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养成C-Pop女团吗?

骨朵网络影视05-11 11:31 跟贴 3 条

中国有“养成系女团”吗?如果按照时间来算,2000年出道的台湾三人女子组合S.H.E与2001年出道的香港二人女子组合Twins,应该可以分别凭借17年与18年的组成时间留在中国女团的历史上。

不过,当2018年腾讯视频表示要通过《创造101》重新打造中国新一代女团的时候,可能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是SNH4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2012年7月12日成立的SNH48,是以上海嘉兴路的星梦剧院为据点进行剧场表演的地方偶像女团,经历近六年时间,SNH48已经陆续拥有北京的BEJ48、广州的GNZ48、沈阳的SHY48以及重庆的CKG48共五支队伍,并形成一个SNH48 Group的大体系,总共超过300名成员。

因为对粉丝经济学的操控熟练,运作时间较长、人数规模较大,时常在各大拼盘演出刷脸,也培养出了如鞠婧祎这样新生代小花,所以成为了中国现阶段对“养成系女团”进行系统运营维持平稳的代表。即便完全不了解SNH48这个群体,也可能听说过这个名字,并且会将SNH48与“养成女团”挂钩。

SNH48 Group集体缺席了《创造101》,是自命清高、不屑一顾,还是对自我实力评估有自知之明?

更多人认为这是一次“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选择:在中国,养成系女团早已进入瓶颈期。丝芭系女团“逃”掉了《创造101》,但养成系女团的瓶颈逃避不了。

日系“地下偶像”的中国式渗透

2005年12月8日,AKB48在日本东京宅圣地秋叶原诞生。2009年9月发行的第14张单曲《River》登顶日本权威音乐榜Oricon之后才开始国走红。

AKB48的成功在日本并非偶然。当时在日本比较有热度的女子组合,除了电音三人组Perfume这样的歌唱型女子组合之外,还有就是成立于1997年的早安少女组。

早安少女组

早安少女组被称为正统女子偶像组合,归属于品牌Hello!Project,中文称“早安家族”,被视为日本国民女子偶像工厂。虽然其经纪公司启用了“养成型”,让粉丝可以看到偶像的成长,并不断培养新人接替已毕业的成员,但仍然属于传统地上偶像的发展模式。

日本偶像界比较笼统地分为“地上偶像”与“地下偶像”。普遍认知中以电视节目出道、经常出现在电视荧幕前、从成立以来国民化程度就较高的女子偶像,被视为“地上偶像”。同理,中国、韩国、欧美大多数被视为“明星”的偶像都属于这一类,是比较常见的,与粉丝保持着一定梦幻距离的偶像。

AKB48在东京秋叶原Shopping Mall堂吉诃德的8楼设立250席位的剧场,每日进行1~3场剧场公演,一场公演2小时左右等同完整演唱会规格。粉丝可以在小剧场里近距离看到偶像的表演,并在公演结束后与等待在剧场门口的偶像击掌道别。

早期,AKB48一直以深夜播出的团体综艺和剧场公演维持生存。因为难以走出剧场范畴得到更广泛认知,属于典型的“地下偶像”形态。

这种模式在早安少女组等正统偶像逐渐进入疲软期之后获得了爆发,因为彻底颠覆了传统形态的新鲜感让日本国民对组合趋之若鹜。

当2010年下半年,AKB48的热度彻底传到中国之后,以地方剧场公演为据点的中国“地下女团”也随之爆发。最初以广州、上海这些接触外来宅文化较多的城市为据点,2011年就成立了以广州蓝宝石剧场为据点的蓝宝石少女,以及脱胎于上海Lunar女仆咖啡店的Lunar女团。

2013年成立的中樱桃品牌、2014年成立的广州1931组合、2015年成立的SING女团、2016年成立的蜜蜂少女队等,都启用了专属剧场公演模式,日本萌系风格成员也较韩国性感风格成员更为明显。再无巨星的年代,日本地下偶像团模式,似乎在中国也得到了渗透。

SNH48则曾经也是AKB48第一支在中国授权的正统48系偶像团体。

SNH48宁背“山寨”之名也要甩开AKB48,何故?

