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外来打工父母心声:最希望有时间陪孩子

subtitle 网易女人05-13 11:57 跟贴 4 条

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又来了,为了更好的了解打工妈妈和她们的家庭,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通过问卷调查了196位外来工家长,并访谈了20位家长。其中包括了双职工家庭、女方灵活就业的家庭以及孩子在家留守的家庭等各种情况。

我们了解到,外来工家庭面临着时间贫困与经济贫困的双重困境,为了能够把孩子接到身边,他们需要工作更长时间以缓解经济压力,以及花钱去购买市场的托管服务,而这不仅会更加挤压了家庭照顾时间,以及给家庭带来经济压力,同时很多家庭以妇女的弹性就业或放弃就业来回应这样的困境,极大地影响了女性的就业平等与经济地位。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早点回家陪孩子,不要错过他的成长”所有的舆论都在宣传这样的“现代教育理念”。

但这何尝不是每个打工父母的心声呢?!

在这个母亲节,让我们一起来听听打工父母们的心声吧。

一.时间贫困与经济贫困的双重交织

(一)外来工家长的时间都去哪了

据调查,大多数外来工家长的工作时间在8小时以上,每周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因为工资底薪低,外来工大多选择尽可能多的加班,因为“加班有双倍工资”,“不靠加班的话两三千块钱根本就不行”。有些甚至工作时间为12个小时,从早八点忙到晚八点。

加班是常态,家务劳动同样需要耗费时间,留给休息与属于自己的时间少之又少。在访谈中,我们邀请受访的工人描述自己的一天,需要照顾孩子的外来工家长的一天通常是这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打工妈妈阿雨每天在工厂、学校、家里三点之间不断奔波。为了让孩子吃得好一些,她把家搬到学校附近,中午趁着45分钟午休时间赶回家给孩子做一顿饭,然后又匆忙赶回工厂上班。晚上下班之后得要做家务、陪孩子写作业,留给属于自己的时间少得可怜。

小秋每天晚上8点下班回到家,一直忙到孩子入睡。她每周仅有的一天休息,她会去上培训课准备考大专,也是为了通过学历提升实现积分入户,因为“异地中考太不公平了,分数高好多,要为孩子的将来考虑”。每天下班后小秋都要陪伴孩子学习,她说,“得要盯着他学习啊,还有他在外面学小主持人回家的练习作业,睡前读书讲故事,这些事情我不管其他(家)人根本就不会管的”。

(二)工作与照料之间脆弱的平衡

由于加班、倒班以及上夜班,很多外来工家长平衡工作与孩子的照顾并不容易。而孩子的日程安排常常会和工作时间冲突,如果再发生生病等突发状况,“平衡”工作与家庭照顾就更成了一个技术活。

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孩子的接送问题。孩子通常在15:30 - 17:00之间放学。这个时间对于很多需要加班的家长来说,是难以脱身的。有些家长会见缝插针,利用晚饭时间去接孩子,但很多家长都无暇顾及,只能让孩子在学校参加兴趣班,去晚托班托管,或者直接让孩子自己回家。

如果遇到上夜班,那这个平衡基本上会被打乱。双职工家庭“打配合”也是常见的,小红和丈夫在同一家工厂上班,有两个儿子,一个上小学,一个还没上幼儿园。两个人费尽心思,将工作时间错开,一个上白班一个上夜班,调到“无缝对接”的程度,保证小儿子全天有人照顾。

对独自照顾女儿的小华来说就比较困难了,“我上夜班的时候她如果醒了,就会不停地打我的电话,一个晚上打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有时候我把手上的工作忙完了,就会偷偷跑回去看看她,才能放心”。

阿芬在一个工厂当文员,育有一儿一女,每天下午四点半向厂里请假把上小学的女儿接出来,回去上半个小时的班,等五点半再去幼儿园接儿子。可是,孩子一生病,这种勉强维持的平衡就被打断了。小芬不得不请假回家照顾孩子,有一次儿子发高烧迟迟不好,小芬不好意思再请假,可是又没有办法,没有人帮她带孩子。

