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女孩遭骚扰选择自杀!MeToo在印度行不通?

参考消息网04-09 10:30 跟贴 5 条

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报道,最近,居住在印度首都西北部一村庄里的17岁女孩自杀了。

她有着远大抱负。梦想成为警察的她,为了打造健康体魄,还养成了每天晨跑的习惯。

但是,Bakhtawarpur的男子发现她跑步的样子太过吸引人。每当她经过,就有一群男人对她说不堪入耳的话,还有人在学校外等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拉贾斯坦地区奥尔沃村的妇女。夏尔马(最前方)从未听说过#MeToo。

她设法应付了这一切。

但是,几个星期前,一男子开始跟踪她。父母想去警局报案,但亲戚朋友劝阻说报案会损害女孩名誉。对女孩的最后一击来自于跟踪者亲属让她父母搬离出租屋。

自认为对父母困境负有责任,等双亲外出后,女孩于3月23日上吊自杀。

她在遗书中写道:“无论我走到哪里,男人到处都是。我累了。他们不会让我活下去的。”

通过自杀,她父母将不再面临被驱逐的命运。

印度风格的#MeToo

上街办杂务、步行去学校、晨跑、健身、梦想着找工作。像Bakhtawarpur村这样数以百万计的印度年轻女孩而言,这些事虽然简单,却不是她们有权选择的。

对于其他印度女性而言,这是一场为出生、不带嫁妆结婚、接受教育等权利而进行的斗争。她们还在争取出门工作、见朋友、甚至自由约会的权利。

在好莱坞的哈维·温斯坦性丑闻和“#MeToo”运动爆发之后,印度争取妇女权利的运动与西方出现了明显分歧。然而,许多印度女性仍在为基本人权而斗争。

对她们而言,工作场合的骚扰——正如数千名女性和名人在#MeToo中所描述的那样——可以称之为微小的困难。即使印度女性想利用社交媒体来表达感受,许多人无法做到这一点。在印度,只有30%的互联网用户是女性。

致力于确保女性在公众场合人身安全的非政府组织Durga India创始人瓦拉达拉詹表示:“#MeToo运动在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女性中产生了共鸣,她们敢于发言,敢为自己的生存空间奋斗,并活跃在社交媒体上”。

“但属于这一阶层的女性很少。当你搬离城市,你会发现女性最基本的问题是生存,因此对农村女性而言,#MeToo不会带来什么不同。”

威胁和羞辱

2018年3月,新德里启动了给200辆公交车安装报警按钮的试点项目。该项目由市政当局与Durga India共同主持参与,目的是解决男性在公交车上骚扰女性这一普遍问题。女性一按下按钮,司机就会停车并报警。这个例子很好地说明了女性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从甲地到乙地的路上充满了羞辱。

多样的女权

印度的女权主义一直在向多方发展。主流的女权主义倾向于把重点放在修改法律,以及为女性争取被剥夺的最基本权利之上。但除了这些努力之外,还出现了一种新的女性主义。主要由年轻女性组成,她们正在应对引发#MeToo运动的同样问题,并使用了比如利用社交媒体和公开点名等类似手段。

2017年10月,美国加州一位名叫萨卡尔的印度学者在脸书发起活动。她公开了70名曾骚扰女性的顶尖学者,以此让他们得到应有的羞辱。主流女权主义者谴责这种“私刑行动”,但萨卡尔继续请求印度女性指明在校园里骚扰她们的多名学者。

此外,一些妇女团体占领了例如花园、街道、公园等公共空间,并开展一项名为“为何闲逛”的活动,意在让妇女在户外空间感到舒适。

一名女性在班加罗尔一公园里“睡觉”。这是为妇女开辟公共空间的抗议的一部分。

“为什么公共空间只让男人感到安全和舒适?”以及“女人为什么要担心外出?”,这些都是该活动引出的问题。

著名活动家帕泰贾组织了一场名为“Meet to Sleep”的活动。有数百名女性响应,并于2017年12月时睡在公园和街边长椅上,要求行使对印度男人而言理所当然的权利,即在不感到危险的情况下在公共场合躺一会儿或小睡一会儿。

“在如此长的时间里我们一直被告知要小心。每当女性受到骚扰,人们会告诉她要更加小心。我们正在改变这种叙事方法”,帕泰贾告诉媒体。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