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人到50学会放权,带女儿出镜露温情,只身上阵化解百度危机

subtitle AI财经社04-16 12:11 跟贴 4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他已理解并接受这个时代的规则:作为一个互联网巨头的领袖,很多时候,他需要把自己拍扁树立人设,变成一张名片、一个logo和一个扩音器。

作者 | 郑亚红 编辑 | 严冬雪

来源|AI财经社(ID:aicjnews)

中国新经济领域最有腔调的深度媒体

因为泄漏用户隐私,大洋彼岸的小扎陷入泥淖之中。

这场丑闻涉及美国总统大选,极大挑逗了媒体和公众的神经,质疑像密集的飞镖,将Facebook定在了企业道德和法律的案板之上。

为表诚意,扎克伯格选择了最为传统的方式“赎罪”:在多份英国报纸上大登广告,连续两天接受国会质询并全球直播。

小扎对于处理这类危机游刃有余,全球直播的听证会效果喜人。听证会期间,Facebook的股价回升,一度上涨5%,创两年内涨幅新高。

值得玩味的是,这场美国互联网巨头的年度道歉仪式,因为其涉及的用户隐私和技术伦理等问题,直接投影到了当代中国互联网创业环境。

就在Facebook为扑灭这场没有包住的火焰而焦头烂额时,北京的论坛上,李彦宏说出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中国人对于隐私问题比较开放,他们愿意通过交换隐私而获得便捷、效率和安全。”

1

相比于扎克伯格,李彦宏面对媒体的情商槽点颇多。

百度这样一家公司,其搜索业务在国内几乎处于垄断地位。当李彦宏以创始人的身份如此讨论隐私,无疑是将一支点燃的香烟扔进了铺满汽油的仓库,瞬间引火上身。

庆幸的是,最后,这场火仅仅停留在口诛笔伐上,减掉了李彦宏一年多以来辛苦经营的印象分,除此之外百度毫发无伤。

李彦宏的耿直语录还不止如此。上个月,Uber无人驾驶致死案引发全球关注,作为国内第一个坐着无人驾驶上了北京五环的人,李彦宏用“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就是新闻”来解释人们对此案的过分关注和紧张,强调无人驾驶的安全性,并称“预计未来3-5年,无人车就会进入到开放道路上行驶。”

接受国会质询时,小扎说,对于Facebook这样从大学宿舍成长起来的互联网公司,发展的过程中肯定是存在很多问题的,需要时间。

有参议员问他:是不是只有美国才能诞生这样的公司?扎克伯格迟疑了一下,答道,“中国也有很多互联网巨头”。

起于宿舍,或中关村十平米的摊位,或西湖边上的民居,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创业故事之传奇,跟美国梦比起来,有过之无不及,其间“成长”故事亦精彩纷呈。

与Facebook相似,百度曾经深陷科技公司技术伦理的漩涡中。当年的血友吧、魏则西事件像病毒一样攻入了百度的五脏六腑中。李彦宏遭受了创业以来最大的声誉危机。

@视觉中国

雪上加霜的是,百度的声誉危机与其在战略上的转弯同时发生,阵痛期内,其市值被另两个巨头甩开好几个身位,给李彦宏留下一只落寞的背影。

李彦宏现在有了一个对标。大洋彼岸的小扎,比他年轻十六岁,以社交起家,相比技术出身的Robin李,小扎深谙互联网和现实世界。关于如何道歉,如何制造个人IP,小扎简直是一个完美的学习榜样。

相比于榜样动不动就公开道歉,李彦宏倾向于在狂风暴雨到来时,保持沉默。2011年,百度市值一度成为全国最值钱的互联网公司,李彦宏成为内地首富之时,寒潮随之到来:百度文库侵权闹得沸沸扬扬,竞价排名也遭到业内讨伐,面对一切,李彦宏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为了百度的对外形象和业务宣传,李彦宏跑断了腿:身兼PR和代言人多重身份布道、牺牲肉体愉悦甚至拉来女儿站台……

在他的努力下,百度赢回了一些信任和正面声音。他已理解并接受这个时代的规则:作为一个互联网巨头的领袖,很多时候,他需要把自己拍扁树立人设,变成一张名片、一个logo和一个扩音器。

