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封禁42年的故事,告诉你人何以为人

subtitle 网易槽值05-08 22:18 跟贴 14344 条
“用理性背负起自己的罪业,不辜负生之美好地活下去。”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1970年,一部描述天灾过后人间惨象的日本漫画《阿修罗》横空出世。

灾荒之际,人吃人,母食子,生存欲望让人变得扭曲,人性荡然无存。

《阿修罗》在杂志上刊登不久,就被认定有害、禁止发行。

漫画家秋山勇二为它辩白,发文解释自己的创作意图,但都没能让它躲过被查禁的命运。

这一禁,就是四十二年。

2012年,漫画被改编成动画搬上大荧幕,我们终于可以藉由这个传奇故事,一窥深藏在人内心隐秘处的幽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人有心,所以才痛苦。

经久不遇的荒年,饿殍遍野。

一位母亲在一座破庙里生下孩子。

庙中,佛像目光低垂,俯瞰众生。

精疲力竭的母亲发现野狼来袭,攒足力气抡起利斧向猛兽劈去。

恶狼落荒而逃。

母亲低头看向怀里的婴儿,即使骨瘦如柴,也要为孩子提供乳汁。

没有食物,饥饿使她步履蹒跚,寻找食物的途中眼见黑臭的人类尸骨,她开始学会俯身啃食。

连尸骨腐肉都无处可寻时,她看到了手中的孩子。

饥饿烧尽了理智。

她吞咽着唾液,决定吃下自己的孩子。前一刻与饿狼斗争的母亲,这一瞬举起手里的婴儿,掷入火中。

关注微信公众号槽值(ID:caozhi163),在槽值公号对话框输入“阿修罗”,即可获取视频观看链接。

突如其来的大雨浇灭了火,也浇灭了她的疯狂。清醒过来的母亲瞬间崩溃,落荒而逃。

婴儿,活了下来。

一晃八年过去。

曾经的婴儿在无处可依、无人可信的时光中,依靠兽性的本能捕食一切活物。

茹毛饮血,披着动物皮毛,拿着当年母亲劈向饿狼的斧头。

一出场,就杀人。

命运的转折,发生在一次“日常捕猎”时。

他与一名高僧相遇,本打算杀了高僧为食。

搏斗过程中,高僧看到他身后显像的阿修罗(佛教六道之一,看似邪恶实则本性纯善),明白眼前这个介于人兽之间的孩子,其实并不邪恶,还有着未被唤醒的人性。

因此,高僧不仅没将他铲灭,还为他煮食汤羹,教他念“南无阿弥陀佛”。

给他取名:“愤怒、哀叹、伤害、杀戮,你背负着痛苦之火。阿修罗,从今天起这就是你的名字。”

正是这次相遇,让阿修罗心中沉睡的人性开始苏醒。

虽依旧靠捕食为生,但在虚弱的小孩和凶悍的猛禽之间,阿修罗选择了难度更高的后者。

当有人给他饭团时,他懂得接受善意。

只是当地保儿子恃强凌弱欺负别人,又误伤了阿修罗时,他猛地跳起,咬死了地保儿子。

阿修罗遭到地保追杀,坠入悬崖。

万幸的是,女孩若狭发现了昏迷不醒的阿修罗,将他救起。

她没有上报官府,而是悄悄将他藏起来。为他疗伤、养病,教他如何说话、如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若狭的出现,是阿修罗生命中第一束阳光。她对阿修罗无微不至的关怀,让他放下了一直背负的警惕和恐惧。

阿修罗可以安然地趴在她的背上。

若狭温暖的怀抱让他回忆起烈火狱炼之前母亲的怀抱,对阿修罗来说,她既像母亲、又像恋人,是世界上一切的爱与美好。

关注微信公众号槽值(ID:caozhi163),在槽值公号对话框输入“阿修罗”,即可获取视频观看链接。

可好景不长,若狭在察觉到阿修罗畸形的依恋后,就逐渐减少来看他的次数。

若狭的恋人——七郎的出现,更让阿修罗感到巨大的失落。

他无法克服心中的妒意和失意,用斧头砍伤了七郎的手臂。

愤怒之下,若狭脱口而出,喊了他“畜生”。

这深深刺伤了阿修罗。

当他终于学会以“人”的身份活着时,教自己做人的人,却否定了自己“人”的资格。

"生在如此苦难深重之地,还不如不出生,我恨啊。”

痛苦中,高僧再次出现了。

高僧说,人和野兽的区别就在于——“人有心”。

有心,才会痛苦。

为了让阿修罗意识到人性的可贵,不再因痛苦而迷失,他砍下自己的手臂递给阿修罗。

但是,阿修罗跑开了。

这只手臂是阿修罗的“成人礼”

