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的老师不应该和学生谈恋爱

subtitle 湾流04-11 00:54 跟贴 19702 条
大不了辞职或退学,别把爱留在校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图片来自Pixabay

连月来,高校性侵丑闻频发。在一波又一波新闻的教育下,广大人民群众惊觉,原来有些大学老师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然而,性侵案的曝光永远是冰山一角。水面上有一个不幸者哭嚎震天,水面下就有十个受害者默默啜泣。高校中遭到老师性侵的学生,远比想象的多。限制了人们想象力的,除了高校对舆论的管制,还有罗曼蒂克的光环。师生恋,究竟有多少罪恶以你之名而行?

大学中师生恋的双方大都成年,禁绝师生恋有一丝干涉爱情的味道。但师和生的特殊身份,注定了无法、也不应得到祝福。为什么学校不应该鼓励这一恋情?为什么老师不应该和学生谈恋爱?为什么师生恋是颗害人害己的伊甸园之果?

大学为什么不鼓励师生恋

在发达国家,大学普遍不鼓励师生恋。以美国为例,超过四成高校,要求涉及师生恋的教师主动向校方汇报其恋情。

学校视师生恋猛于虎的态度激起了不少反对的声音。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心理学教授艾布拉姆森(Paul·Abramson) 著书表示,爱情就像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一样,当事人有自由选择的权力。大学生已经是成人,是否选择与老师谈恋爱不应当受学校的干涉。

美国一位女教师与学生谈恋爱,并发生性关系,后以强奸罪被投入牢狱/视觉中国

反对师生恋的大学并非不知道这些道理。它们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规定,完全是出于避免法律纠纷的目的。

1972年,美国推出了教育修正案,主张全体民众在接受联邦财政援助的所有教育体系或活动中,不得被性歧视。发生在学校中的性骚扰也是性歧视的一种。

到了1980年,这条法案正式在处理学校中打着师生恋的性骚扰中发威。彼时,耶鲁大学中的一名教师以提高分数为条件,向女学生提出性要求。案件一时沸沸扬扬,让大学意识到了师生恋可能导致的问题。

此后12年,又发生了富兰克林诉哥维纳特县公学案。美国法院借此为受害人设置了赔偿请求权,认定学校对教师的性侵行为知情但没有采取阻止措施,就要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对学校来说,师生恋似乎是一颗不定时炸弹。一旦双方关系破裂,很容易被法律定性为性骚扰。如果有学生假借师生恋,讹诈老师,也不是没可能。严苛的法条让学校面对可能演变成性侵的师生恋时如临大敌。

密歇根州立大学校长西蒙,因未能阻止体操队队医的性侵行为,引咎辞职/视觉中国

一些学校禁止有直接指导关系的老师与学生发生恋爱或性关系。比如最早发布师生恋禁令的哈佛大学和爱荷华大学。

另一些学校就严苛许多,禁止任何校方人士,不管是老师还是行政人员,与学生发展亲密关系。不过有明确完全禁止师生恋的高校并不多,只占全美大学的3%,大都是宗教性质的学校或者素有保守传统的大学。

更多的学校虽然没有白纸黑字禁止师生恋,但它们也不鼓励。毕竟,有美国大学教师协会颁布的政策在先。1995年,美国大学教师协会表示应当对师生恋采取有效措施。因为考虑到师生地位的不对等,师生恋的自愿性值得质疑,而且还可能为教师和校方招致官司。

印尼著名国际学校5名清洁工因性虐儿童被判刑/视觉中国

久而久之,美国高校养成了对性侵犯不容忍的态度。就连过去发生的事件也要彻查到底。

2000年12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法学院院长约翰·德维尔(John Dwyer)带学生参加活动,返程时将一名女生带到宿舍,发生了关系。这名女生正在准备律师考试,未声张此事。两年后,她毕业了,向学校揭露了这一丑闻。校方立即着手调查。尽管德维尔表示当时双方自愿,但他还是为一夜风流付出代价,丢掉了院长职位。

