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宏博:双人滑处于第一阵营 人才储备不容乐观

subtitle 燕赵都市报04-02 15:05

昨天,2017-2018年度全国花样滑冰冠军赛在省奥体中心体育馆结束。中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赵宏博几乎观看了所有比赛,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比赛虽然有个别选手让他眼前一亮,中国双人滑也还处在世界第一阵营,但整体上来看我国花滑运动不容乐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里的场馆很漂亮

记者:这次比赛已经结束,能不能对场地情况进行一些评价?

赵宏博:这是我第二次来这个场地了,上次是去年的全国大众冰雪季开幕式,当时有点惊讶,因为没想到正定还有这么漂亮的场馆。这次我们住在正定乒乓球国家训练基地,很多运动员都说这是一个荣誉的殿堂,感触很多,都表示要更努力,希望我们花滑队未来也有这样的训练基地。河北奥体中心的场馆非常好,温度、冰面质量都是一流,承办国内任何比赛都绰绰有余。当然,要想承办国际赛事可能还需要提高,因为国际滑联的标准更严格,比如说休息室、灯光、转播区域等。

记者:每届冬奥会后国家队都会进行一些调整,这次全国冠军赛是否承担着考查后备人才的任务?

赵宏博:冠军赛是我们每个赛季最后一项比赛,选手相对比较疲劳,有些选手并不能完全展现出自己的实力,还有的选手因伤缺席。国家队队员接下来要放个稍微长点的假期,可能15天,这个期间,我们中国花滑协会、国家队要制定一些针对未来的计划和筹备。

记者:这次全国冠军赛有没有发现让你眼前一亮的选手?

赵宏博:现在他们在各地方队、俱乐部练,大家平台都不一样。有些运动员还是让我眼前一亮的,但整体不是很好,比如有些选手刚配对1个月,磨合不够。

记者:有没有要退役的国家队队员?

赵宏博:现在还没有老运动员表示要退役的,大家干劲都很足,都知道冬奥会进入了北京周期,这是人生难得的机遇,都想借助这次机会为国争光。我们一些双人滑老将接下来可能要进行一些调整,或者重新制定训练计划。

女单和冰舞是弱项

记者:平昌冬奥会之后我们国家队又参加了一此世锦赛,这些比赛反映出我国花滑运动在世界上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赵宏博:我们的双人滑、男单稍微好一些,其中双人滑还处在第一阵营。但女单和冰舞是我们的弱项,平昌冬奥会女单队员李香凝刚够参加决赛,冰舞我们没有进入决赛,确实看到了差距。索契冬奥会加入的团体比赛是综合实力的检验,从目前来看,4年后要我们要想进入团体赛奖牌竞争难度还很大。

记者:这两次世界大赛对您触动比较大的对手有哪些?

赵宏博:一个是加拿大,他们获得了平昌冬奥会团体冠军,整体实力很强。另一个是俄罗斯,人才储备非常雄厚,近几年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运动员,尤其是女单,我们业内一致认为,未来4年俄罗斯女单一定非常强。

后备人才储备不容乐观

记者:我国花滑的人才储备如何?

赵宏博:现状不容乐观,后备人才储备一直是我们这个行业的困境和瓶颈。

记者:问题出在哪里?

赵宏博:其实我们8-9岁以下的孩子练习花滑的人数不少。前不久一个城市举办了针对俱乐部苗子的达级测试,有400多个孩子报名;有些城市每年还不止举办1次这样的测试,但我们很多俱乐部的好苗子,最终没有上升到国家队层面。

记者:也就是人才上升通道存在问题?

赵宏博:是的,有点断档。现在孩子们练到8-9岁就开始上学,学业又重,导致他们上冰的时间严重缩短,或者很多孩子就没有继续训练。有一些苗子,我们都看到了他的潜力,力量、协调性、动作标准度都非常好,练一练很可能出成绩,但因为学校没有设置花滑的教育科目,所以导致了断档。当然,还有很多家长只是希望孩子借助花滑锻炼身体。

记者:有没有行之有效的方法解决人才上升通道的问题?

赵宏博:我们希望能实现体教结合。比如说一些艺术院校可以设置花滑科目,这些学校的学生平时就有舞蹈、形体训练,加一个花滑科目是切实可行的。我们正在努力和一些艺术院校商榷此事,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从小练花样滑冰的小孩能从9岁进入这类艺术院校,随着成绩提升,可以借助艺术院校的人才通道一直上升,这就打通了花滑苗子的通道。

燕赵都市报 记者王伟宏、陈华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