2010年,AKB48在日本爆发国民性的热度,时值久游网创始人、上海久尚演艺经纪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子杰,在其旗下时尚杂志《米娜》六周年时邀请AKB48重要成员参加内部纪念酒会进行表演。那是AKB48来华成员阵容最为华丽的一次,同时王子杰也开始与AKB48的经纪公司AKS交涉在华创办海外分团的初步事宜。

日系时尚杂志《Mina》六周年,时值久尚集团董事长王子杰与AKB48合影

直至2012年7月12日,SNH48正式在上海成立,成为AKB48继印尼雅加达的JKT48之外的第二支海外分团,并宣布宫泽佐江、铃木玛利亚两位日本成员移籍SNH48。移籍代表将两位成员彻底从AKB48调任至SNH48,其中宫泽佐江还是长期排在前12,发碟时可以出现在封面和参与宣传节目的人气成员,同时AKB48一位经验丰富的元老级经纪人山本学也调往SNH48。此举已表明了AKB48对SNH48的极大支持。

但因为诸如外国人在华演出签证等问题,两位日本成员并没有得到太多在SNH48的表演机会,参与公演屈指可数。SNH48除了在几场AKB48大型演唱会时,得到了去日本观摩学习的机会之外,也并没有像JKT48一样登陆日本舞台,真正参与到AKB48 Group的演唱会之中。SNH48成为了整个AKB48 Group最有疏离感的一支队伍。

终于在2016年6月9日,AKS发表声明称SNH48单方面违约;次日,SNH48在官网发布公告,表示SNH48是一个完全独立的、自主经营的中国本土化大型女子偶像团体,和基于互联网思维的造星平台。和AKB48只是合作关系,并无违约。

这场战争的导火索源于4月20日SNH48所属丝芭集团宣布在北京和广州成立BEJ48与GNZ48两个分团。

表面上的纠纷是,一直以来,无论是发行单曲还是剧场公演曲目都在使用AKB48的音乐库二次汉化的SNH48,如果成立分团,则需要再多付两份曲库的使用版权费,SNH48以费用过高的理由结束了合作,并开始了原创音乐的制作。

事实上,丝芭集团在此次分歧之前,对SNH48的运营是需要通过AKS的指导,丝芭集团更像是一个代理公司,眼看着SNH48已经通过AKB48实现了粉丝的导流和运营模式的复制却无法得到全部利益,丝芭集团已经迫不及待将这块大蛋糕“独吞”。

逃避《创造101》,SNH48“圈地自嗨”?

SNH48此举“脱身”,让AKB48进入中国市场又慢了一步。今年1月8日,AKB48才又在中国以AKB48-China的身份成立上海艾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4月10日正式开启中国分团的又一次招募。

值得注意的是,SNH48虽然声称已经独立运营,但成立分团的方式,演出、线下粉丝交流、衍生品、影视制作等大部分运作模式都依旧照搬AKB48 Group的方式,在对此前纠纷不知情的普通观众眼中,依旧会默认其为AKB48的分团。

AKS方虽然也希望寻求法律援助,但因跨国案件的操作难度极高,很快便作罢。今年在重新招募海外分团时,也因为常规命名被SNH48占用,被迫以AKB48 TeamSH的名义成团。

左:刘念;右:毛唯嘉

《创造101》节目招募女团成员,AKB48-China即便不走常规甄选而提前“选定”两位成员刘念、毛唯嘉,也希望通过这次机会发挥在中国观众面前“刷脸”的效果,以补偿AKB48在中国被SNH48掩盖的损失。

SNH48面对此次“女团盛会”的《创造101》全无动静,看似不能理解,实际上却在情理之中。

SNH48 Group此时在国内算是一家独大,并且倚靠“借鉴”AKB48的运营模式运作了6年,实现了从早期AKB48粉丝导流到循环更新至纯SNH48粉丝,2017年的总选举投票使丝芭集团获利超过2亿的粉丝。并利用丝芭影视拍摄网大实现现金流的快速循环,对外合作网剧能够不断将成员向小屏幕前输送。

虽然参与《创造101》的女团偶像大多都是已经出道并有演出经验的人,但除了在中韩都比较活跃的宇宙少女、参加了《中国有嘻哈》的Yamy等人气选手之外,大多数都相对默默无闻,或是日系地下女团,如已解散的1931、ATF成员,不断重组中的中樱桃、蜜蜂少女队等,都急需要通过一个比较大型的活动走向国民化。

左:吴宣仪;右:孟美岐

不过因为《创造101》的播出,诸多观众已经开始发现,没落的女团成员比想象中更有具实力,无论跳唱能力、舞台表现力、自我人设的建立,不少选手都在其中一些方面颇为熟练或有天赋。随着节目的进行,竞争尤为激烈。

但SNH48 Group的表演,通常面向男性居多的粉丝人群,其工作人员曾向骨朵直言,“粉丝看的不是表演,是你的成长故事。”所以即便表演能力不到位,粉丝依旧抱持着“她总有一天会成长”的想法。