师生恋是对学生的性骚扰

虽然师生恋得不到学校的鼓励,但老师和学生喜结良缘,并得善果的案例实不少见。比如法国总统马克龙,就与自己的老师结婚。再往前推,鲁迅、沈从文等名人也有师生恋之嫌。

法国总统马克龙与他的老师结婚/视觉中国

然而,极少数浪漫的案例,无法洗刷残酷的事实。师生恋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虽然师生恋支持者主张两情相悦、恋爱自由,但对处在其中的学生来说,师生恋不仅是甜蜜的负担,更可能是苦涩的陷阱。

因为尽管学校强调人人平等,但老师作为传道授业解惑者,其地位比学生高。老师掌握着考试打分、学术奖惩、进修深造等大权,对学生日后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影响。《中国青年报》调研发现,七成学生坦言身边有人向老师要分,其中大多是打算出国深造的学生。

师生关系名义上平等、事实上悬殊。就好比一个公司,再标榜扁平化管理,下级也很难违背领导的旨意。学生并不处在有权力反对、抵制老师的地位。那么,学生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自愿和老师交往,就要打问号了。

所以,师生恋被归入性骚扰的范畴,老师通常被认为是加害者,学生往往被视作受害者。正因此,师生发生性关系,就有性侵之嫌疑。

云南宣威,一小学教师涉嫌性侵8名女生,全校仅13名女生/视觉中国

1957年,英国议员约翰·沃尔芬登(John wolfenden)在进行司法改革时,提出:成年公民在私密状态下自愿发生性关系,并不会妨碍公共秩序和他人利益。这一观点界定了现代刑法理论中性行为的免责要素:双方成年、相互自愿、私密。

令师生恋支持者失望的是,这种恋爱很难满足相互自愿的条件。毕竟,学生是弱势一方,很难拒绝具有逼迫性质的恋爱或性要求。前厦门大学的博导吴春明,就以指导论文为由,威逼利诱之下性侵了女学生。

正因此,在现代司法实践中,当师生恋被诉上法庭时,老师以“学生自愿”作为辩词并不总是有效。在美国,学生诉老师性侵的案件,往往是学生获胜。而且,女学生诉男老师的胜率更大。

但在中国,处在弱势地位的学生很难对簿公堂。在起诉前,学校会用保研之类的手段安抚学生。

单亲妈妈控诉幼女被幼儿园园长的丈夫强奸,罪犯仅判四年猥亵罪/视觉中国

就算将侵犯者告上法庭,事情也经常用师生恋打马虎眼。而且,师生恋一旦破裂,舆论往往不站到弱势的学生一侧,反而对他们进行有罪推定,认为是学生勾引老师。

所以,师生恋不是普通的恋爱,地位天然劣势的学生注定得不到真正的幸福。

师生恋百弊无一利

支持师生恋的人,往往只有爱情不得被干涉一个理由。但反对师生恋,却有无数个理由。除了前文提及的保护学生、教师和校方外,考虑到师生恋对教育乃至社会的负面影响,也必须要杜绝。

深圳,一名老师涉嫌强奸小学五年级女生,被警方刑拘/视觉中国

当师生恋发生时,教育的公平性就得不到保证。

不能说爱情全然盲目,但处在恋爱中的人往往被爱情冲昏头脑。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总会把恋侣过分美化。这种私人情绪在二人世界中不要紧,一旦进入有利益冲突的领域,就会有失公允。

教师手中掌握着学生青睐的资源。师生正处在热恋中,有造福另一半的机会,往往不会错过。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评价的客观性能否保证就要打问号了。

和老师发展亲密关系就能得到好处,无疑为其他人树立了坏榜样。2012年3月,就在研究生考试成绩公布前,南京两所大学的经济类硕士生导师,都收到了一位自称是报考者的邮件,信中说如果能多给分,愿意以上床为报。

湖南祁东,彭某以辅导作业为名,单独将孩子叫到办公室,采取亲吻和抚摸的方式对孩子进行“惩罚”/视觉中国

所幸这只是一场恶作剧。但高校老师如果主动用利益去引诱,很可能吸引学生投怀送抱。南昌大学国学院的副院长周斌曾向学生暗示,不是他的弟子没有义务教。一心向学的小柔只好加入师门,但却遭到性侵。

