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过伊夫·克莱因蓝吗?今年这颜色要盖满英国布伦海姆宫

好奇心日报05-11 09:45 跟贴 1 条

今年夏天,英国的布伦海姆宫(Blenheim Palace )将会被一种特殊的色彩——国际克莱因蓝( International Klein Blue ,简称 IKB )所包裹。

这是布伦海姆宫艺术基金会( Blenheim Art Foundation )为纪念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 Yves Klein ) 90周年诞辰而举办的大型回顾展——这也将成为克莱因在英国最为全面的一次个人展,其中将展出克莱因生前创作的50 余件绘画、雕塑和装置作品,旨在对围绕着克莱因一生的“美、情感、崇高”等概念做一次探索。届时,这些具有流动性和波普风格的作品,将会对遍及布伦海姆宫大厅的古老的大理石制品构成强烈的视觉挑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pic/Blenheim Art Foundation

在短暂的生命中,克莱因完成了大量的单色艺术作品,这种开创性的创作方式也使他成为了战后欧洲艺术界最为激进、且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

19 岁那年,克莱因在仰望天空的时候,意识到围绕着宇宙的无限的、非物质的空间。为了描绘这一视觉感受,他开始选择仅用一种充满活力的深蓝色颜料进行创作。后来,在化学家的帮助下,克莱因首次混合出了国际克莱因蓝的颜料,并将其注册在自己名下——它被认为是一种“弥合了真实世界和‘崇高’之间的鸿沟的纯色”。

这种颜色开始被克莱因应用到不同的媒介中去:绘画、雕塑、装置等。Blue Monochrome?是克莱因蓝最早的实践之一,这幅画作看上去特别简单——甚至脱离了一幅绘画该有的形态。它就像是一块完全浸染颜料后取出的画布,没有加入任何的线条或视觉形象。克莱因觉得,“图画中的线条是一种‘监狱格栅’,颜色才为自由提供了道路”。他希望观众能够沉浸于色彩本身,去感受它所唤起的丰富的、无限的东西:它象征着天空和大海,也同时与克莱因信奉的天主教有着共鸣——深蓝色不仅是圣灵的象征,也是文艺复兴绘画中用于描绘圣母玛利亚长袍的颜色。

1960 年,克莱因将他的国际克莱因蓝应用到“米洛的维纳斯雕塑”( Venus de Milo )的石膏模型上,这一颜色所代表的“无边无垠、如同宇宙一般”的概念被进一步拓宽了,它就此和真实的人体形态建立起了联系。

Blue Monochrome(pic/theartstory)Venus de Milo(pic/the guardian)

后来,克莱因不再局限于使用普通的画笔,不同的滚筒、海绵、甚至人体,都开始成为他的绘画“工具”。这其中,最为人所知的是他于 1961 年开始进行的 “人体测量绘画( Anthropometry body paintings)”系列。受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在地球表面留下的“如同人体形态的灼伤痕迹”的启发,克莱因做了一个面向公众的行为艺术项目:在开放的创作现场,他会招募志愿的裸体模特,让她们扮演“人体画笔”的角色——这些模特的身上被涂抹上克莱因蓝的颜料,她们会在克莱因的指导下,在画布上走动,留下身体的印记。

pic/pinterest

50 年代的法国艺术界是为抽象绘画所主导的,这种形式预设了艺术家可以通过抽象形式的力量,和观者实现交流。而现代抽象艺术的怀疑者却认为,观众就如同是虚伪的上帝的忠实信徒,他们需要比艺术家做更多的工作——将自己的感觉投入到这一形式中,而非去发现艺术家的表达。克莱因的创作可以说是对这种抽象艺术的“讽刺”,他坚称自己的绘画中“没有任何东西”。这种理解强调直接的经验,它试图将观者从“寻找主题”的把戏中解放出来,任其自由地畅想和感知。

一些艺术评论人还将克莱因视为是马塞尔·杜尚的“后裔”,和当年的“喷泉”一样,他的艺术实践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恶作剧”——可是,为什么不呢?艺术本就是一种提问、质疑和思考的方式,它应该超越形式、和小圈子的自娱自乐。 “这也是克莱因对待生活的态度,只要你下定决心去做,一切都是有可能的——一种非常积极的世界观,这可能也是我们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的东西。” “伊夫·克莱因在布伦海姆宫( Yves Klein at Blenheim Palace )”的策展人Michael Frahm 说。

这一展览将于 7 月 18 日开始,持续到 10 月 7 日。如果有去这座被称为“丘吉尔庄园”的乡村邸宅游览的打算,不要错过这一次“新古典艺术和当代艺术之间的对话”。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