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芾装癫卖傻巧索皇帝端砚,皇帝幽默风趣令人发笑

subtitle 历史控04-13 11:32 跟贴 25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米芾酷爱奇砚,爱到连皇帝的御砚也敢觊觎,即使在皇帝面前装癫也再所不惜。一次宋徽宗让米芾以两韵诗草书御屏,实际上也想见识一下米芾的书法,因为宋徽宗也是一个大书法家,他创造的“瘦金体”也是很有名气的。米芾见到御案上的端砚,不禁高兴得手舞足蹈,只见他反系袍袖,跳来跳去,落笔如云,龙蛇飞动,从上而下其直如线,宋徽宗看后觉得果然名不虚传,大加赞赏。米芾看到皇上高兴,随即将皇上心爱的砚台装入怀中,墨汁四处飞溅,也不顾忌,并奏告皇帝:“此砚臣已用过,皇上不能再用,请您就赐予我吧?”皇帝看他如此喜爱此砚,又爱惜其书法,不觉大笑,便将端砚赐之。米芾大喜,抱着满是墨汁的御砚,也顾不得洒满墨汁的朝服,高高兴兴地退朝回家了。

米芾爱砚之深,将砚比做自己的头,抱着所爱之砚曾共眠数日。他爱砚不仅仅是为了赏砚,而是不断地加以研究,他对各种砚台的产地、色泽、细润、工艺都作了论述,著有《砚史》一书。

米芾一生非常喜欢把玩异石砚台,有时到了痴迷之态。他曾在江苏涟水做官,涟水靠近安徽灵壁,其地盛产一种敲击起来有金属声音的石头,人称“磬石”。米芾收集了很多这样的石头,在自己的书房中流连把玩,终日闭门不出,将公务通通抛到了脑后。杨观察使到涟水检查官吏政绩,闻说此事,登门前来批评教育。米芾见了他竟笑而不答,并从左袖取出一块嵌空玲珑的石头,翻来转去给杨观察使看,观察使脸色铁青。米芾见状又取出一块石头,只见此石叠峰层峦,比上一块更为奇巧,杨还是不为所动。米芾最后拿出一块天雕神镂的奇石,一边自语:“这样的石头怎能不爱?”杨观察使眼睛一亮,忽然夺过石头说:“不单你爱,我也爱得很。”说完,转身登上车走了,让米芾追悔莫及。

据《梁溪漫志》记载:米芾在安徽无为做官时,听说濡须河边有一块奇形怪石,当时人们出于迷信,以为神仙之石,不敢妄加擅动,怕招来不测,而米芾却立刻派人将其搬进自己的寓所,摆好供桌,上好供品,向怪石下拜行礼,口中念念有词:“我想见到石丈已经二十年了,相见恨晚。”

后来,此事被传了出去,由于有失官方体面,被言官弹劾而罢了官。但米芾一向把官阶看的并不很重,因此也不怎么感到后悔,后来就作了《拜石图》以为纪念。作此图的意思也许是为了向他人展示一种内心的不满。李东阳作《怀麓堂集》时说:“南州怪石不为奇,士有好奇心欲醉。平生两膝不着地,石业受之无愧色。”这里可以看出米芾对玩石的投入与对傲岸不屈的刚直个性。大有李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情怀,并开创了玩石的先河。

其实,米芾也是一位受人崇敬的清官。据史料记载,米芾为官的一大特点是“用文雅为治,尚礼教,祛淫祠”。北宋绍圣四年,米芾出任江苏安东县(今江苏涟水县)知县,主政两年,多有惠政。期满离任时,乡绅百姓略备薄礼为他送行以示感念,米芾一一婉拒,并再三叮嘱家人:“凡公之物,不论贵贱,一律留下,不得带走”,还亲自逐一检点行李,生怕家人暗自夹带。米芾发现自己常用的一支毛笔上沾有公家的墨汁,便让家人把砚台、毛笔洗干净后,方离开县衙。米芾临池洗墨,不带走安东的一点点墨汁,清清白白上路,一时传为佳话。后人为了纪念他,把他洗墨的水池取名为“米公洗墨池”并立碑记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