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维新 |拉开维新的序幕:"技术宅"佩里的奇幻漂流

网易历史04-15 10:33 跟贴 3273 条

编者按:1868年,日本明治天皇建立新政府,拉开了明治维新的序幕,今年为明治维新150周年,日本是如何从一个蕞尔小国成为世界强国的?网易历史同“轻日本工作室”特推出“明治维新”系列,还原150年前席卷日本的维新浪潮。

作者|赵恺,轻日本工作室成员,网易历史专栏作者,苏州作家协会成员,著有:《军国凶兽:日本战史》、《猛禽崛起:美国战史》、《军部当国》、《一口气读完中国战争史系列》、《不列颠王权与战争史》等历史科普读物。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1845年美国借口墨西哥政府威胁“孤星共和国”的独立和领土完整,将这个短命的国家并入自己的版图。美墨之间随即兵戎相见,最终自以为是的墨西哥人非到没有获得其与“孤星共和国”有争议的纽埃西斯河流域,反倒拱手送给了美国人2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美墨战争对美国而言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它不仅使美国解除了西部和南部的威胁,更一举在太平洋东岸站稳了脚跟。

为了将舰队部署在新征服的海岸线之上,更为了建立太平洋上的霸权一支美国舰队由弗吉尼亚州的诺福克军港起航,坐镇旗舰“密西西比”号的正是新任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马休·佩里。和西方传统意义上的海军将领相比,佩里可以说是一位技术型军官,在踏上漫漫征途之前,他的主要工作是管理美国海军的布鲁克林造船厂,而之所以挑选他担任舰队司令,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因为佩里是当时先进的“蒸汽战舰”专家,有能力带领美国海军的“宝贝疙瘩”—新型蒸汽动力战舰完成此次环球航行。

由于美国在世界各地此时还没有足够的补给站,因此佩里舰队在出航之前特意对舰艇进行了一系列改装,将“密西西比”号的载煤量由450吨提高到600吨。一路避开大型补给港口直驱亚洲而来。此举倒不是出于试验舰艇性能的目的,或避开其他列强的耳目,而是因为英国政府规定只为英国船只提供燃煤。而佩里在出行之前也知会了日本的主要西方贸易伙伴—荷兰,以便让日本早有准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尽管在情报战中占据了先机,但德川幕府却无力拒敌于国门之外,只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坐等对方找上门来。公元1853年7月8日该来的终于来了。两艘在日本人眼中巨大无朋的蒸汽明轮战舰及两艘风帆护卫舰在浦贺的出现了,顿时令江户陷入了一片空前的混乱之中,可笑的是德川幕府号称精锐的“旗本”此时集体沉默,倒是来自外藩的武士踊跃求战。而承平日久,入库的刀枪早已腐朽不堪,一时之间武士们在江户各地购买铠甲刀枪,以致此类商品当天便涨价三倍,而火药更是被一抢而空。而混杂在各藩武士嘈杂的洪流之中,一位来自土佐的藩士正冷眼旁观着幕府的狼狈,他就是正在江户三大道场之一的“玄武道场”研习“北辰一刀流“的坂本龙马。

对于兵临城下的“佩里舰队”,德川幕府还是以不变应万变,阿部正弘一边要求5000石以下的“旗本”,要每百石献银10两以充军资,如现在甲胄等物不全者,可穿消防短袍上阵。同时派人前去与佩里交涉,台词还是“请开往长崎”。这句已经忽悠了无数西方人的话显然在这里行不通了,佩里首先质疑了日本使者的身份,随后坚决的表示美国总统的国书必须在江户递交,日本方面如果不允许美舰停泊,那么唯有武力解决。

没有料到美国人竟如此强势的阿部正弘一时也不敢擅自作主,而偏偏这时应该出来“征夷”的大将军德川家庆一病不起。阿部正弘无奈之下只能在任命主战派的德川齐昭为“海防挂”之余,向诸国大名甚至江户百姓征求意见。身为有实无名的首相竟然在敌国炮口之下大搞民意调查固然可笑,但是站在阿部正弘的角度却是避免成为历史罪人的唯一办法。

