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百慕大"什么样?有人亲自去了一趟

subtitle 澎湃新闻05-07 00:10
被百慕大种草,要追溯到我的小学时代。那时最受小学生欢迎的书,绝对是《世界未解之谜》系列。水晶头骨之谜、尼斯湖水怪、麦田怪圈、外星人档案……在一个个夜里,我们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这些未解之谜中,百慕大魔鬼三角成了我最好奇的地方。传说中,只要经过这片海域的飞机、货轮、潜艇、游轮全部会罗盘乱转,失去动力,然后永远地从地球上消失了。长大后我决定亲自去一趟,解开童年的谜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百慕大街头狂欢。本文图均为 李遥岑 图

魔鬼三角,真有那么恐怖吗?

我先是去了百慕大三角区的其他两个顶点,迈阿密和波多黎各,风平浪静,一点儿魔鬼的影子也没有。等我登上开往百慕大群岛的游轮时,第一天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

傍晚时分,正吃着晚餐,突然,船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我站起来想走,没想到竟然像喝醉了一般根本走不了直线。窗外暴雨倾盆,大海瞬间变成了一片漆黑,只有闪电偶尔狰狞地撕开天幕。

房间的抽屉一整夜都在自动哗啦哗啦地乱响。我有点害怕,难道传说都是真的?

不知睡了几个小时,第二天迷迷糊糊地醒来,窗外的雷雨没了。前方似乎出现了一小块陆地。人们纷纷走上主甲板,好奇地张望。

船一点一点地接近群岛,离岛越近,海水的颜色越丰富。珊瑚礁将海水映衬出宝蓝、湖蓝、浅绿、碧绿、明黄等童话般的色彩。一串串迷你小岛浮在海面上,远处的大岛植被青翠茂密,隐约能看见一片片雪白的屋顶掩映其中。虽然我见过无数的海洋,但是百慕大的海,依旧美得令人叹息。

深蓝浅蓝的海水,古怪嶙峋的石头围城的小海湾,悬崖顶上长满了仙人掌。

百慕大的国庆节怎么庆祝?

到达的第二天,是一年一度的“百慕大日”,每年的这天都要在首府汉密尔顿举行盛装游行、阅兵式和马拉松。

游行那天,居民们天不亮就四面八方地赶来,沿街扎起帐篷,支起烤架,带着座椅板凳,锅碗瓢盆,摆上西瓜可乐,悠闲地烤起了肉排香肠。

我有点迷惑不解,不就是看个游行吗?怎么有了安营扎寨一辈子的感觉。

直到游行开始,我才知道,我错了。

他们的游行可以从中午一直持续到晚上,一个队伍走过,人民就开始伴着音乐当街起舞,跳上半个小时,回到帐篷里吃吃肉喝喝酒,再等着下一个队伍的到来。

虽然在当地人的热情招呼之下,我坐上了主席台的黄金看台位置,但是看了两个小时,只走过三支队伍后,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慢悠悠的海岛节奏了。

“百慕大日”游行的粉红女子军团

百慕大日已经有100多年的传统,最初是为了庆祝维多利亚女王的生日,但随着百慕大脱离殖民地身份,获得了自治权之后,这个节日就变成庆祝本国文化和遗产的盛会。在传统中,这一天也意味着百慕大的冬天结束,夏天正式拉开了帷幕,人们会在这天开始驾船出海,男士也可以正式穿上有特色的“百慕大短裤”。

西装配短裤,百慕大的Dress code

前段时间,在一个百慕大政府和中国公司签约合作区块链项目的新闻下,很多中国网友被惊呆了,问为什么在这么正式的场合,竟然有人上面西装,下面短裤?

其实,这就是百慕大的正式商务套装啊!

在百慕大的大街小巷,你随时可以看见男士们上身领带、衬衣、马甲、西装一丝不苟,下装却穿着一条色彩缤纷跳脱的短裤,一双深色到膝盖的长袜和锃亮的皮鞋。还有些老绅士戴着墨镜、礼帽、拿着礼杖走在街头,范儿十足,像从时尚杂志上走下来的帅老头。

街头随处可见西装配短裤的商务人士

二战时期,百慕大的服装及布料短缺,但是银行职员又很需要一身体面的衣服。于是两家最大银行的总裁们一商量,让裁缝仿照英国陆军的服装制式,给每个员工缝制了两条短裤,再配上长袜皮鞋作为制服。战后,短裤又从沉闷的色系变成了五颜六色的热带色系,并在全国受到了欢迎,渐渐成为了商务正装,连奥运会入场式上,男运动员们都穿着国旗红色的短裤骄傲入场。

百慕大的粉红少女心

小时候我想象中的百慕大,应该是阴森诡异的。可是当我置身其中,却被百慕大弄得少女心炸裂,感觉进入了童话公主的世界。因为百慕大人,真的太爱粉色了。

目之所及处,建筑是粉色的,公交车是粉色的,买的车票是粉色的,男人的短裤是粉色的,出租车是粉色的,教堂是粉色的,就连沙滩,都是粉色的!

