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城市:这里仿佛是被抛弃的鬼镇

澎湃新闻05-11 01:00
土耳其南部的利西亚,堆满了世界上最动人的历史古迹,沿着那条弯曲海岸线的航行,便是一趟目的地为过去的旅程。无数的遗迹——希腊的、罗马的、拜占庭的,挤挤攘攘在这一线上,使得千年以后的人们,虽然不能目睹那些伟大城市的模样,却能在断壁残垣里想象当日的荣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格米莱尔岛的山顶俯瞰 本文图均为TammyLi图

但就在仅仅200年之前,利西亚这条位于地中海东部的小亚细亚海岸,还躺在航海家和地图测绘师的视野之外。而将其带到世人眼前的正是著名英国航海家蒲福(Beaufort),他的名字也是如今度量海风级别的标尺。

当然,早在蒲福之前,利西亚便早已印上其他探险者的足迹。1810年,一位英国舰队司令便开始探索利西亚。而在更久远的古代,利西亚就是希腊和埃及海运线路的中间站。在中古世纪,这里也位于从君士坦丁堡往耶路撒冷的朝圣路线上。历史上任何一位重要人物都好象曾经在此处中转,或为他们的船只提供补给。从安东尼和克里奥·佩特拉,到哈德良皇帝,都曾在等待再次扬帆的间隙里眺望这片大海。

不过和那些遗留在海滩上的考古遗迹的主人相比,这些名字都还显得太过年轻。在利西亚的海岸,考古学家发现了世界上最古老的船只残骸,距今已三千三百多年。它就像是来自荷马史诗时代的时空胶囊,巨大的龙骨承载了上古时代曾经辉煌过的海上贸易。那些过去的断片便在成吨的黄铜、铸铁杯子、天青石、刀剑和七弦琴中保留了下来。

无数遗迹就这样横陈荒草间

拜占庭小岛与被抛弃的鬼镇

不过,今天的旅行者在利西亚所能得到的舒适享受是荷马时代的人们无法想象的。航游利西亚的最佳选择是土耳其轻帆船。这种造型漂亮的帆船通常有一个锋利的船首,宽大的船梁和圆形的船尾。在土耳其手工打造完成之后,它们就被配上全套船员:包括船长、厨师和水手。而乘客所要做的全部事情,只是舒舒服服地躺在甲板上,盯着海天一线处,任海风拂面。

利西亚最伟大的古迹,大多傍海而建。这里的大部分海岸还保持着千年来的原貌。高耸入云的石灰岩峭壁垂直地插入碧蓝的海中,并在绵延的海岸线上雕刻出无数曲折的小峡谷、隐蔽的海湾和质朴到无人踏足的海滩。

在著名的帆船锦标赛举办地格切赫(Gocek)用完早餐后,我便把自己交给大海随波逐流,仅仅几小时的航行海上,便是在历史河流里回溯了1400年。在格米莱尔(Gemiler)岛,时间的锚点落在拜占庭时期。在这个宽不过一公里的小岛上,遗留了大量拜占庭时期的遗迹,包括在小岛的崎岖斜坡上曾执著屹立着的5座宏美教堂。如今在一片断垣残壁里,那些几何图案的马赛克拼花和锲刻着十字架的圆柱仍在无声诉说着那些古老的虔诚。

在密林中沿着古道爬往高处,小路终结于岛屿的最高处——一座古老的天主教堂。此时恰逢傍晚,我便因此邂逅了整个土耳其最美妙的落日:海面在即将消逝的阳光照耀下闪着金光,给海岸线上崎岖的山壁描摹出微微发亮的侧影。

卡阿盖街道一景

卡阿盖(Kaya Koy)大约是整条航线上最神秘的城市,这是一个真正的被抛弃的鬼镇,很适合拿来做大逃杀电影或恐怖电影的拍摄地。

1923年土耳其和希腊交换领地之后,卡阿盖就被希腊人抛弃了。尽管和这条海岸线上其他的历史古迹相比,卡阿盖一点也不古老,但是当漫步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沿路尽是破落的房屋和教堂里累累的尘埃与岁月侵蚀的碎屑,荒凉之感便漫上心头。然而,这般破败景色却没有让人产生太多酸楚之感。草籽在某个早已失掉玻璃的窗框里长出嫩芽,地中海特色的矮小建筑在几近倾倒之时露出窘迫神色。我或许不能在这里写出一本小说,但是我庆幸那些真正古迹在与此地的相较之下,保存得多么完好。才100年不到,卡阿盖便破败到如此地步,或许真的需要继续淬炼千年,它才能焕发出文明遗迹那般的庄严肃穆。

去往卡阿盖的路上,经过的一条古代甬道

最美渔村与辉煌顶峰

整个航行中最美的景色出现在乌卡齐兹(Ucagiz)。这个传统小渔村的存在因为这片如诗如画的大海而变得再自然不过。它被两块陆地延伸出来的巨舌巧妙地保护起来,前方细长的凯可发岛成为它天然的防波堤,象一只张开的手臂把乌卡齐兹面对的这片海拥抱得格外温柔静谧。在渔村背后,蜿蜒曲折的小路刻在刀锋般的岩石上,延伸向风景如画的内陆。

乌卡齐兹的市集

市集中一名正做着活计的当地老妇人

在漫长的2500年里,乌卡齐兹一直是土耳其重要的海港。而它的历史就躺在那里,一踏上海面,便能直接看到它。那是一片震撼人心的古代墓地。而在另一边,时间一下子往前跳跃了1000年,拜占庭时期的粮仓、教堂、剧院耸立起来。再然后,一个现代的小村落就靠在他们规模庞大的祖先背后,和庞大的古迹相比,这个原本就小巧的渔村显得更加袖珍。这里很适合独自溜达,漫无目的地徘徊着,然后在小餐馆里饱餐一顿,利西亚当地的食物非常丰美,我喜欢那些胖鼓鼓的塞茄子、肥嫩的烤章鱼和色彩缤纷的橄榄、辛香肉丸和新鲜水果——从桑椹到葡萄,从石榴到草莓,都蘸透了阳光明媚的海滩才有的饱满色彩。可惜我并没有足够的运气,不然或许还能看见一些仍然过着半游牧生活的烧炭人,他们从几个月的森林放牧中归来,顶着好看的水果往海港慢吞吞地走去。

烤章鱼十分新鲜

搭船继续东行,巨大的金牛(Taurus)山脉忽然收起它一路沿着航道绵延的屏障,露出一大片肥沃的平原来。这正是土耳其柑橘的出产地。在这里下船,沿着不断上升的山坡驱车一个小时,便到达辉煌的顶峰——阿瑞堪达(Arykanda)古迹。

高高矗立在山巅的这座古城最早由希腊人统治,随后希腊人走了罗马人来了,再随后他们都走了,只留下一座融合了古希腊和罗马建筑精华的遗迹。由于绝妙的地理位置和完美的保存,阿瑞堪达被称为土耳其的“特尔斐”。然而,和希腊名城特尔斐最大的区别是,这里几乎不可能看到塞满每个角落的吵闹游客。和任何繁华的古城市一样,这里有集市、体育场、神庙、浴场。不一样的是,它立于山巅的宏大气势。从剧院的顶端俯视峻峭的山谷满满延伸到远方,最后消逝于广袤的地平线,这样的风景在瞬间就攫住了我的呼吸。想象着,千年以前这座城市的统治者,站在这里,胸中该是激荡着多少雄心壮志,姿态又该是多么地意气风发。

从阿瑞堪达遗迹的剧院俯瞰山谷

原标题:看不见的城市们——船游利西亚海岸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