(当时未有强制安全带规定),一名空乘赶来死死地抓住他的脚才避免他被吸走。22分钟后副驾终于驾机安全着陆,机长和空乘都受到了一些冻伤,但好在都没有大碍。

与英航5390相比,川航的事故似乎更惊心动魄一些。其一:A319飞机比BAC-111飞机更大,速度更快,驾驶舱玻璃(当然也就是“破洞面积”)也更大!BAC-111飞机空重只有21吨,而空客A319飞机空重有40吨,是BAC-111的两倍。大体重大速度和大破洞意味着发生事故时驾驶舱承受的风速更大。英航事故发生在当今A319的身上,乘务员能不能在大风中抓紧机长的脚都是一个问题。其二:发生事故时的高度不一样。英航5390航班发生事故时,高度只有5300米;而川航8633航班当时是在9700米左右的高度巡航——这也是川航花了30多分钟才回到地面的原因之一。此外,因为有安全带(有消息指出这次是裂痕逐渐扩大再爆裂的,相当于有一些预警时间),副驾驶并没有被吸出,而是多少还能配合机长,也是与英航的不同之处。但是因为被强风刮了太久,据说副驾的耳朵受了伤,网上流传的图片显示副驾的衬衣已经被吹成破布片。此外,机长和一名空乘有受轻伤。

图:落地后第一时间图片 副驾脸上似有血迹(图片来自网络)

英雄有两种,一种是发现危难冲上去,一种是遇到困难顶得住。无论多么地艰难,川航8633的两位飞行员总算把飞机平安地开回来了,这一点值得表扬和庆贺。虽然两个人当时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但能够做到不慌不乱地操作,已经很英雄了。A319飞机没有放油口,当时的条件也不容许盘旋耗油,所以降落时据说是“超重”的——从这一点上说此次航班是是“迫降”,不是简单的“备降”——因为超重,刹车又猛(紧急降落自动刹车基本上会放在最大位置上),所以据说主轮刹爆了——对于这样的事故来说,这虽然不完美,但依然可以打100分。

西南航空上个月的发动机爆裂,初步结果是“金属疲劳”;英航5390的调查结果,是维修保养更换玻璃时用了“直径小了一点点的螺丝”;川航8633的结果目前还不知道。虽然故事的前半部非常完美:乘客自庆平安,机组接受表扬,民众高呼强大——但我们还是希望调查部门能够认真工作,早日有一个正式的结果。

祝受伤的机组人员早日康复!

资深飞友:拉上窗帘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