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建筑变得更当代更极简,但神圣感不变

subtitle 好奇心日报05-14 09:39
找个主题,我们为你寻找精彩设计。

早期的教堂在设计中强调长度轴心的平面布局,不管是罗马的万神庙还是巴西利卡式的教堂,都继承了早期基督教建筑的样式。近些年,教堂设计了许多更当代元素和极简主义的表达。这个周末,我们盘点了一组简洁干净的教堂设计项目,一起来看。

Bruder Klaus Field Chapel by Peter Zumthor

在德国 Mechernich,建筑师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设计的这座 Bruder Klaus 田园教堂,刚性的矩形外观之下,隐藏了一个神秘且引人深思的内部空间。

这个教堂最有趣的方面存在于它的建造方式中,最初是一个由112根树干支起的棚顶。在框架完成后,混凝土被一层一层地浇筑夯实在现有表面之上,每层约50厘米厚。

当 24层混凝土固定完成,木框就被点燃,留下一个中空的黑腔和烧焦的墙壁。内部独特的屋顶表面和冷冻熔融铅的地板达成一种平衡。视线被引导至屋顶对天空和夜星开放的位置。这控制着教堂内部的气候,因为雨水和阳光都会从开口穿透进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Sunset Chapel by BNKR Arquitectura

墨西哥建筑事务所 BNKR Arquitectura 第一次接触到宗教项目,是一个用户举办婚礼的教堂。这次设计的日落教堂,目的则是哀悼亲人的逝去。

客户需求很明晰,首先要充分利用教堂外壮丽的景色。其次,太阳与祭坛的关系要求准确,然后最后一个要求,建筑融入场地。期望是一个与天体运动周期发生关系,乌托邦式的完美建筑。

为了避开有可能阻挡视线因素的丰富植被以及庞大的巨石,教堂至少需要抬高 5 米。为了减少对场地的影响,并将建筑处理得如同场地中的石头。

Agri Chapel by Yu Momoeda Architecture Office

日本建筑事务所 Yu Momoeda Architecture Office 完成了一座小教堂 Agri 的设计,其内部采用了分形几何的结构。 Agri 教堂位于九州岛西北海岸的日本长崎,其场地被一个大型国家公园包围,设计师试图回应周围的自然环境。“我们试图把教堂的活动与自然环境无缝地联系起来,”建筑师解释说。

在教堂内部,建筑师 Yu Momoeda 通过堆叠一系列树状的单元,创造了一个悬空的圆顶。从 4 个 120 毫米的方柱开始,随着树状结构的向上延伸,其规模逐渐减小。第二层由 8 个 90 毫米的单元组成,而最后一层则包含 16 个 60 毫米的方柱。该建筑采用日本传统建造方式,不仅模仿了周围的林地,而且确保了更多的地板空间仍然可用。

Kamppi Chapel by K2S Architects

Kamppi 静谧教堂位于赫尔辛基中心繁忙的 Narinkka 广场南侧,它在芬兰最热闹的城市空间内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可以静下心来放松和冥想的空间,神圣的建筑外围被弯曲的木质表皮包裹,它自然地流向城市景观之中。

同时,教堂柔和的室内空间环绕游客,将其从城市的噪杂之中解脱。教堂可以从各个方向到达,方便了游客的参观和访问。只有教堂空间是位于木质体量内部的,次空间都位于一个朝着广场打开的空间内,入口空间同时充当展示空间,人们可在这里与牧师和社会工作者交流。

Ribbon Chapel by Hiroshi Nakamura & NAP Architects

Ribbon 教堂位于日本广岛尾道 Bella Vista Sakaigahama 度假酒店后花园中,立于山上享受濑户内海全景,位置绝佳,风景很美。

Hiroshi Nakamura 和 NAP Architects 事务所赋予教堂相当纯粹的造型,缠绕在一起的两个螺旋楼梯构筑了教堂的结构,也象征着走进婚礼中的两人。两座楼梯最终在 15.4 米高的顶部汇合,形成一个平台,就像是两个生命经历各不相同的人相遇携手共进。教堂底部的空间是一个能越过树木,看到大海的 80 人席位婚礼堂。

建筑外观的垂直立面采用了漆成白色的长条木板,楼梯底部和内部采用了柔软且能够抵御海风侵蚀的锌合金。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