(三)沉重的经济负担加重了时间贫困

根据调查发现,外来工的月工资在4000 - 5000元左右。而每学期花在孩子身上的教育开支(包括学费、托管费用、书本费、校车费、伙食费、课外补习班费用、课外兴趣班费用等),平均要花费10000元左右的费用。

阿元有两个孩子,“这个学期儿子(私立学校)的学费6050元,有500元学习书法,其余的都是学费;女儿(公立学校)教育花费为3800元(包括了校车、托管)。”阿军的儿子由于是三年级才来南沙,插班生无法就读公办学校,只能就读的一间“比较便宜的私立学校”,一个学期大概花费4000多。

由于工资低、开销大,沉重的经济负担使得外来工家长们不得不加班。英姐说,“我们的工资总的来说还是太低了,不靠加班的话两三千块钱根本就不行,不加班又没钱,加班人又累,还没有时间陪孩子”小华说:“孩子现在二年级一学期加起来要5000多,不加班的话吃不消,付不起。要想得长远一点 ,现在才读小学而已啊。”

有的家庭选择让父亲加班或下班后去兼职来赚取更多收入,母亲在家里照顾孩子。女工阿元的丈夫和她在同一家工厂工作,因为工厂不景气,又聘请了很多成本更低的临时工,像他们这样的正式员工不需要加班,但也很久没有涨过工资了。为了增加收入,阿元的丈夫在下班后和休息日就去跑滴滴,“下班后直接在工厂食堂吃完饭后就出去,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大概一天跑四五个小时,周末的时候早上六点多出门”。阿芬的丈夫由于身体原因无法在工厂上班,现在全职做滴滴司机,看起来时间比较灵活,但工作时间却更长了,起早贪黑,更加没有办法照顾孩子。

时间贫困这个词可以非常贴切地概括外来工家长的现状,它是指由于有酬劳动和无酬照料劳动时间过长,许多劳动者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满足对休息和闲暇的基本需要的现象。对于外来工家长来说,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面临着“时间贫困”的现状。他们本来是为了给孩子更多的陪伴,把孩子带在身边,然而,由于工资低,加班多是家常便饭,再加上孩子上学与生活开支的压力,家长必须为缓解经济压力,工作更长时间,或者花钱去购买市场的托管服务,更加挤压了家庭照顾时间,工作和家务的双重劳动带来的时间贫困却越来越严重,使得外来工父母忙得喘不过气来。

二、双重贫困挤压下,家长们做出了什么选择?

(一)市场化购买,解决放学后的照顾

为了让孩子在放学后和周末有处可去,家长们费尽心思。

私立学校通常有午餐,孩子们中午可以在教室里午休,而公立学校则大多没有这样的服务。虽然学费免了,但其他支出也不少。家长小夏说:“校车一个月350元。托管费一个月600元,因为学校不安排午饭,所以中午要安排孩子到外面的托管机构去吃饭。一个学期的托管费用,甚至比读一个学期的幼儿园还贵。虽然说读小学不用交学费,但其实孩子其他费用加起来,一样是不少的花销,一个月算下来,要花费2000元左右。”阿元的女儿读公立学校,由于积分入学被分配到了一个离家远的学校,无法接送,需要校车和托管,一些学期要3800元。

除了学费、托管、校车等“刚需”支出外,不少家长也会给孩子报各种补习班和兴趣班,一方面希望孩子多元发展,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孩子有安全的地方可以去。有的在学校里的兴趣班比较便宜,一学期400元- 500元,而外面市场上的“小主持人班”、“舞蹈班”就贵多了,一学期需要上千元。小秋给孩子报了好几个兴趣班,一学期的费用大概是3000-4000元。小夏的女儿的学校比较注重这方面,会登记在外面拿了什么证书和奖项,她报的兴趣班一学期需要花费2000块,托管和补习班的费对于打工父母来说是不小的经济压力,但为了孩子的安全和全面发展,父母们觉得“该花的钱还得花”。