2

两会期间,李彦宏和周鸿祎的合照被后者发到了社交媒体。曾经掀起搜索大战的两个对头,在新时代大厅里握手言和。大佬的关系和处事风格,背后往往还是利益的驱动力。

被人民想念的周鸿祎的确很久不出现在公众视线里了。从PC过渡到移动互联网时代,360跟百度遭遇了同样的困境。周鸿祎几乎闭关三年,称“半点满意的感觉都没有”。

出关后,他刚带领360借壳上市,连续创造了18个涨停后,水滴摄像头事件爆发,舆论指责和追问将他围困其中。

红衣教主将这归结为有意识的碰瓷,有组织的营销。恍然间,他终于意识到树敌太多不好,而结识朋友很重要。

李彦宏和周鸿祎在两会上的合影。图片来源于网络

周鸿祎去年跟媒体说,自己在努力交朋友,乌镇的饭局上他跟李彦宏碰了好几杯。马化腾还现场教起行酒令,在座大佬把“我爱你”像击鼓传花一样,绕着圈说了好几轮。相亲相爱的画面让人误以为闯进某微商代理的宣讲会。

变也要遵循基本法。李彦宏日子难熬,作为创始人他要起带头作用。但李彦宏不可能变成周鸿祎这样的社交icon。技术男出身的李彦宏,早年或现在都直接表达过自己“不擅长搞关系”,也“很难跟别人成为朋友”。

“李彦宏是一种西式的管理风格,把每个人都当成下属,不江湖,所以有时候让人觉得单纯,有时候让人觉得冷漠。”一位跟随李彦宏多年的百度前高管接受《环球企业家》采访时如此说道。报道中称,当年百度副总裁俞军提出离职后,李彦宏曾多次挽留,希望俞军提出条件怎么样才不离开,有人建议应该由他自己来向俞军开出条件以示诚意,但李彦宏的回复是:如果他拒绝了,我多没面子?

直到现在,参加公开演讲的李彦宏,谈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时,都像个学者一样侃侃而谈;但到了打趣和抛段子环节,他还是会因为紧张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这种有教养的疏离感,也许来自精英主义的分寸感,也可以理解为他本性内敛。

1987年,李彦宏以山西阳泉市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北大,后来出国留学,又放弃华尔街的职业生涯归国创业。李彦宏优秀得一直就像隔壁家的小孩。再加上长相周正,多年来他给以人低调内敛、高级精英的印象。

他一向克制冷静,即使对于自己的太太马东敏,也只在澄清两人感情传闻时会放出恩爱合影。言辞间理性总是多于感性,被问起当年求爱细节,他略带腼腆地一句话带过,“直接看对眼了”。

他的温情很难通过交朋友释放,成功将他解构的是女儿Brenda。这个企业家是一个“女儿奴”,面对骨肉,沉闷寡言的理工男也能化成绕指柔。

2018年除夕夜,一个穿红裙的圆脸小女孩依偎在李彦宏的肩头,对他撒娇:“我想把这些都送给大家,老爸你买单。”站在一边的厂长,满眼宠溺,一脸温柔。

睿智温和的父亲,古灵精怪的女儿,百度拍的这支拜年广告片取得了意外的好效果,不仅将百度新产品和重点业务推出去,抢占了这一天的流量和话题,R&B父女还赚足了一波好感,有人在评论区直接给厂长颁发了新一代“国民岳父”的称号。

近两年,Brenda频频出现在公众视野,这个看起来10岁上下的小姑娘,有一张可爱的苹果脸,一双长腿,完美遗传了父母的优点。

2016年,李彦宏参加真人秀《越野千里》,节目里总裁下了泥沼泽,剥了牛皮,被直升机甩着飞,简直像参加一场中年版变形记。

就在Robin被折磨得快哭出来的时候,节目组适时地让他看了一段Brenda的视频。视频里,小姑娘念了一首《在佛兰德斯战场》,把老父亲听得泪洒现场,直言“想女儿,想回家了”。

后来Brenda替父出征,出席了该节目的发布会,在一众明星和长枪短炮投射来的闪光灯中落落大方;2017年的百度Summer Party上,父女俩又合作了一曲吉他弹唱,氛围十分好。

Brenda让外界终于看见了李彦宏更温暖、更接近普通人性的那一面。有人问他,在百度倒闭、女儿出事、死亡中选一个人生中最害怕的事是什么,李彦宏选了女儿,他的理由是死亡是谁也无法避免的,而其他事情都是可以改变的。

