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长腿美女为什么这么稀少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5-08 00:30 跟贴 13970 条
我们的腿,真的是全世界最短的吗?

夏天要来了,又到了人类展示双下肢的季节。

从健身房里挥汗如雨的减肥塑形,到出门前苦思恶想的服装搭配,再到各种坑蒙拐骗的摄影技巧,无不昭示着人们对修长双腿的向往。

不过,上网久了,那些“身高160腿长106”的鬼话听多了,对现实世界的认知常常容易出现偏离。超模的大长腿终究可遇不可求,而就全球范围而言,中国人也似乎不是以长腿而闻名的民族。

到底我们的腿长处于什么样的水平?腿的长短在人们的心目中,有着哪些意义?如何才能逆天改命,拥有更长的腿呢?

中国人的腿短吗

严格地说,“腿长”在解剖学上的定义,应该是大腿的股骨+小腿的胫骨的长度。可惜的是,在人还活着的时候,这个数值是很难测量的。

因此,人类形态学家设定了很多估算腿长的方法,下面我们介绍其中常用的一种。躯干挺直地在椅子上坐好,量取座位到头顶的高度,称之为“坐高”。坐高代表躯干的长度,而用身高减去坐高,大致就代表腿的长度。

剑桥大学的一项研究调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群体,统计了各种族的坐高比(坐高占身高的比例),结果发现,澳大利亚原住民拥有相对最短的躯干和最长的腿。随后接着的是非洲居民,之后是欧洲居民,而垫底的是亚洲居民。澳大利亚原住民的坐高比不足48%,而亚洲居民的坐高比在54%以上,普遍拥有躯干长、腿较短的身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2017年8月5日,河南洛阳,某水世界乐园邀请了一组长腿外籍美女,引起众多游客注目。/视觉中国

另外,亚洲人膝内翻(俗称O型腿)的概率也更高,2013年一项调查显示,20-40岁的亚洲健康人中,有35%的人有轻微O型腿的问题,在双足靠拢站立的时候,他们的膝盖内侧无法互相触碰;而与此相比,白人健康人O型腿的概率只有24.5%。虽然轻微的膝内翻程度不严重、不至于产生病痛,但在视觉上,却明显缩短了腿的长度。

直腿与O型腿视觉效果的比较。/Fahd Benslimane

就算在亚洲内,我们的腿长也不乐观。根据国家标准《中国成年人人体尺寸》的数据,中国成年人的马氏指数(腿长/坐高×100)平均约为84,男女均属于亚短腿型。而在日本,虽然女性大部分也属于亚短腿型,但男性的马氏指数达到85以上,属于中腿型。

也就是说,中国人普遍腿短确实是事实,但为什么呢?

决定腿长短的,固然有种族和遗传因素。1994年美国的一项调查发现,在身高差不多的情况下,黑人的躯干就是比白人的短、腿就是要更长。如今,遗传学家们也已经发现了不少与腿骨生长有关的基因。不过,除了先天的因素外,后天因素对身材比例的影响也很大。

大量关于腿长与早期生活环境的研究显示,儿童生长发育期间健康状况欠佳、饮食不足、重体力劳动、不良的家庭环境均会显著减少腿部的长度。

2017年9月28日,浙江嘉兴。在同龄人身高已经达到1.5米的时候,13岁的地中海贫血女孩,身高只有1.28米,体重20公斤。/视觉中国

2008年,香港大学的研究人员在广州地区调查了近万名成年人的腿长和早年成长环境,发现,儿童时期的生活条件不会影响一个人的坐高,但是可以改变他的腿长和身高。那些家庭较为富裕、父母受过较好教育的人,腿明显更长。

正因如此,战后经济繁荣的日韩,人民的身高才能率先起飞,长腿欧巴才有了诞生的土壤;而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城市地区的年轻人的腿长也开始了奋力的追赶。

