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什么不爱跟陌生人微笑

subtitle 湾流04-09 00:44 跟贴 25345 条
这是因为中国人比较不开心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这是每个中国小孩从小听到大的话,这句话几乎贯穿每个中国人的一生。面对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无论是地铁里擦肩而过的路人,还是商场餐厅门口排队的人,人们常常会一脸严肃,不苟言笑。

即使遇到的不是陌生人,中国人也常常笑得不是很自然。父母逛街偶遇工作同事时、过年走亲戚时、迎面遇到半生不熟的同学时,中国人往往都会隐藏自己的真情实感,使用一种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2006年时,正在传绯闻的蔡依林和周杰伦同台时露出了尴尬的微笑/ 视觉中国

但如果你经常接触美国电影,或者在美国生活过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美国人在这点上与中国人完全不同。美国人对陌生人常常会露出热情的微笑,甚至在微笑时会露出洁白的牙齿。这种“过度”的亲近也经常让初到美国的中国人受宠若惊、极不适应。

宣扬以礼待人的中国人,为什么偏偏不愿意微笑呢?这是因为中国人比较不开心吗?明明手机里表情包满天飞,为什么到了面对面时只有尴尬一笑和强颜欢笑?

美国人为什么爱笑

要想解释为什么中国人不爱笑,我们需要先知道美国这样的国家,为什么人们更爱笑。

喜欢微笑的美国人,与其说他们在释放善意,不如说他们在寻找潜在的合作机会。这样的动机在语言多样、文化多元的国家更加明显,但是在中国却容易产生误解。

众所周知,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都是典型的文化高度多元化的国家。从公元1500年至2013年,中国的人口来源国家不超过20个,但是澳大利亚的人口来源国家数量却高达227个;在这种600多年内,来自217个国家的人组成了加拿大,来自214个国家的人组成了美国的人口。

美国洛杉矶的唐人街上,移民男子站在出售灯笼的商店内,洛杉矶是美国种族构成最复杂的城市之一/ 视觉中国

此外,美国并不像我们想象的,人们都说着流利正宗的美式英语。事实上,截止2011年,美国本土超过10万人使用的语言就有31种。2015年时,美国仍然有三七百万拉丁裔在家说西班牙话。

文化不同、语言不通怎么沟通合作交朋友,怎么先富起来?只能靠微笑之类的身体语言了。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准确沟通是人们协作生产的首要前提,人们首先要准确了解彼此的信息,才能判断哪些人值得信任,可以合作共赢,哪些人做事不靠谱,最好不要托付重任。

研究也显示,越是那些来自多元文化国家的人,就越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这有利于跨文化背景下的交流。美国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的心理学家重新分析了92份关于跨文化背景下情绪识别的研究,发现文化更多元的国家使用的表情和身体动作更容易被准确理解。

文化多样性和跨文化情绪识别呈现正相关关系/ Heterogeneity of long-history migration predicts emotion recognition accuracy

有人也许会反驳,要论文化多元,美国人种数量再多也赶不上中国的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枝花吧?其实关键不仅在于文化本身构成有多复杂,还在于文化的稳定性如何。

社会学家施瓦茨曾提出过文化的七大维度。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博士迈克尔·邦德(Michael Bond)根据这七大维度,画出了表示国家文化集群分类的树状图。

每个国家的文化就像一条长河的支流又形成了更多层的支流一样,要追溯好几次才能看到源头。但是和大部分国家相比,中国的文化构成十分稳定,就像第一代支流再也没延伸出其他任何支流一样,几乎没有被分化或者同化。

根据施瓦茨的文化维度理论进行文化分组画出的树状图/ Emotions and their expression in Chinese culture

除了文化构成稳定,中国人也早就跨越语言不通障碍了。根据《中国语言文字事业发展报告》,2015年普通话的普及率已经达到73%,识字人口使用规范汉字比例超过95%,就算不是每个人都出口成章,起码也能像渣渣辉一样用普通话简单交流。

北京地铁里的乘客表情严肃,两个人目光碰巧对上之后,也会不约而同地慌忙避开/ 视觉中国

在社会异质性越来越小、社会阶层划分越来越清楚、人们的文化习惯越来越相近的环境下,微笑已经衍化出了各种各样的目的,友好、讥讽、炫耀都可以用微笑来表达。所以在中国,对陌生人微笑反而成了很敏感的行为,运气不好的话,你极有可能被人当成图谋不轨的罪犯。

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既然中国人不愿意对陌生人微笑,那至少愿意对熟人微笑吧。虽然微笑是种难以琢磨的表情,但是又不能完全舍弃,毕竟走亲戚的时候不面带微笑会被父母教训,在公司上厕所碰到同事不给个微笑又不太好。

不过仔细想想,这种用于社交的微笑都特别不走心。咧开嘴露出牙齿,但是眼睛和鼻子附近的肌肉变化都不显著,脸上笑完了,心里就想着赶紧离开这个尴尬的场合。这种嘴笑眼不笑的状态就是典型的假笑。

