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里,没人猜出的第139个隐藏彩蛋在这

subtitle 网易公开课04-02 20:45 跟贴 4336 条

本文系网易公开课出品,更多内容下载网易公开课APP。

有没有这样一部电影,让世界各地在不同年龄段、身处不同文化的人在一瞬间心意相通?

有没有这样一些镜头,能够同时让影迷、游戏迷、ACG爱好者等拥有截然不同兴趣属性的人泪流满面?

是的,尽管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头号玩家》做到了

据全球规模最大的游戏娱乐媒体IGN称,电影里有多达138个隐藏彩蛋。

但你不知道的是,它还有第139个隐藏彩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一、送给8090一代的“彩蛋”

《头号玩家》的时间设定在2045年,反乌托邦社会和经济结构逐渐崩溃,资源的失衡和贫富差距的扩大使得逃避现实成为风潮,虚拟游戏犹如一针迷幻剂,人人沉迷于一款名为“绿洲”的VR游戏。

在现实生活中,主人公韦德住在贫民窟,跟着姨妈艰难谋生。可一戴上VR眼镜进入“绿洲”,他就能摇身一变成为风光无限的彩蛋猎人。

彩蛋,是“绿洲”的创造者哈迪去世时留下的宝物。找到彩蛋的人,不但可以获得绿洲的控制权,还可以获得价值5000亿美元的公司股份。

一夜之间,各方力量集结成队伍聚集在“绿洲大陆”,试图争抢这个足以改变现实世界格局的秘宝“One Piece”(《海贼王》中大海盗时代最伟大的宝藏)。

从此,大寻宝时代到来。

寻找彩蛋的队伍中,有以男主和他的伙伴们为主的五个彩蛋猎人,也有世界第二大游戏公司IOI组建的“第六人”。

在这一场寻宝游戏中,主角的个人成长和对抗反派双线并进,现实和虚拟世界凶险交加,战火一触即发,人们不得不联手起来对抗巨大的阴谋。

这部电影最神奇的,不是那个在影片中被众人追逐的“彩蛋”,而是斯皮尔伯格在电影中埋下的,由游戏、电影、动漫梗组成的上百个彩蛋。

为了这些彩蛋的版权,制作方跑遍了迪士尼、环球,派拉蒙等等公司,花费了几年时间,才有了呈现在荧幕上的这些惊喜。

电影开始,男主角帕西法尔进入游戏后,可以看到传送带上是日本三丽鸥经典动漫形象:青蛙卡洛比,Hello Kitty,和酷企鹅。

在等待的车队中,那辆红色的是《克里斯汀魅力》中的普利茅斯复仇女神跑车,靠在跑车上的正是《古墓丽影》中的女主角劳拉。

复仇女神跑车和劳拉

男主角驾驶的是《回到未来》中的时光机德罗宁DMC-12,还因此被女主角调侃为《回到未来》的男主角“麦克弗莱”。

女主角阿尔忒密斯的摩托出自1988年的日本动漫《阿基拉》。


阿基拉中的摩托

当她驾驶着摩托从路过的影院飞驰而过时,背后的影院招牌上“施瓦辛格”几个大字闪闪发光,仔细一看,这家影院正在放映1992年的《幻影英雄》。

快到赛车的终点线时,“金刚”从帝国大厦一跃而下。

男主去夜店和女主见面时,穿着搭配来自1984年的《天生爱神》。

进入酒吧后,迎面走来的是小丑女和丧钟;舞池上空,甘道夫正在愉快地蹦迪。

要论最明显的致敬,还得是库布里克的《闪灵》,斯皮尔伯格几乎1:1地还原了《闪灵》中的场景,让观众们在影院中体验了一次VR版的惊悚情节。

《头号玩家》还原《闪灵》此段

还有钢铁巨人大战反派的机械哥斯拉,男主角的队友大东化成高达RX-78-2,并且大喊一声,“俺はガンダムだ”(我就是高达),这一幕不知看哭多少高达粉。

细节上的惊喜已经让人目不暇接,万万没想到,制作方甚至连海报和片名都不放过。

片名被设计成了一个迷宫,顺着迷宫走出去,会发现出口正好通往一颗彩蛋,这个设计也恰巧对应着电影中哈利迪所称的“心中的迷宫”。

另一颗重磅彩蛋是反派翻车后,车头处清晰可见一个二维码。

扫过之后可以进入一个页面,里面满是头号玩家的预告片和宣传物料,还有六个复古街机小游戏,包括《机器人大战:2084》,《防卫者》,《JOUST》等等。

这是一部神奇的电影。

60后70后能在其中找到熟悉的电影和配乐,80后90里可以发现曾经让他们痴迷过的动漫和游戏,这一切的复古元素在2045年集合完毕,最终用受00后欢迎的方被呈现出来。

《头号玩家》已不是一部电影,也不是一次流行文化的大巡礼,而是虚拟世界爱好者们在这两个小时里做的一场梦。

二、打破幻象拥抱真实

《头号玩家》的可贵之处在于,一个关于游戏和虚拟的电影,最终的落点却落在了拥抱真实。

男主角的扮演者泰尔曾经在采访中说,“绿洲五强”中的每个人,都是社会的边缘群体。

这个群体里的人,生活在两个世界,又感觉自己不属于任何一个世界

男主角帕西法尔,真名韦德,在现实中原本并不勇敢。他胆怯,贫困潦倒,并不自信,游戏中的帕西法尔是他想成为又不敢成为的存在,而帕西法尔这个角色的成长,又促进着现实里韦德的成长。

