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奇迹":宝鸡申新窑洞工厂

团结报文史e家04-14 09:51 跟贴 137 条

1943年11月20日,著名学者林语堂参观了陕西宝鸡申新纱厂窑洞工厂。后来,他在用英文撰写的《枕戈待旦》一书中以激动的笔调告诉世界,申新窑洞工厂“是我见到的中国抗战期间最伟大的奇迹之一!”

全面抗战爆发申新第一批内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申新窑洞工厂

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创办于1921年的申新纺织公司汉口第四纺织厂。该厂是荣氏家族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总经理李国伟系荣德生长婿。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着手组织企业西迁。1938年8月,宋美龄来到申新视察搬迁工作,提出因长江水道拥挤,不如沿铁路迁往陕西宝鸡的建议。8月16日,在日军频繁的空袭中,申新第一批内迁设备从武汉徐家棚车站发往宝鸡,前后共计21批次,包括纱机2万锭、织布机400台、3000千瓦透平发电机组1套等大批设备。

申新选择了宝鸡县城东北方向的斗鸡台作为厂址。在陕西省政府主席蒋鼎文批准征购土地400亩、印契及附加税征收优惠等优待政策支持下,宝鸡申新纱厂于1939年8月正式复工。不过由于动力不足,多数设备处于闲置状态。

1939年1月19日,日军飞机首次轰炸宝鸡,防空形势日益严峻。10月11日位于西安的长安大华纺织厂遭日机投弹50余枚,死伤工人40多人,棉花2万多担被烧,包括租自申新纱厂的10台纺纱机在内的大量机器被毁。这对申新纱厂触动很大,副总经理章剑慧首先提议在陈仓峪开挖地下车间,这个申新窑洞工厂的最初构想,甫一提出便得到了“工合”领导人路易·艾黎的高度肯定。于西北的黄土高原开掘用于工业生产的大型窑洞,本就与普通的民居式窑洞差异巨大,对于来自南方的申新人来说更是全新的挑战。

日机轰炸宝鸡开掘申新窑洞

1940年1月,申新窑洞工程启动,尽管有一定思想准备,但建设过程之曲折仍远超预料。最初,申新自行组织人员开掘,因进度过慢,转由上海迁到陕西的建业营造公司承包。然而谁都不曾料到,在挖掘第一个洞口时竟发现古墓,负责施工的几名工人偷偷用土石将洞口掩住,趁夜钻入窃走文物后不辞而别,据说其中有一枚小金鸡和一个金瓶最为珍贵,卖了高价,于是传闻四起,其余工人听说后羡慕不已,纷纷加速掘进希冀有所“收获”。而营造公司为了尽快完成土方量,亦有意如此。殊不知窑洞开掘尤忌过快,否则容易引发塌方。果然,接连7个洞口出现塌方,工地内人心惶惶,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工人就匆匆奔出,迟迟不愿入洞开工。直到申新纱厂从重庆请来中央大学建筑系教师王秉忱和复旦大学土木工程科毕业的李启民来陕指导,采用两壁青砖砌墙、顶部预支模板而后再以青砖发旋砌衬,使整洞用砖箍为一体的科学步骤后,才使施工步入正轨。

西北地区最大的工业原动力

于右任

在窑洞工厂建设后期,申新自汉口抢运出的3000千瓦透平发电机组和原动部厂房亦抢修及建设完毕,开始运转发电,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于右任率西北工业考察团一行专程出席了发电厂开机仪式。于右任感慨申新能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坚持生产,欣然为工程师龚一鸥题下“飘飘何所至,天地一沙鸥”的草书对子,传为美谈。申新发电厂作为西北地区最大的工业原动力,对于窑洞工厂的生产起到关键作用。1941年4月19日,占申新纱厂设备总量70%的前纺部全套设备和细纱机1.2万纱锭在窑洞工厂正式开动,人称“纺纱第二工厂”。源源不断的棉纱和布匹从这里生产出来,又被制成军装、军毯等军用被服物资,供给前方部队。

日军对于申新纱厂早欲除之而后快。1940年8月31日,日机12架轰炸申新纱厂、斗鸡台火车站等地,申新厂区直接中弹20多枚,由于窑洞工厂尚未完工,此次遭袭损失惨重:伤亡5人,1000多包棉花被焚,70多台织布机、10辆布车及伸幅机和码布机等一批机械被毁,直接经济损失高达80多万元。据工程师龚一鸥回忆,事后日军广播电台还专门用汉语得意洋洋的吹嘘此次轰炸的战果,“炸毁了宝鸡军工厂,粉碎,粉碎!”而窑洞工厂竣工后情形大为改观,1941年5月22日,8架日机再度轰炸申新,投弹40余枚,其中2枚直接命中窑洞工厂顶部。由于人员和主要纺织设备已迁入窑洞,此次受袭申新员工无一伤亡,大型设备无一受损,仅有分散隐藏的棉花若干包被焚毁。恰逢国民政府经济部部长、著名地质学家翁文灏到厂视察,于洞中避险的翁文灏看到窑洞在日军航空炸弹打击下安然无恙,对这种既能防御空袭,又能持续生产的地下模式大为赞赏。

翁文灏

然而,日军并没有放弃破坏申新的企图,惊险的一幕还是发生了。又一次空袭中,申新厂区在炸弹的呼啸声里连续中弹,发电厂、锅炉房、汽轮机房等均未能幸免。警报解除后,刚刚松了一口气的申新职工,却突然发现窑洞工厂不远处3米多深的地下,竟还有一枚未爆的炸弹!经过小心翼翼的检查,发现这枚重达150磅的炸弹,因为撞针恰巧被厂区落水管上的铁丝挂断,才成为了哑弹,真可谓不幸中之万幸。后来,申新纱厂请宝鸡驻军将炸弹外运到渭河滩并倒掉炸药,为一米多高的外壳配置了木质底座,陈列在大楼前厅,提醒人们时刻牢记日本侵略者的罪恶。今天,这座弹壳仍陈列在宝鸡市博物馆中。

自1939年8月复工以来,申新纱厂的大部分产品都被政府征购,支援军需。窑洞工厂开工后产量大增,仍以供应军用为主。申新上下以国事为重,总经理李国伟的讲话很有代表性,“在这紧急时刻,多增加一分生产就是多增加一分国力……环视西北半壁,纱厂寥寥无几家。无论前方将士,无论后方民众,均有赖吾等接济。”“我们这样坚持做下去,日本是无法战胜我们的!”自1942年2月2日起,申新窑洞工厂停止原12小时工作制,试行“三八制”工作时间,即每日3班倒,每班8小时,既保护了工人的身体健康,又进一步提高了生产效率,增加了军品供应量。

1966年,美国军事历史学家詹姆斯·休斯顿提出著名的后勤平等论,即战略、战术和后勤是一个圆周上的三段弧线。每段弧线都影响着其他两段,同时也受其他两段的影响。从这个角度来看,申新窑洞工厂和大后方所有承担军事后勤生产任务的企业,都是中国长期抗战的重要战略支撑力量,它们的历史功绩应该被铭记。

作者: 蒲元 冯驱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