空姐用夹筷子来联系微笑,但是“空姐微笑”却是典型的假笑/ 视觉中国

19世纪的法国医生杜乡就已经发现,真正的微笑涉及两部分肌肉的自愿和不自主收缩——颧骨抬高提升嘴角,收缩眼轮匝肌产生鱼尾纹。不管摄像师让你喊“茄子”、“田七”还是“cheese”,都没有办法给挪动你的眼部肌肉,除非你是发自内心的微笑。

因此准确来说,在熟人面前中国人不爱笑,其实是不爱施展“真正”的微笑。过年走亲戚、酒桌上互相敬酒时的面带微笑,是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假笑。

为了探究微笑的本质,美国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的心理学家们设计了一套微笑模拟模型,把微笑的功能分成三类:第一种是表达开心的微笑,第二种是为了维护社会关系的微笑,第三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社会地位和控制权力的微笑。

后两种微笑都是掩饰了真实情感的假笑,也有国外研究者将中国人的微笑分成苦笑、陪笑、强颜欢笑等类别,看起来像刚学中文的外国人在做词义辨析,却很准确地把中国人社会交际时常用的表情都概括了。

假笑小男孩Gavin Thomas的微笑完美呈现了假笑/ Google

中国人的社交场合不是菜市场,没有人会有话直说。那些喜形于色,畅所欲言的人通常都会被认为是不懂游戏规则的新手。就算是跟着大人上酒桌的小孩,也会被提前教育一番,男孩要沉稳,女孩要端庄,想吃什么菜不能直接伸手拿。

这不仅是经验之谈,而是中国人的人格特点。和朋友在公共场合感到开心时,你是仰天大笑还是微微一笑?在上司的办公室里被批评了一顿,你会灰心丧气还是用苦笑来掩饰自己的低落?上文提到的麦迪逊大学情绪表达研究表明,当被问到这些问题时,中国受调查者的回复一般都是用微笑来掩饰自己真实的情绪,而美国的受调查者会是直接表达情绪。

武汉汉口中银国际证券营业大厅,面对暴跌的大盘,两位股民聊天时一脸苦笑/ 视觉中国

北京大学的学者们建立的中国人人格七因素量表,其调查结果也与上述研究不谋而合。人格的七因素包括外向型、善良、行事风格、才干、情绪性、人际关系与处事态度,在这些因素中,情绪性最能体现中国人宠辱不惊、不苟言笑、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等等品质。

情绪性包含耐性和爽直两个小元素。前者是稳重,能很好地控制情绪;后者则是心直口快,不加掩饰。通过测试来自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4000多人,学者们计算出中国人的耐性远远超过了爽直,而且耐性元素的得分是爽直元素的两倍。

Angelababy出席活动时矜持、优雅的“微笑”/ 视觉中国

也正是因为中国人习惯于稳重,经常使用假笑,中国人交流时通常不怎么关注嘴的变化,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鼻子、眼睛等面部区域。因为简单地咧开嘴是很容易的,但是眼睛的表情是很难掩饰的。只要互相看一眼就知道谁在敷衍假笑,也就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和情绪,从而认清这个人是点赞之交,还是小组合作的可靠人选。

相反,美国人则习惯通过对嘴部的变化识别他人的情绪。有研究者认为这种差异表现在美国人喜欢发 :( 和 :) 这样只有嘴部变化的表情符号,而中国人喜欢发*^_^*和(=_=)这种注重眼部变化的表情符号。

微笑也有鄙视链

除了维护社会关系的微笑,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还经常遇到第三种微笑,也就是显示权利的微笑。没有人需要为微笑花钱排队,但是有地位的人的确笑得更有理由,更有底气。

在荷兰心理学家霍夫斯泰德的文化维度理论中,有一个维度叫做不确定性规避(Uncertainty Avoidance, UA)。这个维度可以解释社会信任对日常行为,甚至是微笑这种细节表情的影响。

飞人博尔特夺冠时的微笑就是一种有地位的人专属的优越微笑/ 视觉中国

不确定性规避值高的国家,阶层划分很清楚,社会资本谁多谁少也一清二楚,领导也越有可能拥有专属微笑。因为在这种环境里,人们反感含义模糊的东西,因此政府往往用很多法律条文来规范人们的行为,从出生到死亡都要在规定之内。

而且社会风俗上的规定也是条条框框,井井有条。虽然没有白纸黑字规定过年吃饭的时候怎么安排座次,但是有些地区的妇女小孩吃饭是绝对不能上桌的,有些地区家庭聚餐的时候鱼头必须对着辈分最高的人。

此外,无论是家庭里还是企业中,等级的划分和分工也很清晰,官大一级压死人,倚老卖老天经地义。没有人教你什么时候该如何微笑,但是你知道在老板面前摆着盛气临人的微笑绝对是死路一条。反过来,领导对你展示支配性微笑是一种常态。

