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部退休收15万元 中间人是山西著名“两亿厅官”

subtitle 长安街知事03-14 07:54 跟贴 625 条

昨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组建生态环境部、不再保留环境保护部。

十八大以来,生态环保的重要性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环保系统也掀起反腐风暴,从中央到地方一批官员落马。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一份判决书显示,“环保首虎”、环保部原副部长张力军在退休前后1月内还收受贿赂,而且充当行贿中间人的是山西著名的“两亿厅官”、环保厅原厅长刘向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张力军(中)受审2012年12月31日,山西某集团发生苯胺泄露污染事件。

2013年1月,山西省成立事故调查组,刘向东是调查组成员,张力军带领国家环保部督查组到山西督查事故的处置情况。

当时,某集团法人代表王某交给刘向东5万元,托刘转交给张力军,请张在事故处理上关照一下。刘向东到了张力军居住的酒店,把装钱的袋子给了张,并说明了情况,张表示自己知道了。

在事故处理过程中,张力军同意由山西省成立调查组调查处理,没有提出由国家环保部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和追责,关照了相关集团和个人。事后,王某对处理结果很满意。2013年2月,为感谢张力军,王某到北京朝阳区林萃公寓张力军家中,又送给张10万元人民币。

长安街知事发现,张力军于2013年1月24日被免去环保部副部长职务并退休,也就是说,他这次受贿15万,发生在其退休前后不到1个月中,想必他觉得“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帮忙送钱给张力军的刘向东,是山西反腐风暴中的著名人物。2015年10月,时任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一场专题党课上说:“我们省的一位原厅长,2015年3月被‘两规’。从他身上、车上、办公室、住所、租赁的房屋等多处起获了巨额人民币和各类外币、银行卡、存折、黄金等等,光这些真金白银就有1.5个亿,还有大量字画、玉器、古董和多套房产。这些涉案金额不下两个亿。但他还找私营企业老板借车,车用一段时间他认为旧了,再找那个老板换新的,老板就再给他买新的。”

据多家媒体报道,这个“两亿厅官”就是刘向东。刘向东一度是全国环保系统的“明星”,以铁腕治污著称。实际上,刘向东的“铁腕”并非为了绿水青山,而是他捞取利益的手段,山西很多官员及企业家都知道,被开了环保罚单不要紧,给刘向东送钱疏通关系就行,而且刘向东“只认钱”。

刘向东

同刘向东一样,张力军也有“敢干”“能干”的名声,但他不忘用手中的权力去牟利。例如,2008年,环保部调查组发现某制药公司在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用自来水稀释污水后直接排放,逃避监管,于是提交了内容为“某公司存在稀释污水逃避监管问题,建议罚款并停产整顿”的报告。

该制药公司相关人员为避免停产,遂到北京张力军办公室,将装有1万欧元的信封放到张力军办公桌上,张力军没有拒绝。在位于国家部委的办公室里还收钱,可见其胆子不小。

2011年、2012年,张力军去该公司视察时,相关人员又两次前往其居住的酒店房间,总共送上了10万元人民币。

为了给张力军送钱,有的企业煞费苦心。2010年、2011年的春节,唐山某钢铁公司的相关人员两次赶到张力军在吉林省的老家,送上2万美元,请他帮忙办理环评手续。

判决书显示,从1998年到2013年2月,张力军利用担任国家环保局计划财务司司长,国家环保总局规划与财务司司长、污染控制司司长、副局长,国家环保部副部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北京某环境工程公司、江苏省某厅原副厅长姚某等9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经销、项目审批、职务升迁、子女就业等方面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人民币181.7万元、美元5万元、欧元1万元及轿车1辆,共计折合人民币242.9927万元。

张力军的升迁之路一直存在争议。1989年,他从吉林省舒兰县县长升任省环保局局长,仅4年后,又“进京”担任中国环境报社社长。1997年,张力军跨进国家环保总局的大门,任职计划财务司司长。就在第二年,他开始受贿,一直持续了15年。

2014年11月至12月,中央第三巡视组对环境保护部开展了专项巡视。2015年7月,退休已经2年的张力军落马,据称其被查缘于举报。

十八大以来,除了张力军、刘向东外,环保领域的反腐案件还包括:

2013年底案发的安徽省环保系统窝案,查处腐败官员130余人,基本覆盖全省16个市;

2014年底,河北省环保厅原副厅长李葆落马,被控操纵排污权指标发放;

2015年8月,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原主任、科技标准司原司长熊跃辉被查,经审理,熊跃辉受贿钱款共计240余万元;

2015年11月,广东省环保厅厅长李清被立案调查,后被查出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024.3521万元、港币52万元、美元6万元;与他人共同收受钱款共计人民币230万元。

原标题:副部退休时收15万,中间人是“两亿厅官”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