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S拼死也没保住第三胎,生育是女人的鬼门关

subtitle 网易谈心社05-08 16:15 跟贴 1916 条
每一位母亲和孩子之间,都是生死之交。

成为母亲,是大多数女人都要接受的一次生死考验。

而这个考验,之前宣布怀“三胎”的大S已经经历了两次。

正怀着第三胎的她,在昨天下午宣布终止怀孕:“因为始终无法侦测到胚胎心跳,确定胚胎‘发育不全’,夫妻俩讨论后决定接受医师的专业建议,终止怀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消息很快上了热搜,“拼命三娘”最终还是不得不接受现实。

有粉丝看到这个结果后,表示“为她松了一口气”,对大S的担心也转化为祝福。

毕竟,粉丝们的心里,她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此前,在大S曝出怀第三胎时,粉丝们纷纷感到心疼。

已经42岁的她已经过了生育的“黄金时期”,况且大S之前怀孕的状况很糟糕,网友也认为大S应该“多注意自己的身体”。

怀孕的痛苦,在执着的大S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小S在《康熙来了》中也曾坦言大S怀孕的过程很艰辛,时常向她哭诉。

曾经因为要减肥,大S可以连续三周每天只吃一根香蕉,为了美她“连毒药都可以吞”。

但结婚后,大S发现多年素食导致自己的身体不易受孕。为了生孩子,她开始增肥、破戒开荤,从一个没有一点点赘肉的“纸片人”,胖到身材走样。

即便如此,她也觉得都值得。

四年的时间里,她先后育有一女一儿。然而在怀第二胎的时候,上天给了她一个很大的考验。

2016年生第二胎之前,她曾经两次癫痫发作,差点死在手术台上。

在她回忆那一次生育经历时说,当时在医院急救醒过来以后,因为身体状况,医生不敢替她打止痛针,所以每天都是痛到流泪、昏迷,直到10天后才睁开眼。

醒来的第一件事也是问儿子在哪里,不顾医生劝阻,要带儿子回家。

这次怀三胎,高龄产妇,加上随时可能复发的癫痫,让许多人都为她捏了一把汗。

但不幸的是,即便经历了种种折磨,大S还是没有留下这个孩子。

每一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

一个胎儿降生,母亲要经历多少磨难,大概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得。

怀孕常常被视为女性生命中的一件寻常事,这让许多人都忽视了母亲孕育生命的艰辛。

网络上常常看到许多孕妈询问如何消除妊娠纹。

看着以前平滑的皮肤,产生撕裂般的沟壑、伤疤,对每个爱美的女孩来说,恐怕都很难接受。

而大多数孕妈要经历的分娩痛,很多人也都没什么概念。

几天前,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在门诊大厅摆了一台“分娩疼痛模拟仪”,邀请陪妻子就诊的准爸爸来体验分娩疼痛。

怀着好奇心坐上仪器的奚先生,在护士把疼痛指数调到50时,奚先生头部一下低垂一下抬起:“就像有无数根针扎进我的肚子,痛得说不出话”。

护士说,孕妇分娩时的疼痛会达到100级,是这位准爸爸体会到疼痛的两倍。

2018年5月4日,一位准爸爸报名体验分娩疼痛,当模拟器调整到分娩疼痛一半时,就直言“吃不消” / 澎湃新闻

然而,妊娠纹和分娩痛,在怀孕的副作用中,都算不上最严重的。

妇产科纪录片《生门》里,每一位母亲的故事都足以让人动容。

夏锦菊是许多看过纪录片的人印象最深的一位母亲。

患上了“凶险性前置胎盘”的她,已经是第三次剖腹产了。这一次,胎盘不仅与上次剖腹产手术切口重合,还穿过子宫基层进入膀胱。

在宝宝被从肚子中取出的瞬间,夏锦菊大量出血。

要保命,就要切除子宫。可也许她心里还存着对生育的执念,她央求医生:“能不能不切啊,我才三十三岁。”

医生尝试着保留子宫,最终还是失败了,夏锦菊陷入昏迷。

抢救过程中,她心脏停止跳动两次,一次五分钟,一次十二分钟。

所幸,最后出血得到了控制,夏锦菊的命被救了回来。

为了这个孩子平安降生,她失血1万3千毫升,相当于全身血液换了四次。

“母亲鬼门关上走一圈,孩子才来到人间。”

