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是男的就是女的?那也太无聊了!

subtitle 曲湿湿04-10 14:42 跟贴 6051 条

曲大师开通微博啦,欢迎各位易友关注微博“ 曲大师O_O ”,更多精彩内容和福利等着你~

和曲大师“深入浅出”交流,立即加QQ群“562407056”。

This is not my body. I have to let it go.

(这不是我的身体,我要让它得以释放)

——Einar Wegener

这是由小雀斑主演的《丹麦女孩》中的经典台词。电影中的主角Einar Wegener是一名丹麦艺术家,同时也是第一位实施变性手术的人,极尽妩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电影《丹麦女孩》剧照

与他同是艺术家职业的妻子,在一次创作中要求他穿上女装为她的画作担当模特,从此穿上女装的Einar对此着魔,觉得自己本应该是女儿身,此后以女装示人。在妻子的鼓励下,他实施了全世界第一起变性手术,在之后她找回自己的身体,成为了Lili Elbe 。

这是一部基于真人真事的小说改编的电影。真实世界中的Lili Elbe也和电影里一样,因为器官移植手术的排异反应而不幸去世。

▲现实中的莉莉

然而这仅仅是变性人们所经历的冰山一角。

真正的跨性别者的生活,跟真人秀还是差得太远。或者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没有成为真正的自己前的生活,应该“称不上是真实的生活”。

在跨性别者中,有过自杀倾向的人,占到了40%,这是一个让人倒吸一口冷气的数字。

曾经,我们的世界很简单,性别被分为2种——男人和女人。但当我们慢慢长大,当世界不断发展,我们会越来越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概括的。有些人虽然生来被认为是男性,却总是更喜欢做一些女生做的事情,从心里认为自己是一个女性。

而有另外一些人,生来被认为是女性,却从心里认同自己是一个男孩子,她们做一切男生才做的事情,从心里厌倦自己外壳的性别身份。

这,就是跨性别者。

而医学界则会使用【性别焦虑症】与【性别认同障碍】这些名词来将这些倾向解释成是一种心理状况以及对社会的心理反应。

抛去令人抓狂的学术术语,凯特-伯恩斯坦在《性别是条毛毛虫》中的描述更为形象:曾经,有人站在文化的沙滩上画了一条线,并且用自命不凡的口吻宣称:“在这一边,你就是男人;在那一边,你就是女人。”是时候让变革之风吹散这条线了。

对于两性同栖、或者雌雄莫辩的描述,从很早以前就有了苗头。比如希腊神话中,爱神阿佛洛狄忒(即维纳斯)的儿子赫马佛洛狄忒(Hermaphroditus),便是一个实际为男性、然而有着女性般俊美外貌的神。罗马皇帝埃拉伽巴鲁斯(Elagabalus)在记载中是异装癖,传说他曾悬赏征集医生来帮他改变性别。

我们很难去考据这些记载是否真的是对于跨性别者或者双性者最早的描述,文本中也充满了猎奇或者传说的色彩;真实的历史,则是许多“不按常规性别规范”行事的“怪胎”惨遭制裁。

西班牙侵略者Vasco Nunez曾下令在巴拿马捉拿并杀害那些“衣着像女人的男性”,而在西方社会,更多的跨性别者被诊断为精神病,在疯人院度过余生。

当然,也有一些著名的跨性别者得以被社会接受。

生活在18世纪英国的汉娜·斯奈尔从小就将自己视为男性、喜着男装,在丈夫抛弃她之后彻底变装从军。

安德莉亚·皮吉斯曾经是安德烈-皮吉斯,曾被《纽约杂志》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男孩,他的雌雄难辨让他在男装秀场声名大噪。后来她成为唯一一位在男女秀场都风生水起的超模。

▲安德莉亚-皮吉斯

在做模特之前,她除了3岁时偷穿母亲的裙子,从未尝试过女装。而在2011年1月2011秋冬巴黎男装周,安德烈-皮吉斯以女装造型闭场。几天后的Jean Paul Gaultier 2011春夏高级定制秀上,又以新娘装造型惊艳全场。她还入选了英国男性时尚杂志《For Him Magazine》“2011年度全球最性感女性Top 100”,排名第98位。

▲安德烈-皮吉斯

她在受访时曾说,她小时候就喜欢男孩,但并不觉得自己是Gay,而是梦想成为女孩,这一点曾令她深感困惑。大约13岁时,她通过网络了解到社会中存在很多跨性别者,“这让我大开眼界,从此意识到我必须变性”。

2014 年7 月25 日她在Facebook上宣布,已自己经在年初接受变性手术,“希望大家能明白,我还是我,不同的只是性别而已”。同时也表示未来不会再走男装秀。

