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火队长孙宏斌撤退,妻子甘薇成老赖,谁还敢当贾跃亭的大救星?

subtitle AI财经社04-16 09:40 跟贴 21 条

被乐视拖下水的名单上又多了一人,这次是贾跃亭的妻子甘薇。

在为丈夫贾跃亭组建债务小组两个月后,甘薇尽管主持卖掉了部分资产用于抵债,但她并未能摆脱债务的困扰。相反,4月15日,AI财经社查阅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网站获悉,甘薇因拖欠14亿元债务,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此前,贾跃亭已经于2018年1月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如今甘薇再度成为老赖,夫妻俩的团聚恐怕将变得异常艰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甘薇发微博称“白衣惹灰土”

执行信息显示,甘薇应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支付14.03亿元,以及一定数目的违约金、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但她显然目前并没有偿还能力,于是沦为“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老赖”。公布日期为2018年3月7日。

执行信息显示,甘薇失信的具体情形是“违反财产报告制度”,也就是没有主动向法院申报自己的财产,或申报不实。

这场债务中,已经被列入老赖名单的贾跃亭同样被再度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这样看来,甘薇扮演了“陪丈夫当老赖”的角色。

在乐视公开资金链紧绷问题后,贾跃亭、甘薇就进入了永无宁日的财务危机。去年的圣诞节,这对患难夫妻曾在美国短暂团聚,但甘薇在元旦前便立即启程飞回北京,留下微博:“最后一天,使命归来。新年伊始,任重道远。”

2018年元旦后的第二天,贾跃亭发文,将资产处置相关工作全权委托给妻子甘薇、兄长贾跃民。蜗居在美国的贾跃亭,将国内的烂摊子留给了甘薇。

甘薇临危受命,不得不出马应付乱局,成立债务处理小组,在公众面前进入她的贤妻人设。她不断公开发出“我们在想办法”、“我们也很难”的声音,希望获得理解宽延。在1月7日发布的微博中,她称自己的团队在通过以资产抵债和出售资产的方式,实现部分债务的实质解决,将乐视商城核心优质资产作价抵债,并将自己所持的酷派股份售出8.07亿港元用于抵债。

“是非曲直苦难辩,自有日月道分明。白衣惹灰土,只需心如故!”这是甘薇最新的一条微博,发布在3月29日。几句民间小诗,透露出艰难误解给她的压力。

在微博下,有人给她加油打气,称“万千乐迷”在等着贾总“王者归来”。但更多人在表达调侃、嘲讽和愤怒。获得最高赞的是一首打油诗,“孙总百亿来驰援,名声土地一手揽。股价回调齐声涨,却哭项上头已断……且看乐视戏中戏, 奥斯卡上走红毯。”也有人评论:“夫人,18万股东的身家灰飞烟灭,还有心情念你的藏头诗?”

根据法律规定,对列入失信被执行名单的人,人民法院将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其中包括不得乘坐飞机、G字头动车组,在星级宾馆进行消费等。由此看来,由于夫妻二人均无法购买机票,贾跃亭与甘薇很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面临两地分居的尴尬境地。“下周回国”也彻底变成了传说。

白衣骑士孙宏斌撞上黑天鹅

另一个众所周知被贾跃亭拖下水的人,是“白衣骑士”孙宏斌。2017年7月,他以150亿接手乐视,代替贾跃亭出任CEO。在此前,他还屡次表示过对贾跃亭的赏识和山西同乡式的“兄弟情结”,对乐视的总欠款并未提及——已有媒体爆出,这个数字是远远高出150亿的。

号称善于冒险的孙宏斌接盘后,曾动手从人事上“去贾跃亭化”,鼓舞士气,整合业务板块,但由于贾跃亭所持巨额股份被冻结、资金缺口覆水难收等因素,这一切也并未能挽救乐视的颓势。

对贾跃亭、乐视生态模式依然保有好感的孙宏斌,在谈及乐视时曾一度哽咽。2018年3月14日晚上,乐视网发出了他辞去董事长一职的公告。他在当月的融创业绩发布会上直言不讳:“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165亿都亏损了,已经不是‘壮士断臂’,是‘砍头’了!”

乐视大厦将倾,还影响着一些人的职业生涯,比如6年前来担任乐视网副总经理兼乐视TV总经理的梁军。彼时他已年过四十,从联想跳槽而来,未想到踏上了一艘沉没得更快的轮船。据传言称,他升任乐视网CEO后,与孙宏斌相处得并不愉快,临危受命后的种种调整也于大局无补。2017年10月,他卸任乐视网CEO。

供应商还在等还钱

一同被坑的还有数百家供应商。乐视危机500天来,天南海北的供应商们聚集到乐视总部大楼下,喊出“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口号,条幅和帐篷来了又去。在等待、对峙、绝望过后,仍有最后一批讨债者坚守着“阵地”。

距今最近的一次讨债行为发生在4月11日。一张写着“还钱”标语的条幅被几名服务商合力扯开,在大楼下“咔咔”拍了几张照,又迅速被卷起收走。这种摆拍式的讨债行为,某种程度上也是对大厦监管的一种无奈应对。讨债的形式也固定下来:周一到周五“上班”,双休日“休战”回家。

不止一位服务商告诉AI财经社,他们下周二会继续“行动”。

参与过上次行动的手机供应商张元告诉AI财经社,他会在下周二来北京,“我们都是周五回周二去”。来京之后,他们会先找到乐视控股副总裁赵磊谈一谈,“如果没有结果我们再行动”。

不过,AI财经社查阅发现,贾跃亭的哥哥贾跃民和姐姐贾跃芳目前还没有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也许,乐视的债务危机,只能寄托在这两位的身上了。

(文中张元为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