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背妻男收多份情书闪婚又离异:我是普通人

澎湃新闻网05-10 10:22 跟贴 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编者按

汶川,北川,绵竹,都江堰......

穿越北纬31°的这些城镇与村庄,2008年5月12日,承受了最为沉重的关注与哀伤。

十年生死两茫茫。2018年3月下旬起,澎湃新闻沿着北纬31°那些触动心弦的地名行走,寻访一个个家庭的故事。

逝者已矣,来者可追。度尽劫波再回望,为不负逝者,更为不负生者。

因为这张地震后的“背妻照”,吴加芳一度成为“名人”。

吴加芳拒绝了一批又一批的来访者,每次他都说生活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不想再被打扰。经过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长时间的耐心沟通,他才勉强答应:可以见见。

4月1日,星期天,绵竹的天气转晴。在绵竹市南轩小学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吴加芳和工友忙着返工。吴加芳是安装燃气的工人,前一天埋燃气管道时,恰逢下雨,为了不影响过路,他们在雨中把挖好的沟填好,但刚浇筑的路面被雨淋坏了,今天得返工。

年轻的包工头给吴加芳分烟,他打趣吴加芳说,“是绵竹的大名人”。吴加芳急忙反驳:“啥子名人,和你们一样,都是普通人”。

因一张地震后的“背妻照”,吴加芳一度成为“名人”:被称为“地震中最有情谊的丈夫”,来访者络绎不绝,并很快收获了爱情。然而成名之后,“不赡养老人”、“和妻子关系不和”、“背妻实则是被迫的”等质疑也随之而来,吴加芳措手不及,生活被打乱。

“为什么这些事都发生在我身上?”“这么多人,怎么把我拉进去了?”尝过盛名之累的吴加芳长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但想不出答案。现在,他干脆不去想,把自己包裹起来,躲避舆论漩涡。

做回普通人,这是吴加芳成名之后的重新自我界定,他说这让自己获得了久违的平静。

吴加芳当年背妻子回家所骑的摩托车,现收藏于建川博物馆。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走红

吴加芳第一次进入公共视野是因一张“背妻照”。

十年前的汶川地震发生时,吴加芳在绵竹兴隆镇广平村的家中,房子当场塌了,他逃出了出来,没有受伤。当时,吴加芳的妻子在5公里外的汉旺镇上一家麻将馆里打麻将,被废墟掩埋。

过去的汉旺镇是工业重镇,有中国三大汽轮机生产企业之一的东方汽轮机厂和中国四大磷矿基地之一的清平磷矿,人口数万人。地震导致绵竹上万人遇难,汉旺镇是绵竹受灾最严重的地区。

吴加芳说,他把妻子挖出来时,没发现妻子身上有外伤,他判断是废墟下灰层大、没有空气,窒息而亡;随后,他把妻子背在身上,用摩托车把妻子运回家安葬。

摩托车经过汉旺镇时,吴加芳被一名摄影师拍下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后被以“给妻子最后的尊严”的名义发表。吴加芳被外界称为“背妻男”,但此时还没有人知道他。

吴加芳回忆说,当时他不知道被人拍了照片,照片很快在网络广泛传播,很多记者寻找照片中的男子,有的记者甚至在灾区发传单找,一个月后他最终被记者找到。

“背妻回家”,吴加芳的故事被广泛报道,感动无数人。几乎一夜之间,吴加芳成为了名人,他被称为“地震中最有情义的丈夫”,“嫁人就嫁吴加芳”的说法也广为流传,一位给外媒当中文翻译的湖北女子来到家中,当场认了吴加芳当干爹。

至当年11月,吴加芳收到了来自安徽、四川和广东等省市16名女士的“情书”,最终来自深圳刘容(化名)的电话打动了他。刘容是成都人,离异人士,在深圳做后勤工作。11月18日,见面认识9天后,二人闪婚。

