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嘉靖皇帝用五个方法,掌握朝政四十五年之久

subtitle 历史百家争鸣04-15 23:04 跟贴 400 条

嘉靖皇帝堪称中国历史上智商最高的皇帝之一,他也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大昏君——二十年不上朝,大部分时间都死宅在自己的宫殿和道观里研究道术,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他表面上虽说不理朝政,但他却在暗地里能把朝政和国家的运转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成为大明朝说一不二的独裁者,并在自己统治后期一手造就了中国历史上政治最黑暗的时期之一。

那嘉靖皇帝是如何成为一个独裁者,以及这样的独裁之术是如何让一个王朝一步步腐朽的?

第一条:凌驾于法理之上,用暴力建立“朕即法理”的个人权威

嘉靖皇帝攀上独裁者权力巅峰的第一步——是明朝历史上著名的“大礼议”事件。正德皇帝(明武宗)驾崩后,由于没有子嗣,当时的内阁首辅杨廷和打算拥立正德皇帝的堂弟——也就是后来的嘉靖皇帝(朱厚熜),条件是嘉靖要认正德皇帝的父母为宗,把自己归为正德一脉的子嗣,这在当时是皇位继承方面很正统的法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嘉靖为了当上皇帝满口答应,但登基后不久马上就要为自己的亲生父亲追封帝王的谥号,罢免了杨廷和和一群反对他践踏法理的大臣,并大肆封赏逢迎他个人意志的臣子。“大礼议”事件中,血流成河,朝廷的官员组成被大规模洗牌,唯皇帝个人意志马首是瞻的官员迅速掌握了朝政大权,变本加厉地残害和驱逐敢于“诤言”的清流。“大礼议”事件后,嘉靖由议礼的过程体会到了如何行使皇权的无上威严,此后变得独断独行、一意独行。如遇上不合自己心意的大臣,都会下狱廷杖。

大礼议加强了皇权专制,促成了朱厚熜刚愎自用的政治作风。从此,嘉靖皇帝向世人昭示了他可以凌驾于法理之上的个人权威。

第二条:权力的代理人不是能干的臣下,而是家奴

君权与相权之争一直贯穿于中国古代各朝的政治。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为了自己和子孙们的君权不再受相权的牵制,干脆解除了宰相一职,大规模建立直属于皇帝本人的权力机构,并用宦官(接受阉割手术并在宫廷内作为家奴服侍皇室成员的人)直接掌管这些机构。

明朝的宦官在巅峰期达到了十万人之众,而相比之下,清朝后期朝廷类的宦官只有一千多名。可见明朝皇帝的另一条统治思路就是防范外臣、重用家奴。

而这条统治思路也被嘉靖皇帝不折不扣地执行着。

比如,对于群臣上奏的建议,宦官掌管的司礼监有最终签字权。因为嘉靖懒政,很少亲自阅读奏折,这最终决策权几乎就完全落在了司礼监的宦官手里。

再比如,嘉靖20年不上朝,臣子经常数月见不到皇帝一面,偶尔被皇帝召见,或有本启奏,也要跪在殿外远远地回话,而司礼监的太监每天和皇帝朝夕相处,比百官更能影响皇帝的想法和决定。

在明朝,十年寒窗苦、读尽圣人书才入仕做官的儒生根本不被皇帝尊重,儒生要使对皇帝意见稍有反对和不满,皇帝就下令让成为皇帝家奴的宦官像牲口一样地鞭打百官,可见大独裁者的手段多么霸道和毒辣!

第三条: 到处布置眼线,严密把握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明朝皇帝另一个有名的独裁之术就是明里暗里到处安插特务,监视并向皇帝汇报权臣和有异常举动的官员的一举一动。

明朝的特务机构是厂卫厂,厂指东厂、西厂、大内行厂;卫,指锦衣卫。合称厂卫。厂卫均可不经司法机关,直接奉诏受理词状,逮捕吏民,用刑极为残酷,致使朝野上下人人自危。

而嘉靖皇帝通过这一整套特务机构,能实时监控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第四条,说话永远高深莫测、态度永远阴晴不定

独裁者们通常给下属一些模棱两可的指令,这也是一名独裁者必须娴熟运用的统治技巧。可他不是独裁者嘛,为什么有话不能直说?

因为“统治”这件事是有成本的——时间精力的付出,金银钱财的支出、暴力的使用都是成本。如果明目张胆地宣称“我什么道理都不讲,我谁都不关心,我就是要你们彻底地为我一个人的欲望服务”就会激起臣下和百姓激烈的反抗,独裁者需要支付大量的统治成本去镇压这样的反抗并维护自己的统治。

而更聪明一种方式就是树立一个仁慈的、没有多少个人欲望的好皇帝形象,以减少统治成本的支出。可独裁者又不可能放弃“唯我独尊”的真实诉求,那么怎么办呢?于是皇帝们就发现了“打哑谜大法”好,经常在关键时刻说一些看似云淡风轻实际涵义深刻的话,让臣下们自行去领会皇帝的真实意图。

与“模棱两可的指令”相配套的另一个技能是“难以预测的态度”。皇帝需要臣下办事,所以用“模棱两可的指令”迫使臣下无时不刻地猜测皇帝的真实意图。而当臣下希望借皇帝之手办事情时,皇帝则时常给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反应,让臣下的算盘落空,意在告诉群臣“朕可以利用你们办事,你们别想利用朕办事。”

第五条:用贪官,反贪官

嘉靖用贪官有三个重要的原因。

第一,贪官更贴心。清官往往操心国家的长治久安,而贪官才把现任皇帝的个人喜好当做最高法则,尽最大努力逢迎皇帝的个人需求

第二,贪官更好管。清官往往仗着自己案底清白,敢于舍生求仁、直言犯上,甚至为了一个史书上流芳百世的好名声而故意以激烈的言辞激怒皇帝,以博直名。而贪官往往知道自己案底不干净,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惹了皇帝生气,皇帝就可以抄查自己的家底,轻松定罪,让自己坐实贪官污吏的骂名,丢尽全家的性命和荣誉,遗臭万年。

第三,杀贪官能发财。严党倒台后,朝廷抄没严世藩,罗龙文,鄢懋卿等几个严党骨干人物的家,共抄出黄金37万两,白银600多万两,和价值白银300万两的古玩。这些钱财哪里来的?当然是搜刮民脂民膏而来的。但抄没上来之后会还给老百姓吗? 当然会!肯定是归入国库,变成皇帝的私产!所以换句话说,如果是清官当政,这些银子从一开始就不会从百姓的手中搜刮来,皇帝也没办法用“抄家”这一合法手段把这笔财富再聚集在自己手里。

所以清官利的是百姓,苦的是皇帝本人,发财还得靠贪官!

综上所述——将个人权威凌驾于法理之上;让家奴(而不是能干的臣下)代理自己的权力;对所有掌握一定权力的人严密布控;说话永远高深莫测、态度永远阴晴不定;用贪官,反贪官;——这就是嘉靖的绝顶的统治技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