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海盗当官乌龙案:假知府平匪得民心

网易历史04-13 09:31 跟贴 122 条

本文节选自《海盗奇谭》,作者:盛文强,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崇祯初年,有某官自京师出守雷州。帝国最南端,一向被视为蛮荒之地,此行当然是作为一种惩罚,皇帝在震怒之余的决定,挥了一下衣袖,就把他赶到了万里之外。

新知府一路南行,在到达广东时,力不能支,于是取海路去雷州。他的运气差到了极点,就在这次短暂的海上航行中,恰恰遇到了海盗。盗船斜刺里靠上了航船,群盗从海盗船上跳到了航船之上,亮出白刃,将航船上的新知府截获,搜身时搜出了官牒,盗首见了,如获至宝,赶紧将这名前去上任的新知府捆住手脚,推进了海里。水花起处,人已沉没,不见了踪影。

盗首一一安排,将知府夫人占为己有,余者一并推入海中。于是取了官牒,盗首自己冒做知府,用知府的名号及印信,他手下的群盗则冒充为僚属,凑齐了一套班底,一行人浩浩荡荡,前往雷州去上任,成为新任知府。

知府到任之后,不到一个月,便已查明前任知府积压的案件,称得上断案如神,对盗贼的征剿最为得力,附近匪患基本肃清,这时人们才发现,这位新知府虽是文臣,却会带兵打仗,能骑马上阵,亲冒矢石而毫无惧色,剿匪时每战皆捷,所到之处无不归顺。

百姓称奇,新来的知府真是文武奇才。

荡平匪患后,知府又开仓赈济灾民,百姓以手加额,无不称颂知府的贤能。知府的部下及监察司,也都对知府赞不绝口,超过了以往的历任知府,朝野之中也渐闻新知府的贤能。

就在这时,知府忽然公布了一道禁令,严禁金陵人进入雷州地面,并在各处设哨卡,盘查行人。众人不知其意,只有知府自己心里清楚,在夜里,屏退左右,拿出了他所冒用的官牒,在灯下翻来覆去。那上面写得明白,真知府的家乡就是金陵,也就是南京,若有人从金陵来,恰巧认识真知府,难免要露馅,为保险起见,只有出此下策。

禁令一下,水旱码头,城门官道,都有兵丁在沿途盘查,将金陵人拒之门外。可巧真知府的儿子未能随父来上任,一直在金陵求学,听说父亲被贬到了雷州,便千里迢迢来寻父。到雷州境后,虽是金陵人,但一说是知府之子,无人再敢阻拦,一路畅通,最终到得雷州城中,先后经历的盘查已有几十次。

知府之子不禁心生疑惑,于是先不到衙中去见父,而是躲在路边,等着知府出来,直等到薄暮时分,才见知府出行,冠盖之下,知府骑马,两边卫队罗列,知府之子躲在道旁小巷之中,朝队伍中观看。两旁百姓说骑马者是知府,出门去赴宴,而知府之子瞧了多时,竟然不认得此人,良久乃醒悟,这必是盗贼冒充,父亲怕已是凶多吉少。

知府之子连夜拜谒监察使,监察使听说后大吃一惊,赶紧想了一计,决定第二天请这个假冒的知府来赴宴,在门外花树中埋伏下刀斧手,以摔杯为号,擒拿假知府。

次日平明,请柬发出,知府前来监察使府上赴宴,觥筹交错之间,知府的儿子突然从门外迈步而进。

假知府惊问:“你是何人,为何如此无礼,不经通报,就敢闯进来?”

知府的儿子道:“我是你儿子,你却不认识我?”

假知府仓促之间不知如何应对,这时监察使将手里的酒杯摔得粉碎,两廊下藏匿的刀斧手涌入,假知府刚要起身迎战,就被刀斧手按在了椅子上,早有两把明晃晃的钢刀十字交叉,架在他的脖子上。

急变之下,假知府的随从有数十人,皆是当年的盗贼,双方展开混战,多数盗贼逃去,只抓到了其中的七名。

假知府知道东窗事发,却仍不服,高叫道:“吾何罪,吾何罪?”

监察使挥挥手,命人将假知府押了下去,按律治罪。为盗杀人,冒充朝廷命官,以及昔年的案底,数罪并罚,问成了死罪,押送到京师问斩,举国哗然,围观者如堵。

当人们听说雷州知府是海盗假扮的,不由得感慨唏嘘,以海盗的身份冒充知府,居然治理地方颇有成绩,他也乐于做知府,不愿做海盗了,如果不被拆穿,说不定还有出将入相的可能,历任知府,居然也都不如海盗贤能,真是咄咄怪事了。

此后,继任的新知府昏聩无能,境内盗起,无力弹压,百姓怨声载道,认为此人尚不如海盗。此后,候补官员都不愿意去雷州上任,若是不幸补了雷州的缺,则要上下打点,打通关节,为的是另换一地,生怕被当地百姓拿来跟海盗知府作比较,海盗知府让官员们颜面扫地。

﹝ 1 ﹞张潮辑《虞初新志》:盗乃能守若此乎?今之守非盗也,而其行鲜不盗也,则无宁以盗守矣!其贼守,盗也。其守而贤,即犹愈他守也。

﹝ 2 ﹞张潮辑《虞初新志》:以国法论之,此群盗咸杀无赦;以民情论之,则或尽歼群从。而宽其为守之一人,差足以报其治状耳。若今之大夫,虽不罹国法,而未尝不被杀于庶民之心中也。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