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狗头人版本炉石最后一期,每人一句诗

subtitle 炉石传说掌游宝04-09 16:29 跟贴 5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周是狗头人的最后一周了,这个版本的适者生存也将告一段落。这三个月里,我们无论经历过什么,现在心中都有着一丝不舍。这个版本我们送走了帕奇斯和拉兹,迎来了广受诟病的奥秘法和魔块术,我们得到了许多,也失去了许多......本周推荐的卡组可能是大家已经见过很多次,有些疲倦的卡组,但是,这是你最后一周在标准模式中见到他们了......

数据来自炉石传说盒子

城头铁鼓声犹振,匣里金刀血未干。

——王昌龄·《出塞二首》

在安度因失去了拉兹后,我们以为宇宙牧的崩塌就代表着牧师,没想到啊没想到,天梯又被另一股势力统治。说实话,在这之前谁想过天梯上会出现只带四张高费法术的牧师?谁想过不带随从的猎人会在比赛中出现?所以现在大家都在吐槽新版本,麋鹿觉得一切还是等实装后再说。

AAECAa0GAooH0OcCDgiNCPIMgrUCursC8LsC4b8C2cECysMCmcgCyssCzswCy+YC1+sCAA==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李白·《关山月》

“古尔丹,你怀念你带领兄弟们以动物园的称号打家劫舍的日子吗?”

“我,我不想,一点都不想......”

古尔丹看着身边的大哥和魔块,想起了和小鬼首领、叫嚣的军士一起喝酒划拳,醉倒狂笑的日子。

“我一点都不想,他们死了,我已经不是那个时候的古尔丹了”。月光下,他手中紧紧抓着力代的遗像,“那种日子回不去了,现在的我,挺好”。

AAECAf0GCpME2waKB8QIzAjJwgLexAKX0wKd4gLb6QIK9wS2B+EH58sC8tAC+NACiNICi+EC/OUC6OcCAA==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李白·《送友人》

孤儿、垃圾、无脑......这都是这三个月奥秘法背负的骂名。吉安娜很不解,这是暴雪让我玩的,怎么我就成了众矢之的了呢?她不知道,人们讨厌的不是她,而是还没看见她就被奇奇怪怪的奥秘和法术轰杀。

紧了紧头巾,吉安娜把侍从、侍女、男仆、雕文送出城外。

“你为什么不和我们来狂野玩呢?”男仆很奇怪。

“对不起,亲爱的,我不能,我需要好好练习法术,做一个大家心中法师应该有的样子。你们去找别人吧,对不起,谢谢你们这么久的陪伴。”

月光依旧,吉安娜目送着车子远去,脸上留下了两行泪。

AAECAf0EAskNotMCDnHDAbsClQOrBOYElgXsBde2Auu6Aoe9AsHBApjEAo/TAgA=

繖幄垂垂马踏沙,水长山远路多花。

眼中形势胸中策,缓步徐行静不哗。

——宗泽·《早发》

阅兵骑和鱼人骑,快攻的代表,昔日T7猎才享有的荣光,乌瑟尔也终于享受到了。

“将军,你的士兵正在成片地死去,你就没有一点感觉吗?”

“一将功成万骨枯。”

AAECAZ8FBvQFucECg8cC1uUCteYCt+cCDKcF9QXZB7EI2a4Cu68C/68CuMcC2ccC48sC+NICieYCAA==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观·《鹊桥仙·纤云弄巧》

这两句看起来不合适,一个射箭的汉子,说什么“两情若是久长时”?我觉得喜欢猎人的玩家似乎都已经将猎人当成了自己的恋人,无论在什么版本,都在想着用不同的方式让他焕发荣光,谁能想到居然有只带两个随从的猎人?

这就是真爱啊。

AAECAR8GyQSoqwKFuAKGwwLd0gKG0wIMjQGoArUDhwTtBpcI2wn+DPixAt/SAuPSAuHjAgA=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李清照·《武陵春·春晚》

王子贼,在帕奇斯削弱后就一蹶不振。现在的盗贼只能在夹缝中努力求而生存,而想到新版本的紫卡法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我这把弑君,难道最终要留给自己吗?”

瓦莉拉修长的手指把玩着弑君,对准了自己白皙的脖颈。

AAECAaIHBsgDhgm5vwKBwgKA0wK77wIMtAHEAe0CywPNA/gH3QiprwKpzQKxzgLl0QLb4wIA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岳飞·《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

“坐下,听我和你说,想当年......”

“爷爷,你又讲你年轻时候的故事了,我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你不懂,你不懂啊......”

门外的青玉魔像很大,但是再也不能动了。

“爷爷,门前的这些东西好丑啊,为什么不扔掉呢?”

“丑?丑吗,或许吧,你说得对,明天我就把他们扔掉,呵呵,扔掉......”

AAECAZICBukBxAauqwKUvQLJxwKZ0wIMQF/kCLS7Asu8At2+AqDNAofOApTSApjSAp7SAoTmAgA=

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辛弃疾·《鹧鸪天·有客慨然谈功名因追念少年时事戏作》

我是加尔鲁什,我没老,你们等我回来!

AAECAQcEkAOyCKDOAp/TAg1LogSRBvgH/wf7DIKtAsbDAt/EAszNAo7OAvHTAs/nAgA=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屈原·《九歌·国殇》我是暴雪的玩具,我,还能做些什么?尽情来糟蹋我吧。

AAECAaoIBvIFkbwClL0C9r0Cm8sC688CDIEE5QfwB5MJ+qoC+6oCoLYCh7wC0bwC+b8CkcEC68ICAA==

201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狗头人过去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大家有什么想对狗头人版本说的话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