汉密尔顿随处可见的粉色

之前去过以粉红沙滩著名的巴哈马,也偶遇过巴巴多斯的粉红沙滩,所以我本来是对这个沙滩没什么期待的。但是当我走在百慕大的horseshoe bay的木栈桥上,一个粉色的海湾慢慢向我打开的时候,心里突然变得好温柔。

远处是层层叠叠色彩的海洋,近处是清澈见底的浅水,轻轻覆在细软的粉色沙粒上,让粉色的饱和度更高了,比之前看过的粉色沙滩都要略粉一筹。天、地、海、沙渐变交织在一起,无边无界,像走入了梦境。

最特别的一点是,百慕大怪石无数,各种形状的石灰岩突然就从海中拔地而起,所以,和其他海滩的直白美不同,在百慕大,海景丝毫不会乏味,温柔中分明透着奇幻。

在悬崖顶俯看粉红沙滩,粉红沙滩的成因在于当地近海一种有孔虫的遗骸混合了白色的珊瑚粉末,形成了奇特的色泽。

最可怕的是什么?

我坐公交车时无意路过一片野海湾,它们被这些怪石全团团围住,形成了一个个天然的游泳池,十分有趣。我激动地下车,直奔过去,原来这里一个海湾连着另一个海湾,中间由石头隔开,像一个个私密小包间,当地人一家包场一个,游泳、浮潜、烧烤,玩得不亦乐乎。

我在一个带溶洞的小海湾里玩的时候,突然看到洞里的海水里飘着一个色彩艳丽的“充气玩具”。好奇心促使我走过去,这个玩具是透明的蓝紫色和粉红色,中间充了气,下面还有许多紫色的长长的穗子。

我好奇地捡起来,放到手心里,突然一个当地人惊惶地大叫,让我快扔掉。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的手立马感到了一阵烧灼般的剧痛。

礁石包围中的天然小泳池

我赶紧把那个玩具甩到了沙滩上,仔细观察,它的穗子竟然还能蠕动!是活的!

我的手又红又肿,仿佛被蜇了一般。

赶紧谷歌,原来这个“玩具”叫僧帽水母,它的穗穗上有大量的刺细胞,刺细胞中有毒素。世界各地有很多游泳者,因为被蜇后引起剧痛或呼吸道水肿,最后溺水而死。

一阵后怕,多谢僧帽水母不杀之恩,好在我接触时间短,手指在两天后终于不怎么痛了。后来看到僧帽水母,我都小心翼翼地绕着走。

如果说百慕大有什么可怕的经历,这大概是唯一一个。

蜇伤我的僧帽水母

从死亡碧海,到遍地黄金

欧洲人曾经固执地认为,“直布罗陀以西是世界尽头的无底深渊”,百慕大三角区成为了他们心中神秘的“死亡碧海”。如今,我在博物馆里看到了一张沉船卫星地图,用现代科技来看,曾经的魔鬼诅咒,原来一目了然,每个沉船的地点,都存在着大量的暗礁。

这个被西班牙人称为“幽灵岛”、“魔鬼岛”,令水手们闻风丧胆的地方,其实并没有诅咒存在。在航海技术不发达的风帆时代,频繁的风暴,遍布的暗礁,和无动力帆船最害怕的“马尾藻海”,让这里成为一个航海家的坟墓。

圣乔治古城一处废弃的教堂

总有勇敢者克服了死亡的恐惧,不断地开拓未知的疆域,总有人在这个风暴肆虐没有淡水的禁忌之地,顽强地一代代繁衍下去,并在绝境中找到了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如今的百慕大,已成为世界著名的金融离岸中心,人均收入世界顶尖水平,用遍地黄金形容并不为过。

我在建于1612年的圣乔治古城里,遇见了一对纽约的老夫妇。他们当年在百慕大相识相爱,蜜月地点也选在了这里,有了孩子后,又带孩子来度假。如今女儿大了,也深深地爱上了百慕大的美丽,竟然跑来这里开了一家客栈,老夫妇笑着对我说,他们打算在这里买一处海边的房子,天天看着窗外的海,相伴终老。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