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帝王将相为何都想葬在北邙山?

subtitle 时拾史事05-13 10:29 跟贴 67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如果穿越到唐朝,看看洛阳城的房价(阳宅),再看看北邙山的“房价”(阴宅),即使来自现代的你也会怀疑人生:真是住不起也死不起!那时候,古人的理想是:“生居苏杭,死葬北邙”。

寸土寸金的北邙山

邙山的土地到底有多抢手呢?

刘言史《北原情三首》写道:“洛阳城北山,古今葬冥客。聚骨朽成泥,此山土多白”。古人、今人都喜欢葬在这里,渐渐的,许多尸体化为了骨粉,以致山上的土看起来多是色的。沈千运《北邙山》:“北邙不种田,但种松与柏。松柏未发处,留待市朝客。”整座山是没有田地的,全是坟边的松柏。唐朝诗人王建说:“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旧墓人家归葬多,堆着黄金无买处”。可谓寸土寸金,纵使家财万贯,也是一地难求。

邙山走向示意图

有哪些人葬在了邙山呢?说出来你都认识,至少有五个朝代的君主葬在了这里。东周有周景王,也就是成语“数典忘祖”的发明人,两千多年前,他在朝堂上谈笑风生,怒斥晋国使者。东汉有汉光武帝、汉安帝、汉顺帝、汉冲帝、汉灵帝,三国时期有魏文帝曹丕、魏明帝曹叡,以曹叡高平陵命名的“高平陵政变”对当时的政局产生过巨大影响。西晋有晋文帝司马昭、晋武帝司马炎,北魏有孝文帝元宏、宣武帝元恪等,孝文帝定都洛阳后,强制要求王公贵族不得北返平城,就算死了也要埋在这里。驾崩后,他也葬在了洛阳城北的长陵。

影视剧中的司马昭

一般的王侯将相、名人就更多了,比如孟郊,韩愈曾写诗送给贾岛:“孟郊死葬北邙山,从此风云得暂闲。天恐文章浑断绝,更生贾岛着人间。”

此外,还有贾谊、吕不韦、杜预、苏秦、狄仁杰、班超、石崇、邓禹、樊哙、石守信、陈平、颜真卿、杜甫等人也魂归北邙。随便选一两个,他们的故事都可以讲半天。更有趣的是:刘禅、陈叔宝、李煜也葬在邙山,一个西蜀的皇帝,两个江南的君王,千百年后,竟然在中原的邙山相会,真是造化弄人呀。

李煜

遥想当年,刘禅靠着乐不思蜀保住了身家性命,而李煜恰好相反,凭借一句“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惨遭毒杀。最后的最后,殊途同归,还不是在一座山上交流“亡国心得”。

出土的曹休印章

北邙山有何魔力?为什么上至王侯,下至黎庶,都想葬在这里?

第一个原因:离洛阳近。洛阳是七大古都之一,先后有十三个王朝定都于此,自然而然,也会有许多王侯将相、达官显宦死在这里,有安葬的需求。人死了,不是说埋了就行,还要方便子孙后代祭祀。北邙山就在洛阳城北不远处,无论送葬还是扫墓,都非常方便。

北邙山图

第二个原因:邙山风水好。《大唐故处士霍君墓志铭并序》说:“此茔域也,居二仪之折中,均万国以会同,左控成皋之岭危,右连崤函之险涩,傍眺轩辕以通路,前瞻伊阙以横衢。面清洛之萦纡,背黄河之曲直”。邙山北临黄河,南临伊洛,遥望中岳嵩山,东有虎牢关之险,西有崤山、函谷关护佑,风光秀美,绝世宝地。

影视剧中的武媚娘与唐高宗

唐高宗驾崩,陈子昂就劝武则天把先帝葬在东都,“言东都胜垲,亦可营山陵”,之前太子李弘葬在了洛阳附近的恭陵。但武则天并没有同意,因为李治临终前十分渴望归葬长安,他曾说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段时间,能够回到长安,那就没什么遗憾了。于是下令在陕西乾县营建皇陵,也就是乾陵。

陈子昂

第三个原因:观念。古人对墓葬的选址非常重视。他们认为:如果祖先墓地选得好,可以庇佑子孙,使宗族飞黄腾达。薛仁贵早年混得很差,家里穷,他想通过改葬祖坟给自己转转运,见状,妻子柳氏就劝他:皇上御驾亲征,你干嘛不去当兵呢?薛仁贵一听,有道理啊,就去了,果然干出了名堂。

唐朝人选墓地,需要请道士和读书人,道士通过五行确定墓地的位置、走向;读书人算卦,明确开挖时间、下葬时辰,一般都是良辰吉日。

尘封千年的往事

一座古墓,埋藏着一段人生。邙山有成千上万的古墓,我们随机看看几块出土的墓志铭,了解三段尘封的往事。

北邙山

《大唐前扬府参军孙公亡夫人陇西李氏墓志铭并序》

墓主人:李氏

年代:唐德宗贞元十八年(802年)

