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作诗第一人:倡用白话文的胡适之

团结报文史e家04-16 09:49 跟贴 89 条

胡适是“五四”时期倡用白话文的先驱,他不仅是白话文的倡导者,且是推广使用的躬自实践者,是他第一个用白话文写文章,也是尝试用白话文写诗词的第一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胡适

早在1911年5月,留学美国康乃尔大学的胡适,业已兴趣于“时代变迁对语言和文法影响”的探究,在《如何可使吾国文言易于教授》一文中,公开批评“文言是半死之文字”。1915年秋,他的《送梅觐庄往哈佛大学》诗中,表达了“文学改良”的强烈愿望:神州文学久枯馁,百年未有健者起,新潮之来不可止,文学革命其时矣……

为争取支持者,共图“文学改良”大计,胡适以书信、赠诗、讨论等形式,在留美同学中着力宣扬,虽一时认同者甚少,但并不气馁,“立异”之心坚定不移,请看他的词《沁园春·誓词》,堪称慷慨激昂:

……文学革命何疑!且准备搴旗作健儿。要前空千古,下开百世,收他臭腐,还我神奇。为大中华,造新文学,此业吾曹欲让谁……

《新青年》杂志

胡适发现,文化界名流、上海《新青年》主编陈独秀的文章中,也有文学革命之主张,与自己所见略同。这使他又惊又喜,虽无往来而视为知音,去信表述了创造新文学的愿望及方略,后又寄去了《文学改良刍议》一文。

此前,胡适的“文学改良”说里,只是称“文言是半死之文字”。1916年夏天的一篇日记里,进而提出“当前文学当以白话文学为正宗”,即以白话文替代文言文:“今日之文言,乃是一种半死之文字,今日的白话是一种活的语言,白话可产生第一流文学。文言的文字可读而听不懂,白话的文字既可读,又听得懂。凡演说、讲学、笔记,文言决不能应用。今日所需,乃是一种可读、可听、可歌、可讲、可记的言语。要读书不须口译,演讲不必笔译;要施诸讲坛舞台皆可,诵之村妪妇孺皆懂。不如此者,非活的言语也,决不能成为吾国之国语也,决不能产生第一流之文学也。”

围绕白话文与文言文的孰优孰劣,胡适与学友任叔永、唐擘黄、杨杏佛等还有过一次精彩的讨论。

任叔永:你主张写白话小说,文言文就不可取了?

胡适:文言文可读,但听不懂,白话文既可读又听得懂,历史上有过白话小说如《水浒传》等,村夫都能听懂。

唐擘黄:恐有人批评这是鄙俗文学。

胡适:只有俗儒才讲白话俗气。白话不但不俗气,而且优美,更适合大众需要。

任叔永:文言与白话文,到底哪个长处多?

胡适:文言文的长处,白话都具备,白话的长处,文言文未必都有,白话是文言的发展,古今中外,发展代表了进步,当然会胜过前者。

胡适《文学改良刍议》刊登在《新青年》二卷第五号上,陈独秀所加的编者按语,令他大受鼓舞:“今得胡君之论,窃喜所见不孤。白话文学将为中国文学之正宗,余亦笃信而渴望之。吾生倘亲见其成,则大幸也!”

陈独秀
蔡元培

经由陈独秀的推荐,北大校长蔡元培聘请胡适到北大任教,胡适欣然应聘。在他以为,北大是中国最高学府,推行白话文有上行下效的楷模作用,所以是不遗余力言教加身教。

一天讲课时,胡适又在宣传白话文优点时,有个对文言文情有独钟的魏姓同学说:“白话文沉长拖沓,不精练又难能达意,远不及文言文。举例而言,用白话文拍电报用字多,花钱也多。”

胡适笑着摇摇头:“不一定吧,我们不妨作个实际的比试。”他于是讲了这样一件事:行政院的朋友曾发电报来,邀他担任行政院秘书,他不愿从政为官,复电拒绝,用白话写了电报稿,省字又省钱。末了胡适说:“请同学们按照我不愿从政的意愿,用文言文写一份复电,看究竟是白话文省,还是文言文省。”

不一会儿,多个同学说已将电文拟好,胡适让逐个诵读,其中用字最少的十二个字:才学疏浅,恐难胜任,不堪从命。

胡适说自己的电报稿只用了五个字:“干不了,谢谢。”随之作了解释:“干不了”就含有“才学疏浅,恐难胜任”之意;“谢谢”既对友人的看重与推荐表示谢意,又暗示“不堪从命”。由此看来,白话文的精练达意胜过文言文。”同学们都心悦诚服,魏姓同学亦无话可说。

作者: 陆茂清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