研究显示中国和德国的不确定性规避指数(UA)都比较高/ Do Only Fools Smile at Strangers?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Social Perception of Intelligence of Smiling Individuals

中国就是不确定性规避值较高的国家,但是也正因为工作中的级别划分清晰,所以在工作岗位上的人不希望给上级或者客户留下疑惑和迟钝的印象。人们虽然工作勤勤恳恳,对上级的工作要求执行力也很强,却很少和上级沟通。

前中兴CEO汪涛就曾经抱怨,中国的软件开发人员往往对甲方提出的需求来者不拒,很少询问客户他们究竟想要什么。这种胸有成竹导致的,往往是推倒重做。相比之下,印度程序员却很愿意花时间与客户慢慢磨,了解客户对产品的需求,因此印度程序员也更受客户青睐。

不确定性规避值高,虽然意味着社会约束多,但是好处在于人们对未来的预期也更加明确。当然,这样的好处仅限于拥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他们在对未来的更有自信的同时,也就没有必要顾虑微笑的场合。

有研究调查了德国、中国等七个国家,发现人们对微笑的感知和不确定性规避值存在一定的关系。

微笑和智力评估的关系,横坐标表示国家(SA表示南非),从左往右不确定性规避指数递减;纵坐标表示智力评估结果/ Do Only Fools Smile at Strangers?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Social Perception of Intelligence of Smiling Individuals

中国人眼中,微笑的人看起来要比不微笑的人更聪明。其实,觉得微笑更聪明的中国人,是觉得那些比他们地位高的人更聪明。2012年新奥尔良神经科学学会上的一份研究表明,当你出于礼貌向老板微笑时,老板会给你回一个“支配微笑”,因为你比他的等级要低。只有觉得周围的人威胁不到自己,或者自己的社会地位比周围人都高的时候,人们才会露出支配微笑。

上图为两种典型的“支配微笑”左边是兴奋微笑;右边是平静微笑,通常为中国领导人所使用(AU6=眼角拉开,AU12=唇角拉开,AU25=嘴唇分开,AU26=下颌张开)/ Leaders’ Smiles Reflect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Ideal Affect

这种“支配微笑”(dominance smile)通常会出现在每个权力层级中,而且由于人们对难以捉摸的、反常规的的语言或表情很反感,所以几乎没有人会打乱这种微笑的使用规则。

回想一下,小时候讲台上带着全班同学朗读的班长、全家福里抱着弟弟的爷爷、掌管全院同学的大事小事的辅导员、各位研究生或者博士生的“老板”导师……他们都时不时地露出这种支配微笑。只要你在他们的权力体系中处于下风,就要服从于这个表情,并且回给领导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参考文献:

[1]E.W.Carr,P. Winkielman,C.Oveis.Differential states of subjective power influence spontaneous facial mimicry.2012 Neuroscience Meeting Planner. New Orleans, LA: Society for Neuroscience, 2012. Online.

[2]Bond M H. Emotions and their expression in Chinese culture[J]. Journal of Nonverbal Behavior, 1993, 17(4):245-262.

[3]Tsai J L, Ang J Y, Blevins E, et al. Leaders’ Smiles Reflect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Ideal Affect[J]. Emotion, 2016, 16(2):183.

[4]Rychlowska M, Miyamoto Y, Matsumoto D, et al. Heterogeneity of long-history migration explains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reports of emotional expressivity and the functions of smiles[J].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015, 112(19):2429-36.

[5]Ozono H, Watabe M, Yoshikawa S, et al. What’s in a Smile?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the Effects of Smiling on Judgments of Trustworthiness[J]. Letters on Evolutionary Behavioral Science, 2010, 1(1):787–798.

[6]Kraut R E, Johnston R E. Social and emotional messages of smiling: An ethological approach.[J]. Journal of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1979, 37(9):1539-1553.

[7]Wood A, Rychlowska M, Niedenthal P M. Heterogeneity of Long-History Migration Predicts Emotion Recognition Accuracy[J]. Emotion, 2016, 16(4):413.

[8]Krys K, Hansen K, Xing C, et al. Do Only Fools Smile at Strangers?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Social Perception of Intelligence of Smiling Individuals[J]. Journal of Cross-Cultural Psychology, 2013, 45(2):314 –321.

[9]Niedenthal P M, Mermillod M, Maringer M, et al. The Simulation of Smiles (SIMS) model: Embodied simulation and the meaning of facial expression.[J]. Behavioral & Brain Sciences, 2010, 33(6):417.

[10]Boone R T, Buck R. Emotional Expressivity and Trustworthiness: The Role of Nonverbal Behavior in the Evolution of Cooperation[J]. Journal of Nonverbal Behavior, 2003, 27(3):163-182.

[11]王登峰, 崔红. 中国人的人格特点与中国人人格量表(QZPS与QZPS-SF)的常模[J]. 心理学探新, 2004, 24(4):43-51.

[12]Schwartz S. Cultural Dimensions of Values: Toward an Understanding of National Differences[J]. 1994.

作者:苏遏舟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