墓主是一位女子,姓李,墓志铭的撰写者是她的小叔子。从开篇看,主人公李氏有一定的家庭背景,她的六世祖李璋是唐朝的一个王爷,爷爷李濬官至同州司功,父亲李先更厉害,任左千牛卫大将军。李氏是李先将军的二女儿,身上既有皇族血统,也有官宦人家的出身,先天条件十分优越。

她是怎么嫁入孙家的呢?墓志铭交代,李氏的兄弟曾在江淮一带做官,孙先生和他是同事,两人关系很好,聊着聊着,对彼此家庭自然有一定了解了。双方觉得很合适,亲事就说定了。可惜这段婚姻并不长久,贞元十八年,李氏病逝,年仅二十九岁,孙先生丧妻,悲痛欲绝,“吾兄悼和鸣之中辍,痛偕老之无期”。家里两个孩子年龄幼小,嗷嗷待哺。为了给李氏找个好坟地,孙家不远千里,从江淮地区把灵柩运往河南,最终葬在邙山北原,并留下这块墓志。“宜其享年,而天夺之年,天难谌哉!”本想过着幸福的生活,白头偕老,上天却不给他们机会。无助,凄凉,跃然纸上,令人动容。

中古帝王陵分布图(局部)

《大唐故李府君墓志铭并序》

墓主人:李政

年代:唐高宗总章元年(668年)

墓志人姓李名政,陇西成纪人,祖上因为在那里当官,顺便把户口也迁过去了。墓志铭披露,李家先人历代为官,他的曾祖父是北齐的青州刺史,祖父是位武将,任大隋柏林府统军,父亲则担任洛州绿事参军。李政天资异禀,接受过良好教育,可是隋亡唐兴后,他并没有像父祖一样担任过任何官职,却选择了归隐山林。墓志铭说他“失机会于豹变之秋,误先知于凤翔之始”“自致逍遥,不慕荣利”,他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也不得而知。

总章元年九月二十日,李政病逝于东都,享年七十五岁,十月十日,安葬于洛阳县清风乡界邙山。在初唐时期,七十五岁已经算高寿了,好比现代人活了九十岁一样。总体来看,他的出身虽然比上面那位李夫人差太多,但人生经历明显好于前者。

洛阳区位地图

《大周故左卫大将军右羽林卫上下上柱国卞国公赠右羽林卫大将军泉公墓志铭并序》

墓主人:泉献诚

年代:武则天大足元年(701年)

从一连串的官职可以看出,墓主人绝非等闲之辈。他叫泉献诚,是一个高句丽人,从小有勇有谋,风度翩翩,善于骑射。他的父亲泉男生是高句丽权臣,后来祸起萧墙,投靠唐朝,成为消灭高句丽的重要人物。在要不要降唐这个问题上,曾经存在过争议,泉献诚力劝父亲:“今发使朝汉,具陈诚款。国家闻大人之来,必欣然启纳。”泉男生听后十分认可,说:“献诚之言甚可择”。

十几年后父亲去世,他不吃不喝,忧伤过度。朝廷没让他长期守孝,任命为定襄军讨叛大使,因功授上柱国。开耀二年,袭爵卞国公,食邑三千户。之后的日子里,他负责护卫皇帝安全,偶尔率军出征,讨伐叛逆。普通人梦寐以求的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他都有了。可是地位越高,烦恼往往越大,朝堂是非多,经常要站队,一不小心就是灭顶之灾。天授二年,因为拒绝来俊臣拉拢,泉献诚被诬陷而死,终年四十二岁。久视元年八月平反,大足元年二月改葬于邙山。

中国人的灵魂归宿

世界就是这样,每个人的出身、家庭背景可能不同,所处的时代也是迥异,但归宿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死亡。邙山出土过几千块墓志铭甚至更多,他们的主人也许叱咤风云,也许归隐山林,也许寿终正寝,也许英年早逝,但从来没有一个长生不老的。

陆游《步虚》诗写道:“北邙秋风吹野蒿,古冢渐平新冢高。”前人的墓冢荒废了,后人的坟茔不断增加,逝者如斯,代代无穷。金朝人元好问《北邙》也说:“贤愚同一尽,感极增悲觑。”既然无法逃避死亡,还不如豁达的接受它,人生就是场有始有终的旅行,虽然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却可以拓展它的宽度。

世事无常,则是北邙山带给人们的另一个感受。明朝人薛暄在《北邙山》写道:“北邙山上朔风生,新冢累累旧冢平。富贵只今何处是,断碑零碎野人耕。”

“十墓九空”,是邙山古墓的普遍情况。听说过“洛阳铲”吗?摸金校尉和考古工作者都用它,是探索墓葬的利器。它的名字,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出洛阳盗墓行业的兴盛。

久而久之,北邙山已经超越地理界线,不仅仅是“洛阳人旧墓”,它已经成为中国人的灵魂归宿。人们以葬在这里为荣,将其视为最理想的生命终点。曹雪芹的小说《红楼梦》中,林黛玉将死,闻讯赶来的李纨想着:“竟这样小小年纪,就作了北邙乡女”。邙,亡人之乡也。

作者:高成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