(二)把老人接来帮忙照顾

部分双职工家庭为了兼顾工作和家庭,也会把老人从老家接过来照顾。这样做让工人父母们在时间安排上轻松了许多,至少孩子的吃饭、接送和安全问题不用太担心了。但也有家长担心隔代教养带来的问题。例如一位爸爸阿军所说:“(对隔代抚养的担忧)会有的,我把小孩从老家接过来也主要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交给奶奶照顾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能在下班以后多给他一些照顾。”

小秋和丈夫阿东也是双职工家庭,为了照顾刚上小学的儿子,把孩子的奶奶接来了南沙,然而奶奶只能解决孩子吃饭的问题,老人年纪大了无法骑电动车接送孩子,更没办法辅导孩子的功课,儿子的接送由丈夫阿东负责,而小秋下班后的所有时间几乎都放在儿子身上。为了住得下这么多人,小秋家租住了比较大的房子,房租加上一家人生活所需,也加重了夫妻俩的经济负担。

为了腾出时间去挣钱,把老人接来照顾孩子,但同时也增加了家里的经济负担,由于教育理念不同,还会发生矛盾。

(三)妇女承担更多家庭照顾职责

在谁是孩子的主要照顾者一题中,有79.9%的受访者选择了孩子的母亲为主要照顾者。在工作时间超过8小时的女性受访者中,家务劳动时间超过2小时的占50%,而同样工作时间的男性受访者中,家务劳动时间超过2小时只有24%。在访谈中发现,妻子要承担的家务种类就多得多,做饭,洗衣服,接送孩子,以及最为耗费时间的辅导功课。丈夫经常参与的家务有:接送孩子,偶尔做饭,休息日陪孩子玩耍等。

有的母亲在访谈中说,“觉得最辛苦的就是平时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时间忙不过来,自己太累了,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因为老公一下班就去跑滴滴,没有时间帮忙做家务,平常做家务活挺多和挺累的,不过也没办法。”

除了女性要承担更多的家庭照顾的责任以外,在无法平衡家庭照顾与工作的情况下,大多数女性会被迫选择离开职场,或者选择弹性就业。

阿升在工厂上班,妻子原本是全职在家带孩子,但孩子上幼儿园之后,光靠阿升一个月3000元左右的收入实在吃不消了,妻子必须出去工作。“(她去上班)这个没有商量,她自己也知道我的收入,就自己出去找工作。”但是儿子刚上幼儿园,不太适应,经常生病,一生病就必须马上去接,因此妻子的职业选择变得非常窄,她在幼儿园附近的超市选择了时间比较灵活的工作,代价则是工资很低,2000元/月左右,而且没有五险一金。“主要是能照顾小孩吧,比较机动,有点什么事,就在附近,可以帮忙照顾下,偶尔带去上班也可以”。

像阿升的妻子这样的打工妈妈很多,当孩子比较小的时候,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她们只能选择一些不稳定、没有保障的工作,或者成为全职妈妈,较低的经济收入是为了照顾孩子必须付出的代价。

(四)最无奈的选择:孩子留守老家

几乎每个被访谈到的家长,都有把孩子放在老家留守的经验,时间或长或短,大多是在断奶后至上幼儿园之前,有些到了上小学之后才接来身边。无论多辛苦,大多数外来工父母们还是希望克服困难将孩子带在身边,然而,我们也了解到能将孩子带在身边的只是“幸运”的少数,大部分的家长只能无奈地选择让全部或部分孩子留守在老家。

小夏说:“当初孩子在幼儿园接送的时间不能超过下午6点,然而我下午才6点钟下班,所以那个时候也接送不了孩子,就把孩子送回老家。”

