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在戛纳谈《江湖儿女》:多位熟脸客串,因为江湖就是人

subtitle 澎湃新闻05-13 11:07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贾樟柯 视觉中国 图

贾樟柯的新片《江湖儿女》在戛纳电影节首映后,不少外媒给出了高度评价。The Guardian(英国卫报)的影评人给出四星推荐,称《江湖儿女》把犯罪元素和那些我们没能说出的情感融合在一起,我认为这部电影在贾导近期的作品中是最出彩的一部。TweetMyFilms(电影媒体):贾樟柯的最新史诗,是他以往电影长期积累和愁绪的混搭。

贾樟柯、赵涛、廖凡三位主创面对中外媒体。视觉中国 图

5月12日,《江湖儿女》在戛纳电影节举办媒体见面会,贾樟柯、赵涛、廖凡三位主创面对中外媒体,阐述了影片的创作历程。

时代变迁 失落“江湖”

整部电影围绕着一个词“江湖”,这是一个对外国人来说并不容易理解的概念,电影中的翻译也直接给予了“Jianghu”的拼音。对于贾樟柯来说,这是一个属于过往情义的故事。“写这部电影的时候我会想到我自己,这几年经历了什么。十几年中国社会变革的剧烈,个人的情感世界里也有很多被摧毁的,但也有许多值得保留的。社会和人都蛮辛苦的,所以就拍了这样一个电影。”

热衷于讲述时代与个人关系的贾樟柯此次在《江湖儿女》中聚焦的是2001年到2018年一对男女的情感故事。

电影中赵涛饰演的巧巧和廖凡饰演的斌哥有着一番感情纠葛,从惊心动魄到沉默无言,是贾樟柯这些年来越发“深情”的一次。贾樟柯谈到人物的灵感来源,“在我的生活里有好几个朋友单身,在情感履历里最后选择一个人生活。”贾樟柯说,“电影最后不是讲江湖,是江湖里的人。一开始这些人在江湖有属性,是兄弟们的大哥和大嫂,但最后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

有影迷在电影中看到了对杜琪峰《黑社会》的致敬,同样的一群弟兄和一个“嫂子”的故事,贾樟柯表示,在自己被“启蒙”的八十年代,录像厅文化中香港电影带的确来巨大的影响,“香港电影文化里江湖是有延续性的,忠义的文化,江湖的礼仪。通过录像厅时代去了解被割断的文化去了解礼仪道义。香港流行文化对衔接传统和流行文化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和贡献。”

同时他一如既往地在电影里音乐用叶倩文的粤语歌作为情感表达的重要载体,谈到为什么如此喜欢叶倩文,贾樟柯说,“叶倩文的歌声就是江湖的歌声,再听那些老歌,会发现过去歌声里的情义越来越少,今天我们依然能在流行音乐中找到好听的节奏和曲调,但情义已经很少听到。所以随着时代的推移越来越喜欢这些粤语老歌。”

同时,贾樟柯谈到这次电影创作中让自己颇有感触的地方,是发现“拍电影”和“混江湖”这两件事很像,“我各种工作比较多。还写东西办影展开餐厅。常常说,等有一天我不拍电影了,我要好好去写东西,过两个月又开始写剧本。‘江湖’的吸引力和电影是一样的,当你决定停下来的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都是无休无止的行动。”

当外媒提问关于片中两人情感关系的选择时,贾樟柯对于电影所要表述的主题做了这样的解答:“男女主人公在变革的时代中成长,在他们的世界里有各自的精神价值,有一些是从传统的江湖文化来的,有些是从香港电影里来的,包括他们的礼仪和价值观,赵涛一直在坚守这个价值,廖凡在这个价值的转换过程中备受煎熬,这可能是他们主要的矛盾和冲击。在变革的过程中很多东西像烟灰一样飘散了,但总有什么是我们要保护的。赵涛的坚守,廖凡的出走,他们的独立和自由,是最后人性的正名。”

“逍遥”“好人”影像组接下的时代记忆

作为在电影艺术上颇有追求和造诣的导演,贾樟柯在这部电影的影像创作方面还有些“实验精神”,“我在3年前整理自己的素材,发现我的电影里始终贯穿的就是赵涛。我就在想,17年来这位女性她的变化,2001到2018的这张脸之间发生了什么?”