他的人性完全苏醒,村民们却因饥荒变成了“野兽”。

曾经和睦的邻里一改从前的友善,为了争夺水源大打出手。

拉货的小贩被饥饿的村民砍杀。

曾在饥荒初期、家中还有余粮时,呵斥人贩子的若狭父亲,也开始后悔。

“也许应该趁着貌美卖个好价钱”。

当初和若狭感情如胶似漆的七郎,选择先把食物留给家人。

若狭,终于饿得奄奄一息。

不忍看她死去的阿修罗,潜入地保家的马房杀了马,割下马肉送到若狭面前。

然而,若狭却坚信阿修罗又开杀戒,宁死不吃“人肉”。

无论阿修罗再怎么保证是马肉,若狭都不愿相信。

从小教育若狭“吃人的人,比狗还不如”的父亲,却如饿狼般扑向了这块肉。

前往若狭家中,让阿修罗暴露了自己,地保很快以一年份的大米为诱,召集全体村民来围剿。

饥饿让村民红了眼,成片的火把扑向阿修罗。

关注微信公众号槽值(ID:caozhi163),在槽值公号对话框输入“阿修罗”,即可获取视频观看链接。

他被逼至绝境,在无处可逃的火光中再次跌入悬崖。

野兽变成了人,人却成了兽。

阿修罗幸存下来了,若狭却活活饿死了。

七郎拖着载有若狭尸骨的木板车,在大雪纷飞中木然前行。

绝处逢生的阿修罗与他们擦肩而过,没有声音,除了眼泪:因永失所爱而彻底渡过了兽性,阿修罗此时真正成人了。

即使背负罪孽,也要努力活下去。

影片若是在此处截止,或许也只是对观众进行了一番无果的人性拷问。

然而《阿修罗》的高明之处,便在于结尾的点睛。

阿修罗剃度为僧。

高僧的画外音说:

不杀生就活不下去的人之本性,吃海中的生物、吃田野上的生物,故人得以生存,即使背负起罪业,也不辜负这条上天赐予的生命,努力活下去。世界——因此而美。”

人性中有善,自然就会有恶的一面;

或者可以说,生而为人,既有人性、又有兽性。

但区别在于,人性让我们认识到了自己的兽性,并因之痛苦,因之自敛。

至善之人,在片中表现最明显的是若狭。

她美丽、善良,处处体贴;在饥荒之中,宁愿饿死也不肯松动。

但与此同时,她又对阿修罗抱有猜忌之心。

她以为自己平等地对待了阿修罗,但内心深处,仍觉得他不是真正的人,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

而另一类人,在影片的代表是若狭父亲:

他们有人性,但面对灾难,兽性占据了上风。

更重要的是,他们会为这些找到一个又一个“合理”的解释,内心深处不会因此而痛苦。

阿修罗则为自己的兽性痛苦——遗弃、背叛、杀戮,这些过往所有的不幸都为他打上烙印。

他也一度放弃了挣扎,在若狭将他赶走之后,他再次挥起刀斧向正哺乳幼猴的母猴砍去,并匍匐在地上悲号:为何要降生于这苦难深重之地?

痛苦,是因为有了心,有了人性。

每个人都有作恶基因,但即使背负罪孽,也要制住兽性,努力活下去。

善与恶共存,美与丑也同时存在。

有阴影的地方,一定有光。

这世上除了丑陋和苦难,还有美和爱。

关于这一点,已经是诸多经典影片的老生常谈。

在同样具有极大争议的日本电影《大逃杀》中,人性与兽性也被赤裸裸地摆出来。

荒诞不经却令人毛骨悚然的设定——一整个班的同学被送到孤岛上被迫进行生存游戏:三天之内必须通过相互残杀而得出唯一胜者

否则脖子上被迫佩戴的颈圈便会自动爆炸。

在这个规则下,昔日好友开始了自相残杀,所有的自私、残忍暴露无遗。

自始至终只有一对恋人——七原和典子,相信着彼此。

他们不愿伤害同学,也一直坚持着善良和正义。

最终,这对恋人得以幸存,离开孤岛。

同样,在韩国电影《釜山行》里,人性再一次受到了拷问。

在开往釜山的列车上,面对汹涌而来的丧尸,人们开始彼此背弃、牺牲他人,为了自己活下去。

但与此同时,依然有善存在。

影片结尾,在几人舍命相助下,象征着希望的孕妇和小女孩活了下来。

如此种种,并不是单纯地喊爱与美的口号。而是昭示着,世上本就是善与恶并行,美与丑同在。

相互残杀的同窗、舍人为己的乘客,正是《阿修罗》中彼此蚕食的人类的当代写照。

生而为人,本就是善与恶的结合。

面对天灾人祸,人性中的恶也许会自然而然生发出来。

就像被饥饿逼到绝境丧失理智的阿修罗的母亲,灾年里后悔没有早早卖女换粮的若狭的父亲,为了口粮揭竿而起对阿修罗刀剑相向的村民。

可是,“难道人就应该被兽性驱使着前进且问心无愧吗?

答案是“不”。人之所以为人,正是因这个否定。

就像经过狱炼的阿修罗,接受兽性、战胜兽性,背负起自己的罪孽和将要到来的痛苦,真正为人地活了下去。

影片以一幅安居乐业的都城图结束,这正是若狭生前最向往的生活。

生活,一直在继续。

“用理性背负起自己的罪业,不辜负生之美好地活下去。”

关注槽值(caozhi163),在对话框回复关键词阿修罗”,获取视频链接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微博@槽值,有态度的情感吐槽,等你来撩。槽值已入驻简书专栏,下载简书app阅读更多。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