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来电》:浪费创意,不看也罢

澎湃新闻04-13 16:49 跟贴 1 条

美国小说家斯蒂芬·金是世界影迷的老朋友了。仍在内地院线热映的电影《头号玩家》中,一个精彩的情节段落,便是致敬库布里克根据斯蒂芬·金小说改编的经典恐怖片《闪灵》。而在豆瓣网上,根据斯蒂芬·金小说改编的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不仅稳坐豆瓣电影TOP250的头把交椅,也是该网站首部超过百万用户评价的电影。不过根据斯蒂芬·金作品改编的电影,受题材等诸多因素影响,过去皆无缘在大银幕上与国内观众见面。而《夺命来电》这一“首秀”,既姗姗来迟(影片2016年便已在北美公映),质量也稀松平常,对不起观众的期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夺命来电》海报

电影牌面上的阵容其实不算太差。除了有斯蒂芬·金操刀编剧,导演托德·威廉姆斯,执导过恐怖片《灵动:鬼影实录2》;主演约翰·库萨克、塞缪尔·杰克逊、伊莎贝拉·弗尔曼,拿得出手的作品也远不止电影宣传海报上所列出的那几部。不过《夺命来电》的电影之路并不顺利。改编权2006年即已售出,几经转手,才于2016年完成拍摄制作,直接以碟片形式发行,并没大规模进入院线。影片在Metacritic上的媒体评分只有38分,可以说恶评如潮。除了对恐怖片存在“刚需”、又或者热爱《绝地求生》游戏的观众,否则并不建议特意跑一趟电影院。

《夺命来电》剧照

《夺命来电》的题材属于“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在小说创作完成的新千年初叶,智能手机尚未问世,斯蒂芬·金敏锐觉察出现代人日益严重的通讯网络依赖症,以此作为故事的灵感和噱头,给丧尸题材注入新鲜元素,不可谓不引领时代潮流之先。等到电影在2016年终于拍摄完成,智能手机技术都已洋洋大观,影片中还在使用翻盖手机,未免显得落伍。尤其是影片的主演之一塞缪尔·杰克逊,在2015年的电影《王牌特工》里,就已饰演过意图通过发放免费智能手机芯片而控制全人类的邪恶反派,再与本电影作对比,更显得《夺命来电》陈旧老土。

塞缪尔·杰克逊出演《夺命来电》

电影的开场其实处理得相当干净利落,没有叠床架屋的冗余铺垫。影片以繁忙有序的机场候机大厅群像作为情节切入点,毫无征兆地便开始了无差别群殴的丧尸围攻戏份,让观众猝不及防,惊悚紧张气氛颇佳。约翰·库萨克饰演的主角自然是要有惊无险地脱身,顺带拉上几个配角一路同行。不过影片在让配角领便当方面,毫不留情,也绝不按套路出牌,倒是给观影过程增加了未知的新鲜感。

《夺命来电》剧照

《夺命来电》是掺揉进丧尸题材元素的公路历险片。影片中的丧尸,如同张艺谋的怪兽片《长城》里的饕餮一样,不过是被手机信号驱动的无意识群兽傀儡。电影的剧情主线,当然应该是主角的寻找妻儿之行,射杀丧尸不过是这趟回家之旅上的关卡考验。影片失败的地方,正在于对剧情主线和副线之间的主次关系拎不清。作为公路历险片,《夺命来电》对角色的人物塑造着墨太少;作为“吃鸡游戏”大电影,《夺命来电》的物品道具和场景地图又太不用心。影片中的群演丧尸,服装和化妆都敷衍了事,还不如迈克尔·杰克逊1982年的《颤栗》MV。惊悚片的观众,泰半都是奔着“被虐”而来,《夺命来电》并没能炮制出让人惊出一身冷汗的效果。

《夺命来电》剧照

电影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大概在于不给主角之外的配角“开金手指”,发盒饭发得毫不手软。主角一路“捡”来的队友,“上线”上得突如其来,“掉线”也掉得毫无征兆。对于习惯了在惊悚片里猜配角死亡顺序的观众,《夺命来电》总算提供了一点乐趣。

斯蒂芬·金的恐怖作品从来不只是制造感官刺激的血浆片。《夺命来电》或多或少仍能看出对现代人生存困境的隐喻,只是展开得太不充分。手机对人的异化,在电影中被表现得与病毒感染无异,十足浪费创意。电影中,人被手机信号异化为丧尸的过程,要么直接省略过去,要么太迅速匆忙,以致主角及队友们射杀丧尸全无心理障碍,仿佛是在完成任务一样的打怪兽,相当无趣。

电影结局没有类似影片惯有的幸存者劫后余生,虽然还是不能免俗地虚晃一枪。主角抱着必死的决心闯入丧尸大军腹地,终于找到失散的儿子。一场轰轰烈烈的爆炸戏后,镜头给出父子相伴而行的温馨画面,仿佛故事终于有了圆满结尾。音乐响起,画面重新回到丧尸大军,黑压压一片丧尸中,主角赫然在列。电影以“团灭”告终,倒是非常斯蒂芬·金。约翰·库萨克整部电影都表演得心不在焉,丧尸化后一脸麻木,倒是演技最“在线”。

《夺命来电》剧照

如果不是有《小丑回魂》“挽尊”,《夺命来电》简直要让观众发问斯蒂芬·金是否廉颇老矣。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夺命来电》跟无病呻吟的国产恐怖电影相比,还是相当能打。不过对于真·恐怖电影爱好者和真·斯蒂芬·金爱好者而言,《夺命来电》食之无味,不看也罢。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