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韩短道黑幕"元凶":一手制造冬奥内讧,包庇教练性骚扰女队员

网易体育03-21 07:46 跟贴 588 条
韩国短道激烈的派系斗争让无数运动员沦为牺牲品,在全明奎教授的“组织理论”里,选手理所应当被视为工具。

7金4银1铜,这是韩国短道队在本届世锦赛上创造的成绩。4金王,这是韩国一姐崔敏静继冬奥会2金后展现出来的统治力,而就在一年前的世锦赛,韩国仅获3金5铜,女队0金3铜的成绩更是成16年最差。韩国短道强势、坠落的交替起伏背后,争议、内斗、黑幕更是一直相随而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沈石溪与崔敏静在冬奥比赛中互相拉扯出局

韩冰上联盟背后的操纵者

去年4月短道速滑国家代表选拔比赛结束后,冰上联盟举办了竞技水平提高委员会议。在该会议上,有人提议短道速滑个人项目中,1名参赛选手应通过负责人推荐的方式选拔出来。一直以来,韩国个人项目参赛选手的选拔采取的都是成绩排名制,即以成绩顺位进行筛选。尽管当时由于一部分委员强烈反对,该提案被拒绝,但是很显然,推荐制的乌云又再一次笼罩在了韩国冰上界的上空。

虽然表面上仅是提出引入负责人推荐制,其实这群人正打着帮助韩国体育大学(韩体大)出身选手的小算盘。在韩国短道速滑领域,起初大致可以分为韩体大派和非韩体大派,而韩体大派则被一个叫全明奎的业界泰斗控制,所以如今更确切地说,派系斗争主要在全明奎派和非全明奎派之间展开。

全名奎

全明奎从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时起成为韩国短道速滑国家队主教练,那时韩国短道速滑尚处于起步阶段,全明奎可是说是韩国短道速滑的开山鼻祖。他担任国家队主教练长达15年之久,在此期间,他培养出了被韩国称为“英雄”的阿尔贝维尔冬奥会两冠王金琪勋、被称作短道速滑届“传说”的金东圣、前韩国短道速滑一姐全利卿等一众明星选手,因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和1994年利勒哈默尔奥运会韩国速滑队的优异表现,全明奎还获得了韩国最高等级体育勋章“青龙章”,后来又发掘了奥运三金王(在韩国期间)安贤洙。

从教练岗位走下来之后,全明奎从2002年起任韩体大教授至今。2009年起他还任韩国冰上联盟副会长,2014年他被爆出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时曾进行内部操作与队员们私下协商胜负,再加上2014年索契冬奥会韩国速滑队成绩不佳,全明奎引咎辞去冰上联盟副会长职务但是他于2017年2月再次复职。

全名奎与队员

由于其深厚的根基和多年的培植,全明奎掌控韩国短道速滑届半壁江山,冰上联盟也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在他领导下的韩体大冰上项目十分看重奖牌的争夺,因为拿到奖牌韩体大才能有好的生源,好的生源更有可能产生明星,韩体大出了明星才有可能维持现在的垄断地位。

某匿名冰上联盟相关人士称:“以前通过负责人推荐的方式来帮助特定选手的情况很多。他们会先问参加选拔的选手是否愿意帮助某选手或者能否控制自己的竞技状态,然后只让那些答应要求的选手参赛。但是随着短道速滑运动的普及,各队都有了能够独当一面极具竞争力的选手,推荐制就渐渐消失了。现在亲韩体大派又突然重新提出负责人推荐制,动摇了整个冰上联盟。崔敏静选手表现出众,所以韩体大这边就在力捧崔敏静的竞争者、韩体大出身的沈石溪选手。”

沈石溪与崔敏静

塑料姐妹花背后的黑手党

崔敏静与沈石溪很早就认识,两人曾在高中时期一起在韩国体育大学(韩体大)接受过训练。后来两位选手都收到了作为韩体大特长生入学的提案,但是崔敏静由于个人原因,最终选择了允许在校期间同时加入企业队的延世大学。韩体大由于隶属国家,特长生们接受国家支援,所以学生在校4年期间不允许加入企业队或进行类似相关活动。由此,韩体大的立场来说,延世大学抢走了相对沈石溪来说记录更好的崔敏静,于是韩体大不得不自己创造一个运动明星。

但直到冬奥会前沈石溪的记录都不及崔敏静。根据国际冰上联盟ISU 2017-2018短道速滑世界排名,崔敏静在所有项目中的排名都高于沈石溪。崔敏静500m排名第二,100m排名第二,1500m排名第一,而沈石溪在这些项目里分别排名世界11、3、2位。韩国媒体日曜新闻称,平昌冬奥会开幕前不久沈石溪的记录也不见有提升,女子速滑国家代表队教练因此殴打沈石溪,受到了无限期停职的处罚。

