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联金灭辽,后联蒙灭金:宋朝皇帝为何不长记性?

网易历史04-11 09:35 跟贴 4688 条

作者|郭晔旻,网易历史频道专栏作家,文史爱好者,著有《丝路小史》。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乍一看,两宋之亡国,颇有相似之处。北宋先是通过“海上之盟”联金灭辽,结果在“靖康耻”里为金所灭;南宋后亦联蒙灭金,终于在崖山之后被蒙古(元)所亡。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南宋的皇帝们却似乎是在重蹈北宋徽、钦两帝的覆辙。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认真说起来,辽建国早于宋,取得“燕云十六州”的时候宋朝也尚未建立。宋人所谓“收复”之说,实在也是底气不足。怎奈燕云地区地势高于南部地区,骑兵可乘势就高趋下直接杀入大同盆地,继而兵进汾河谷地攻取太原、河中。若再南下或东进,又是从黄土高原就高趋下直扑华北平原的广大地区。辽代从儿皇帝石敬塘手里获得燕云之后,整个中原王朝的心腹地带就完全敞露在北方铁骑的攻击力之下,彻底处在藩篱尽撤、无险可守的境地。这也就是日后宋朝大臣吕中所哀叹的:“燕蓟不收,则河北之地不固;河北不固,则河南不可高枕而卧也”。

如此一来,收复“燕云”也就成了北宋君臣的一个心结。当从辽国归降的赵良嗣给宋徽宗带来了阿骨打抗辽建金的消息之后,这位道君皇帝便在宣和二年(1120年)二月与金人签订了共同攻辽、瓜分辽国的协议,史称“海上之盟”。这就意味着背弃1004年“澶渊之盟”后与辽国的和好关系。无怪乎辽国大臣韩昉忿然作色:“辽宋两国,和好百年。盟约誓书,字字俱在。尔能欺国,不能欺天”。今日看来,虽说是“春秋无义战”,北宋联金灭辽毕竟显得不是那么理直气壮。

但金末的情形则是另外一回事情了。12世纪早期女真人初兴之时,号称“满万不能敌”,十数年间,灭辽伐宋,入主淮河以北,迫令南宋称臣纳贡,俨然中原上邦,金世宗在位时期(1161年-1189年),金朝国力达到鼎盛,世宗亦因此号称“小尧舜”。可是金朝立国不到还百年,败像已露。1212年起,统一蒙古的成吉思汗先后三次攻金,迫使金宣宗迁都南京(今河南开封)。金国的江山,就此只剩下了五分之一,即南京路、京兆路、凤翔路、临兆路。其范围东抵今天的安徽阜阳、河南汝南诸州;南至淮水、汉水及四川北部;东南与南宋接壤;西至甘肃积石山;北至黄河南岸与“大蒙古国”隔河对峙,东西狭长达1000余公里。

但是在蒙、金战争开始之初,南宋其实并没有“联蒙灭金”的打算。南宋名臣真德秀的看法就很有代表性:当前局势是“可以为忧,而未敢以为幸也”;“盖今之女真,即昔之亡辽,而今之达(鞑)靼,即向之女真也”,如果蒙古灭亡金国,“则疆场相望,便为邻国,固非我之利也”。

从今天的眼光看,金末形势,如能联合南宋,共御蒙古,使中原免遭蹂躏,实是上策。偏偏金人不做此想。当时专擅朝政的术虎高琪就认为,金朝迁都汴京后,金朝所能控制的地盘非常之小,于是主张南攻宋朝,妄想失了河北便夺取宋之淮南,作为补偿。金廷其他一些大臣也不把南宋放在眼里,认定“吾国兵较北诚不如,较南则制之有余力”。甚至反对者也只是认为,“国家之虑,不在于未得淮南之前,而在既得淮南之后”。在他们看来,金人夺取淮南以后,宋人必会拼死相争,金人将陷入无休止的宋金战争,仿佛宋之淮南已是金军的囊中之物一般。

在这样的乐观气氛中,趁着1217年蒙古军主力返回漠北后投入西征,中原地区则由被封为“天下兵马大元帅、行省太师国王”的木华黎全权负责经略,进攻力量大为减弱的机会,金人立即发动了对南宋的战争。在西起大散关,东到淮水流域这一漫长的宋、金分界线上,从许多处所展开了对南宋的进攻。除了企图夺占淮南,由于河南一隅难以应付包括战争费用在内的各种物资需求,金朝财政已经十分窘迫,他们希望通过对宋战争,掠取财物,解决财政危机。金宣宗甚至专门指令侵宋部将抢粮,为这场不义之战添加了令人啼笑皆非的注脚。

