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care数百万年薪!这枚学霸瞄准了万亿级的大生意

subtitle 北京青年周刊03-14 08:16 跟贴 17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任溶,学霸一枚,体制内精英,少年得志,博士帽加持,在人生志得意满的时候放弃多年积攒的体制内资源和身份,加盟民企,用他自己的话说,“如果再不出来蹦跶一把的话,就只能去升官了”。两年后接近不惑之年,他又舍弃了数百万的年薪,选择自己创业。曾经成功投资过10家企业上市的经历,使他从容自信地做回了投资人。作为腾飞资本的创始人,40岁的任溶说他要开启一份“可以做人生后40年的生意”!

摄影丨李英武

任溶

新锐投资机构腾飞资本创始人 ,博士,入选科技部人才中心创业导师。从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投资和管理工作10余 年。 曾 获2015 年、2017 年两届中关村创投之星称号,并曾荣获2016 新材料投资人新锐TOP10。

一本正经的基因 顺风顺水的仕途

今年整整40 岁的任溶,看起来完全没有中年大叔的油腻感,从小学霸、一路顺风顺水,这样的人总是有一种不经意的自信。不过,曾经体制内长期熏陶的痕迹还是一不留神就会显露出来,这大概是源于任溶骨子里的一本正经。

2000 年,21 岁的任溶作为人民大学应届本科毕业生进入了北京城建集团工作。与他一同进入这家公司的毕业生有200 多人,但仅仅不到两年的时间,大部分人都纷纷离职了。说起个中缘由,任溶讲述了让他印象极为深刻的记忆。

作为新员工,任溶的第一份工作经历是从清华大学大食堂的建筑工地起步的。当时的任溶,要负责工地打混凝土的记录工作,在布满扬尘的工地上,任溶戴着工帽,拿一个记录本,站在装有混凝土的搅拌车旁核记,因为打混凝土是不能间断的,所以干活不分昼夜,一趟下来,他的身上基本只有三个颜色——眼睛红红的,头发白白的,脸色黄黄的。除了记录,任溶还负责相关施工档案的整理,这也是一份耗费时间的工作,施工和验收忙起来,完全感受不到北京冬天的寒冷可以直接倒在成堆的档案盒中睡着。

即使这些工作占据了任溶大部分的时间,他却还在利用空闲时间给当时的城建报刊写文章,文章的素材当然来源于自己的工地生活。没过多久,任溶就脱颖而出,上调集团总部。距他毕业不到三年的时候,他已经从一名普通的科员,成长为正科级的干部了。

2001 年 7 月 13 日,北京申办奥运会成功,一时间举国沸腾。北京仿佛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巨大变化,任溶发现,原来市场环境不好的大型建筑施工企业忽然在各方面都有了大机遇,除了有房地产的刺激之外,地铁和轻轨、高速公路和大型工民建项目的投资也提上了日程,基础设施固定资产投资的力度、规模、数量等空前加大,年轻而敏锐的任溶感受到了政府这只手对于市场的威力和对投资的指挥棒作用,这时候,想要进入政府部门看看宏观经济到底是如何通过投资这架“马车”拉动的想法,悄悄在任溶的心中扎下了根。

“想要进入政府部门工作就一定要给自己增值,尤其是学历一定要提升。”任溶在心里默默这样想。于是,在 2003 年,任溶在集团领导的支持下离职,考入人民大学的行政学系读研究生。一如既往,研究生期间的任溶更是展现出了学霸威力,成绩全部为优秀(学分绩点为 5.0),荣获中国人民大学最高荣誉的奖学金——吴玉章奖学金,其间的多篇论文,在国内核心学术期刊发表。

带着学霸光环加之在城建集团的三年工作经验,任溶参加了公务员考试,他在一步步的沿着自己的职场规划轨迹前行。结果在预料之内,国资委、发改委、审计局、办公厅等北京市的公务员offer拿了一大把,最终,任溶选择了北京市发改委去学习和研究综合经济,在那里他如鱼得水,在三年全优的年度绩效考核后又通过公开竞聘当上了海淀区金融办副主任,主抓区域创业投资、股权投资产业的发展以及企业改制、上市等融资服务工作,并被纳入了全市副局级后备干部的范围。

