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究竟为什么抵御不了黑丝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4-10 01:50 跟贴 1288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提起黑丝,你会想到什么?诱惑、性感、撩人?打开搜索引擎输入“黑丝”,这些词总是捆绑出镜的常客。

你总是忍不住一次次点进高清美图、写真链接,明明心里也知道都是一样的两条长腿半遮半露,还是每每心潮澎湃,感慨一句千娇百媚、风情万种。

到底为什么男人总会被黑丝深深吸引?穿着丝袜的女性有何迷人之处?

透过黑丝看本质

早在男人察觉到“黑丝性感”之前,女人早已发现了“黑色显瘦”这一颠扑不破的穿衣真经。黑色作为最经典的收缩色,所有光谱内的可见光都被它的黑色所吸收,明度最低,所以从视觉上看,黑丝下的腿比实际要瘦很多。

红色这种膨胀色一穿就容易显腿粗/视觉中国

虽然有人喜爱温香软玉,有人偏爱带点肌肉的健美,但可以肯定的是,男人们绝不会喜欢米其林轮胎,因为纤细的腿是判别一个女人年轻与否的重要标志。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曾对全国城镇居民身体脂肪分布做过一项研究,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女性的体脂始终呈现逐渐堆积的趋势,且更多地累积在下肢。也就是说,大肚子和大粗腿即意味着中国女人已经人到中年,揭露了残酷的事实:“你不再年轻了”。

换句话说,细长直美腿是典型的青春少女身材。不仅如此,黑丝还可以遮掩疤痕、腿毛,蒙上一层朦胧的滤镜,又勾勒出腿部的优美线条,还在半遮半露、虚虚实实之间所带来了充分的遐想。

为什么一个男人只是看到黑丝包裹下的双腿,就能在脑海中补充腿部的细节并加以美化,甚至,他还能更进一步地想象腿部以上的细节,以构造一个完整的美女?

2014年10月15日,重庆,平均年龄接近60岁,穿丝袜、紧身衣大妈们跳起了劲舞/视觉中国

脑补的力量不可小觑,也许从他的目光停留在黑丝上的那一瞬间开始,脑中的情节就已经飞速发展到二人共度一生的程度了。利用不自觉的自我暗示改变呈现在眼前的画面,这是大脑的一种适应性反应。

这种自我暗示首先与我们的视觉成像过程有关。在不同的外界环境中,人的视觉成像效果有着很大的差异。比如,晚上人们也许还能看清物体的形状,却不能分辨颜色。此时,大脑会对视觉上的损失和误差进行补充。

也就是说,朦胧神秘的黑丝触发了大脑自动自觉的补缺机制。

2015年10月23日,操场穿丝袜的姑娘站在塑胶跑道上/视觉中国

那为什么大脑补充的就是美腿的形象呢?其实,这样的联想并非没有道理。大量研究表明,视知觉和想象过程中激活的脑区,有很大程度上的重叠。

在联想思维中,存在一种叫做“时近联想”,当你常看到在时间、空间和经验上比较接近的事物,看到其中一个,就会不自觉联想到另一个,从而产生相应的情绪反应。不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银幕上我们都看过许多穿着黑丝的女性形象,这些形象被大脑储存在记忆系统中,当你再看到黑丝袜时,就很可能会根据经验联想:谁穿丝袜?穿在哪里?答案呼之欲出:女人穿丝袜,穿在腿上。

穿上裙子、丝袜的主播你或许都分辨不了性别/视觉中国

而且,这种联想绝大多数都会是细长直的美腿,这要归功于大脑的整理功能。我们将存在于人脑中的曾经感知过的事物形象称为“记忆表象”,它是想象的基础,常常综合了很多次知觉映像,然后将对于同一对象的多次印象概括起来,形成一般特征。比如,头脑中的山峰、树木都不是特定的某一座或者某一棵,由黑丝引发的联想,也不再是特定的某一双腿,而是“美腿”和“美人”。

性感不是丝袜的天生属性

那么,到底是谁最早发现黑丝性感,并把它和女人的腿联系上的?