2013年的数据显示,20-25岁城市男女青年的腿比1979年时的同龄人分别要长1.98厘米和1.41厘米,其中小腿长度的增长特别显著,腿占身高的比例也明显变好。按照马氏指数分型的话,城市年轻男女的腿型已经从亚短腿型升级成了中腿型。

2018年1月25日,南京秦淮河边,几名女性不畏严寒在雪地上练习瑜伽。/视觉中国

这样的进步虽然可喜,但是,并不是每个中国人都有生活在城市地区的优越条件。

2009-2011年中国健康与营养调查的结果显示,2-12岁的儿童,也就是00后的孩子中,依然有20%以上的人处于低体重的营养不良状态,其中以农村家庭和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情况最为严重。

2011年11月,国务院正式启动了“农村营养改善计划”,向试点的贫困县初中以下的儿童学生提供每天每人4元的营养补助。这些孩子中的很多人原本每天都是要饿肚子的,因此营养餐的效果很显著,2015年试点学校孩子的贫血率已经从2012年的17%下降到7.8%。

然而,营养改善计划覆盖范围还不够广,而截至2017年下半年,在提供营养餐的学校里,也只有近一半能够基本满足学生营养需求。

人人都爱大长腿

几乎所有人都喜欢长腿身材,而这是为什么呢?

在注重外形的现代社会,短腿的人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因为他们一不留神,可能就会掉到审美鄙视链的最下层。

2010年,全球多所大学联合进行了一项研究,调查27个国家人民对腿部比例的喜恶情况。尽管这27个国家来自天南地北,文化背景不尽相同,甚至还包括拥有遮蔽传统的穆斯林国家,但所有人的审美都是共通的:无论男女,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将腿较长的人形剪影作为“最具吸引力”的答案;同时,他们都给短腿的剪影给出了较低的评分。

中国也在这27个国家的名单之内。虽然在近现代以前,由于主流文化的压抑,中国的人体美长期处于低迷状态。在欧洲发明高跟鞋和靠踮脚作弊拉长下肢的古典芭蕾时,我们的祖先还穿着连身的宽袍大袖忙着缠脚。

2017年11月5日,山西省阳城皇城相府内,穿着马褂、汉服等传统服饰表演民乐的演员们。/视觉中国

直到改革开放后,人们爱美的天性才得到了解放。女性飞快地换上了高跟鞋和短裙,而男性也西裤皮鞋上身,大家都很努力地把裤腰带往上提,企图让自己的腿显得更长一些。

不仅成年人喜欢长腿,就连孩子也不例外。2002年波兰的一项调查研究发现,大约从9岁开始,儿童就会产生对修长身形的偏好,开始嫌弃短腿的人形模型了。

作为这个星球上最实际的动物,人类会有这样的审美偏好,当然是有物质和生理基础的。

正如刚刚所说,人的腿长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反映童年的生活条件及经济状况。另外,2010年北大的调查研究发现,不管来自城市还是农村,腿越长的人,就越有可能接受过高等教育、拥有更高的收入。

2013年10月18日,重庆,首届矮小人招聘会举行,希望帮助身材矮小的人找到和普通人一样稳定有保障的工作。/视觉中国

换句话说,腿比较长的人,更大概率会拥有较高的社会经济地位。这个规律,在别的国家地区也得到了印证。2001年的调查发现,墨西哥裔美国人的腿长与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息息相关,家境富裕的人的腿明显比中低收入的人要长,尽管他们躯干长度的差异无几。

另外,腿的长短,跟健康也有紧密的联系。

2005年,天津一项针对儿童的调查发现,腿身比越小、腿越短,提示患代谢紊乱的机会越大。这种代谢障碍很可能会持续到成人阶段,令短腿的孩子长大后更容易发胖、罹患糖尿病及心血管疾病,过早死亡的概率也会更高。