AKB48曾移籍SNH48的成员宫泽佐江,在无法参与公演之前,会以前辈的身份指导SNH48成员进行练习,但在曾经日本NHK电视台播放关于SNH48的纪录片中,披露了宫泽佐江在练习课上因为中国成员们态度散漫进行了怒斥。虽然当时不少成员都表示进行了反省,但之后SNH48在日常的收费公演中,表演完成度劣质的问题还是一直存在。

另外,女团因为人数众多,人气不同,成员收入也大相径庭。同样存在此类问题的AKB48,早已开放成员的经纪合约,可以任由演艺经纪公司来选择希望签约成员。

SNH48当初与AKB48发生分歧的实质原因就是丝芭集团对SNH48的绝对运营权,SNH48则自始至终牢牢握住每一位成员的全约,有着极强的控制欲。《创造101》最终出道的11人,需要与原经纪公司承担特定时段的共享经济约,希望独占而不共享,恐怕也是SNH48 Group缺席《创造101》的另一大原由。

不过对于成立四年不到已经走向国民化的AKB48来说,成立六年尚且只捧出一名知名度稍高的鞠婧祎,SNH48 Group显然已经陷入难以“出圈”的内部死循环,疲软是迟早的事 。

C-Pop?中国的新时代女团?

撇开“圈地自嗨”无法自拔的SNH48,《创造101》又是否能打破现有模式,创造全新的养成女团?

《创造101》的第三期以16个小分队进行分组对抗的公演形式展开,节目长达3小时13分钟。

泰国观众感慨第三期3小时的时长

由中韩合力打造的女团宇宙少女,因为出道超过两年且在中韩都经常打榜露面,早已拥有稳固的粉丝群,为组合中参加《创造101》的两位选手吴宣仪与孟美岐加油助阵。同样因为拥有丰富的舞台经验,两位选手在公演中非常出彩。

以吴宣仪为C位的小组虽然在投票中败给了演唱《Sugar》的李子璇C位甜系小组,但孟美岐C位的小组还是在击败同为性感风格傅菁C位小组,得到盛赞。

在投票结果出来之前,导师组先给自己“加了段戏”。

Ella:我们首先帮我们的音乐总监胡彦斌老师掌声(鼓励)一下,是不是改编得超好听的?

黄子韬:你知道吗?我觉得真的,你作的曲真是特别好听,你的编曲真的可以。

胡彦斌:谢谢韬哥,你的眼光国际化,C-Pop。

黄子韬:International,C-Pop。

胡彦斌:You're C-Pop King!

广义上的C-Pop被定义为中文流行歌曲。黄子韬曾经携C-Pop King名号在归国后重整旗鼓再次出发。时刻都有音乐人在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将C-Pop改写成更具特色、更有流传度的音乐。

在女团偶像环境较为弱势的中国,以打造“养成系女团”为切入点的《创造101》从一开始不被看好,到三期节目播出以来,网络热度不断高涨,似乎是看见了曙光。但黎明之前,所有人最大的争议点依旧在于“这个节目到底要做什么风格”。

腾讯综艺的公关曾给骨朵留言,“《创造101》不会照搬日韩模式,而是做中国的新时代女团。”但是直到今天,观众只看到了女生们的可爱,却迟迟无法理解“中国的新时代女团”的含义,C-Pop的女团究竟是什么?

结语

中国一直拥有不少华语流行音乐的中国,在偶像时代,究竟如何培养属于自己的C-Pop女团?

以电子乐C-Pop为重要卖点的SING女团,在初次评级时被黄子韬给予了“我要做女团一定要有中国风”的评价。在分组对抗中,强东玥组以苏州小调开场的《爷爷泡的茶》和Yamy组的《中国话》两首浓郁中国风的歌,都得到了评委的盛赞,并且在比赛中胜出。

Yamy组表演《中国话》

《创造101》第三期的整体对抗赛中,呈现了一种百花齐放的状态,孟美岐与傅菁组的韩式性感;刘人语组强烈的爵士旋律和略融入现代舞;罗奕佳组演唱粤语歌《头发乱了》,有着成熟的港味;李子璇组《Sugar》和段奥娟组的《爱你》则是甜到入心、萌到入肺。

靠音乐为主的女团组合风格确立,通常会通过唱歌、跳舞、运作模式这三种方式的其中一种来确立新的风格。在拥有了实力选手后,《创造101》在接下来应该考虑如何突破,否则最终还是会和SNH48一样,无法突破瓶颈。

作者:阿Po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