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之乱到底处死了几个高官?

subtitle 晚清陈卿美05-11 14:18 跟贴 248 条

文|陈卿美

世纪之交,京城庚子拳乱,八国联军侵华,慈禧光绪西逃。那个新世纪,中国是在一片混乱中迎来的。乱点没关系,关键是丢人又赔钱,辛丑条约又创下了赔款最多记录。最终,清廷为支持义和团杀洋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其实,赔钱的同时,还要惩办罪魁祸首,这是写进《辛丑条约》的。

谁是罪魁祸首?显然是慈禧。被杀害的德国公使克林德夫人就曾要求慈禧偿命。但最高领袖是永远正确的,坏事只能是下面干的。关键时刻必须找“替罪羊”。慈禧为了给洋人一个交代,推出了大批的替罪羊。从清廷高官到各省督抚,再到下面知县,惩处了多达一百多人。替罪羊虽多,但具体处死了几个高官呢?《辛丑条约》虽然有详细名单,但实际执行与条约规定并不完全一样。对此,相关文章似乎很少有详细介绍。后来人们整理了清宫所藏的《军机处上谕档》,相关历史才大白于天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辛丑条约签约现场

首先,根据《辛丑条约》第二款第一条规定,惩办伤害诸国国家及人民之首祸诸臣。首祸诸臣有一长串,端郡王载漪、辅国公载澜、庄亲王载勋、都察院左都御史英年、刑部尚书赵舒翘、山西巡抚毓贤、礼部尚书启秀,刑部左侍郎徐承煜、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刚毅、大学士徐桐、前四川总督李秉衡、兵部尚书徐用仪,户部尚书立山、吏部左侍郎许景澄、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衔联元、太常寺卿袁昶、甘肃提督董福样。条约里列了17人。其中在条约签订前,已经有6人得到处理,比如庄亲王载勋、英年、赵舒翘被赐令自尽,启秀、徐承煜被即行正法,董福祥也被革职。

根据《军机处上谕档》的记载,惩办祸首官员分为三批。第一批为12名高官,罪名是“庇护拳匪”、“纵容围攻使馆”。上谕中的这12人依次为庄亲王载勋赐令自尽;端郡王载漪、辅国公载澜流放新疆,永远监禁;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刚毅,斩立决。因为已经病故的原因,追夺原官。都察院左都御史英年、刑部尚书赵舒翘,赐令自尽;礼部尚书启秀,刑部左侍郎徐承煜,立即正法;大学士徐桐、前四川总督李秉衡,定为斩监候。鉴于这两人已经自杀并革职,因此撤销一切恤典;山西巡抚毓贤,立即正法;甘肃提督董福样,即行革职。

至于兵部尚书徐用仪,户部尚书立山、吏部左侍郎许景澄、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衔联元、太常寺卿袁昶等人,并没有在这个第一批名单中。估计应该是放到了第二批。与第一批间隔两个月,清廷再次发布第二批惩处名单,共56人,这些都是中高级官员。四个月后,清廷再次公布第三批名单,这次也有五十多人,级别更多,大多为知府、知县。

由此看出,真正被清廷定为死罪的有9人,但除了病故的刚毅与提前自杀的徐桐、李秉衡外,真正被清廷处死的只有6人,其中3人被赐令自尽,也就是载勋、英年、赵舒翘。3人被即行正法,启秀、徐承煜、毓贤。

其实,对这些高官如何处理,清廷或者是慈禧与八国联军有一个博弈的过程。比如载勋,起初只是革职,在山西蒲州被管束,然后准备发配到沈阳圈禁。但八国联军根本不同意,认为此处理实在过轻。在洋人的压力下,慈禧不得加重处罚,赐其自尽。所谓赐令自尽,就是在清廷钦差大臣的监督下,让其上吊自杀。细节与传说中的赐其三尺白绫有所不同。还是这个载勋,在山西蒲州被赐令自尽,钦差来时,他还不知道要干嘛。当知道自己要死时,说了一句“老佛爷也活不长了”,算是以此聊以自慰。然后,大义凛然上吊自杀。

赵舒翘的死更有意思。念其陪慈禧一路西逃有功,慈禧也只是给其“革职留任”的处理,后来又交刑部严惩。洋人还是不满意,又改为斩监候,最后定为斩立决。斩立决,就是要公开处死,砍脑袋。由于赵舒翘有好官的名声,因此,此消息公布后,西安的百姓不干了,放言要劫法场。最后,只好改为赐令自尽。这个自尽还不是上吊,也是一波三折。当陕西巡抚岑春煊去他家监督自尽时,赵舒翘先是吞金,不行又服砒霜,还是死不了。岑春煊认为他是在故意拖延,便命人将其灌醉,用湿纸糊住七窍,活活给憋死了。

都是被处死,自尽相对有些尊严,而且还是全尸。但立即正法就完全不同,正法,就是处斩,脑袋搬家。比如启秀,在菜市口被公开处斩,具体由日本人监督执行。临砍头前,日本人还给其敬了杯酒,启秀也算视死如归。

与启秀同时处死的还有徐承煜,这老兄更有戏剧性。他本是徐桐的儿子,爷俩都上了祸首名单。只不过,徐桐提前自杀。据说,徐桐曾要徐承煜和自己一起殉国。但徐承煜耍了个心眼,哄骗老爹上吊后,自己跑了。由此可见,徐承煜只是一个苟且偷生之人。

有意思的是,慈禧在处死许景澄、袁昶时,徐承煜还是监斩官。徐承煜被处斩的前一天,日本人好酒好菜款待他,蒙在鼓里的他还以为日本人要把他释放呢,为此兴奋不已。当得知明天就要上刑场时,这老兄便闹腾个没完,一直折腾到天亮。到了刑场,已经神智昏迷、人事不省。堂堂一个高官,就是这样一个贪生怕死的德行。如此丑态,连八国联军都看扁他。

既然战败了,赴死就要无所畏惧,至少还能让八国联军高看一眼。战败丢人,但如此畏死,更丢人现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