3

2018年开年,李彦宏登上《TIME》杂志亚洲版封面。这份美国名刊,第一次用中国企业家和互联网科技人物做封面。在李彦宏头像旁,他被贴上了“the innovator(创新者)”的标签,这对科技从业者而言是一份值得骄傲的赞誉。

李彦宏成了“帮中国在21世纪赢得胜利”的图腾,这让许久没有听到大众正面声音的百度昂扬了一次。

这是一次必要的封面。

登上时代周刊的李彦宏。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6年1月,血友吧、魏则西事件将李彦宏和百度钉在了罪恶的十字架上。骂百度和李彦宏成了科技圈和社交圈的政治正确。百度楼下时常有人拉着横幅大声咒骂,或者直接打来电话敲诈,百度的员工在社交平台上坦言:很抬不起头。

身为创始人的李彦宏,更是成为这个事件的靶心。在金字塔尖上做了一辈子优等生的李彦宏,在一波波批判声中被形容成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和“吃着人血馒头的资本主义家”。

直到5月,慢了好几拍的李彦宏才在公开信里反思,承认“对短期KPI的追逐使公司与用户渐行渐远”。

道德困境之下,这位PC时代王者内在的焦虑更为迫切:三年前,在新时代的集结号声里,它迟到了。2013年,李彦宏发现,BAT三大巨头中,百度是唯一一个移动互联网的浪潮里掉了队的。

事后,他不止一次向媒体坦诚,是自己的保守错失了这次浪潮。早在2002年的时候,就有人跟他讨论过移动互联网,只是那时候他觉得“手机有什么好重要的,这么小的屏幕,那么慢的速度,每个字节都要为它付费,所以我们觉得我们不ready。”

甚至到了2012年,移动互联网已经搅动整个业界,腾讯有微信,阿里有手机淘宝,李彦宏还在当年的百度联盟峰会上将其形容为“酒驾”,“很刺激,但是很危险。”

2013年,百度才终于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做出了第一个大动作,以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随后又在O2O领域砸进去200亿。

彼时,移动端APP分发市场已被瓜分殆尽,这场迟来的布局结果并不尽如人意,两年间百度利润率从53%下降到29%。而百度外卖和糯米也早已不复存在,前者在今年成了阿里全资子公司饿了么的一部分。

被浪潮抛弃的焦虑萦绕在优等生的心头,李彦宏说“那两年我都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完蛋了,我是不是就被移动互联网淘汰了。”最迷茫的时候,李彦宏成立了深度学习研究院、挖来世界顶级科学家吴恩达和张亚勤,前者已在2017年离开百度。

当时,李彦宏仍以为只要做好技术和管理,就能免于被淘汰,却终究淹没在信誉危机里。2016年,百度收到了一份自2005年上市以来最差成绩单:总营收101.61亿美元,同比增长11.9%,全年净利润为16.75亿美元,同比减少67.77%。

不管是为了业务,还是公司形象,李彦宏必须要做出改变。

4

陆奇来了。

2017年1月,原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空降百度,成为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董事会副主席。

陆奇与李彦宏识于微时,他早年经历与李彦宏颇为相似:复旦大学计算机专业学霸,后出国留学。只是最终陆奇留在美国工作,李彦宏回到中关村创业。

陆奇的到来,加速了李彦宏在组织架构和人事上的整理,百度很快就进入了轰轰烈烈“拨乱反正”运动中去。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陆奇对百度的业务线、人事线和投资线三条脉络进行梳理。

伴随而来的是一批副总裁级别以上高管相继离开。曾被视为百度无人车“四大护法”的吴恩达、王劲、余凯和倪凯悉数出走,纷纷投身于相关领域创业,站在了百度的竞对面。一向温和的李彦宏,甚至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其前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告上了法庭。

进入2018年后,百度副总裁邬学斌,百度地图事业部原总经理李东旻先后离职。

有人离开也有加入进来,2018年年初,三位世界级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家Kenneth Ward Church、浣军、熊辉加盟百度研究院,而百度研究院体系还新增两个分支——商业智能实验室和机器人与自动驾驶实验室。

“百度风投”作为独立的投资机构成立,2017年投出近20个项目,清一色几乎都是人工智能项目。此外,百度还相继投下蔚来汽车、威马次汽车等新能源造车新势力,其中领投威马汽车10亿美金B轮融资。