在宋人看来,金军此番南侵,与当年完颜宗弼(金兀术)之耀武扬威已大不相同,根本就是“垂亡之寇,辄敢率其余众,侵我疆场,掠我人民,焚我庐舍”;于是进行了坚决抵抗。最初,金人虽然占领了南宋淮南的一些州县,但很快被宋人收复。随后,宋金边境陷入长期的拉锯战中。金兵在攻宋战争中没有占到便宜,非但夺取淮南成了泡影,在长达七年的战斗中反而“士马折耗,十不一存”,白白消耗了国力。偏偏金宣宗至死不悟。直到他死后,哀宗即位,才于正大元年(1224年)向宋求和,宣布不再南侵。有过这样一番波折,宋金合作,显然很不现实。至于这位金国的新皇帝,在1233年时也曾扬言“至于宋人,何足道哉。朕得甲士三千,纵横江、淮间有余力矣”, 实际也很蔑视南宋。要知道,此人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距离金朝的最后灭亡,也只剩下最后的一年时间了。

1232年金军最后的野战主力在三峰山之战中被蒙古军完全消灭,金亡已成为定局。金哀宗逃到蔡州(河南汝南)后,居然还想重演宣宗“取偿于宋”的故伎,准备“出其不意,取宋兴元”,进而窜入蜀地自立。以此观之,金人与宋为敌之心,早已根深蒂固。此时南宋若不出兵,便得不到中原的寸土尺地,更加不利,参加战争,联蒙灭金,收复河南一部分土地,是当时最有利的做法。事实也是如此,1233年,南宋派兵、运粮与蒙古军一起参加蔡州会战。第二年正月,蒙古军与南宋联兵就攻破了蔡州,迫使金哀宗自缢身亡。金朝自阿骨打建国,传6世,易9君,凡120年宣告灭亡。蔡州城破之后,蒙古汗国与南宋相约,陈、蔡以北分属蒙古汗国;陈、蔡以南分属南宋,双方分治河南,金朝南京路的大约一半土地归入了南宋。蒙古和南宋两国的交界线,与金宋时期相比,北移了数十至数百华里不等,这自然就是“联蒙灭绝”的直接收益了。

到了1234年的夏天,宋理宗下令文武官员“集议和战攻守”,边将赵范、赵葵兄弟过高估计南宋力量,积极迎合宋理宗的求胜心理。六月,宋理宗悍然下令出征,主帅赵葵率领6万宋军,先后攻占汴京、洛阳、郑州。七月,宋军中了蒙古军队埋伏,丧师达数万之众,只得撤回原处。这件事发生在端平年间,故称“端平入洛”。从这次战役看,似乎蒙宋战争的责任仍在南宋一方。但另一方面,几乎在宋军北进的同时,蒙古汗国的窝阔台汗在七月召集了一次“忽里勒台(宗王大臣会议)”。在会上,窝阔台声称“先皇帝肇开大业,垂四十年。今中原、西夏、高丽、回鹘诸国皆已臣附,惟东南一隅,尚阻声教”。换句话说,金朝灭亡只过了半年,蒙古就想并吞南方,进兵攻宋了。“端平入洛”无非是在恰当的时候为蒙古军攻宋提供了一个借口而已。蒙古军的反攻来得如此之快,本身就证明早已做好了对宋战争准备,也就是宋人所说的 “臣又闻鞑既破蔡,不肯北归,移兵于息,牧马淮西,渐逼吾境,其意可见。”

其实,蒙古侵宋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无论宋人参加不参加灭金之战,总是会得出现的。这是因为十三世纪的蒙古汗国对外族的战争,根本无需什么“借口”。东欧的罗斯诸公国,根本连蒙古人的存在都不知道,结果却两次成为蒙古西征的目标,“除了诺夫哥罗德是仅有的例外,俄罗斯全境都迅速遭到蹂瞒,田地荒芜,城镇破坏,全国居民陷于因亚洲人的征服而引起的无法形容的恐怖之中”。巴格达的哈里发也是如此,蒙古的西征大军一到,就毫无理由要求其降服,接下来就是无情的攻城。阿拔斯王朝延续了37代,历经503年,至此灭亡。真正的哈里发帝国的历史,也就结束了。倒霉的末代哈里发也被依照蒙古人对尊贵者的处决方式,裹在一张毛毯里用马践踏,“不见血而死”。甚至在蒙古汗廷发给天主教教廷的信件里,素昧平生的教皇也被莫名其妙地要求向蒙古汗国降服,至于原因是根本不需要的。从这个角度而言,“联蒙灭金”后南宋所犯唯一的错误,只不过是在抗击蒙古(元)军的战场上失败了而已,与“联金灭辽”的情形,毕竟有所不同。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