事实上,最早的袜子并不是给女人穿的,而且不是黑色的,扩张色的白色、红色居多。最早的长袜是欧洲十字军创造的一种配合腿部铠甲一起穿着的羊毛吊带袜,学名叫做“肖斯(Chausses)”,功能更像秋裤,一直从脚踝包裹至大腿根,为了防止滑落,袜口还要依靠丝带或松紧带系在腰带上——就是如今吊袜带的原型。

当男人们穿着“肖斯”,露出健壮结实的小腿,与“性感”是绝缘的。即便后来西班牙人用真丝编织出了丝袜,也因为成本昂贵,只是欧洲男贵族们的拥趸。

画面中的法国皇帝路易十四就穿着红色的丝袜,不仅是他,他的儿子、孙子都钟爱用紧身丝袜搭配皇家服装/Google Art

女人开始穿丝袜已经是18世纪的事情,而且只有当时的时尚偶像格蕾丝·艾略特这样的苏格兰贵妇才穿得起长筒丝袜。要知道,1799年想在伦敦买一双丝袜需要12英镑,接近当时一个普通女工半年的薪水。

整个18、19世纪,贵妇们长裙下的丝袜都很短,尽管偶尔上面也会有一些俏皮的图案,但为了保暖和体面一直被遮得很严实,功能也接近秋裤。在众多欧洲名画中,女人们需要手动拉高裙摆,才能露出一小截。

女人与丝袜关系的转变发生在20世纪20年代。一战后的劫后余生催生了爵士乐和享乐主义,女人们戴着羽毛头饰,穿着串珠连衣裙和长袜在舞池里摇曳身姿,2013年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里女主角黛比的造型就是20年代时尚的重现。

裙摆越来越高,为了盖住裸露的腿丝袜也随之变长。可以说,丝袜是当时先锋女性的一种态度,她们晚上穿着浅绿色、黄色、粉色的彩色丝袜去酒吧跳舞,这些夸张的色彩完全与显瘦的黑色相背离,甚至会配上更膨胀视觉的图案,例如格子、支票、钻石和条纹等等。

1927年代的女性丝袜广告/Vintage Dancer

真正让丝袜进入每个女人衣橱的,还是1937年美国杜邦化工公司发明尼龙丝袜之后。几克尼龙就可以制作一双丝袜,降低了成本,而且尼龙的弹性远胜于羊毛和真丝,更能满足女性不同的体型。

1937年杜邦公司制造的第一对尼龙长袜,当时还没有成熟的尼龙染色工艺,一开始尼龙丝袜大部分都是黑色的/Pinterest

1939年美日关系恶化,美国人开始抵制日货,其中就包括来自日本的丝袜,女人们被迫寻找替代品。等到1940年5月杜邦公司开始卖第一批丝袜时,每双卖2美元,一上市就被抢购一空,平价的尼龙丝袜才逐渐变成大众时尚。截止1942年尼龙长筒袜就已经占据了袜子市场的20%。

因此,女性对丝袜的追捧,并不只是为了显瘦,穿长筒丝袜的女性是为了穿更短的裙子,为了不受束缚地外出约会,为了更自由地选择未来伴侣,甚至偶尔拉高裙摆、长袜滚到膝盖以下、露出吊带是她们表达开放和自由的态度。

越来越多的人穿丝袜,女人们的需求也越来越多样。比如长筒的尼龙丝袜无法固定,越长越容易向下滑落,所以女人们会像过去的欧洲绅士一样绑一个“吊袜腰带”。这对好莱坞的女演员和舞台剧演员来说并不方便,于是便有电影工作人员尝试着把丝袜和内裤缝起来,所以黑丝最早其实是一种“工装裤”。这一做法启发了丝袜厂商,才诞生了今天的连裤袜。

为什么黑丝性感

穿脱便利只是连裤袜在丝袜市场占领一席之地的原因之一,它真正风靡起来还是得益于1960年代中期Courrèges、和Mary Quant几家服装公司推出的迷你裙,去掉吊袜腰带,只有包裹了整条腿的连裤袜才可以把裙摆直接上拉到大腿中部。

1968年3月18日,Mary Quant在希思罗机场带着一队穿短裙的模特/Getty Images

但60年代的迷你裙和今天完全是两种概念,在当时,裸露大腿的女郎大多出现在海滩、酒馆,或者红磨坊舞场,普通职业的女性穿着迷你裙上街是不可想像的。

60年代又是一个充斥着动荡与运动的特殊时代。民权法终结了美国社会对有色人种的隔离,兄弟和男朋友被国家送往了世界的另一端越南,去打一场他们也无法理解的战争,女权主义者推广口服避孕药和性解放运动,为了让女性从生育中解放出来,自由地决定什么时候成为妈妈、谁可以当自己孩子的父亲,她们剪掉了长裙和繁琐的吊带袜,穿上了迷你裙和连裤丝袜走上街头,首先从衣服上宣告“身体的解放”。

