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栎阳城遗址:发现早期王室的生活区

subtitle 澎湃新闻04-12 10:06

4月10日下午,201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在北京揭晓,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入选。据文献记载,栎阳在秦献公、孝公时期,秦末汉初塞王司马欣、汉初刘邦等三个时期短暂做过都城,是关中地区的第三座秦汉都城。此次申报年度考古十大发现的秦汉栎阳城遗址位于今西安市阎良区东侧的武屯、新兴街道一带。自2013年考古发掘工作开始,考古队先后发现并确定了三座古城,其中已确认三号古城的年代为战国中期至西汉早期。一号、二号古城年代较之三号稍晚。

近年,考古队针对三号古城开展了一系列的考古勘探和发掘。获得了大量的筒瓦、板瓦、瓦当的等建筑材料,它们时代特征明显,与凤翔秦雍城、咸阳城、秦汉上林苑、汉长安城遗址的同类遗物形制大体相近,显示出其上承雍城,下接秦咸阳,并延续到西汉前期的时代序列。而出土器物上“栎阳”、“宫”的字样,表明遗址所在即文献所载栎阳。

近日,澎湃新闻采访了此项考古发掘的项目负责人、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刘瑞研究员,请他为我们介绍秦汉栎阳城考古的前前后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栎阳遗址三号古城三号建筑遗址(上北下南),刘瑞供图

栎阳三号古城内出土鸟纹半瓦当,刘瑞供图

澎湃新闻:早在六十年代、八十年代,就曾展开过栎阳城的考古调查,当时的收获有哪些?

刘瑞:栎阳城的考古调研确实在六十年代就开始了。1963年,当地农民在取土时发现了一口铜釜,内有金饼,于是送交陕西省文管会。次年,在陕西省文管会两位先生的带领下对铜釜、金饼的发现地展开了15天的考古调查。这次考古调查的主要收获在于确认了栎阳城遗址,但由于调查时间短,更进一步的调查、研究并未展开。之后,“文革”的到来也使得栎阳城的考古调查一度耽搁下来。1981年,在刘庆柱、李毓芳先生的带领下,考古所对栎阳城再次开展了考古勘探,这次勘探确定栎阳城的南城墙与西城墙,还在城中发现道路以及一些建筑遗迹,初步弄清了栎阳城的形制、规模。

澎湃新闻:八十年代的考古发掘为什么没能继续进行,近年重新启动栎阳城遗址项目的契机是什么?

刘瑞:八十年代的考古发掘没能进行下去的原因是当时地下水位高,不利于勘探和发掘。栎阳城遗址地处陕西关中的渭北灌区,石川河流经故城北部和东部,城址附近地面平坦,河渠纵横。地表之上已无遗迹可寻,遗物也不多,文化遗迹、遗物一般在地表以下1.7-2.2米,而当时城址所在地区地下水位上升,一般地表以下1-1.5米即为泥状,这样的条件下也无法用洛阳铲进行考古钻探,因此进一步发掘的困难很大,就暂时停下来了。

八十年代的考古发掘之后,就在《考古学报》上发表了当时的考古调查报告,也引起了业内的重视,很多人关注栎阳城遗址的考古。2001年栎阳城遗址被国务院列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作为国保单位,需要确认其保护范围和保护规划,而在之前的考古发掘中,栎阳城的东墙和北墙都还没有找到,是一个半封闭的城,所以,2012年西安市文物局联系到我们重启栎阳城考古调查的主要目的是找到栎阳城的东墙和北墙,确认其边界。

澎湃新闻:近五年的栎阳城遗址考古,主要工作有哪些?

刘瑞:2013年4月,我们开始着手进行工作的时候,地下水位已经低下来了,具备考古发掘的工作条件。第一年,我们找到了北城墙,但东城墙还是没有发现。在考古勘探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二号古城。1980年代已发掘的古城遗址,我们称其为一号古城。这次发现的二号古城在其东北,与一号古城有较大范围叠压。二号古城有9.5平方公里,当时我们找到了其南墙和西墙,东北部被河流冲断,尚不能确认。2014年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围绕二号古城,力图确定其最大范围,并对其内部进行发掘。在2014年的工作中,考古队又在二号古城的西面发现了较大规模的建筑遗址,即三号古城。在这里我们发现了四个夯土台基,这是高级建筑遗址中才会有的,所以,考古队主要对三号古城建筑遗址进行试掘,试掘过程中发现有动物瓦当、槽形板瓦等。2015年是接续2014年的工作,而且在三号古城发现有“栎阳”字样的陶纹。2016年继续三号古城的发掘,寻找其城墙边界,在其北侧发现又发现了其他的建筑遗存。随后,考古队发现了三号古城早晚两期北墙、西墙。在三号建筑发现了地下室等遗迹,在秦汉建筑中意义重大。2017年,考古队一方面继续对三号建筑进行发掘,同时开始对周边四号、五号建筑进行发掘。在这里我们发现了半地下室结构,还有浴室、壁炉等遗存。2018年,我们会继续进行发掘工作,继续寻找三号古城的东墙和南墙,继续勘探三号古城的建筑,了解其内涵。另外,还有郑国渠、白渠的勘探等等。

栎阳遗址三号古城2017年发掘遗迹,刘瑞供图

总结这几年的工作,重点有三:一是我们在这五年中确认了秦都栎阳城的遗址;二是找到了宫殿核心区;三是在四、五、六号建筑遗存发现保存很好的王室生活区,这是目前考古工作中极少见到年代如此早的生活区。

澎湃新闻:之前媒体曾关注到栎阳城考古调查中发现的秦国浴室,这一发现的重要性体现在哪里?

刘瑞:这次浴室的发现是对秦汉宫殿生活区的第一次集中发掘,其重要性在于这是秦汉时期遗址遗存中最早、最集中、设备发现最全的浴室。此外,还发现有壁炉、大灶等,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王室级御膳房的建筑设施。这些跟生活关系紧密的空间,保存的很好。从目前的考古发现来看,就是唐宋元明清等后期的考古也基本集中于宫殿区的发现,生活区很少,我们的这些发现从这一点上说是很有价值的。另外,考古队还在栎阳城北发现了水利系统,大型沟渠的钻探与发掘,这是汉唐国家水利工程的第一次大规模考古勘探。

五号建筑遗址正射影像(上北下南),刘瑞供图

五号建筑东北间内地漏(由南向北),刘瑞供图

澎湃新闻:栎阳城曾作为秦国都城,在秦国迁都咸阳后,它也是当时重要的城邑。秦汉时期栎阳城功能和地位的变化,在考古发现中有何印证?

刘瑞:栎阳是战国初秦献公和秦孝公的都城。秦献公二年(公元前383),秦国迁都栎阳。在商鞅的主持下,秦国营建了咸阳城,后于秦孝公十二年迁都咸阳。栎阳为秦都34年。从文献来看,栎阳城在后都城时代,主要是手工业制造基地,也是农业重镇。在考古发掘中各地屡有“栎阳工”、“栎阳工师”铭文秦兵器出土,如秦“工室”类封泥。“工室”封泥、秦二世时“栎阳左工去疾”铭文表明,既然职官分“左”“右”,可以想见栎阳城作为秦最大的兵器制造中心,其繁荣程度。而且,在栎阳城,我们也进行了郑国渠、白渠的发掘,这两个都是当时重要的农田水利工程,所以,栎阳的农业生产也不容小觑。刘邦以栎阳为都城,整顿队伍,向东挺进,逐渐完成统一全国大业。栎阳城对于汉的统一大业起到了重要的支持。

声明: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网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