吴加芳盖新房时,刘容借了他4万元。后在刘容的邀请下,吴加芳也前往深圳工作。那时的吴加芳对生活充满信心,认为一切都在变好。

地震后,吴加芳凑钱盖了新房,他说债务至今未还清。

争议

成名之后,吴加芳很快被曝出“负面”,如亲人及村民称,他不赡养老人;他和遇难妻子不合,一度闹离婚;他和其他村民的关系不好,没人帮他抬,背妻也是被妻子娘家人逼的。

如今,这些“负面”依旧充斥着网络。吴加芳说,这些“负面”他都知道,事情没法控制,把他的生活闹得一团糟。

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吴加芳曾多次有过解释,但依旧没能扭转形象。他曾感叹:成也媒体,败也媒体。

回过头看,吴加芳也认为,“背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起生活了20年的妻子在地震中遇难,找到她的尸体,用衣服把她裹起来,骑摩托车把她背回来,让她入土为安,这是一个做丈夫的责任。”

如今的吴加芳称,他不再理会这些,“都没什么”,他也不怪谁怨谁。

吴加芳说,他几岁时母亲即去世,父亲前几年也去世了,外界对一些事根本没了解清楚。一旁的工友插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农村的家庭关系复杂。吴加芳很认同工友的这个观点,他一直记得一段对此事的点评:清官难断家务事,跟父母的关系如何和背妻的事实没有关系,大家记住背妻的事就行了。

对于吴加芳,同村村民多数保持缄默,称和吴加芳接触不多,双方也无矛盾。吴加芳的一位邻居表示,吴加芳的母亲确实去世多年,其父一直和吴加芳的兄弟生活在一起,几年前也去世了。

吴加芳认为,他的这些“负面”和来访记者、成名分不开,一波波记者上门,村民们以为记者给他送了很多很多的钱,于是产生妒忌。

“负面”接连曝出,也让吴加芳的婚姻亮起红灯。2010年7月,结婚不足两年的吴加芳离婚了,他借钱还了刘容给他盖房的4万元。

对于这段短暂的婚姻,吴加芳说,当时并不觉得仓促,认为感情可以婚后培养,但“负面”曝出,被人背后指指点点,确实影响了两人的感情,再是妻子是城里人,而他是农村人,两人在生活、说话等多方面存在差异。

目前,吴加芳在当地打散工,他不愿被打扰,只同意记者拍摄了一张侧身照。

平静

离婚后,吴加芳在成都一家公司工作,那段时间他很痛苦,他称痛苦并非来自离婚,而是源自两件事,一是妻子地震遇难,二是“负面”曝出,这两件事对他打击很大。

吴加芳常常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些事发生在我身上?”他不想出答案,觉得没有因果关系,最后勉强接受了“这就是命”的结论,不再去想这些。

“什么不去想,反而看开了。”离婚后,吴加芳慢慢获得了平静,他想写一本自传,从自己懂事起写起,但仅读过初中的他写到几百字时就写不下去了。他想写亲身经历,却不知怎么用文字表述,只得放弃。

“如果写出来,可能真出版了?”

“别再去出风头了!”吴加芳再次强调:他现在只想过普通的生活,那些是非躲都来不及。

“把自己看得普通一点。”多年来,吴加芳不断重复这话,说这让自己获得了平静。

舆论风暴过后,吴加芳又当回了他的农民、泥水匠。前几年,他去新疆打工,南疆、北疆都去过,做工一天能赚300-400元,这几乎是他在绵竹做的两倍工钱。吴加芳打算再去新疆打工,并正在联系中,“在哪里做都是一天”。

吴加芳对钱的事很敏感,称经济压力大。据他介绍,地震后盖新房,花了十多万元,当年盖房欠下的债务尚未还清,他得努力干活赚钱还债,也得存钱养老。

“一个人打工生活,一年能存1-2万?”

面对追问,自称没啥业余爱好的吴加芳摇头表示,生活开支大,一年存不下来什么钱。

为了生存,吴加芳现在最看重的就是打工赚钱,他目前在绵竹打散工,一天能赚100-200元,“天不下雨,就不休息”。吴加芳没有买社保,他坚持的原则是,“走到哪里,说哪里话”。

目前,吴加芳和儿子相依为命,儿子今年30岁,未婚,在绵阳打工。吴加芳说,他管不了儿子,也没法左右他的婚姻,他对儿子的期望很低,“能管好自己就可以了”。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