女主角萨曼莎·库克天生脸上带有胎记,游戏里张扬的狩猎女神,在现实中也只能用头发盖住另一半边脸,穿着破洞的丝袜。

因为父亲负债致死,她害怕别人的眼光,所以一开始,也拒绝了韦德的求爱。

艾奇在现实中是一个黑人女孩,不想因为性别被忽视实力,所以她选择在游戏中成为一个无往不能的大块头的男人。

阿修本人是一个华裔小学生,只有11岁,不喜欢被人轻视,象征游戏中的“小学生”;

大东是一名信仰禅宗的日本武士。他可以代表日本的宅男群体,即便爱好独特不善交际,可他们也是有着坚定梦想的人。

无论是游戏还是现实世界里,这五个人都不属于“主流”。他们选择了在“绿洲”中成为孤胆英雄,是因为在现实中实现自我价值没那么容易。

穷人如此,富人呢?

大反派诺兰,富可敌国,在游戏世界里可以拥有无边法力的防御武器。

可在现实中,他却笨到将重要的密码随手乱贴,被自己的女下属噎得不敢说话。

这个游戏中的所有人,因为无法接纳真实的自己,所以选择了拥抱幻象。

而制造这些幻象的人,哈利迪,他清楚的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象,所以他自称为厌恶造物的造物主,他意识到虚拟现实像一个沼泽,只会使人越陷越深。

所以,第一把钥匙的谜底是“试着倒退”,第二把钥匙是“拥抱真实”,第三把钥匙是“回到初心”。

在尾声,哈利迪告诉韦德,是因为自己害怕现实,才选择游戏作为自己一生的归宿,而到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才明白,只有在现实里,他才能吃上一口饱饭。

三、永远保有初心

如果说詹姆斯·哈利迪是游戏造物主,那么斯皮尔伯格就是当之无愧的电影造梦者。

无论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电影,不管年龄多大,只要对电影稍有了解,就都绕不开斯皮尔伯格这个名字。

喜欢战争片,那你不可能没看过《拯救大兵瑞恩》;如果沉迷于科幻,就更不可能错过《E·T》,《侏罗纪公园》,《夺宝奇兵》……

事实上,被定义为商业片导演的斯皮尔伯格从未被资本所限,他一次又一次证明了,他可以拍出任何他想要拍出的类型片。

《头号玩家》做VR特效的这两年半里,闲不下来的斯皮尔伯格还顺手拍了一部电影,名叫《华盛顿邮报》。

是的,它就在不久前被提名为奥斯卡最佳影片。

当斯皮尔伯格决定拍摄《头号玩家》的时候,观众们并不看好,甚至嗤之以鼻,这部电影的原著《玩家一号》场景复杂,拍摄难度大,更何况斯皮尔伯格已达暮年,怎么能拍得出年轻人心中的流行文化?

可他还是做到了。

保留着对世界的天真和好奇,作为“好莱坞最有话语权的导演”,拍出过无数载入史册的伟大作品,斯皮尔伯格还在用孩子一样的眼光打量世界。

电影里,一切的通关秘籍都指向了最纯粹的初心:“玩”。

最后一关,全世界都在看着男主角通关的直播,他一个人在屏幕前玩着世界上第一款有彩蛋的小游戏。

通关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在为他欢呼,包括反派组织IOI的成员。

那是不分国籍,年龄,身份,性别,纯粹只是一群人出于游戏的热爱而发出的呼声和激动的眼泪。

有网友说:没有人理解过我对游戏和电影的热爱,他们只会叫我“宅”。但是这一刻,我觉得自己被完全地理解了。

在电影中,多次被提及的“玫瑰花蕾”来自电影《公民凯恩》。

在《公民凯恩》中,报业大亨凯恩临死前说了一句“玫瑰花蕾”,为了弄懂这四个字的含义,记者四处询问也一无所获。

直到最后焚烧凯恩家具时,才发现,“玫瑰花蕾”,是他刻在童年心爱雪橇上的字。

“玫瑰花蕾”代表着人内心真正所珍视,且纯粹的事物。这是斯皮尔伯格最真挚而郑重的致敬。

《头号玩家》影片最后,通关的韦德出现在哈利迪的房间。这个满头银发的老人笨拙地弯下腰来,神情茫然,口齿不清地自言自语,“金蛋呢?金蛋哪里去了?”

一边说话,一边慢吞吞的在房间里摸索着,仿佛在寻找着一枚再普通不过的回形针,而不是那一枚搅得现实世界鸡犬不宁,让追逐的人们头破血流的彩蛋。

说什么名利富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说到底这只是一场游戏,何必那么认真。

“输赢有那么重要吗?玩就对了。”

这大概就是《头号玩家》那个你永远找不出来的彩蛋。人们走得太远,总是忘了为什么而出发。

在电影的尾声,哈利迪看着韦德,温和而慈爱地说:

谢谢,谢谢你玩我的游戏。

荧幕之上,哈利迪的脸和斯皮尔伯格逐渐重合,这位72岁的老人,慢吞吞的转向镜头,面向数亿观众。

谢谢你,玩我的游戏。

谢谢你,看我的电影。

关注网易公开课微信公众号(ID:open163),对话框回复“闪灵”,获取视频链接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