而腿较长的人,运动能力会更好,对女性而言,更长的腿还可能预示着更宽的骨盆,从而可以降低将来难产的风险。2016年,日本的一项调查显示,腿身比略高于平均水平的人,健康状况更好,并且具有更高的生育潜力,他们的后代数量也更多。

2017年5月20日,北京三里屯太古里,男性摄影爱好者们为一名外形靓丽的年轻女孩拍照。/视觉中国

儿童早期是腿部增长最快速的时期,到了青春期后,上半身的增长开始占上风,因此,少年时代往往是一个人一生中腿部比例最好的阶段。

因此,如果担心孩子的腿长,那最好早观察早干预,等孩子十六七岁了,虽然可能还在长个子,但很可能只有上半身在长了;如果你幸运身为一个长腿者,那么请关爱周围短腿的人吧。很多人在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就已经错过了长腿的关键时期,真的很无辜。

短腿如何变长

接下来,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到底多长的腿才是最美的呢?有研究认为,在大众的眼中,比例超出平均水平5%左右的腿是最具有吸引力的。按照中国人的腿长资料换算一下,比例最讨人喜欢的腿,马氏指数(腿长/坐高×100)应该处于87~91之间。

2011年,一线城市地区的调查显示,有74%的女大学生、63%的职业女性对自己的腿长和腿型感到不满意。重新投胎是不可能的了,为了达到令人艳羡的视觉效果,人们研究出了许多方法来拉近梦想与现实的距离。

2018年4月11日,成都,第四届中国空乘招募大赛,来自全国近百名选手。/视觉中国

这些方法中,最常见的,当然就是高跟鞋。2010年,北大的一项研究调查了北京市女大学生穿高跟鞋的情况,结果显示,有74.1%的人会因为美观和提高自身气质的需要而穿高跟鞋。尽管大部分人表示高跟鞋穿久了足部会有明显不适和疼痛,但依然有42%的女生会为了美丽选择继续受苦受难。

根据《全球高跟鞋行业2018调查》的预测,在未来的五年内,中国的高跟鞋市场将保持20%的增长,轻松跑赢GDP。中国女性这么努力,相比之下,男人们就显得有些太不求上进了。

平均而言,男性的腿身比更好,但在实际生活中,大家观察到的往往是截然相反的结果:长腿的女性满大街都是,而长腿的男性却寥寥无几。

2017年10月13日,浙江省舟山市的东海音乐节开唱,一对男女歌迷在寒风中站立着。/视觉中国

原因何在?由于下半身的生理结构,男性穿裤子的时候,裆部会比较低,因此显得腿短。

另外,与更热衷经营外形的女性不同,大多数男性对自己的身型保持了无欲无求或是自暴自弃的淡然心境。女人可以顺理成章地穿高跟鞋,但是爱穿内增高的男人却很难被世界温柔以待。

许多年前,黄晓明就因为老是穿着被戏称为“汗血宝靴”、内有乾坤的白色高帮鞋而被网友取笑。2018年了,他对这款鞋子依然保持着忠贞的喜爱。尽管他选鞋的品味有待斟酌,但是作为偶像明星,为了更上镜而放弃舒适度坚持内增高的行为,还是很敬业的。

2018年1月8日,上海,黄晓明脚踩白色高帮球鞋出席活动。/视觉中国

另外,胖瘦粗细也能影响腿的视觉长度。在伦敦时装周等标准严格的秀场,不仅要考核模特的身高、腿长,还会有对模特大腿周长的要求。因此,如果腿短,不如试试减肥锻炼吧。

鞋子、服装的修饰和减肥,都是非常温和的手段。对于那些愿意为美走钢索的人来说,他们还有更多血腥的选择。

其中最极端的一种,就是大名鼎鼎的断腿增高术。这种手术故意将腿骨打断,然后将断端两侧往相反的方向牵拉,希望新长出的骨头能够填补上缝隙。效果很惊人,手术者术后常常能长高5-10厘米。