不仅如此,更是有证言称,韩体大出身的国家代表队教练组为了帮助沈石溪获得好成绩,不仅动用了再次引入推荐制这种行政小伎俩和暴力行为,而且不惜对崔敏静的记录进行了造假。据称,崔敏静到达终点线时,教练组会故意晚一些按表。2017年8月9日韩国代表队去加拿大进行了易地训练,一名当时跟随前往的冰上联盟相关者对记者说道:“韩体大出身的赵载范教练对崔敏静的记录进行了造假。沈石溪到达终点的时候他就很快地按下表,但是崔敏静到达的时候,他就会过好一会儿才按表。我记录的时间和教练组记录的时间全都相差一秒以上。”

然而现在没有存留任何可以拿来印证的视频影像。一般来说,竞技“记录会”负责记录选手们的成绩。易地训练当时冰上联盟拒绝媒体对“记录会”进行公开取材采访,然而在其他项目中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负责记录沈石溪成绩并对沈石溪实施暴行的赵载范教练对于媒体的采访请求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本届冬奥会女子短道速滑1000m决赛,沈石溪被取消成绩。在这场比赛中,和沈石溪缠住一起被绊倒的崔敏静虽然很快就爬起来,但是左侧臀部似乎受了伤。崔敏静最近接受了MRI检查。崔敏静和沈石溪两人之间显现出微妙气氛。2月23日举办的短道速滑女队记者见面会上也能感受到这种气氛。当时有记者问崔敏静是否与沈石溪关系不好,崔敏静回答:“我和石溪姐姐之间虽然有一些令人遗憾的事情,但是没有什么特别好说的。”

一手遮天背后的利益纠葛

冰上联盟所属职员和国家队教练团、企业队、韩体大如今都已处于全明奎教授的影响力之下。为什么全明奎能够一手遮天呢?这背后是无数利益的纠葛。冰上联盟凭业绩通过韩国体育会得到文化体育观光部的支援,企业队可以通过韩体大派系体育明星轻易盈利,韩体大则由此得以获得宣传,扩大影响力。此外,国家队教练团需要在各种国际赛事结束后指导企业队才能维持生存,而受全明奎教授及其弟子影响的企业队数量占韩国冰上项目企业队数量的一半以上。

沈石溪在赛后庆祝中被教练揩油

除了正常的竞技与政治斗争,全名奎还有各种'“通天”的本领,即便发生各种恶性事件,全教授也能给他派系中的人以绝对庇护,派系成员有恃无恐之后便是死心塌地追随。早在2013年,女子短道速滑国家队的首席装备教练A某被曝出性骚扰队员,他在指导一名女选手之后,把该选手强拉到角落,强行亲吻她的胸部。这件事情不了了之,A教练还被选拔进了国家队,指导选手备战冬奥会。距索契冬奥会开幕一个月,这位教练性侵丑闻再次发酵,才被革职赶出泰陵选手村。在冬奥会中,还发生了沈石溪在庆祝时被教练摸胸一事。

当时,全明奎为了平息这件事,对受害队员开出“(如果事情平息)把你送去某企业队”的条件。受害选手成功空降该企业队后,当时在该队表现很好的另一名队员不得不结束合约离开了队伍。索契冬奥会后,愤怒的女队员依然没有停止对于这位淫魔教练的控告,更多关于A某性骚扰丑闻被揭露:他把吃剩下的冰块强行放进女选手的服装内;借故评价选手的肥胖为由动手摸女选手的腰部和腿部;称女选手臀部过于丰满挑逗女选手;甚至还有把裤子褪到膝盖处故意露出下半身。可即便如此,最终据韩国媒体调查,全明奎并没有真正赶走A某, A某还在韩体大滑冰场上负责指导小学初中高中生。

被控性骚扰的教练骑车逃跑

对于想要破坏利益链条的人,全明奎更是心狠手辣。2006年都灵奥运会拿到三金后,安贤洙以三年“五亿韩元”的身价加入城南市队。就在加入城南市队前,安贤洙的“贵人”全明奎劝他进入体育大学攻读研究生,并且给安贤洙指明了下步“研究生毕业后加入企业队,再备战2010年奥运会。”然而,安贤洙并没有听从全明奎的建议,韩国短道界的人士表示“全明奎成立了一支企业队,正等着安贤洙的参加,但安贤洙面对城南市队开出的高价,拒绝了全明奎的建议”。在加入城南市队一个月后,安贤洙在训练中受了重伤骨折,即便是为韩国拿到过史无前例的三金,但因为背叛了全明奎,韩国冰协对安贤洙不闻不问,他没钱养伤,也没有场地训练。同年,安贤洙所在的城南市队被解散,很多人认为这也是全明奎在背后做了手脚,这一切只为了报复安贤洙。

全名奎与安贤洙

专治和垄断曾帮助韩国短道速滑站上了世界之巅,但由此产生的内讧、私欲却同样让韩国数次堕落,激烈的派系斗争让无数运动员沦为牺牲品,在全明奎的“组织理论”里,选手应该被视为工具,他们无关国家荣誉,也无关竞技体育精神。韩国短道,想要化解矛盾和争斗,还要从割下那颗肿瘤开始。

作者:张雪飘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