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可:每个人都可以做文化守望者

subtitle 网易艺术04-16 09:40 跟贴 33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朱大可:每个人都可以做文化守望者

中国文化复兴文化再繁荣近年来成为社会热点话题作为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艺术评论家之一在《云论坛》活动现场,朱大可接受网易艺术采访时强调,文化守望和重建的意义比文化复兴更为重要。文化艺术的趣味渗透在生活的所有缝隙,他呼吁每个关注文化的人做点滴行动,分享日常生活中的美学经验,成为中国文化的守望者。让我们一起聆听“中国文化守望者”朱大可独到的文化理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朱大可

比文化复兴更重要的文化守望和文化重建

网易艺术:当今大家都在谈论文化复兴,您如何看待文化复兴这一观念?

朱大可:我觉得现在谈论文化复兴还为时过早。我一直坚持文化守望”的态度,我们先进行守望,努力把它们保存下来,然后再谈“文化重建”,最后才是“文化复兴”。这三步缺一不可。我们现阶段仍处于“文化守望”的阶段,“文化复兴的时期还远没有到来。

网易艺术:您对于“文化守望”和“文化重建”的界定是什么?为什么中国文化复兴的时期还未到来?

朱大可:所谓“文化守望”就是文化继续衰败下去,把文化的根守住。“文化重建”则是对那些已经死掉的,或者受到严重摧残的文化进行修复,这也是很重要的工作,现在已经有人在做,所以现在提出守望和重建是适当的。相对而言,“文化复兴是需要具备更优良的条件,不是任何背景下都能胡乱复兴的。

意大利文艺复兴有三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条件:第一,社会中大面积出现全能型天才,如达芬奇,从科技到艺术样样精通,他身兼设计师、音乐师和工程师于一体;又米开朗基罗,是建筑师,同时又是画家、雕塑家。他们都是全才,这种全能型人才现在已经荡然无存了。西方进入理性主义时代后,学科被精密的细分,人的能力都被限定在有限范围之内。不仅如此,我们目前采用的应试教育和标准答案制,根本无法培养必需的创造能力。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又如何能完成文艺复兴的大业?

第二,当时有民间资本大量涌入,像美第奇家族,愿意资助那些孤独或贫困的文艺天才,也没有雨后春笋般出现专为艺术家成立的、民间的、不附带任何条件的艺术基金;还有,中国作家的稿酬恐怕是世界最低的,除了少数几家大牌文学杂志,大多数杂志的稿费在千字两百左右,作家要是靠这个维生,那是连饭都吃不饱的。

还有一个条件是自由宽松的文化创造环境。

除了这些基本条件,文艺复兴的发生,还有一个很诡异的原因,那就是当时刚刚发生过大规模的黑死病, 2500万人死亡,大约占当时欧洲人口的三分之一。人们对于死亡的恐惧,以及对于生命的极度珍惜,形成了种强悍的内在精神动力。死亡从反面推动了对生命人性人文主义的酷爱

虽然今天文艺复兴的时机不成熟,但是我们愿意等待,并且做一些前期的文化守望、重建之类的预备性工作,以便有朝一日,我们能如愿以偿地投入一场真正的文艺复兴运动。

网易艺术:您认为创造对于艺术和艺术家来说的重要性是什么?

朱大可:艺术的本性就是创造,如果它不是创造,它就不叫艺术。所以艺术家从一开始就被教导,要做一个创造家。艺术家和创造家应该是同义词,没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不是艺术家,而只是一名工匠,他只是在做别人设计的图纸。所以对于艺术家来讲,创造是他的生命,是他的本性。

每个关注文化的人都可以守望生活中的文化艺术

网易艺术:在个人的文化守望和重建方面,您可以给社会中每个关注文化的大众一些建议吗?

朱大可:阅读应该是对的。阅读就是守望把现有的人类精英的知识,这就是我所说的文化守望。阅读、还有传播,都是守望的一部分,每个普通人都能做。另外,我也主张在阅读和观看中培养美感,培养对世间一切美好事物的敏锐性,培养对美的饥饿感,培养那种假如见不到美就会立马死掉的激情。

现在有些抖音之类的短视频平台,我能看到那些在上面做视频的年轻人,正在努力传播自己对于生活的美感,传播自己的美学经验,还有许多好玩的工业和科技常识。我以前当过钳工对这些感到非常亲切。如果视频的品质能够不断提升,这将成为很好的文化守望和重建的方式——重建工匠精神,重建专业技法,重建美食烹饪方法,重建对小动物的热爱,重建各种生活常识和趣味……这些其实都是文化的一部分。我看这些会很着迷,每天睡觉前都看一会儿。是的,这种传播平台建立了一种新的阅读/观看模式。虽然它还有弱点但如果它能朝向健康的方向发展,通过正向淘汰,把较差的内容过滤掉,人们就能在其中不断获取美好的生活经验,我觉得,那应该就是最好的文化重建。

媒体应当起到引导工作 做好真善美趣的标准筛选

网易艺术:网易作为媒体,也一直希望通过媒体的力量将艺术与生活融通结合,如您所言,艺术就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您希望媒体行业在哪里发挥更大的作用?您的期待是什么?

朱大可:我认为媒体除了传播以外,还需要做一些引导工作,仅仅靠大数据来支撑传播是片面的。现在很多媒体只做传播,通过大数据搜索,按照点击率对消息进行排列,把点击率最高的消息放在第一位。没有经过真正的智能筛选,尤其是没有按真实、向善(符合人类共同价值观)、美好、有趣、等四大标准进行筛选,这种大数据抓取的方式其实很笨,毫无智商可言。要是能够完善筛选和导向机制,更多传播“云论坛”这类具有文化重建意义的声音,就像网易所做的那样,媒体平台将会功德无量。

着眼大历史研究 同时关注新媒介带来的文化守望新方式

网易艺术:可以跟我们分享您现阶段的研究方向、研究动态吗?您会将上述谈到的个人文化守望的观点写入研究吗?

朱大可:我目前大部分时间在做大历史研究,也就是上述讲到的历史的宏观叙事,但是我也会注意到一些细节,比如我刚才在发言中提到了郑和下西洋带了《烈女传》和黄历,推销给各国政府,这就是历史细节,它决定了事件的本性。同时我也会关心当代新兴文化传播方式的出现,比如刚才讲到的短视频平台,我会研究它们,对它们做出一个正确的评估——一方面看到它们的优势,同时也看到某些趣味上的弱点。现在年轻人对这种短视频形态非常迷恋,人甚至在其中醉生梦死这是当年互联网论坛的3.0版。但无论技术和形态发生怎样的变化,它的内容,终究还是应该以关注美好人性和健康的平民生活为基本目标只有这样的媒体,才是真正伟大的媒体。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