事实上佩里此时亦是强弩之末,美国政府虽然授命他与日本进行外交接触却并未准许他首先开炮,何况舰队之中四艘船均为战斗舰艇,在没有补给和陆军的情况下很难与对手长期对峙。因此在折冲樽俎之后,双方最终达成共识,美国方面可以登陆便递交国书,但是由于德川家庆的健康原因,幕府将“稍后”给于回复。带着300名海军陆战队员在江户久里浜登陆之后,佩里志得意满的向幕府传达了美国政府的如下要求:日本需向在其近海航行的美国船只提供避风港及补给,日本应开放一个到多个港口作为贸易口岸和加煤站。

从美国的国书内容不难看出,对于美国而言保护其北太平洋捕鲸船的安全远胜于通商。这种今天看来本末倒置的提案背后是当时捕鲸船的高损毁率。作为人类历史上作为庞大的动物,鲸鱼在被围猎的过程中往往不会坐以待毙。就在佩里逗留于日本之际,一条70吨的雄性抹香鲸正频繁的攻击人类船只,保持着撞沉30艘人类船只记录的它要到公元1859年才被瑞典人用17枝巨型鱼叉射死。而除了鲸鱼的反击之后,火灾、风暴更令夏威夷群岛等地的海底成为捕鲸船的墓场。

在日本武士的注视中勘探了江户湾的地形后,佩里撂下了一句“爷明年再来”扬帆远去了。自以为送走了瘟神的幕府上下刚送了一口气,正在操办德川家庆的葬礼之时,四艘敌国船只出现在长崎的消息却又接踵而至。这一次来的是日本人民的“老朋友”—沙俄帝国。

显然是受了美国人准备率先打开日本国门的刺激,莫斯科方面派出了曾借助武力威慑打开波斯国门的职业外交官普提雅廷前来与日本交涉北方领土及通商事宜。德川幕府一视同仁的告诉俄罗斯人“回去等通知吧!”俄罗斯显然没有那么好的耐心,5个之后一度退居上海的普提雅廷再度来到了长崎,而德川幕府还是一个字“拖”,在得到了所谓“幕府正在考虑”的答案后普提雅廷悻悻而去。

就在德川幕府上下都认为西方列强不过外强中干。近在咫尺的沙俄帝国都被轻松打发了,何况是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人之时,佩里又来了。公元1854年2月13日,江户的渔民突然报告说七艘“黑船”再度前来,德川幕府这才知道佩里舰队根本没有回国,而是始终在西太平洋游弋。

事实上此时在遥远的黑海,英、法正为了围堵沙俄突入东地中海而展开了对克里米亚半岛的围攻。而在中国大陆由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起义军已经攻陷了东南的近半壁江山。沙俄帝国迫于局势自然不敢贸然与日本开战,而受命保护美国在华利益的佩里却得以调集美国在亚洲各地的全部海上力量,再度前来叩关。

在会合了本属自己舰队序列的蒸汽明轮战舰“波尔顿”号和风帆护卫舰“马其顿人”号、“温达里亚”号之后,佩里舰队的作战舰艇增至七艘,但是对接下来的军事行动意义重大的是补给舰“南安普敦”号和“列克星顿”号的到来,因为只有具备海上补给的能力,佩里舰队才能在海上保持对德川幕府持续的压力。

佩里之所有急吼吼的再征日本,除了在上海得到沙俄方面正在逼迫日本开国的消息外,更重要的是佩里从荷兰方面得到了日本正全力强化海防的消息。德川幕府委任国内著名的炮术专家江川英龙,斥资75万两黄金于江户湾品川外海移山填海,修筑11座海上炮台。同时又通过出岛的商馆向荷兰政府订购炮舰和新式步枪,俨然丝毫没有开国的打算。