那一年是 2008 年,任溶 30 岁。至此他已完成了当年的小目标,仕途一路顺风顺水,成为我党极具前途的后备干部。

戴着镣铐跳舞 拍着桌子承诺

2010 年 7 月,任溶再一次发现了新的机会,这次机遇为他日后的发展起到了加速推动作用,促成了他的创业之路。任溶将他的这段经历概括为“戴着镣铐跳舞”。

就在那年,北京市委市政府为进一步加快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成立了一个科技投资领域的国有巨无霸企业——中关村发展集团。此时的任溶开始盘算自己的优势,在海淀区金融办及之前的工作让任溶熟悉宏观经济运行及股权投资机构的项目运作、团队管理以及风险控制措施等。与此同时,中发展的投资部可以有更多的“开枪”(投资)实战机会,进入更大的平台,拥有升职的机遇当然也是任溶所希望的。于是,又是经过考试,昔日的学霸、年轻的处级干部任溶成功考进了中发展担任投资部部长、投委会委员。

在中发展的经历无疑是任溶职业生涯最抢眼的部分。在中发展 5 年,任溶共投资了 170 多个项目,经手投出 80 多亿资金,其中除去政府委托项目外,纯经营性项目有 50 多个,投资总额超过 15 亿,平均一年 3 个亿。这其中,有 10 个项目已经成功上市。

科技投资这个事情,本身具有科技产业和投资行业双重风险。用的又是国有资产,有保值增值任务。任溶说这期间他的压力是非常大的。由于风险管理理念和适用法规意见的分歧,任溶曾经与同事、领导发生过激烈的争吵。很难想象眼前这位一向斯文儒雅的男士与别人瞪眼敲桌子的样子。当任溶被记者要求还原一下当时吵架的场景时,他用力瞪着眼睛的样子竟然有些萌态。

这个让任溶“翻脸”的项目是 2010年的一个与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相关的项目。这位创业者是一位 60 多岁的退休军人,以前曾在部队北斗相关单位工作,退休后一心一意做北斗项目的应用推广。任溶的团队与这位创业者前后见了7次,每次都迁就着创业者空闲的下班时间,而每一次的见面后,任溶的团队几乎都被创业者的使命感和执行力感动得热泪盈眶。经过仔细的考察调研后,无论是从产业方向还是团队建设方面,任溶都坚定认为,这是一个十分值得投资的早期项目。

但是,这个项目却在公司内部引起了很大争议。反对的原因有二,其一,2011 年之前北斗的发展政策并不清晰,甚至连源代码都不是开源的,所以会涉及到政策禁止、市场成熟度、知识产权等相关问题,其二是这个创业公司是早期项目,创业者年龄不小,而公司当时的净资产已经为负,前景不是很乐观。在认为成功几率不大的判断下,一些领导和同事拒绝投资该项目。任溶在面对众多的反对声音中拍着桌子坚定地说:“第一,这个项目有技术、有懂行的核心团队,国家会大力推进北斗应用,面向未来我们要做知春江水暖的‘鸭子’;第二,我愿意停一年工资为这个事情承担责任,如果需要我还可以继续。”

在任溶的坚持下,又经过多轮讨论,最终下了投资该项目的决心,估值一个亿。资金问题解决后,任溶又帮助创业者进行资源协调。五年后,这家创业公司被航天科工进行了B轮投资,估值 8 个亿。事实证明了他当初的选择。

在一次次项目难以推进的过程中,任溶感受到在工作中面临的种种弊端,种种受限的条文约束,甚至还会承担很大的法律风险。任溶决定下海,检验自己所学,也想要大施拳脚。任溶表示,在中发展的五年是他的职业生涯得到锤炼同时也对他影响极其深刻的五年,但在人生的某个节点是需要勇气做出改变的。