穿着迷你裙走上街头的女权主义者/AP

当时的男人们并没有觉得这是一种性感,甚至有愤怒的保守主义者用雨伞去砸设计师Mary Quant店铺的橱窗,咆哮着骂道“简直伤风败俗,令人恶心”,甚至连香奈儿都质疑“他们是疯了吗”。曾经的男人们不仅能够抵御黑丝,甚至抗拒过迷你裙和光腿。

但在当时的年轻人眼里,这是身体力行地与当时的社会反抗,从迷你裙、T恤衫、牛仔裤,甚至性解放运动带来的比基尼泳装、无上装着装和无性别服装,到1966年巴黎时装展上的模特儿甚至不穿内裤、女性服装的情色化,无不表现出这场运动对于摧毁西方传统理念的决心,并且这股热潮伴随着皮靴、甲克虫乐队和滚石乐队席卷了全球。1968年前美国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在与亚里士多德·奥纳西斯结婚时,便身穿华伦天奴白色百褶短裙。

在迷你裙流行的十年里,黑丝成功占据了丝袜市场的最大份额,而且不仅是喜欢迷你裙的女生爱穿,另一方面60年代后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职场工作,她们也更需要穿脱方便的连裤袜。

尽管穿迷你裙和黑丝是女人们的主动选择,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穿着迷你裙、黑丝露出更多大腿的女人比穿裤子的更性感。首先因为长裤并不贴合肌肤,它和男性的很多衣服一样,是直线条勾勒形体,更加中性。其次,黑丝在修饰腿型、遮盖瑕疵的同时最大限度地保留了腿部原始的曲线,而这种曲线决定着腿的美。

1968年哥本哈根街头穿迷你裙和黑丝袜的年轻女性/视觉中国

从2000年开始,Fahd Benslimane医生开始观察具有性吸引力的双腿。他分析了模特、运动员和芭比娃娃的腿部模型,还研究了达芬奇的画作和希腊雕塑,最终得出结论:腿部吸引力主要来自两方面——腿的平直度和腿部曲线。

想象一下美好的曲线形态——股骨、膝盖骨和脚踝三点连成一条直线,小腿内外侧曲线都呈柔和的弓形,外侧曲线较内侧更加平滑,这是Fahd Benslimane总结出的美腿标准。如果拥有这样的腿部曲线,谁还会想把它包裹在什么都看不出来的长裤下呢。

一列从喀什发出的列车上,一名妇女把钱放在丝袜里/视觉中国

让我们来设想一种极端的反例:一双又粗又短、脂肪分布不匀、腿毛浓密到遮不住的腿,穿进了一双黑丝袜里……你能抵御这双黑丝的诱惑吗?

参考资料:

[1]Sabiniewicz, A., et al., Developmental Study on Leg-to-Body Ratio Preferences. Collegium Antropologicum, 2015.

[2]Benslimane, F., The Benslimane's Artistic Model for Leg Beauty. Aesthetic Plastic Surgery, 2012. 36(4): p. 803-812.

[3]Neuronal nonlinearity explains greater visual spatial resolution for darks than lights By Jens Kremkow, Jianzhong Jin, Stanley J. Komban, Yushi Wang, Reza Lashgari, Xiaobing Li, Michael Jansen, Qasim Zaidi,and Jose-Manuel Alonso

Synthetic Dreams: Gender, Modernity and Art Silk Stockings By Hannah Proctor, 31 July 2015

[4]The leg-to-body ratio as a human aesthetic criterion Viren Swami ,Dorothy Einon, Adrian Furnham

[5]Sorokowski, P., Pawlowski, B. 2008. Adaptive preferences for leg length in a potential partner, Evolution & Human Behavior, Vol. 29, Issue 2, Pages 86-91

[6]《进化心理学:心理的新科学》D·M·巴斯

[7]项海燕,吕敏.解读黑色时尚的魅力[J].美术大观,2012(11):103.

[8]段殳. 色彩心理学与艺术设计[D].东南大学,2006.

[9]江崇民,张一民,张彦峰,邹亮畴,籍晓蕾.中国城镇居民身体脂肪分布及增龄变化规律的研究[J].体育科学,2008(08):16-28.

[10]Horst Hanusch, Schriftenreihe des "Munich Institute of Integrated Studies", Gesellschaft für Integrierte Studien / Gesellschaft für Integrierte Studien: Munich Institute of Integrated Studies, Gesellschaft für Integrierte Studien e.V, Gesellschaft für Integrierte Studien, BoD – Books on Demand, 2010

[11]DIANE STOPYRADIANE STOPYRA, Whatever Happened To Pantyhose? One Woman's Take On The History Of HosieryWhatever Happened To Pantyhose? One Woman's Take On The History Of Hosiery, Jan 29 2015Jan 29 2015

作者:黎慕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