之前的他是秀场上最妖艳的男模,而现在,她做回自己,性别模糊不会再困扰她,女装也不会再让她成为话题,她的美来自本身,无关性别。

凯特琳-詹纳原名是布鲁斯-詹纳,1976 年战胜苏联获得奥运会十项全能的金牌奖项,基本上可以说是当时美国的民族英雄。

他在1980 年开始接受变性治疗,1991 年因为迎娶金·卡戴珊的母亲克丽丝·卡戴珊——好莱坞金牌真人秀节目《与卡戴珊姐妹同行》制作人——而停止变性。

▲凯特琳-詹纳,《名利场》

与克丽丝-卡戴珊离婚之后,詹纳又开启了自己的变性手术,在2015年 7 月,布鲁斯变身女性登上《名利场》的封面,这期封面主题为“叫我凯特琳”(Call me Caitlyn),而凯特琳这个名字她在童年时期就已经想好。60 多年后,她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了真真正正的凯特琳。

她说:“布鲁斯不得不撒谎,他永远要那样生活。而凯特琳不需要,她没有秘密了。”

这在舆论上几乎获得了压倒性的支持,金·卡戴珊也在自己的推特上表示了对她的鼓励,“凯特琳·詹纳为《名利场》拍的照片,安妮·莱波维兹拍摄的!好美!要快乐,要引以为傲,过你想要的生活吧!”

反观国内,在李银河被曝同性恋的时候,她发表的声明清楚地向我们解释了跨性别者和同性恋的区别,也将跨性别族群带入了人们的视野中。

李银河的“出柜”事件最后演变成了一个性教育,而她自己把这次事件戏称为“跨性别者的伟大胜利”。李银河的伴侣“大侠”率性地说,“没想到我的公开出柜成了一场社会的‘性教育’了,真欣慰啊!”

▲大侠和李银河

大侠作为一个普通人,因为她和李银河之间的关系而受到了大众的关注。她以前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开着出租车,手边放着王小波的书猛追李银河。从很小的时候时候,大侠就不认同自己的性别。幸运的是,他一直以平常心对待,父母也没有给他很大的压力。

曾经她以为自己是同性恋,但后来发现自己喜欢的是李银河这样纯粹的异性恋者,虽是女儿身却认为自己是男性的“大侠”,从心理特征来说,也是一位异性恋。他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接受过部分的外科手术,切除掉胸部,也曾经想做全套,把身份证上的性别也改掉。

而李银河对待变性手术的看法很简单,“受那个罪干嘛。”没有必要为了社会的性别规范,去改变自己的性别特征。但是有些跨性别者对自己身上的性征会有十分厌恶的情绪,所以即使性别重置手术再不成熟,也有人愿意为了得到真正属于自己的身体,去“受那个罪”。

虽然在当下中国,同性恋群体已经渐渐走到阳光下,渐渐得到普罗大众的认知。但同样作为性少数的跨性别群体,却仍深深隐藏于边缘隐秘的“柜子”里,被大众无视、误解甚至歧视。

或许正如李银河十年前所预言的那样,中国正在进行着一场静悄悄的性革命。

“不是男就是女?那也太无聊了!”

许多动物和植物都是“雌雄同体”的,就连小白鼠这种稀松平常的动物也有类似的现象。每只老鼠的脑子,无论雌雄,都同时拥有负责典型雄性(从背后骑上去挺胯)和雌性(拱起身子露出臀部)行为的脑回路。恰当地操控实验,你就能让一只小白鼠表现出任意一种。

所以考虑一下另一种无聊的哺乳动物吧,绝对二元化的人类——结果其实也并没有那么绝对。

但是人类就是喜欢把什么事物都二元化分化,男与女,好与坏,对与错。天生的区别,让跨性别者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不被社会所接纳。

但他们生来如此,他们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这是我们整个社会的局限所导致的。我们的社会早就把男男女女的行为举止给规定好了,一点反对它规则的人,都要被社会所排斥。可是,这样真的就是正确的吗?

真正生活的世界,应该是有多种可能的,丰富多彩的,我们不应该把我们认为是正确的东西,强加到他人的身上。

无论是二元性别还是多元性别,通过技术手段改变还是社会建构认同,每个人能够不再被自己心里的另一个自我痛苦地束缚着,活出想要的自我,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开放的心态绝不是因逼迫和教条而起,想要去了解的态度和愿意去接受的善良,才是一个宽容环境的先决条件。

【送福利】微博关注“曲大师O_O”,有限量版礼物等着你~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