纪录片《人间世》里,26岁的张丽君怀孕五个月时被查出胰腺癌晚期。

因为怀有身孕,她无法进行和其他患者一样的治疗。得知癌细胞不会影响孩子之后,张丽君决定,她要把孩子生下来,哪怕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她说,自己已经活了26年了,孩子却还没看过这个世界。她要把孩子带到世上来,也给丈夫留下希望。

怀孕七个月时,张丽君剖腹产下了孩子“小笼包”,而她自己,已经错过了治疗时机,即将迎来的,只有死亡。

最后的日子里,她依然隔着保温箱给孩子唱歌: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

撑着虚弱的身体,为小笼包录制了18支生日祝福视频。

她期盼的奇迹没有降临。

几个月后,张丽君还是离开了人世,她没能听到小笼包叫她一声“妈妈”。

在手术台下,一些看起来更平常的怀孕之路同样充满风险。

英国一家媒体去年报道过5位准妈妈的故事。她们遭遇虽不像《生门》中夏锦菊那样惊心动魄,但也同样充满艰辛。

准妈妈Jane Alexander怀孕过程伴随着严重的孕期综合征。她在怀孕的几个月始终失眠,还出现了严重的孕期水肿,身体变得臃肿无比。

剖腹产后,她又出现了妊娠毒血症,还患上了产后抑郁症。

24岁怀孕的Amy Nickell,怀孕时自己的事业刚刚开始,孩子的父亲不愿意接受孩子,她只能独自承受一切。

她的情绪就像过山车,上一秒还觉得留下孩子是正确的,下一秒就会觉得自己被孩子束缚,一无所有。因此常常崩溃大哭,最后患上了产前抑郁。

很多人把怀孕塑造的美好伟大,但身体上的折磨、工作和生活压力、夫妻关系的裂痕……都可能成为压垮孕期女性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怀孕伊始到产后恢复,从身体到心理,每一位孕育新生命的母亲,都必须咬牙迈过所有困难。

每一位母亲都应该被尊重

在这次的“第三胎”风波之后,很多网友都在质疑大S为了生儿子差点命都没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拼?

甚至有人揣测她是“嫁入豪门、生育机器、不得已而为之。”

但大S却觉得自己不需要同情,只需要祝福。这只是她自己的选择。

她看起来云淡风轻,背后所经历的痛苦却绝非常人可以想象。

就算是“终止怀孕”,也远远没有这四个字看上去那么简单。

拿最常见的药物流产和人流手术举例,无论是哪一种,母亲都要经历生不如死的疼痛,且要承担再也无法怀孕的风险。

而术后留下的心理创伤,轻者常常让人无法入睡或是做噩梦,重者甚至会患上抑郁,产生自杀行为。

这些,对于想保住孩子却还是徒劳无功的母亲来说,都是最惨痛的伤害。

对于这样的努力和付出,即使不理解,也至少应当尊重。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和想法,有人不婚不育,自然就有人为了生孩子付出一切。

石河子市的一名高龄产妇产下女儿后大出血,最终因失血性休克、多功能衰竭死亡。

丈夫说,看着女儿,他没有多少初为人父的喜悦,更多的是丧妻之痛。

江西一位高龄产妇,因为身患多种疾病,年轻时一直未能生育,直到54岁才怀上宝宝。

生育手术时婴儿的头部被卡住,险些一尸两命。

主刀医生及时用产钳将婴儿取出,好在最终母子平安。

母亲这个角色,确实是因孩子才存在的。

愿意成为母亲,本身就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更不用说抚养孩子长大成人。

常常听到有人说:“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但这份刚强是被多少痛苦磨出来的,却很少有人重视。

或许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因为工作的忙碌很少关心母亲,或者离家太远甚至鲜少打一通电话嘘寒问暖。

但妈妈们始终会在那里,她们曾用生命呵护着孩子来到世间,再一点点长大。

她一点点老去,而你,可能还没给过她一个主动的拥抱。

但这个拥抱在她看来,也许无论何时都来得及。

谈心社,这是20多岁年轻人深夜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