阿部正弘往往没有想到佩里会如此之快的杀了个回马枪。11座炮台之中只有5座刚打好地基,荷兰人的炮艇也不知道哪漂着呢。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和佩里再开谈判。而双方刚一接触便就谈判地点扯起皮来,佩里坚持要进入江户面见新任将军德川家定。按说德川幕府自家康以来,“征夷大将军”会见“外国友人”也不乏先例。但是德川家定不仅缺乏历练,性格更内向懦弱,根本无法应付这样的大场面。至于德川家定患有先天脑残,幕府不想“国家机密”外泄之说,则大体可以理解为后人的调侃。

拒绝了佩里直入江户的要求之后,双方最终选定浦贺和江户之间的横滨作为会谈地点。而此时的横滨不过是一个荒芜的小渔村,这座今天日本的第二大城市,国际级贸易大港的崛起,正是伴随着公元1854年3月8日佩里的登陆开始的。佩里尽管来势汹汹,在横滨谈判之前曾发出:“如不谈判,我立马调50艘船来,然后再从加利福尼亚调另外50艘船来,20天之内,组织100艘船的大舰队,立即开战。”的武力威胁,但事实证明折冲樽俎并非这位技术性军官所长,作为幕府全权代表的大儒林復齐抓住佩里一味强调日本拘押美国遇难捕鲸船海员的口实,表示“通商获利和拯救船员的生命有什么联系?”佩里一时语塞,也只能要求日本先行开港,徐谈通商事宜。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公元1854年3月31日《美日神奈川条约》正式签字画押。客观的说尽管同为不平等条约,日本既未赔款更没割地,只是开放了下田和函馆两处港口为美国捕鲸船补给和避风,除了有损“国威”之外,并无实际损失。而在会谈过程中佩里更尽显其“技术控”的本色,向日方赠送了含100米环形轨道的火车模型及当时世界最为先进的摩尔斯码电报机,而日本方面并没有如邻近的天朝那样视其为奇技淫巧,相反展开了系统的研究和仿制。而在日后中日两国这种对于新兴技术截然不同的态度将最终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败。

合约既然签署,佩里自然无心在日本常驻。尽管其临行前提出遣舰去江户鸣放礼炮的举动引起了一些小摩擦。但客观而言佩里此行对日本利大于弊。也难怪今天日本依旧有纪念其此次远程的“黑船祭”。但如将眼光放诸于亚洲却不难看出新近崛起的美利坚虽不如英、法、俄等老牌帝国那般唯利是图,但却雄心勃勃,布局长远。

在两度远征日本的前后,佩里舰队均造访了当时依旧保持着法理上独立的琉球王国。通过签署“琉美修好”的《那霸条约》,美国俨然将其视为进入日本近海的重要补给中枢和前进基地。而对于孤悬于太平洋中部的小笠原群岛和扼东亚咽喉的台湾岛,佩里在经过一番细致勘探之后,也在回国的报告中建议美国政府及早予以占领。

好在日本之行极大的损害了佩里的健康,未等其回到国内便已不得不卸任修养,在耗费心力写就了《日本远征记》之后,1858年3月4日64岁的佩里因关节炎诱发的心脏病死于纽约。而在他的有生之年里,他已经目睹了其纽约商人汤森·哈里斯以首任美国驻日公使的身份逼迫日本签署了向美国开放开放神奈川、长崎、箱馆、兵库、新潟五港和大坂、江户两市,允许美日民间自由贸易的《日美友好通商条约》。

美国政府利用英、法深陷克里米亚战争和第二次鸦片战争无暇东顾之际,彻底打开日本国门的愿望终于达成了。但佩里并没有想到哈里斯的这份合约并没有将日本推入美国殖民地的深渊,却令其在内部的震荡中完成了一场名为“明治维新”的欲火涅槃。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