推动人工智能战略的同时,李彦宏的个人管理风格也变得更加开放。

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李彦宏乘坐无人车来到现场,并发表演讲。@视觉中国

在百度的内部信中,李彦宏袒露心声,“从现在起,我们要鼓励开放沟通,容忍张扬的个性……实际上那些有棱有角的人,那些说话更冲的人,那些有些个人’臭毛病’的人,我们要让他们在大的平台上有发挥的机会。”

对于陆奇,百度内部评价极高,聪明、认真、方向感明确、做事果断。有百度内部员工告诉AI财经社,陆奇来了之后,整个公司风气更加正,同事谈工作开门见山,有一说一,祛除了很多过去冗杂的人情寒暄,提高了部门间沟通效率。

李彦宏对陆奇的评价则是:“陆奇比我更懂人工智能,有非常强的技术能力,又有很强的管理能力,并且工作极其玩命。”

“工作狂”陆奇每天早晨6点抵达百度总部办公,一直工作到深夜才离开。他加入百度后,很多高管的工作方式也随之发生改变。知情人士透露,陆奇加入百度没多久,就将百度总监级别以上的中高层找了一遍,挨个谈话。在日常开会中陆奇会问很多问题,无形中给人带来压力。

陆奇成为李彦宏地的另一个救星,将他从具体的事物中解救出来,曾经直接向他汇报的十几个高管少了一半,仅有六七个。原先向李彦宏汇报的高管,如总裁张亚勤,高级副总裁向海龙、朱光等,全部改为向陆奇汇报,陆奇再向李彦宏汇报。可以说,李彦宏将具体业务全权交给了陆奇。

他不再向以前冲锋在前,事无巨细,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为百度pr,他意识到:“同样的话我说出来和别人说出来起的作用是完全不一样的,我说了大家才会信。”

放下手中大权的李彦宏,跑去五环开无人车,被发了罚单,而后这件事成了一个段子,流传度极广,反倒为无人驾驶起到了间接的宣传效果,他觉得自己没白做。

更多的时候,他出现在演讲台上,据AI财经社统计,自2017年5月底以来,李彦宏参加的公开演讲已超过15场,平均下来1个月,外出演讲两次。

人工智能成为今年两会的热门词之一,身为政协委员,李彦宏更是多次提及,称“三到五年内有望实现无人驾驶,今后可以在高速公路上吃着火锅唱着歌。”

2017年,李彦宏还亲自飞到纽约,参加了《华尔街日报》主办的WSJ.D Live大会,面对华尔街咄咄逼人的投资人,对百度无人驾驶侃侃而谈。而“无人驾驶”,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都是资本市场的一剂强心剂。年产50万辆车的特斯拉,凭借自动驾驶的故事,股价曾一度超过美国汽车鳌头通用。

今年1月,在CES展开幕前的媒体日活动上,百度发布了新版自动驾驶开放软件平台“阿波罗2.0”。

上路测试的百度无人车。@视觉中国

这一切换来了百度投资者和资本市场的肯定。经历了风雨飘摇的2016年,过去这一年,百度的股价回升到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市值稳定在800亿美元。自2017年第二季度以来,百度的股价上涨了34%,其市值增加了240亿美元,相当于一个新浪微博。而去年前三季度,百度的信息流业务也累计为其贡献营收超过10亿美元。

2018年春天以来,小巨头们相继遭遇寒冬,张一鸣的内涵段子被永久关闭,抖音暂时关闭了直播和评论功能,摩拜无奈卖身美团,而美团正和滴滴在无锡血拼。

百度也没有停下脚步,除了手机百度改版,信息流业务发力,百度还在小程序和区块链上继续布局。4月12日,多家媒体发现,百度二度回归“轻应用”,其手机客户端上线了小程序应用——优信二手车,企图重新找回三年前错失的“轻应用”市场。

2018年年初,李彦宏又坐在了极客公园的创新大会上,解剖过去这些年里自己的身心与进退,这是他第五次参加这个活动,他说自己喜欢讲技术,说给懂的人听。

李彦宏似乎知道外界对他的讨论,他慢条斯理地说:“今天的我和十八年前的我到底有没有变化,其实有时候我觉得我没有变,我那个时候想的是什么样的,我现在还是想什么样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