2014年2月8日,杭州,艺考。一名考生在穿袜子换高跟鞋,脚下还要裹上一块增高垫。/视觉中国

然而,由于这种手术的风险非常高,在多起致残案例的报道后,2006年10月,中国卫生部明确禁止以美容为目的进行断腿增高术。理论上说,只有那些有严重长短腿等问题的畸残病人,才可以接受这种肢体延长手术,不过,由于监管困难、惩戒不力,在私立或小医院,依然有人铤而走险。

除了断腿手术外,整形医生还有别的围魏救赵的手段。腿部的观感,很大程度上还要取决于腿直不直。目前,国内医学期刊已有不少如何用手术修饰腿型的报道,仅仅靠抽脂和脂肪移植,就能解决各种罗圈腿,从而营造出直腿的美感。

三个求医者,脂肪移植修饰腿型的术前术后图对比。/Fahd Benslimane

虽然我们不能坐时光机改变童年的自己,但是以上的补救方法,已经足够让人的双腿在视觉效果上拥有明显的改变。即使以上的方法都不适合你,那也不用着急,永远还有最后一个方法:打开手机,忠诚的P图软件一直在等你。

参考资料

[1] Barry Bogin, etc. Leg Length, Body Proportion, and Health: A Review with a Note on Beauty.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10, 7(3), 1047-1075

[2] J.M. Tanner, etc. Increase in length of leg relative to trunk in Japanese children and adults from 1957 to 1977: comparison with British and with Japanese Americans. Annals of Human Biology . Volume 9, 1982 - Issue 5

[3] Barry Bogin. Leg Length, Body Proportion, Health and Beauty. Human Growth and Development (Second Edition) 2012, Pages 343–373

[4] C M Schooling, etc. Are height and leg length universal markers of childhood conditions? The Guangzhou Biobank cohort study.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and Community Health. Vol. 62, No. 7 (July 2008), pp. 607-614

[5] Prince M, etc. Leg length, skull circumference, and the prevalence of dementia in low and middle income countries: a 10/66 population-based cross sectional survey. Int Psychogeriatr. 2011 Mar;23(2):202-13.

[6] Gongshu Liu, etc. Association between leg length-to-height ratio and metabolic syndrome in Chinese children aged 3 to 6 years. Preventive Medicine Reports. Volume 1, 2014, Pages 62-67

[7] 方晋, 等. 应用大数据平台对贫困地区农村学生营养改善绩效评估. 中国学校卫生. 2018年4月第39卷第4期

[8] Fahd Benslimane. The Benslimane's Artistic Model for Leg Beauty. Aesthetic Plastic Surgery. August 2012, Volume 36, Issue 4, pp 803–812

[9] Agnieszka Sabiniewicz, etc. Development Study on Leg-to-body Ratio Preference. Collegium Antropologicum. Vol 39, No 3 (2015)

[10] 王冰玉, 等. 大学生高跟鞋的使用情况和影响因素初步研究. 中国社会医学杂志. 2013年01期

[11] Global QYResearch. Global High Heels Market Professional Survey Report 2018. 2018-03-29

[12] 穆荣荣. 中国20-25岁城市成年人身体形态特征及年代变化特点.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课研究所. 2017

[13] 邓天杰, 等. 论中国人体美学的嬗变. 哈尔滨学院学报. 2011年6月第32卷第6期

[14] 刘乾坤, 等. 自体脂肪移植联合吸脂矫正轻度膝内翻畸形. 中国美容医学2017年7月第26卷第7期

[15] Gautam M. Shetty, etc. Factors contributing to inherent varus alignment of lower limb in normal Asian adults: Role of tibial plateau inclination. The Knee 21 (2014) 544–548.

[16] Kiire S. Effect of Leg-to-Body Ratio on Body Shape Attractiveness. Arch Sex Behav. 2016 May;45(4):901-10.

作者:伍丽青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