阿升的大女儿在家里留守,夫妻俩只有经济能力把小儿子带在身边。“两岁多的时候送她回去的,之前一直带在这边,那时候要上幼儿园了,经济上压力很大,工资也才1000多。”大华的孩子一直在老家,因为生活开销太大难以承受、医疗太繁琐而且费用昂贵、学位难求、住房需求增加、工作不固定、时间无法协调,只能将孩子留守。

无法在广州享受教学质量较好的义务教育,也是家长们选择将孩子留守的一大原因。李哥说:“我们倒是想过让他来广州,但在这边经济收入有限。我侄儿侄女两个人的小孩积分入学都像打水漂一样,他们买到了房、积分也不管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说积分积分的,但达到那个分数,好像也是没有效果一样的。”

老人溺爱,教育跟不上,孩子跟自己感情不亲近,是将孩子留在老家的家长最担心的几个问题。阿升说:“现在每天都打电话回去,她很少接我们的电话。”

无论选择哪一种方案,对于父母工人来说都不能根本解决问题。高昂的托管和补习班费用和接老人来照顾所增加的生活成本,使得工人父母只能增加工作时间来赚取收入,则更加重了时间贫困的恶性循环。妇女为了照顾家庭不得不调整自己的工作,选择时间更灵活,比较少加班和尽量避免夜班的工作,使得妇女的就业选择变窄,经济收入变少,造成女性在经济上更加不平等。而让孩子留守,家庭分离,则是工人父母们最为无奈的选择。

三、建议和倡导:用人单位友善对待家庭照顾与政府承担育儿服务

无论多辛苦,外来工父母还是希望能将孩子带在身边,有时间来陪伴孩子成长,这是所有打工家庭的愿望。但时间贫困与经济贫困相互交织的影响,使得父母工人要通过更多的加班时间、购买服务以及女性的牺牲、孩子的留守来应对,而这些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维持了脆弱的工作与照料之间的平衡,但更加加重了双重贫困,并且加重了女性贫困与留守儿童等社会问题。

齐良书教授的研究中提到,与时间贫困直接相关的公共政策主要包括最低工资管制、劳动时间管制和对儿童和老人的照料服务提供。提供最低工资标准,可以避免大量低收入劳动者不得不长时间工作以免陷入收入贫困,实施劳动时间管制,可以给工人留出更多属于家庭和自己的时间,而足够以及可负担的公共照料服务提供,则可以减轻劳动者的双重负担。

因此,要应对打工家庭的孩子照料的问题,需要从这四方面着手:

一是,用人单位应该实施家庭友善雇佣措施,提供可以兼顾工作和家庭需要的工作待遇与工作时间安排,从而使他们的工作与生活能达致平衡;

二是,政府应该提供可负担的育儿服务,如香港的“邻里支援幼儿照顾计划”,由政府出钱购买,社会组织承接,社区居民参与,这样的邻里支援计划提供更弹性的幼儿照顾服务,以及日间寄养服务,可以减轻很多家庭的育儿和照顾负担。

三是,政府应该提供更多的公立学校学位,并要求公办学校开展课后托管服务,解决孩子上学以及放学后孩子无处可去的问题。广东省教育厅于2018年3月20日发布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公办学校提供可负担的课后托管服务至18:00,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家长后顾之忧。

四是,家长互助力量也不可忽视,社会组织可以在社区里推动有需求的家长形成互助网络,催生家长的内生力量解决自己的问题。木棉从2016年开始,受到家长的启发,开始搭建家长互助托儿的平台,开办亲子互助成长营活动,分担家长的一部分照顾与经济的压力。

在母亲节即将到来之际,我们呼吁,把“母亲节快乐”“感恩妈妈”转变为一些积极改变和实际的行动,真正地去回应打工家长面临的双重贫困,推进工作时间与收入、育儿公共服务以及学校开展托管服务、家庭互助等多方面进步,从而让打工家长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不因为陪伴孩子而失去就业的机会,只有这样,才能让每个打工家长与打工子弟体会到真正的快乐。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