当领导、同事以及熟悉的企业家都觉得任溶竟然辞职他简直疯了的时候,任溶却坚定地说:“我经常打交道的是大大小小的企业家,都是创业者,我们自己不出来蹦跶一把的话,就只能去(渴望)升官了。而那不是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于是,2015年,37岁的任溶结束了戴着镣铐跳舞的日子,开启了自由起舞的新征途。

放弃数百万年薪卖房创业 目标瞄准“万亿级”市场

任溶的合伙人杨鹏对于他的评价有三个关键词:工作狂,理想主义,精神洁癖。闲暇时间的任溶少有应酬,休闲生活除了看书就是宅在家里,他笑称:“家里有三位美女需要花时间陪伴,我哪里还有其他时间去应酬。”这里的三位美女指的是母亲、妻子和他可爱的女儿。

如果了解了任溶的工作历程,他的这些个性并非难以理解。在挣脱了手脚被束缚的境况后,任溶做事依然是严谨专注的,甚至这些特性还反应在了他的言行举止上。所以,当他卖了北京的一套房子,换来了大几百万资金加入万马联合控股集团(以下简称万马)任副总裁,并与知名企业家万马集团董事长张德生先生一起创办万马资本之后,大家知道,任溶要开始发威了。

在万马的经历被任溶一笔带过。虽然,他在这里可以获得数百万的年薪,虽然他也有大展宏图的机会;但终究,这个事业属于抱大腿创业,并不完全符合他做信息技术行业价值投资狙击手的理想。也许从一开始,看似中规中矩的任溶就有一颗不安分的心。他最终选择的是自主创业。

2016 年下半年,任溶创办腾飞资本,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要尽我的努力,和小伙伴们做成一个可以干人生后 40 年的生意。”在任溶的框架里,腾飞资本是一个基于信息技术及其行业应用的投资企业,包括以早期投资为主的天使基金,成长期投资为主的VC基金和并购为主的并购基金,还有为企业提供产业链服务的服务板块,目前这些已经初具雏形。

任溶对中国未来的股权投资形势作出预判,他认为“中国的股权投资机构发展到现在只有两类可以活下去,第一类是已经形成投资品牌的企业,例如真格基金、深创投、IDG、红杉资本等。第二类就是在某一个垂直细分领域深耕细作的基金,它们不一定大,基于对行业的理解不断提升对企业的增值服务能力,价值链的塑造和资本运作。”

在任溶看来,军民信息科技融合领域正是一个垂直细分领域,并且这个领域的投资竞争相对不充分。

任溶预测军民信息科技融合领域将会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他分析:信息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目前国家比较重视军民融合领域,从军转民、民参军,以及军民各方面的信息科技成果转化和服务,具体来讲,不光是部队的装备和信息服务这些采购,还包括武器换代升级,以及包括军民两用技术、人才、服务等方面。总体加起来,未来十年,这都是一个超过几万亿的市场。

在投资项目上,有一个“二看”原则。一看技术,讲求技术壁垒,因为如果技术不先进就会受制于人,就可能会打败仗,所以技术是至关重要的一点。二看团队。国家要把军民融合整个领域作为国家战略,把国防建设纳入整个国家的国民经济建设环节当中去,就要向一些比较主要的发达国家,比如向美国学习。此时,如果企业团队在拓展军品或者民用的市场上有很好的企业属性,那么优势就会大大增加。“我一开始就已经把做什么的布局想好了,所以才做出了创业的打算。我的目标绝不是为了做一个赚快钱的普通财务投资人,而是要组织体系服务好客户、做精准的投资狙击手。”

任溶说,“我们股权投资行业的好处就是你每时每刻都在跟有思想、比较前沿的人在一起打交道,所以我感觉不会衰老。”

2018 年,任溶刚好步入 40 岁。在他的人生架构设计里,40 岁才是他事业真正的起步。从 40 岁开启,做一份可以做 40 年的生意。

原标题:不care数百万年薪!这枚学霸瞄准了万亿级的大生意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