事实上,师生恋的负面效应远不止于此,整个教育环境都会受到影响。

在学校、学生、教师、环境这四大影响教学质量的因素中,教师排在第一位,对教学质量的好坏有着决定性作用。教师想要做好教学工作,就要注意方方面面的问题。其中,保持距离非常重要。

老师们既不能过分疏远学生,也不能与学生走得过近。这如同刺猬抱团取暖一般。过远则无法触及学生,起不到教育效果;过近则打破了师生应有的界限,学生很难服从表率。

师生恋可谓是距离过近的典型。老师与学生谈恋爱,无形中给全体学生做了负面表率。他们可能会变得不再认为学校是学习的场所,可能会失去对老师的尊敬和信任,教授的权威性和中立性进而大打折扣。教学质量和学习成长也就无从保证了。所以,美国三分之一的高校都在管理政策中明确表示不鼓励师生恋。

台湾开展预防“校园性侵害教育”/视觉中国

放眼整个社会,师生恋的影响不局限于校园。虽然没有诋毁学生品质的意思,但研究表明,师生恋可能与职场犯规有相关性。

身份还是学生时,与老师谈恋爱就属于越轨行为。这在某种程度上让学生产生了行为越轨的惯性。进入职场后,带着这股惯性,更容易情感用事,不遵守职场规定和行业规矩,造成意想不到的麻烦。老师的天职就是育人,怎么能用恋爱影响学生未来的人生道路呢?

中国人盛赞师生成婚,觉得这是最浪漫的事之一。但这份罗曼蒂克意味着太多东西,也赌上了太多东西:学生的青春、教师的名誉、学校的公正以及教育本身。所以,是师生就别谈恋爱,大不了为了真爱辞职或退学。

参考文献

[1]Wagner, E. N. (1993). Fantasies of true love in academ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39(38), B1-B1.

[2]Devlin, P. (1959). The enforcement of morals.

[3]Richards, T. N., Crittenden, C., Garland, T. S., & McGuffee, K. (2014). An exploration of policies governing faculty-to-student consensual sexual relationships on university campuses: current strategies and future directions. Journal of college student development, 55(4), 337-352.

[4]Abramson, P. R. (2011). Romance in the ivory tower: The rights and liberty of conscience. Mit Press.

[5]Laura Kipnis. (2004). Off Limits: Should students be allowed to hook up with professors?

[6]Sherer, M. L. (1993). No Longer Just Child's Play: School Liability Under Title IX for Peer Sexual Harassment.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Law Review, 141(5), 2119-2168.

[7]Alexander, K., & Alexander, M. (2015). The Law of Schools, Students and Teachers in a Nutshell, 5th. West Academic.

[8]Paul R. Abramson. (2007). The right to romance:Why universities shouldn't prohibit relations between teachers and students

[9]Jafar, A. (2003). Consent or coercion? Sexual relationships between college faculty and students. Gender issues, 21(1), 43-58.

[10]Kreiser, B. R. (2001).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 Policy Documents and Reports.

[11]Berkeleyan. (2002)John Dwyer, law-school dean, resigns

[12]Gossett, J. L., & Bellas, M. L. (2002). You Can't Put a Rule around People's Hearts… Can You?: Consensual Relationships Policies in Academia. Sociological focus, 35(3), 267-283.

[13]Richards, T. N., Crittenden, C., Garland, T. S., & McGuffee, K. (2014). An exploration of policies governing faculty-to-student consensual sexual relationships on university campuses: current strategies and future directions. Journal of college student development, 55(4), 337-352.

[14]Jackson, J. L. (2007). Faculty-Student Dual Relationships: Implications for Counselor Educators. Alabama Counseling Association Journal, 33(1), 1-10.

[15]余清臣. (2009). 权力关系与师生交往.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16]中国青年报.(2018). “出国党”要分战:破坏大学生态?-新华网 .

[17]李绍富, 张玉洁. (2012). 教授考研前收色诱邮件 称多给分愿陪上床

[18]王凡. (2017). 南昌大学现 “性侵门” 类似事件为何频发.

[19]周宽玮, 王巧爱. (2014). 厦大撤销“诱奸门”博导教师资格

作者:伍陆琪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