同时,贾樟柯谈到自己1998年拍第一部长片《小武》至今正好20年。“电影中男女主人公经历的年代和我的创作生涯是重合的。”因此,贾樟柯从过去的素材中挑选了一小部分过去拍摄的影像,最后用6种设备拍出的6种介质的影像来完成整部电影。“这也是我个人所记忆的影像演变史,我和摄影师一起,一方面拍人物的命运变化,另一方面也算是作为导演来回顾我们曾经用什么样的影像面对过我们自己。”

为了用过去的素材重新建构故事,赵涛在影片中的造型也要完全贴合曾经的形象。赵涛接到角色的时候感到兴奋。电影中她的角色名叫巧巧,和2001年的电影《任逍遥》里一样的名字,甚至延续了01年部分电影的人物造型。而电影的第二段三峡的部分,则与2006年的《三峡好人》相对应。“我从来没有看到一个电影可以把过去不同的人物融入到新的故事里,同时采用过去的人物造型。所以当我找到以前的衣服穿上之后,我觉得我立马就回到了那个年代,回到2001年,那个感觉非常让我激动的。”赵涛说。

用过往素材创作,贾樟柯说并不会被素材限制,反而是一种新的启发,“无论是过去拍的素材还是不同的媒介,都要重新组织创造,有序地融入到新的人物新的剧情身上,这是这部电影的起点,但整个电影成立之后,它是一个新的命题。”

赵涛和廖凡的表演“雷电交加”

除了雷打不动的赵涛,贾樟柯此次在电影中启用了更多的职业演员甚至职业导演。冯小刚、张一白、刁奕男、徐峥等导演的客串演出成为电影中彩蛋般的亮点。贾樟柯打趣说,“他们演得太好,以至于我想给自己安排个角色都没地儿安排。”对于多位熟脸的客串,贾樟柯解释说,“江湖就是人,所谓‘闯江湖’不是空间意义上的,而是人的意义上的,所以出场的人物就要非常多。写的时候这些朋友们的形象就蹦出来。这些面孔都是同行好朋友,他们的形象都在我脑子里,很自然就想到他们来演, ”

至于廖凡,在电影中和赵涛共同完成了时间空间大跨度的挑战。廖凡在片中苦练山西话,还打趣说“不会说山西话就不能拍贾导的电影了”。

贾樟柯评价两位演员的合作,用了“雷电交加”四个字。这源于电影中一场重逢戏,两人分别五年后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在一个小旅馆重逢,当时贾樟柯计划拍一个七分钟的长镜头,而制片觉得怎么也得拍个十几条,觉得胶片带少了很是着急。结果制片跑到一百多公里以外拿胶片,还没回来这场戏就已经拍完了。贾樟柯说整个长镜头就拍了两遍,第一条没有用是因为那场戏拍到后来两个人都泪流满面,“但这个不能用。虽然感情非常真挚,但我们还是要克制一些。”

“拍那场戏的夜晚雷电交加,赵涛和廖凡两个演员,碰撞到一起给我的感觉也是‘雷电交加’。两个有能量的演员,碰撞在一起迸发出强大的能量。”

赵涛的角色是电影的灵魂所在,赵涛说自己这么多年,终于等到巧巧这样的角色十分知足,“我们生活中有许多这样的女性形象。人到中年,说话声音很大,遇到事情的时候非常粗暴地维护自己尊严。时间在她们脸上留下痕迹,但她们的内心越发美丽强大。”

此番赵涛的确赢得了众多好评,不少影评人已经预言她可能拿下今年的戛纳影后。对于这样的期待,赵涛说自己来过戛纳多次,已经看淡顺其自然,“团队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电影节分享我们的工作,是否拿奖还是要看天意。自己能做的就是拍好每场戏。”贾樟柯则在一旁打趣说其实赵涛早就凭借《我是丽》拿下意大利电影节的影后,当时他还有些嫉妒,为什么不是在自己的电影里拿奖。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